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急时刻,师父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七日】“你头朝下把地戳了一个坑,你的头却没事,法轮功真厉害!”这是目睹此事的人发自内心的一句感叹话!

我是一个货车司机。大约二零零六年五月份,我去一家啤酒厂拉啤酒。由于来上货的车辆很多,装卸队给我装完车后小队长就着急说:“赶紧把车开走,到前面封车!”我说:“稍等,我捆一道绳马上就走。”说话间我已放好夹板,同时这边用绳挽住一个筘,拉着绳快速跑到车另一侧,准备从车后把绳弄到车顶,将夹板捆住,防止行车过程中啤酒包从车上掉下来。可是就由于我跑的太快,手里拿着绳子同时又急转身,脚下收不住,整个身体从装酒台边上往后仰。装酒台离地约两米高,地上种了冬青,每棵冬青周围有个一米见方的水泥边框,剩余的空地都铺成了水泥地。

当我收不住往后仰的瞬间,心里想反正手里还拽着绳呢,我只须拽着绳就仰不下去。可是相反,我却头朝下实实的栽下去了。当时摔的忘了自己在哪里了,只是想这地方虽然很高,可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没事。就这么一想我能听到声音了,周围有好几个人急促的喊着我的名字,还有说要不就打120救护车……。我身体无法动弹,但嘴里能说一声:“没事”,可他们说:“没事你起来让俺看看啊!”我就真的爬了起来。起来后我感到整个头上,眼、耳、鼻、口里、脖子里全是沙土。我清了清头上的沙土,才发现周围已围满了人,装卸工不装酒了,发货员、走路的都过来了,大家看我确实没事才松了口气。原来我手中拽着的绳子在关键时刻从车那边开了扣,我拽了个空。

我爬到装车台上封完车回家了。回家洗完澡后觉得脖子疼,我就炼第五套功法,炼完一切恢复正常,身上连皮都没破。当晚我就一人开车去黄岛卸货,第二天晚上才回来。第三天早上我去厂里卸从青岛带回的啤酒瓶,到了瓶场,车间接瓶部门和质检部门的人过来说:“你炼的什么功?”我说:“法轮功。”(我炼法轮功,厂里的人都知道)他们开玩笑说:“你炼的是铁头功吧?”“你沾了你老师的光了。”有的人从心里佩服,说:“你头朝下把地戳了一个坑,你的头却没事,法轮功真厉害!”还有人说:“你回去得好好炼法轮功啊!卸完瓶子后你去看看你的杰作吧!”(指我的头把地戳了个坑)。

卸完车后,我到我出事的现场。不看不要紧,我一看真是后怕。在这颗冬青的水泥边框最近的一个角的沙土上,约有一个十五公分深,像葫芦瓢似的头坑!要是偏移一点就撞在水泥地上,我的头正好栽在了仅有的有土的这个角上。难怪厂里外事部门的人都传开了。知道这事的常人看了我栽的头坑后,无不惊叹大法的神奇,也知道了学法轮功的人还真有师父在保护着。

下午我又装上了啤酒,晚上又去了青岛。路上漆黑的夜晚被车灯照的很亮,我手握方向盘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就象一个刚会走路的小孩,处处需要父母的操心、呵护,此刻我就感觉沐浴在师尊的慈悲中,温暖,幸福,祥和和安全。

四年多过去了,每当回忆起这段往事,感恩的心依然无以言表。我向内找,为什么是我出了这件危险的事情?是不是我哪里做的太差了?回想自己从买了车后,每天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车上了,忙里忙外,根本就没时间去学法,炼功,做大法的事就更不用说了,思想和常人没啥区别,三件事一件也没完成。旧势力就是抓住这个最大的漏洞想置我于死地的。是伟大的师父在危险之际救了我,给与了我一次新生啊!

现在我已经卖了车,改为给人家开车打工,这样我又有了充足的时间学法了,也能做三件事了。我的月工资有五千元,也很理想,这一切都是师尊的安排与赐与。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