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平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内幕(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明慧通讯员吉林报导)吉林省四平监狱对外宣称为国内最好的监狱,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的是所谓“教育、转化、挽救”,这完全是在欺骗世人。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是极其恶毒、残忍,迫害形式又十分隐秘,对外、对内封锁消息,其形式很象当年德国“纳粹集中营”,外人很难知道其内幕。笔者亲身经历了这些迫害,现如实地把自己在四平监狱中所见、所闻记录下来,但这只是其中的极少一部份,更多迫害真相不久将会大白于天下。

从二零零四年至今,已知的在四平监狱被迫害致死的四名法轮功学员包括:王殿仁、董凤山、庞世坤、于连和。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监狱实施各种酷刑折磨,手段包括:拳打脚踢,打耳光,抻大挂,关小号,用木棍、胶皮棍、板子打击,铁条、三角带、塑料管(又称小白龙)抽打,多把电棍电击,用力捏睾丸,扯生殖器,用刷把、扫帚把插入肛门,强迫吃辣椒、辣根等。

以下是我在四平监狱所了解的部份迫害案例:

(一)王殿仁被酷刑迫害致死

通化法轮功学员王殿仁,二零零五年中下旬被非法关押在四平监狱教育监区,为抵制迫害他开始绝食抗议,后被关入小号抻大挂(上死人床)灌食,仅一周时间即被迫害致死。

据目击者讲,王殿仁被迫害致死当天上午,曾被带至医院灌食,当日下午在医院出现昏迷,经抢救后苏醒过来,下午四点左右尹首东监区长曾到过医院,医生问是住院还是送小号,尹下令再关进小号。王殿仁身体已极度虚弱,走路困难,一路上包夹犯人钟艳龙用臂夹住他的头拖拽至小号,又将其抻上大挂,这时王殿仁开始大口喘气,而且说不出话来。包夹犯人李海军怕出人命,就回监区请示尹首东监区长,是否送去医院,尹没同意,不了了之。晚六点左右,小号来信让白天包夹人员(他们黑白倒班)到小号。包夹到小号后看王殿仁已经不行了,几个人用被抬着他到医院,到半路人已没了呼吸。到医院医护人员开始抢救,把几个包夹都撵到楼外,其实人已经走了,医生只是做做样子。不久来了一辆救护车,说是到四平医院抢救,只见医护人员将王殿仁用被子卷着扔到车里。后来说是因病抢救无效死亡。这完全是谋杀,尹首东监区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二)董凤山被毒打致死,主谋逍遥法外

吉林省松原市法轮功学员董凤山,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被非法关押在四平监狱,仅六天即被迫害致死,明慧网对此已有多次报道。他当时被关押在四区队,管教员为郝玉林,犯人班长陆晏丰。

董凤山
董凤山

受监区指使参与打人的犯人有陆晏丰、邸少权、于凤武、王国祥、韩双、陈闯、王艳双、张迪。其中陆晏丰、邸少权、于凤武、王国祥、韩双等五人被关押在监狱内小号近一年。因为他们只是替罪羊,在他们被关押期间,监区为他们包饺子,郝玉林还给他们送烟抽。最终判决结果是:陆晏丰被判十年,邸少权、于凤武被判九年徒刑。但最终连判决书都未交给本人,只是口头宣读,到底多少还不知道。王国祥、韩双被无罪释放。在此案中明显教育监区、监狱与“公、检、法”等部门相互勾结,暗箱操作,幕后主谋却逍遥法外。据知情人讲,参与打人的王国祥、韩双、陈闯、王艳双、张迪各拿出五万元,教育监区、郝玉林本人也各拿一笔钱,一部份赔偿董凤山的家属,又分给被判刑的陆晏丰十万元,邸少权、于凤武各五万元。判决之后这几人又到教育监区,并给予重用,安排好的“岗位”,其中韩双被郝玉林选为犯人班长。

