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监狱压榨奴役 致人伤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牡丹江监狱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残酷、狠毒,被人称为“死亡集中营”“吃人的监狱”。

牡丹江监狱共二十二个监区,不足三万五千平方米却关押了五千多人,医疗卫生条件都非常恶劣。狱警们每天强制服刑犯人劳动十二小时以上,无节假日和休息日。二零一零年六月初,监狱出工时间调成早六点半到晚八点,加班时间达十三至十四小时。应付检查,包装造假,让服刑犯人说:每天劳动八小时,一周休息两天。甚至监狱下达通知,哪个监区出了事(看出了破绽)哪个监区大队长回家(被开除)。

据其企业网站透露,黑龙江省高压开关厂(牡丹江监狱)系黑龙江省监狱系统国有独资企业,现有员工五千七百余人。主营:高、低压开关柜、服装加工、假眼睫毛加工、其他劳务加工项目等业务。人力资源丰富,劳务加工费用低廉。

监狱为了达到经济目的,将服刑犯人承包给各个监区长,责令各个监区长每年上缴定额的利润,而各个监区长为了完成经济利润,同时再给自己创造一定的经济收入,这样就无限度的压榨服刑人员的劳动力,而一点劳务报酬也不给。使他们成为其赚钱的工具。

更为可恶的是,将犯人食堂承包给狱警,并责令承包人每年上缴一百五十万元的利润。

一、九监区队长黄威电击纪松海逼迫其出工

二零一零年四月,现任九监区的队长黄威(音)逼迫身体虚弱的纪松海出工,纪松海不从。黄威就大打出手,用电棍把纪松海电的直到昏死过去才罢手,而后把不能走路的纪松海由两个人架着拖回监舍,直到现在,纪松海的前胸后背还疼。

因为纪松海不放弃信仰,经常被打。和纪松海同号的人就觉得不公:纪松海是个大好人,当官的不应该这样对他;就把对纪松海施行暴力的黄威告到监狱纪检委。七月十六日牡丹江监狱纪检委找纪松海谈话,问纪松海被打的情况是否属实,纪松海把遭受迫害的经过如实的说了。

黄威怕自己会受到处分,就要求纪松海改口供,纪松海坚决不改。黄威就威胁纪松海:你如果不改口供对你没什么好处,因为你还在监狱呆着。

黄威威胁纪松海后,至今家里再没有得到纪松海的音信,不知已很虚弱的他是否又遭受构陷和酷刑折磨。

二、金宥峰抵制出工拒绝奴役被手铐吊

金宥峰(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已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二零零四年三月末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一入监就被逼面壁抱头蹲下,只留下一套衣服,其余被洗劫一空,洗漱用品都不放过,头几个月洗脸刷牙都成了非分之想,洗澡就更谈不上了。周少昆是严管房(一号房)管房杂工,在狱警庄某的唆使下,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参与者。

法轮功学员们白天上车间干活,因没完成任务,被开板,晚上回监舍还要常常加班。金宥峰因完不成任务,就下地“开飞机”。“开飞机”就是两脚劈开,弯腰前弓,双手向后高高抬起,一般人十分钟就汗流浃背。因金宥峰不配合下地“开飞机”,在周少昆的指使下,打手刘大庆等对他进行殴打。包房狱警司洪涛,为了转化金宥峰和小吴,向周少昆施压。因金宥峰不配合邪恶,不放弃信仰,在司狱警面前,被周少昆打。不配合背手、低头、不在狱警面前蹲下等,被司洪涛打嘴巴子。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在集训队被严管的金宥峰等人被分到五、六、七、八、九监区,金宥峰被分到七监区一中队。只要不放弃信仰,干活也不给减刑。为了抵制这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继续不参加强加的劳动。第二天出工,金宥峰在车间被栾队(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二十七日上午又铐了半天。当天下午,在朱再良大队长的指使下,在干警厕所的墙角横梁上用手铐单臂交替吊一下午。二十八日,朱大队派刑事犯韩宝仁、戴清民、刘用、苏玉明等人看管并强制转化。次日,未见效,朱大队骂这些犯人,并以免评(影响减刑)相威胁。在朱大队的威逼唆使下,这些刑事犯又将金宥峰带到那个厕所,殴打,打脸,打腰,又拧胳膊,用脚踢脸(这次苏玉明没动手)。之后,由专人刘用看管,不许坐,并多次要采用电棍或继续吊起来相威胁。

