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莲在修炼中成长(图)

记二零一零年多伦多明慧学校暑期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一日】(明慧记者章韵多伦多报道)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多伦多明慧学校为期六周的明慧暑期班圆满结束。这一天师生和家长们在多伦多湖边聚会,大家畅所欲言,回顾了这六个星期来的收获。有家长表示,孩子上明慧暑期班后变乖了,更懂事了。这个修炼环境让孩子们得到了心身的成长。

多伦多2010年暑期班师生
多伦多2010年暑期班师生

小班背《洪吟》诗
小班背《洪吟》诗

大班学乐器
大班学乐器

绘画课
绘画课

写中文
写中文

炼功
炼功

学法
学法

湖边聚会游玩
湖边聚会游玩

重视做人道理 明慧学校吸引更多学生

明慧学校负责人王老师告诉记者,办暑期班四年来,学生越来越多,今年已经达到六十人,按年龄分四个班上课。她说,学校除了学法、炼功、发正念外,教学生做人道理的教材主要是《弟子规》,同时也学了中文。这是一本中国古代传统的儿童启蒙教材,很实用,很容易让学生联系到在学校、在家里应该怎么做。

王老师八岁的儿子学了《弟子规》中的“勿饮酒 饮酒醉 最为丑”后,看电视剧中有人喝了酒,他就说,不能随便喝酒,喝酒醉了是最丑的事。

何先生说,他儿子平常看电视喜欢看有打斗的内容。参加明慧暑期班后,在家里开始看教育性的电视节目。

“而且懂得了很多礼貌。” 何先生说,“以前父母说话他不听。现在跟他说哪些地方不对,他就知道去改正。进步蛮大的。” 他表示,发现儿子会背诵《弟子规》时,觉得挺惊喜。

中国传统文化对孩子有益

今年第一次加入明慧教师队伍的庞老师已经有七年教龄,她很关注孩子教育,自己有一个在读幼儿班的孩子。她认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髓对教育孩子很有帮助,她用一些有代表性的历史人物及文献来启发学生对中国传统的理解。

庞老师举了一个例子,甲骨文的“父”字是一个人拿着一根棍子。她通过这个字讲解父母对孩子承担管教的责任。作为老师,在教育上与父母的责任是一样的,古语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把道理讲清后,发现孩子能接受。

她说,最后一周让孩子做一个感恩的项目,表达对学到及拥有的东西的珍惜及对老师、父母的感谢。“学生制作了非常精美的卡片,能看到他们接受了所教的信息。”

庞老师认为,每个孩子都是可塑之材,如何教育好学生,对老师是个很有挑战性的话题。为了提高教学效率,在午餐休息的时候,庞老师会去看学生玩什么游戏,跟他们聊天,拉近距离。她说:“与孩子建立了沟通渠道及相互信任,就容易找到教育孩子的切入点,使他们容易接受你所教的东西。”

她提到在讲解中国古人所说的琴、棋、书、画时,请了一位古琴专家来做演示。因为古琴的声音比较小,学生们主动要求把发出噪声的空调、风扇等全关掉,大家屏息静心地听。这就是古人喜欢的安静环境。

这个环境使孩子平静

参加活动中有一对西人夫妻和他们的三个小孩,年龄从三岁半至六岁半,他们家住离多伦多一百公里外的巴里(Barrie)市。

母亲克里丝汀(Christine)告诉记者,她在六周的暑期班期间,每天送孩子到明慧学校上课。她说,每天驾车来回三个小时,要很早启程,很晚才回到家。

她说,明慧学校与以前参加过的学校暑期班有明显差别,孩子在明慧学校得益甚多。“我觉得效果很好,孩子们学到很多。”

她说自己是个比较宠爱孩子的母亲,西方的文化也是倾向于让孩子自由玩耍,孩子经常会把东西弄得一团糟。

但在明慧学校,她的孩子们能安静地坐着听课,还学会了一些中文。老师还教学生如何做一个好人,如何尊重他人及管理好自己的东西。

克里丝汀自己也在明慧学校做义工,等孩子放学一起回家。她说:“在公校有不少小孩多动,静不下来,但在明慧学校我看不到这种情形,大家都能静静坐着听课。”

她相信是读法轮大法的书及炼功使孩子能够静下来,能够更好地集中精神学习。“我中间的女儿以前老是抱怨太热、太冷、太长,什么都能抱怨一通。现在坐车一个多小时她也不抱怨。她很喜欢来,说喜欢明慧学校。”