其中于凤武不服判决,说他当时只参与摁手,未参与打人,并讲在开庭时宣读的尸检报告中提到有大面积电击伤,那是警察电击所致。于凤武欲上诉,监区不让,在接见时还安排人监视,不许他与家人沟通。通过此事许多包夹犯人也认清了中共的流氓本性,打人是监区恶警参与并指使的,但出了事,警察又都推卸责任,把犯人当替罪羊。通过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很多包夹犯人纷纷办了“三退”(即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并开始暗中帮助法轮功学员。相信在此案中的作恶者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据知情同修讲,董凤山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一年多时间里,与他在一起的犯人几乎都被劝,办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后来曾参与打死董凤山的犯人韩双讲:“董凤山这个名字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他给我的触动太深了,我在监狱呆了十多年,也见过很多有刚、有魄的,但没见过他这样的,直到被打死,除了喊‘法轮大法好’,至终都没有哼一声,不知是什么力量能使他这样。”

自从董凤山被迫害致死后,教育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有所收敛。

(三)在狱中开始修炼的庞世坤因不放弃信仰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庞世坤,于二零零九年被迫害致死。庞世坤是因经济犯罪被判刑,服刑期间在狱中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原在公主岭监狱服刑,刑期所剩不多,本来减刑就可以回家,但因其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监狱不给他减刑。在公主岭监狱被关押过小号,后在二零零八年转入四平监狱,被关押到二区队。庞世坤一直身体不好,有时整宿咳嗽不止,还吐过血。即使这样,管教武铁,犯人班长孙刚(此人因杀死其继父被判刑二十年)等人仍强迫他奴役劳动。完不成任务经常被孙刚打骂。最后看庞身体实在不行了才带其去医院检查。拍片之后,医生说庞的肺已经快烂没了,责怪监区怎么这样了才到医院来,赶快给办住院,住院只三天人就去了。

(四)于连和被毒打致死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通化法轮功学员于连和被包夹犯人金太述打死。只因于连和在下床时碰了金太述,发生小摩擦,金就在水房对于连和大打出手,致使于连和的脾脏破裂,送至医院当天死亡,监区对外宣称其心脏病发作而死。现在金太述还在被关押中。

于连和
于连和

于连和生前被非法关押在四区队,管教郝玉林,一年前犯人活活打死董凤山就是由其指使。管事犯人班长为韩双,因参与打死董凤山被关小号一年,刚刚放出就被郝玉林选为班长管事。管教如此包庇、纵容刑事犯人,难怪包夹会任意毒打法轮功学员。由于郝玉林恶名太大,二零一零年被调离教育监区,这也是中共惯用的手段,以此转移矛盾。

(五)长春法轮功学员梁振兴曾在四平监狱受到残酷迫害

梁振兴因长春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电视插播真相被非法判刑十九年。二零零五年由吉林第二监狱转入四平监狱。

梁振兴
梁振兴

二零零七年初,梁振兴每天被人由医院搀着到接见室二楼转化班遭受精神洗脑,当时还插着鼻饲。在转化班上,王志强、黄玉鑫、邹积华、蔡科、金明等邪悟者轮流对他宣讲邪理歪说,高明龙等打手对他施暴,梁一直未动摇。当时在洗脑班中搞人人过关,许多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遭迫害,打人凶手有:高明龙、钟艳龙、张铁龙、李海军、杨喜臣、王国祥、王艳双等。

梁振兴后来又被转到教育监区三区队非法关押,管教是杨铁军,此人魔性极大,许多法轮功学员遭其毒打。梁振兴一直不配合迫害,直至离开四平监狱也没出工。监区对他进行了重点监视迫害,单独设一互包组,最少有四名包夹犯人每日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而且都是选用最邪恶之徒。专门用一脚镣每天把他锁在床栏上,不许他与别人讲话,其他法轮功学员看他一眼都要挨骂。

先后对梁振兴包夹的犯人有:

韩景军:外号韩胖子,因杀人罪被判死缓,由长监转至四平,后任一队班长,是作为紧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

王荣国:松原人,社会流氓。

杨建国:诈骗罪,黑龙江人。

温占丰:公主岭人

朱永华:贩毒,武警。

尚照辉:涉黑,武警。

高明龙:辽源人,技术盗窃判刑二年。十九岁就进监狱,已多次入狱,一只眼。此人在狱中学了很多整人招数,是杨铁军手下最得力的打手。杨铁军在任二、三队管教期间,一直带着他做班长,高明龙自称打过六、七十名法轮功学员。

