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自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天津市武清区的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当局非法抓捕、拘禁、抄家等迫害,有的甚至被非法劳教,并遭受酷刑折磨。下面记录的只是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案例。

赵书芹被非法拘留三次

赵书芹女士是大王古庄镇水活铺村的法轮功学员。 修炼法轮大法前,她体弱多病,经常和丈夫打骂。自一九九七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她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从此,家庭变得和睦,通过修炼,更使她疾病全无,使她重获新生。

九九年七月二十早上七点钟,王庄镇政府人员张久东、吴刚和派出所警察刘发林开着警车连同村干部香书敏、宋德华、邢宏等人把她绑架到村大队。逼迫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书。片警刘发林经常带一伙警察到她家蹲坑骚扰,干扰正常生活。赵书芹曾被三次绑架到拘留所。

第一次:九九年九月九日,赵书芹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月坛派出所的警察绑架,把她关押在大沙河劳教所。那里的警察对她实施“燕儿飞”(两臂长时间抻着做“燕儿飞”的姿势,这种体罚一会儿就会使受害人手臂酸痛、头昏眼花),并长时间罚站,不给她饭吃,逼她喝厕所里的水,赵被折磨了八天后送回当地派出所。刘发林、赵景富还打了她几个嘴巴。在派出所大院被罚站冻了一宿。刘发林又把她送到武清区看守所。在非法提审时,警察张秀海用电棍打她。白天赵被逼迫做奴工,捡豆子,晚上插花。做了一个月的奴役工,还被勒索四百八十元。回家后,刘发林带一伙警察天天蹲坑骚扰她。

第二次: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九日,赵书芹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送回武清区看守所,同样被逼做奴工。晚上还不让她睡觉,逼迫她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三书”,还逼迫她骂法轮功师父,她坚决不配合,即以莫须有的罪名送进天津市大港区板桥女子劳教所二大队劳教一年。走时又勒索四百八十三元。警察张景私自扣押了家人送去的价值二百元的物品。

在劳教所期间,狱警同样逼迫赵书芹骂法轮功师父、骂大法,她坚决不配合。狱警就强迫她白天黑夜连轴转地捡豆子、做苦工。有一个叫许伟文的女同修被狱警张春燕、郝德敏等活活折磨死。在高压的逼迫下,赵书芹违心地写了“三书”,她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经历了十个月的非人折磨,又被勒索大约六百元,赵书芹才被放回家中。

第三次: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六日,赵书芹在城关购物时遇到警察,好心向他们讲真相,不料被他们绑架到派出所。那里的警察对她又打又骂。一伙人强行把她抬上警车送到武清区看守所,同样逼迫她做奴工、逼迫她写不炼功的所谓“三书”,还强迫她的家人保证,勒索四百八十元后,又让家人给他们送去五百元。

大王古庄镇派出所片警丁会齐,二零零五年三月五日私闯她家抢走法轮功师父的法像。

王书敏被非法拘禁,多次被抄家

王书敏女士是天津市武清区高村乡台头村的法轮功学员。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村治保主任李国辉和中共邪党书记党洪峰到她家中抢走法轮大法书籍。

二零零零年十月的一天早晨八点钟左右,高村乡派出所警察郑志峰带着一个协勤来到她家到处乱翻,抢走所有的大法书籍,把她绑架到乡派出所,强迫她写不修炼的所谓保证和诬蔑大法的文章。王书敏被无理拘禁十多天后,又被送到武清区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后才放回家中。从此她天天被政府人员跟踪、监听、每日二十四小时监视、蹲坑。

零五年一天的下午,王书敏在地里干农活,十二岁的女儿独自在家,高村乡派出所来了三个警察到她家中乱翻,抢走所有大法书籍。

零七年七月,村治保主任李宝俊带着一个姓李的警察到她家中把电视天线大锅抢走。

贾书芹被非法关押、勒索

贾书芹女士是天津市武清区大王古庄镇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八年在她修炼法轮功以前,她患有多种疾病,修炼后重获健康,无病一身轻。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之后,贾书芹所在地的乡政府人员张子忠,村大队的王福新、刘美荣、中共邪党书记贾庆深,治保主任张书明,到她家索要法轮大法书籍,派出所的刘发林拿走了大法书。当天半夜十二点多钟,又把她叫到派出所站了一夜,到第二天中午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大王古庄派出所和乡政府把她押到乡政府。第二天就把她送到当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贾书芹经常遭到打骂,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勒索四百八十元后,放回家。随后,乡政府、派出所经常派人到她家中骚扰。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十一点半,大王古庄派出所警察私闯民宅,劫走她的师父法像和香炉。同年十一月,北京市公安局来了三辆警车,下来十几个人,进屋后就乱翻,掠走了几张大法护身符。

张秀敏被骚扰

张秀敏女士是天津市武清区大王古庄乡大营村的法轮功学员。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队干部张文常、郭玉庆、董宝旺、郭宝臣、杜云龙和乡政府干部、派出所警察刘发林到她家抄家,抢走她的法轮功书籍,逼迫她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此后,天天到她家中骚扰。

马书祥被骚扰

马书祥是天津市武清区大王古庄镇水活铺村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村干部香书敏和乡政府张久东逼迫她到村委会,强迫她交出大法书籍,写不炼功保证,还经常到她家中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