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8/11/10)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

  • 黑龙江省哈尔滨戒毒所的罪恶

  • 沈阳大北监狱狱警张宇江犯罪事实

  • 南京下关区“610”头目程东晓的劣迹

  • 黑龙江省哈尔滨戒毒所的罪恶

    黑龙江省哈尔滨戒毒所非法关押大约几十个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及一些访民,每当来检查的就谎称说他们那里关的都是戒毒人员。

    凡是刚被关进所的法轮功学员一般都要经过一个多月强行转化,即通过让你睡很少的觉(每天半夜才让睡凌晨4点就叫起来)和高强度劳动装牙签、穿筷子、挑玉米等,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还要坐小板凳,一坐几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目的要摧毁你的意志从而达到放弃修炼法轮功。如果这些达不到目的就找来一些邪悟者与你交流,在字面上做文章让你写不炼功的书面保证。

    法轮功学员刘艳华2008年被非法绑架到戒毒所,因为她不参加劳动,就被上大挂,即双脚分开用脚铐固定在地上,胳膊上举双手分别用手铐固定在两层床的上铺。一天只给一个馒头、一碗盐水,只让上一趟厕所。2010年7月1日下午,因刘艳华拒穿囚服,被迫害坐铁椅子至今(也叫老虎凳)。

    法轮功学员程丽2008年8月27日被牡丹江西安法院非法劳教两年送到戒毒所。2010年7月1日下午,因拒穿囚服,与刘艳华一起嘴里被塞上抹布,嘴用胶带封上,戴着手铐带到五楼一房间上大挂,4日下午才被送回原房间。这期间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为制止迫害,管戒毒所要人也被他们给上了大挂。

    法轮功学员刘术玲,50多岁,2008年非法劳教到戒毒所。2010年7月1日也是因拒穿囚服被迫害坐铁椅子到7月23日,出现心脏病症状被车拉走不知去向。

    哈尔滨戒毒所还要求服刑人员定期完成两种“作业”,一种是“即时作业”,前部份写风景,后面一定要写干警如何教育关心自己的,哪有什么关心,人间地狱;另一种叫“大作业”,半年之内要写几大本歌功恶党、思想道德等方面的内容。

    在押人员现在每天吃的是萝卜汤、西葫芦汤。

    哈尔滨戒毒所所长:张鴻雁
    哈尔滨戒毒所副所长: 赵家昆
    哈尔滨戒毒所科长:刘明、杨明军、梁雪梅
    哈尔滨戒毒所大队长:刘微
    哈尔滨戒毒所队长:吕培红、孙宝莲
    哈尔滨戒毒所教导员:张丽


    沈阳大北监狱狱警张宇江犯罪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大北监狱一监区管教大队长张宇江,四十多岁,其迫害法轮功学员使出的是魔鬼般的伎俩和非人的手段。

    法轮功学员李明远,男,五十多岁,是辽宁省辽阳县中医院院长。二零零一年三月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十二年重刑,被非法关押到沈阳大北监狱第三监狱一监区。为了逼迫李明远放弃信仰,恶警张宇江指使杀人犯张子河(辽宁省昌图县两家子农场)把李明远的头强行摁下,让李明远低头朝地站立在橡胶车间大门边罚站,长达三个多小时。中午吃完饭,继续头朝地,两手垂直站立。

    后来,恶警张宇江见李明远仍不放弃信仰,又生一计。他指使犯人特制一把三十多斤重的大拖布,让李明远在橡胶车间从东拖到西。五十多岁的李明远被恶魔般的狱警折磨得身心憔悴,体力不支,每走一步,都步履艰难,杀人犯张子河则步步紧跟监控。

    张宇江暗中指使犯人小头目金忠吉,叫骂“给我把法轮功摆平”。于是金忠吉听命,把一个叫小三的法轮功学员喊入犯人头办公室,金忠吉抓住小三的头发猛力往墙上撞,边撞边破口大骂“要教育教育。”