颜德全:吉林市人,人称“颜老六”,此人曾是当地黑老大,因涉黑等多项罪被判二十年,为杨铁军手下得力打手。

姜建军:贩毒罪

二零零七年末因梁振兴不背监规,而被管教杨铁军、干事张业军与犯人韩景军、杨建国、颜德全等在管教室长时间的毒打,多把电棍电击,回到监舍看到脸部已被打变形,后背、小腹、生殖器等部位已被电焦,长时间走路困难。

很多对梁的迫害都是在背地进行,白天大家出工以后或在管教室,但也有时是明目张胆地进行,高明龙专门制作了一根三角皮带放在铺下,经常鞭打梁。一次因梁不配合他们,高明龙魔性大发,在监舍内当着大家的面将梁按倒在地,抽出铺板对他进行长时间毒打,致使梁的后背都是血印。还有一次用拖鞋底连续打耳光。打得鼻、耳出血是常事。韩景军、王荣国、杨建国、颜德全、朱永华、高明龙、尚照辉等都曾对梁施过暴。尤其颜德全,经常当着大家面对梁进行毒打。其迫害手段有用拳、肘击打胸、头、脸;打耳光;用木刷把打脸、头;头脚扣在一起用力压;掰手臂、手腕、大腿;变态地用力捏睾丸,扯生殖器;用刷把、笤帚把往肛门插;强迫吃辣椒、管灌辣根等。多年的迫害,使梁振兴身体出现多处损伤,头部有约三厘米直径圆形塌陷,左侧外耳撕裂,经常出血,鼻骨骨折,门牙掉两颗,声带已因灌食等严重损坏,说话声音嘶哑、微弱,已无法大声喊话,后背等处有多处疤痕。

梁振兴虽然遭受许多痛苦,但一直没有怨恨他们,还给身边人讲真相,他的善心和对大法的坚定也感化了身边的许多人。二零一零年元旦前,梁被转至公主岭监狱,走时很多包夹犯人把他送到监狱门口,梁振兴告诉他们记住大法好。当时心态和身体状况都很好,最近听说梁振兴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被公主岭监狱迫害致死,自己感到非常痛心,这是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又一笔血债。

(六)国家高级冰球教练七旬老人高维喜遭毒打

长春法轮功学员高维喜,七十二岁,是被非法关押在教育监区年龄最大的法轮功学员,国家高级冰球教练,执教过吉林省冰球队,曾带国家青年冰球队打过国际比赛。

高维喜
高维喜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五日,高维喜被送入四平监狱教育监区一区队非法关押,当时正值奥运会期间,四平监狱在奥运会前后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疯狂迫害,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即强迫他们放弃修炼,松原法轮功学员董凤山就是在这期间被打死的。为使高维喜放弃修炼,监狱对他进行了一个多月的残酷迫害。

一区队管教员李海峰,犯人班长韩景军,受监区尹首东、干事李波等指使,多次由韩景军等犯人出工时把高带到车间旁一空屋内毒打他。韩景军、陈闯等多名犯人对高维喜拳打脚踢,还让他脱光衣服,靠墙站立,用木棍猛击膝盖、小腿骨等处,让他趴在地上用木板、铁条、木棍、三角带等从后背排打至小腿,致使血肉模糊。穿上衣服后血就粘到衣服上,再脱衣服血痂被揭开,血立刻就流了出来,睡觉只能趴着,脚、膝盖肿得脱裤子都困难,小腿成了紫黑色,比原来粗一倍多。据老人讲可能当时肾脏也被打坏。这些打手完全丧失人性,后背刚一结痂就又打一遍,多次结痂多次打开,包夹犯人陈闯有时从后边猛地打一下后背或突然扯一下衣服,血痂立时迸开,血就流出来,钻心地痛。至今洗澡时还能看到后背的疤痕。当时老人念很正,对大法很坚定,并求师父加持,现在身体很好,老人讲,如果是不修炼的人,这么大岁数,这样折磨早就死了。当时有一刑事犯人看不下去了,对韩景军说:“人都说七十不打,八十不骂,都这么大岁数了,差不多就行了。”韩景军却说“七十不打,八十不骂是对别人说的,对法轮功没这一说。”