“现在他们在家比较能听家长的话,叫做什么也愿意去做,表现比以前好多了。”克里丝汀说,他们正在计划搬到更靠近多伦多的地方住,明年上明慧学校应该就更容易了。

孩子就象一张白纸

负责中班绘画的老师李犇是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生,他说:“六个星期来,对我感触最大的是孩子就象一张白纸,非常的纯净。我虽然在教他们绘画,其实是他们在影响我,他们的纯净令我忘记了烦恼和疲劳。”

他介绍说,在这个修炼的环境中孩子的变化很大,进步很快。比如有个比较好动的孩子,开始时都坐不住,后来突然有一天,我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他突然变安静了,眼睛也变得非常有神,画画得非常好,变成班里画画数一数二的。学法、炼功、发正念也变得安静了。作业、手工也做得特别的快,有时我在旁边看着,他还边做边教我,他说完也就做完了,好象不费劲似的。

中班老师万力说,孩子在这个修炼环境中受益明显,中文水平大幅度提高,会说会听,阅读、写作能力提高快。在教中文的同时,把中国传统文化中做人、做事的规矩和道德观念都贯穿在其中,过程中孩子们学会了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自己的行为。以前有时做错事时,要老师指出才知道,现在如果自己意识到时,马上就给老师道歉说:“对不起,我做错什么了。”或者是意识到不对时,就会马上改正,都不用老师提。

孩子们的心声

十二岁的叶凯文几年都参加明慧暑期班,他说:“觉得一年比一年好,今年特别喜欢画画老师,很专业,自己的绘画水平提高了很多。”他说他喜欢明慧学校的另一个原因是在这里听不到常人学校里那些脏话,看不到打闹。这里是一个比学比修的环境。”

十一岁的江海航说:“今年最大的收获是我打坐可以双盘一小时了。开始时觉得很痛苦,也觉得时间很长,真难熬。后来可以坚持到一小时,我就觉得很好了。”

经过几个星期的天天学法炼功,很多孩子已养成了习惯。六岁的魏浩天说:“我现在开始回家也跟着妈妈学法炼功了。还是挺认真的。”他还说:“以前我和小朋友打闹时,我总会到老师那告状,现在我学会了忍。”

七岁的姬涵瑄是西人小同修的同声翻译,她说她很乐意做这个能帮助到西人小同修学中文的翻译工作,她说:“虽然开始做时有点难,因为又要听老师讲话,又要翻译,有时刚翻译完老师的问题,就没听到老师的答案。后来做多了就熟练了。现在翻译起来就快多了。”

克服困难 排除干扰

学校负责人王文说,每年要举办暑期班都要克服很多的困难和排除干扰,现在发展到有六十多孩子的班级,就更是如此。

小班老师汪洪自己有一个八岁的孩子在中班,当小班(三岁至五岁)需要老师时,她毫不犹豫的上任了。她每天早上带着八岁的女儿坐两个半小时的公共汽车,转四趟车才到达学校。她说:“每次在赶车的时候,我和女儿都能感觉到师父的加持,因为每次转车时,都能正好追上那辆车,司机好象总是在等着我们。”

她说:“小班孩子比较难哄,刚开始时有的哭闹,有的爬凳子和桌子,都不愿意学法和炼功。这过程也磨了我很多的急躁心和不耐烦的心。几个星期下来,孩子们都能炼功和背《洪吟》了。共二十九天,背下了十七首,平均每两天背一首。”

莲花开满塘 喜见婆罗花开

暑期班期间,大班的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到Muskoka市著名的Algonquin Provincal Park露营,车程两个半小时。

大班的庞老师介绍说:“我们到的那一天,我们居住的湖边是一片的平静,而第二天早上起来,上百朵莲花一夜之间全部绽放,大家都很惊喜。我理解:是师尊对所有小弟子的鼓励。在此也希望各位家长多关注孩子平时的修炼情况,把带好小同修也当作自己的一个项目。

在最后一天大家到多伦多的湖边聚会,一位家长把几天前在一个超市买的一个开有优昙婆罗花的西瓜带来给明慧学校的孩子们看,老师给孩子们讲述了优昙婆罗花的故事,最后大家一起唱起了歌曲《优昙婆罗花》:婆罗花开,三千年一回,婆罗花开,笑迎天门开,圣者归来,婆罗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