三、六监区恶警张庆山威逼法轮功学员出工,于宗海被奴役致残

法轮功学员于宗海就是这样被奴役致残。二零零六年八月末,由于超强劳动,于宗海在车间干活时左眼碰伤,泪腺断裂,监狱医院让上外面医院治疗。可是,六监区干警让家属给拿钱,否则不领出监狱治疗。于宗海的妻子和妹妹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监,家中已无人无钱,狱警说:“如果他家不给钱,他眼睛瞎了也不管。”于宗海弟弟交了钱,才在牡丹江红旗医院眼科做了检查,可是错过了再接手术的最佳时间。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五日,集训队劫持的法轮功学员被分到各个生产大队。小高和关连斌分到六监区。小高和小关刚分到六监区的时候,恶警干事张庆山对他俩说:“你们必须上机台参加劳动。”小高说:“我们没犯罪,是被迫害的,干不了活。”恶警张说:“我就是你们说的恶警,你们想抗改造呀!监狱还能白养你们吗?”小高说:“监狱的饭我一天也不想吃。”恶警张说:“那也不行!”二零零五年末小高被禁闭时,恶警张和副监区长恶警王辉提审他,恶警张看到小高穿着棉裤,便不高兴地说:“他怎么还穿了一条棉裤?”

四、八监区狱警武学军电棍殴打关文龙逼其带伤出工

二零零四年九月上旬,八监区的犯人郭洪雷殴打关文龙,致使关文龙不能出工,恶警武学军就用电警棍殴打关文龙,逼迫他带伤出工。

牡丹江监狱八监区在二零零四年十月末更换了监区领导班,新任监区长康晓辉,教导员陈建峰与恶警武学军,制定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系列措施。首先让因病在监舍休息法轮功学员一律出工,不许休息,有病不给假。其次,成立了五联保监视小组,监视每一位法轮功学员,一旦发现夜晚有坐起来的法轮功学员立即击倒,并对互监小组的其他刑事犯减刑的不给报卷,不减刑的降类,免评。第三、对那些经常接触法轮功学员的人进行监视,一经发现问题就关小号,并调查法轮功学员周围的人,安插众多耳目。

法轮功学员关文龙抵制非法劳役,在牡丹江监狱的恶毒“连坐”政策下,犯人寝室长关振利怕影响自己,对关文龙进行毒打,将关文龙的脸部都打得变形,后背两肩两臂都有红肿的瘀血。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张世江因拒绝非法劳役,被中队长张胜利,陈占峰等用四个电棍电击直到没电为止。张世江当时心脏功能衰弱,身体抽搐不止,痛苦万分,收工时不能行走,被人背扶着回五楼监舍,次日又被架着出工。

法轮功学员关文龙二零零八年八月初,因身体不适没干活被警察吴继哲用电电击脸部变形,身上多处烧伤长时间伤痕不去,当时多名犯人按着助纣为虐。

五、十五监区在谢晓峰的胁迫下敲诈、奴役、殴打法轮功学员

谢晓峰仰仗在黑龙江省劳动局工作的弟弟的势力,在监区一手遮天,他利用一中队队长何广海,犯人头修颜新一同高压、暴力管理监区犯人,勒索犯人钱财,甚至贩卖国家财产。他曾对犯人讲:管理犯人就要以黑制黑,以暴制暴。所以监区内对虐待犯人的现象比比皆是,殴打、电击、关禁闭无所不用其极。

张涛二零零六年因坚持炼功被张红电击后送小号,关在笼子里冻,二零零七年初因不干活被张红,纪滨电击戴手铐

八月中旬,在监区,宫呈阁被逼做奴工──插眼毛,因他近视,干不了这活,大队长谢晓峰及一中队队长何广海就以此为由利用犯人对宫呈阁敲诈勒索,勒索不成,谢晓峰、何广海二人指使犯人孙景华与李云野大打出手,导致宫呈阁三颗门牙活动脱落。犯人殴打宫呈阁时,孙干事,张干事等警察一直看着,任其殴打!