    为了使迫害达到目的,张宇江下令本监区的服刑人员不许和法轮功学员讲话。据一个良心未泯的犯人私下里透露:张宇江答应我们每月不干活,看管法轮功学员就加满十五分。

    二零零三年,沈阳大北监狱搬迁,一、三、五监合并,改为一监狱。原来一监区改为十一监区。张宇江继续任一监狱十一监区管教大队长。有一次,一个内奸向张宇江汇报某某给法轮功吃的,还说话了。张宇江把服刑人员赵国伟叫入办公室大骂。赵国伟义正词严告诉他:“你身为管教大队长,怎么一点儿水平都没有,就知道骂人。监狱哪条规定不让和法轮功说话,拿出来让我看看。”张宇江被赵国伟的正气震得无言可对。

    张宇江在值班期间,为自己设了一个专职的厨师,每顿饭得炒四、五个菜给他下酒。洗澡时安排专门的犯人伺候他。张宇江在监狱城的所作所为与黑社会的老大没什么两样。

    一天,张宇江得知有犯人违反监规喝酒,就把犯人头目外号叫“小回子”的张静波喊来大骂:“他给我钱没有,叫他喝酒?”不仅如此,张宇江还利用减刑之机多次暗示犯人索要钱财。在一监狱,他为犯人蒋文学办减刑,一次索要蒋文学姐姐三千多元好处费。

    张宇江就这样一边靠迫害法轮功大捞“政绩”,一边索要服刑人员的钱财,通过拉关系走后门往上送礼,爬上了沈阳一监狱狱政处副处长的位置:主抓严管队(严管队主要关押违纪犯人和法轮功学员)。

    为了晋升到狱政处正处长的官职,张宇江命令工人在严管队多焊几道铁门,并配有大锁头,以增加恐怖气氛。


    南京下关区“610”头目程东晓的劣迹

    (明慧通讯员江苏报导)南京市下关区“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早在2003年4月份至5月份(“非典”期间),就在下关区大庙乡办了一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当时郭秀贞(男)任“610”主任,程东晓为副主任,那些被劫持进洗脑班的学员,都是由程东晓派人强行绑架去的,抓人时比黑道还黑,到家里拖人,去街上抢人,手段无奇不有。

    下关区大庙乡洗脑班有三四道铁门,每个法轮功学员被单独关押,由两个包夹贴身监控,恶人不许法轮功学员走到房间门口一米的地方。每天给法轮功学员放诽谤大法的录相,还利用史秀华、孟照梅等七八个犹大整日的围攻,给法轮功学员造成了严重的身心摧残。

    例如:南京下关区法轮功学员张爱红,原是南京建工学院教师,2000年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2003年上半年张爱红被非法劳教期满后,程东晓派人把她转押到了大庙乡洗脑班继续进行迫害。张爱红住的是楼下一间小黑屋,很长一段时间,程东晓命令手下人每天24小时折磨她,不许她睡觉,让四个包夹6小时一班轮流值班监控。到了半夜12点左右,程东晓就带着姓蔡的和姓柏的三四个恶棍来了,对张爱红进行人身攻击,拍桌子高嗓门,实行所谓的“心理强攻”,斥骂声大的几层楼到处都听的见,恶徒妄图以此让张爱红精神崩溃。他们还卑鄙的把师父的名字写成很多一点点大的小纸条,撒在张爱红住的小黑屋里,包括地上、床上等到处撒满。在这期间,还逼迫张爱红拿出几千元付所谓的生活费。

    2008年前后,程东晓因迫害法轮功心狠手辣,劣迹斑斑,由原来的下关区“610”副主任提升为“610”主任。程原本就是个地痞流氓式的人物,86年前后在南京东车辆段当列检员时,曾因流氓举动被人当场抓获,在职工大会被点名批评,并受到记过处分,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流氓事件。在单位职工的责骂与取笑声中,他无脸呆下去,最后只得找关系调离。邪党看中的就是这种丑恶人物,凭着它狡猾逢迎的嘴脸,成了今天的官场人物。他利用职权,不但在南京八卦洲买地盖别墅,还在下关区三汊河占地盖了一栋小楼,楼下让妻子开了一个印刷厂。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这个邪恶之徒”如鱼得水“,为所欲为,迫害了许多善良的修炼人。 坏事干多了怕遭报,养了两只大狼狗看家壮胆。老百姓背地里骂他“缺德小人,迟早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