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车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去年冬天总想学开车,但时间一直安排的很满,也不知这个想法是否可行,就想还是随其自然吧。春天有了一个合适的机会,于是我就报了名。

提高心性是第一位的

先是领到一本教材,自己复习等通知考试。自己也知道不应将其看的太重,平时还是照常学法炼功、做三件事。临近考试不自觉的总想考个好成绩,就一遍遍的在网上做模拟题,考试前一个晚上竟然做到一点多,也知道不对劲,可也没向内找。结果考试时考场里所有电脑的服务器怎么也连不上,等了一下午也没考成。只得第二天上午再考。这才发现自己太执著取得好成绩了,这不是求名的心吗?放下心,以平和的心态面对考试,结果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当天晚上一点儿也没复习,就是学法向内找。第三天上午考的很顺利,97分,通过了。

接下来又在算什么时候学倒杆,心想可不要赶上七月最热的时候啊。结果怕什么来什么,就被安排在七月份学倒杆。这才发现自己怕热这不是求安逸心吗?修炼人应该怕这个吗?算了,就吃点苦吧。学车时我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处处考虑别人,先人后己。同车的学员们都抢着先练车,我不抢,就让给别人,自己总是最后练。早晨五点出发,到了车场,一个学员等着要先练,说上班没时间,练到六点半就走。我就让给他。他练完了别人再轮着练,我最后。八点就要清场。通常我只能练一次。我总是来得最早,练的最晚。天天就这样练车。模拟考试我考的不理想,我也动心了。临近考试大家都急躁不安,争着要多练车。我也对天天早来练的上班学员心怀不满,抱怨他加塞儿。这不对啊,向内找原来自己想通过考试,觉的别人抢占了我的练车时间,怕自己通不过。当然交了学费学车就是为了考试通过,拿到驾照。可是这是常人的想法,修炼人不是“做而不求”吗?(《洪吟》〈道中〉)于是我放下了这个心,就按照大法的要求做,结果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一瞬间我觉的虽然大家表面都在学车,可实际上我跟他们不一样,我的心里一点也不执著。

讲真相救人

放下了学车的最大执著,我还是向内找,用法衡量。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而我学车以来却只是在修自己,这不是个人修炼吗?要讲真相啊,三件事都要做好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当时我感觉讲真相的难度比学车吃苦和修心性的难度都要大。怎么开口讲啊?因我平时生活比较闭塞,很少面对面讲真相。可是因为我有想讲真相的这颗心,师父就安排机会让我单独讲给他们听。练车的空闲时间,我就下车等着。别人也等着,机会合适我就由浅入深的讲。很快科目二(倒杆和场地)考试结束了,我顺利通过了。可是才讲了一个人,对方表示要看光盘。我也给了他。其他人怎么办呢?

这时教练通知学校给我们这一期多加了几天上路时间,让我们提前练车。我知道这是安排我利用这个机会讲真相的。由于人少,教练先后安排两个学员分别骑摩托带我来学校,路上我正好讲真相,一人三退了,还要了真相光盘。还有一个女学员,我利用帮她带坐垫的机会送给她两个光盘。路训的第三天,我就差没给教练讲了。正好其他学员都有事不来训练,就我一个人,我想来回打的练车。我提前精心准备好三份真相资料,想来回路上给司机讲,练车时给教练讲。结果由于太执著自己的想法,讲的比较急。去的路上出租司机三退了,也要了资料。可是练车时不管我怎么讲教练就是不听,还训我练的不好。回来的路上司机一听我问听没听过法轮功,他就说一个老太太给他讲过,说能治病,他不信,还把真相光盘给扔了。我一听,并没有放弃他,就以旁观者的身份给他讲天安门自焚伪案,结论是通过这件事我不再相信中央台的新闻了。他也赞同我的观点。

后来在这期学员和教练聚会结束后,那个最早看光盘的人做了三退,还给一家人都办了三退。

几天后我顺利的通过了路考。圆满完成了学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