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父亲身上的奇迹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三日】我父亲今年88岁,一生仗义执言,不行贿不收礼,不吸烟不喝酒,生活朴素,看见百姓谁有难处都要帮一把,一生唯有一个喜好:看书、剪报纸,把书报当宝贝,家人谁也不准乱动。父亲1945年在部队加入了中共邪党。离休后,他的房间里从低到高,层层摆满了中共邪党的书报,十几年前的都保存着。

98年我曾给父亲放李洪志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听完后他说了两句话: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坏人不学。中共邪党灌输的无神论,使他与大法擦肩而过。

99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父亲吓得当人面要给我划清界限,背地里苦口婆心劝我:“我知道法轮功好,为了你妈(不说为了他),为了你孩子、家庭,挤着眼跟共产党走,说真话没有好下场。”并举出刘少奇、彭德怀挨整的例子。我纳闷,父亲一生正直,为什么在大是大非面前却违心说假话,吓成这样?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恍然大悟,父亲的变异表现是被邪党文化毒害的结果。我给父亲讲《九评》,讲退党,他大发脾气不听。我难以想象父亲如果不退出邪党,在大难中被淘汰的情形,我抓住机会一再给他讲,他急了就撵我走,僵持不下。直至有一天,我发现我的亲情太重了,太自私了,如果换一个陌生人,我会这样吗?放下对亲情的执着,慈悲对待每一个众生。我不再和父亲僵持,照常回家看望老人,两个月过去了,意想不到的奇迹发生了。

我父亲直到离休还住在七十年代的民房里。一天上午,房管员报告一个好消息:这片旧房子马上要拆,很快能住上新房。父亲早上还吃了一个半馒头,中午突然滴水不进,次日下床走路都困难,送到医院医生硬说没有病。我妈直纳闷:你爸这次病的可真怪。兄弟姐妹商量趁父亲住院之机,把他的书报清理了,动员他以后到户外多活动。家人担心我到医院宣传法轮功,分工我在家里清理书报。

我清楚,父亲没有病,是邪党书报背后的共产邪灵害怕搬家把它清理掉,在迫害我父亲。果真,把邪党书报清理了有5、600斤,父亲病情减轻了。母亲给我说,你爸一辈子就这一点宝贝,给他留点吧,省得他出院回来心里不好受。我怕落埋怨,留了一部份。中午我躺在床上刚合眼,眼前出现几个大鸟笼,里面全是蛇。我一惊,知道是邪党书报背后的共产邪灵在害人,赶快把留下的几箱邪党书报全部撕的撕,卖的卖。父亲病情明显见轻出院了。我给他讲《九评》、讲法轮功,他不再拒绝;劝他退出邪党,他却闭着眼睛装迷糊。

两天后父亲病又重了。我纳闷,迫害父亲的邪党书报已经清理完,不应该病重啊,怎么回事呢?中午我躺在床上又是刚合眼,眼前出现一个黑水坑,一条几十斤重的大鱼从黑水里一跃而起,一头又扎進去。我起来不由自主的走到书架前,抽出一本很厚的大词典,发现里面全是近年中共邪党编的东西,我把词典之类的当作工具书都留了下来。这时我妈在隔壁房间叫我,她从箱子里又翻出一堆,我妈没文化,我一看全是入党申请书之类的东西。销毁之后,父亲状态好起来。

第二天,我给父母、兄弟姐妹说,找个好大夫,给父亲再检查一下,我敢保证父亲没有病。全家人陪着父亲到医院,检查结果:一切正常。我劝父亲退出中共邪党,这次父亲不再含糊,答应了。

此事发生在06年春天。4年过去了,至今父亲健在,房子也没拆。我清楚,是法轮功师父看我爸是有缘人,人品好,制造了拆房这样一个机会,点化我和家人(他们都没有修炼)彻底清理了那些邪党书报和共产邪灵,救了我爸。

父亲长期受中共邪党无神论的毒害,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平安、身心受益,思想有障碍。09年夏天,父亲身体不适,我教父亲念“法轮大法好”,父亲虽然跟着念,但心存疑虑。我领父亲做B超检查,在电梯口父亲突然晕倒在地,我小声对父亲说,念“法轮大法好”,父亲虽然晕倒却不迷,挤着眼睛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旁边等坐电梯的两个人正好是医院职工,急忙帮助将父亲抬到急诊室,检查血压、心脏一切正常。医生、护士吃惊: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八十七岁的老人晕倒恢复的如此快、好,少见。自此以后,父亲有时间就主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拿着放大镜看《九评共产党》,称赞此书:写的好!

迷失的世人啊,宇宙大法在世界洪传,找真相,揭谎言,莫失机缘,生死一念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