十五监区迫害服刑人员,干活时间长达十二小时以上,无节假日和休息日。二零一零年六月初,监狱出工时间调成早六点半-晚八点,加班时间达十三至十四小时。六月初,监狱食堂馒头不但依然黑还发酵。

服刑人员马国庆长期忧郁,心理压力过大,以及家庭问题的冲击,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在十五监区监舍楼上跳楼身亡。

二零零九年八月服刑人员张宏伟(常人)从泰莱转监至十五监区,后转监区以精神病为由被折磨至生命垂危。

五月末,五监区犯人不甚警察指使杂工犯人的高压管理发生暴动,犯人们将杂工犯人胳膊打折、狱警室砸烂,警察吓跑,后大队长掉离,部份犯人被处罚疏离。

牡丹江监狱干警有四、五百人,监狱甚至倒卖狱警的公务员编制,将二十多名在职的狱警公务员编制卖了,美其名曰:你们是“企业编”,必须下岗回家。聪明者上网一查才知:自己公务员编制被人顶替了,卖给别人了,没有公务员编制的“狱警”在顶替自己上岗!。因此,多次着警装进京上访,接待者暗示:你们的问题解决了,就有人掉头!历经两年多上访,最终屈于压力违心与监狱签协议,不得反悔,并录像存档:今后,不上访、不要包赔损失,不再追究责任人!才恢复工作。那些买编狱警的素质可想而知!

现据已掌握的资料,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金宥峰(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潘兴福(三十一岁,曾任双鸭山市电信局交换中心副主任兼友谊县电信局副局长)、魏晓东(三十四岁,原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工程学院讲师)、宁军(五十多岁,家住牡丹江市西安区)、汪继国(四十岁,牡丹江师范学院职工)、李儒清(六十六岁,双鸭山矿务局机电厂职工)、杜世良(五十多岁,海林市)、于军修(浙江人)、张洪权(原大庆石油管理局测井公司计算站工程师)、孔祥柱(三十九岁,双鸭山市尖山区居民)、吴月庆(三十多岁,双鸭山市法轮功学员)。

相关人员电话:

监狱长杜应春手机号:13836352345
监狱“六一零”张国民手机号13039722224
十四监区中队长王勇、李岩手机号13514570408
大队长孙洪喜
十五监区大队长谢晓峰13514570117
监狱长范振宇0453-6404715-8888
副监狱长王健13904833666
监狱长助理杜应春13836352345
牡丹江监狱副监狱长:付润德
牡丹江检察院驻监室:主任:李国斌13304530016
检察员:何朝13845300896
王晓东13836305658
监狱610张主任:8299103(办)
狱政科科长:李某某
副科长:岳某某13514548333

监狱应急事件特殊处理机构
总指挥:范振宇
副指挥:尹有生、付润德
成员:王宏、王健、李斌、姜东莱、宋浩、王俊、王颖艳、黄福玉、宋晓斌

牡丹江监狱:
宋晓彬13766603777
赵鹏13945326218
周金平13945345260
王旭辉13704534000
王辉13504830585
宋浩13089885777
姜伟东13946341001
杜英春13836352345
董亚林13845352555
刘成彬13946334295
秦忠13091856072
岳永军13945363013
丁学忠13945386698
庄轶欣13836369666
刘士平13845355071
郑玉和13019068650
刘明华13091858138
高海民13359887399
王树生13303636767
闫立民13704838802
胡伟13836308976
李杰13946337645
钟贵13836316007
于富刚13836318822
张浩13945314079
李继刚13945317585
吴旭东13504838111
黄福玉13836379977
徐庆余13945362043
王珏13359880771
姜亦臣13946335828
姜革13009887080
何建军13836318365
王文生13054345000
朱再良13904838884
韩国庆13091856318
刘遵起13089836305
李鹏13945315170
汪伟13946346388
孙兆峰13089897068
尤福贵13836308650
阎善明13089836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