当时,即使老人走路都困难,由两人搀扶着,韩等仍强迫老人出工干活。也不领他上医院,怕医院知道老人被打情况,严密封锁消息,因此外人很难知道。一次老人在监舍坐在床上看电视时,因无意间将两腿单盘在一起,就遭到韩景军当众拳打脚踢。一次监区干事李波找老人谈话时讲:“象你这么大岁数,在这里怎么死都是正常的。”言外之意就是打死就算正常死亡。

(七)石国良遭受的迫害

长春法轮功学员石国良,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五日与高维喜老人同时被送入四平监狱,被非法关押到二区队,管教员武铁。

石国良刚来不久的一天,大家白天出工后,在监舍遭到孙超、谢本志、邸少权等多人毒打,逼迫石国良转化。为抵制迫害,石国良奋力挣脱后一头撞向电视架角铁,当时头就被撞破昏迷,躺在地上血流一地。这时尹首东进了屋,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石国良,假惺惺地问:“怎么了,谁弄的?”孙超等说:“自己撞的。”尹说:“是这样。”然后就走了,对打人之事一字不说,因为这都是其背后指使的。过后看到石国良被戴上脚镣,头上缠着纱布。

(八)徐彦刚遭毒打

吉林省松原市法轮功学员徐彦刚,三十四岁,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与董凤山等四人被同时送入四平监狱,徐彦刚被非法关押在三区队,管教员杨铁军,班长高明龙。

为逼迫徐彦刚参加奴役劳动、放弃信仰转化,高明龙、邸少权、韩景军、王艳双、陈闯等犯人连续几天对徐进行毒打。一次,他们在水房中把徐彦刚按倒,用木棍、铁条等拍打后背、双腿,由于长时间毒打,徐昏死过去,他们就用水管在水箱接上水淋头,衣服也被淋湿,那时已穿棉衣,水很凉。后来徐彦刚慢慢苏醒过来。高明龙对他讲:“打死你也白死。”徐彦刚后背被多次打破后结痂,又被打开,血粘到衣服上,晚上不敢平躺,只能趴着睡觉,至今后背仍存有明显疤痕。

(九)孟凡奎多次遭毒打致昏迷

白城法轮功学员孟凡奎,四十岁,二零零八年在奥运会期间遭迫害两个多月。一区队管教李海峰,犯人班长韩景军。参与对其迫害的有韩景军、邸少权、颜德全、郭永臣、李文军、陈闯等,他们用木棍、皮鞭、三角带、铁条等毒打孟凡奎,使他几次昏过去,差点被打死。至今后背、腿部疤痕还很明显,象被酸腐蚀过一样。

(十)王学珠被毒打鼻血流了满身

通化法轮功学员王学珠,被非法关押在一区队,管教李海峰,犯人班长韩景军。二零零八年末只因在家信中提到些监狱中的一些迫害情况,信还没到管教李海峰手,就被犯人韩景军没收,说王在告他,会丢他的脸,为杀一儆百,就让其站在监舍中间,面对监舍犯人对王学珠开始打耳光,并叫他讲骂大法的话,不讲就打,打的鼻血流了满身,衣服都成了红色。

(十一)王洪阁遭受的摧残

长春法轮功学员王洪阁,在四平监狱多次遭迫害。被非法关押在三区队,管教杨铁军,班长杨喜臣,后为高明龙。

二零零七年末,只因看不下法轮功学员梁振兴被毒打,并喊“法轮大法好”,遭杨喜臣、韩景军、颜德全、白守军等犯人在水房内毒打,他们用拳脚,木棍等打其身体、头部,把铁桶套在头上击打,脸被打的肿胀变形,眼睛只剩一条缝。监区怕家属看到,停止其接见,直到好之后才允许接见。

二零零八年末,因在做体操期间做法轮功炼功动作,而被高明龙、张士忠等犯人毒打,后管教杨铁军又对其毒打、电击。

二零零六年末,监区在接见室二楼办转化班期间,监区长尹首东在指使犯人打完王洪阁后,无耻地对王讲:“你不当过武警吗?挺能打,我们打你了,你也打我呀,”一幅流氓形象,说完还把头凑到王面前,这时教育科科长陈国民在旁拿着录像机正在录。王洪阁原为武警出身,身材高大,以前在社会上也较有名气,后学法轮功,人变得善良了。王洪阁当时忍住了,他们的栽赃阴谋没得逞。

