吉林榆树市常淑侠三次遭受劳教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一日】(明慧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常淑侠,女,五十二岁,榆树市粮库退休工人。因修炼法轮大法,向世人讲述真相,遭榆树市六一零、国保大队、公安局培英派出所恶警绑架、骚扰、拘留、三次非法劳教、酷刑折磨、强制洗脑、奴工迫害。

下面是常淑侠讲述遭迫害的部份经历;

我是九八年十二月二十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没学法前,我患有多种疾病;有心脏病、风湿病、神经官能症、胆囊炎、乙型肝炎。整天在痛苦中生存,在死亡线上挣扎,生活没有了希望。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走入了大法修炼,学法炼功三个月后,身心都得到了净化,心情愉快,思想境界提高的很快,真是无病一身轻。孝敬老人,伺候瘫痪的婆母,直到寿终,家庭和睦。

和平上访 遭非法拘留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疯狂迫害法轮功。我心想修“真、善、忍”,做好人都不让,我这条命都是大法给的,我去北京说公道话。走到长春就被截回来,直接送拘留所迫害。在拘留所过着非人的生活,吃的是发霉的玉米面窝头,喝的是带泥的土豆汤,睡的是木板,大小便都在一个号里,整天念监规,不念就打、骂,三十天后放我回家。

强制洗脑 做奴工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榆树市六一零、国保大队、七八个人象土匪一样,闯入我家,所有的东西翻了一遍,给我丈夫照相、恐吓,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不由分说把我绑架到看守所。将我八十七岁的婆婆吓犯了脑血栓,我丈夫一股急火得了眼病,手哆嗦,嗓子疼,不能说话,精神与身体遭受极大伤害,不敢回家。

当时我家开商店,无人照顾,仓库被盗,直接损失八千余元,家中被盗,祖传宝物洗劫一空,价值几万元,九岁的孩子无人照顾。到看守所后给我家人打电话让送衣服,伙食费。结果留二百三十元伙食费,衣服管教给留下了,不通知家属,起早四点钟把我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

到那里第一件事就是搜身,被褥全扯开。然后是整天站在走廊里,不让说话,不让睡觉,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上厕所有时间限制,法轮功学员高凤新多次和管教说要上厕所,恶管教就是不让上,大冬天的几次都尿在裤子里,更邪恶的是还不让洗。半个月洗一次衣服,只给三十分钟,两个月洗一次冷水澡。早晨一碗粥,两个小馒头,中午四个人一小盆冻白菜汤。每天干十四、五个小时的活,晚上干活不在车间,怕上边检查,在睡觉的地方干活。写思想汇报,不许写干十四、五个小时的活,写了就打,打完不许和别人说被打了,说了还打。

这些活的原材料都是有毒的,用鸡毛做小鸟,鸡毛都是湿的,染的五颜六色,用扫把拍打干了,把门窗关严,怕鸡毛飞了,很大的气味特别熏人。再加上绒毛乱飞,尘土飞扬,鼻子嘴里都是,使人呼吸困难。满身的绒毛、尘土还不让洗澡。

四大队长李小华专门联系这样的活,因为工资多,回扣也多,她们的账本都是两份;星期六、日在小门接活,上边不知道。法轮功学员李永君,不配合恶警,不干活,恶管教张桂梅、封晓春用电棍电她,她喊“法轮大法好!管教打人了!”关大队长找来几个男管教在走廊用电棍同时电十几个法轮功学员,我们都不能动了。不许我们下楼吃饭,怕告诉别人,怕写举报信。非人的生活,加上残酷的洗脑,及酷刑的折磨,身心遭受很大的伤害。

一年后回家。回家后半夜三更培英派出所警察肖洪军闯进我家,公开骚扰我,吓得婆婆和儿子抱着我哭。

讲真相被诬告 遭非法劳教

二零零三年五月三日,我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城建局的李向阳将我诬告,为得到两千元的赏钱,昧着良心,助纣为虐,去迫害一个为他人好的,善良的好人。我被直接送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

这期间超负荷的奴役劳动,恶管教们贪得无厌的捞取黑心钱,真是暗无天日,人间炼狱呀!零四年五月三日回家。

酷刑折磨

二零零五年九月九日,我去姨家串门,不到十分钟,培英派出所恶警李明超、姜伟开车强行绑架我,把我推到车里,欺骗我说一会回来,结果把我送进拘留所。几天后在凌晨四点偷偷地将我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

到黑窝里,管教张桂梅、韩××、封晓春说:“你回家四个月,又来了。”那意思要好好收拾我。我违心的写了三书,两天后我头脑清醒了,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好人多了还不好吗?好人转化成坏人?只有邪党才害怕好人多。我写了“严正声明”:三书作废,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

声明后,恶管教们叫我去跳舞(找茬迫害我),我不去。恶管教张桂梅、封晓春、韩××,把我叫到一个专门给法轮功学员用酷刑的小黑屋,强行把我按在地上,一只手从肩上过去,一只手从腰部,将两只手在背后用手铐铐住,恶警封晓春一脸恶相,身材高大,脚穿大皮鞋使劲往下踩手铐,用三根电棍电我,电的全身没有好地方,手铐铐进肉里,鲜血直流,手肿起老高。回家后右手腕留下伤疤,一年多不能干活。整整三个半小时的酷刑折磨,回去还要我写思想汇报,写保证。

我写她们恶行的残暴,坚修大法到底!恶警封晓春打我嘴巴,打掉一颗牙。而后给我丈夫打电话,丈夫来了,他们逼着我丈夫打我两个嘴巴,逼迫我们离婚。吃饭的时候,封晓春当着众人的面指着我,大声侮辱我说:“常淑侠还反弹了,她丈夫一顿嘴巴,老实了吧。”我写迫害我的事实,揭露她们,给我加期十天。以后再不让我写什么邪恶的保证了。

非法骚扰 激起民怨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五日,培英派出所恶警李明超几人,闯入我家,之后又来几个人将大法书抢走。我给他们讲真相,一个胖大哥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就在家炼吧,我不反对。”另一警察不听真相,反而打电话,来一辆车,数名警察,把我住处全翻了一遍,并说:“走也得走,不走抬。”我不配合他们,他们把我从炕上来回拉三次,还骂骂咧咧。

这时我丈夫回来了,说:“她没学法前,脾气暴躁,一身病,要死的人了;炼法轮功炼好了,病都好了,家庭和睦了,对社会有利无害,这些年你们把我家迫害成什么样了。要抓,要绑,我去!”

这时围过来二十多人,一个女士说:“做好人你们抓,也太没人性了吧,社会贪污、腐败、偷、赌、毒你们不管,你们这样做只能害了自己。”

觉醒的民众纷纷指责他们的恶行,这几个恶警只好走了。中共恶党这场对法轮功的修炼群体性的迫害是不得人心的,已经维持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