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奴役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警察为牟取暴利,强迫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做奴工。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强加的“劳教期”为一年,可是却被劳教所改为一年半。警察对于抵制奴工的法轮功学员则无理加长劳教期限。

劳教所四大队和石家庄金环包装有限公司互相勾结,对法轮功学员和因上访维权而被劳教的人进行高强度奴工迫害,强迫她们装瓶塞。几乎每天装货卸货都从一楼上到四楼,而石家庄夏季气温高达37度。几乎没有星期六,有时晚上加班劳作。不管身体好坏,完不成任务还要被加期,根本不管人的死活。普通劳教人员完不成规定的生产任务也要每月加期2天。

劳教所一大队队长刘子维及大队指导员王维维、湍(音)伟等人和辛集市专门生产档案袋的厂家勾结,经常让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被关押者加班加点进行高强度奴工劳动,没有星期六、星期天,没有什么午休,几乎是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即使身体出现严重病态也不得休息。警察对不干奴工的人进行体罚、关小号、打骂、灌食等迫害。

后来没有档案袋的活,警察又和做浴巾、浴帽的厂家联系生产任务,法轮功学员每天都拖拉着沉重的包上下四楼。警察强迫法轮功学员与其他被关押者几乎全天加班加点干奴工,星期六和星期日也不得休息,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月,致使多人劳累过度,身体非常虚弱。完不成警察规定的数量就被加期。

秦皇岛市法轮功学员付红拒绝参加奴工劳动,向迫害她的警察讲真相,警察不但不听,反而把她的头发用剪刀剪的乱七八糟,最后用推子推成平头,拳打脚踢,她的脸都被打肿了。从7月21日起付红被单独隔离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保管室)进行迫害,目前走路缓慢,身体虚弱,由两个值班的普教搀扶。希望其家属看到消息后到劳教所看望并要人。

安国市法轮功学员赵玉然被非法劳教一年,之后所谓的“劳教书”被改成了一年半。张惠莲、许淑香、于海霞等法轮功学员抗议女所的无理迫害,拒绝做奴工,并向警察讲真相,从6月21号起被连续罚站。四大队大队长说她们不参加奴工都得被加期。法轮功学员赵玉然被加期一个月。

蠡县法轮功学员朱丽华身体出现严重病态,家属强烈要求到外面医院检查,朱丽华目前患有白血病,脖子两侧有两个肿块,据说是淋巴的问题,肩周疼痛,胳膊很难抬起,全身无力,家属向劳教所要求办理保外就医,但医院麻医生拒不在保外就医手续上签字,朱丽华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四大队。

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劫持的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加期迫害。

张竹婷,长期被迫害,造成神经衰弱、失眠,有数月没有参加奴工劳动,被加期14天,于7月6号回家。

宴朋香被加期23天。

王润莲被加期29天。

武俊芳在08年奥运期间已有身孕,被劫持到当地看守所,看守所与当地计生委相互勾结强制武俊芳堕胎,并铐在床上使她动弹不得,造成她身体极度虚弱。她被非法劳教2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女子劳教所四大队,被无理加期22天。

张姐被加期23天。

邯郸市李梅因坚修大法多次被无理迫害,被非法劳教2年,被加期18天,于8月3日回家。

张家口市杨姐被加期(期限不详),现已回家。

李云霞被易县西山北乡机场派出所任海峰等恶人从家中劫持到易县拘留所,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3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她被强加的“劳教期”被改为一年零六个月,并被加期26天,现已回家。

辛集一位法轮功学员因抗议非法关押,被加期50多天,现已回家。

王桂香被加期22天。

王红英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劳教所造假把一年改成一年零六个月,她被加期14天。

刘淑敏被加期21天,宋灿英被加期9天,余洁被加期9天,殷秀琴被加期9天,韦惠被加期9天。

王岳梅被加期10天。

张俊梅被加期两天,现已回家。

现在武俊芳、王润莲、朱丽华、王秀梅、付红、张惠莲、许淑香、赵玉然、于海霞、肖向宇、李玉洁、王宝玲、许秀艳、邢淑惠、戴淑娜等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恶警利用邪悟犹大杨淑荣、张素云、刘永立、田华、曲小英等对被劫持在劳教所四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

目前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抵制奴工劳动,抗议非法加期,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两位法轮功学员邢淑惠、袋(音)淑娜在劳教所四大队公开发表严正声明——“四书”作废,表示坚修大法,紧跟师父正法进程走到最后。

石家庄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女警:赵玉然、丛淑娟、刘亚敏、张佳(次之)、刘芳、郝明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