(十二)警察用五根电棍电击王力波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七日,为对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王力波进行强制转化,管教杨铁军带着高明龙、吕立军等在管教室把王力波用手铐铐在暖气上,用五根电棍同时开始电击王力波后背,王的后背被电得焦糊,致使以后长时间不能仰卧,只能趴着睡觉,结痂后感觉后背象背着锅一样。由于是被光着脚铐住长时间电击,每电击一下身体就会随之抽搐,致使脚后跟在与水泥地面摩擦时肉被磨没,骨头都露出来了。

(十三)管教指使犯人毒打陈立国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三日,为强迫白山市法轮功学员陈立国转化,受管教杨铁军指使,当晚在监舍洗漱间犯人高明龙、韩景军、张立伟、颜德全等对陈进行毒打,动用拳脚、木棍,使陈立国的门牙被打折一颗,腰椎被打伤,致使长时间上床都困难。

(十四)辽宁法轮功学员胡大桅遭毒打

胡大桅被非法关押在三区队,管教杨铁军,班长高明龙。二零零八年初的一天早晨,大家在监舍内等着出工,胡大桅在一纸盒上画了一道智力题,大家围着看,高明龙看到后,为泄私愤,就扯住胡大桅的头对他大打出手,胡大桅被打得鼻出血,脸受伤肿胀变形,几周后才好转。过后高明龙拿着纸盒诬告胡大桅。最后监区和杨铁军未对高明龙做任何处理,不了了之。监区经常包庇、纵容刑事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施暴。

(十五)吕先锋遭迫害情况

二零零七年二月,为强制转化,使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吕先锋放弃信仰,副监区长周继佳,管教员杨铁军带着高明龙、颜德全等犯人用多把电棍长时间电击吕先锋,把地上洒上水,电流更大,致使吕先锋长时间昏迷,醒来时看到地上吐了许多白沫。颜德全变态地说要将黄瓜插入其肛门。吕先锋被迫写了放弃修炼的保证书等“五书”。二零一零年初,他向监区递交了严正声明,表示以前所写作废,要坚修法轮大法。

(十六)长春法轮功学员王恩国遭迫害情况

二零零六年八月八日,为使王恩国放弃大法,恶警杨铁军带着高明龙、胡威等犯人在管教室对王恩国连续毒打,从上午一直持续到晚十二点多,使用拳脚,并用电棍电击,对他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王恩国经常呕吐、恶心。

(十七)辽源法轮功学员赵连利遭迫害精神失常

赵连利于二零零七年初被送进四平监狱非法关押,平时他少言寡欲,人非常老实,因不愿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而遭残酷迫害。二区队管教武铁。

二零零七年初,在接见室二楼被强制转化,遭到高明龙、孙超、马文哲、陈闯等打手残酷毒打。后来犯人孙超、孙绍功、马文哲等拿他寻开心,经常对其打骂,有时无缘无故就拿皮带抽他,打耳光是经常事。致使别人一叫赵连利的名字,他的身子就发抖,精神非常不好,经常傻乐,发呆。更加沉默寡言,一天也不见他讲一句话。他干活慢了还要遭孙刚等打骂。赵连利父母接见时见到他就哭,看到好好的一个人竟被折磨成这样。很多刑事犯人都看不过,骂这些人太没人性,尽欺负老实人。

(十八)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杨占久被逼跳楼

杨占久
杨占久

二零零四年杨占久被强制转化放弃修炼后,感觉愧对法轮大法,从原五监区劳动车间二楼顶拿着自己写的“法轮大法好”条幅跳下,造成腿骨、踝骨等多处骨折,一直瘫痪在床,二零零九年末出狱,据说二零一零年又被恶警绑架,非法关入监狱。

(十九)吉林省农安县法轮功学员姜全德被长期关小号

二零零五年姜全德因反迫害,撕毁多本污蔑法轮大法的书籍而被长期关入小号,遭张文、李海军、张铁龙等犯人的毒打折磨,但姜全德一直未屈服,恶人看对其无法转化,还怕他影响别人,后将其转至公主岭监狱。

姜全德
姜全德

由于很多迫害都在秘密进行,且监狱严密封锁消息,以上所写出的只是其中极少的一部份,为了死去的同修,也为了现在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现将其曝光出来,揭露中共监狱的谎言,希望早日结束迫害,解体人间这个最邪恶的黑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1/228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