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锦监狱摧残虐杀法轮功学员(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盘锦监狱虐杀三位法轮功学员,目前残忍的迫害仍在继续,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盘锦监狱设在盘锦市兴隆台区新生街,对外挂牌为辽宁盘锦鼎翔农工建(集团)有限公司,占地72平方公里,下设鼎翔米业有限公司、生态工程公司、生态旅游公司、橡塑机械厂等多家子公司,产品对外品牌为“粳冠”牌,并远销日本、东南亚等国家。这里的人员具有双重身份,监狱长不仅为辽宁省盘锦监狱的监狱长,还是辽宁盘锦鼎翔农工建(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政委不仅为辽宁省盘锦监狱的政委,还是辽宁盘锦鼎翔农工建(集团)有限公司的总经理。

盘锦监狱自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不仅积极参与迫害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而且还使用酷刑折磨迫害法轮功学员。这里讲述的是盘锦监狱虐杀和摧残法轮功学员的部份罪行。

一、吴连铁被野蛮灌食杀害

沈阳市辽中县法轮功学员吴连铁,于2005年4月13日在家干活午间休息时,被辽中县国保大队长李伟伙同茨榆坨镇公安分局长等五、六个不法警察绑架到辽中县第一看守所迫害,4天后被劫持到沈阳市张士洗脑班迫害半个月,由于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又转押进辽中县看守所,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在这期间看守所大约有8个月不允许家属探望。2005年12月,吴连铁被非法判刑八年,监禁在盘锦市监狱三监区(大队)三中队遭受严重迫害,于 2006年5月22日在狱中被迫害致死。


吴连铁生前照片

吴连铁,男,48岁,沈阳市辽中县茨于坨镇黄北村人,以做小买卖维持生计,1998年7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受益,以“真善忍”的标准做人,遇事忍让、宽容,是村里公认的好人。99年7.20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吴连铁家里经常被公安局、610人员骚扰,无奈全家人曾被迫流离失所一年。2005年12月被非法判刑八年,关押在盘锦监狱三监区三中队遭受迫害。

2006年5月15日在盘锦监狱,吴连铁只因见到中队长王魁忠没有摘帽子,遭到恶警王魁忠的残酷殴打,并送进二楼禁闭室,铐到老虎凳上折磨半天多,吴连铁绝食抗议迫害,恶警王魁忠授意犯人强行暴力灌食折磨他,在绝食的几天里吴连铁一直被野蛮灌食。当绝食到第七天,吴连铁被第四次野蛮灌食时,不知使用什么残酷手段,听到吴连铁发出特别惨烈的叫声。之后,三中队值班犯人许彦林等把吴连铁抬回监舍。当天晚上,吴连铁食道大出血,便血不止,高烧40度。值班犯人把吴连铁拖到水房,把裤子扒掉,拿盆往他身上浇凉水冲洗。

5月22日凌晨左右,吴连铁已快不行了,犯医李宁给吴连铁量血压为零,脉搏微弱。管教科长王忠海知情后仍不让送医院,直到凌晨三、四点钟左右,吴连铁已经去世后,才送医院“抢救”。

2006年5月24日,吴连铁的家属突然收到盘锦市监狱的通知去监狱,家人检查遗体时发现,吴连铁左胳膊肘的里侧有一个三角口用邦迪贴着,衬衣上有血迹,嘴唇和牙齿之间有血迹,吴连铁的姐姐和哥哥与监狱的警察交涉,说:“我兄弟进来的时候身体健康,为什么在这呆了几个月就死了呢?”警察说不出来,只是答应给死者拿点安葬费。事后,监狱管教告诉吴连铁的家人说:我们多少人都“转化”不了他。最后管教对家属说:吴连铁是好人!有消息说,国际人权组织要到盘锦监狱调查真相,因为吴连铁在任何场合都坚持揭露恶党的迫害,盘锦监狱怕他把监狱迫害内幕揭露出来,所以杀人灭口。

二、卢广林被折磨致死

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卢广林于2005年被警察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13年。在盘锦监狱,卢广林遭恶警电击等折磨。2009年2月卢广林绝食抗议迫害期间,全身多处被烫伤,牙齿被打掉,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卢广林

卢广林2005年3月15日被抚顺公安一处十几名恶警绑架,遭到恶警毒打,之后被非法判刑13年,于2007年12月被从营口监狱转到盘锦监狱继续迫害,被强迫超长时间奴役劳动。2008年4月1日和3日,盘锦监狱一监区以大队长张国林为首的恶警对卢广林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把人戴上背铐,按倒在地。恶警每人手里拎两根电棍,脚踩法轮功学员的身体,七、八根电棍同时电击法轮功学员的身体,特别是头、脖子、前胸、后背、手心、脚心、大腿内侧等敏感部位。

2009年2月下旬,被送进“病监”,在那里被封闭迫害,长期被警察指使的犯人监视,限制人身自由,在“病监”期间,犯人把导尿管系上,不让小便,卢广林绝食抵制迫害,在恶警授意下卢广林被灌大量盐水。以犯人刘兵为首的用饮料瓶装开水烫他,造成他全身多处烫伤,有三处面积很大。三九天,他们往卢广林身上泼凉水后打开门窗冻他,在地上拖拉他。卢广林牙齿被打掉,被迫害致脑血栓症状,全身不能动,卧床不起,大小便不能自理。被迫害期间,卢广林三次出现生命危险,在盘锦第二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三、黄立忠被电刑等手段迫害致死

葫芦岛市连山区法轮功学员黄立忠,在盘锦监狱遭严重迫害一年多,2009年10月20日家属探望他时,看见他枯瘦如柴,浑身颤抖,虚弱的说话都很吃力。家属这才知道,盘锦监狱这五个月一直禁止他与家属见面的真正原因,恶警王建军是为了掩盖对黄立忠进行的残酷电刑、吊铐,被电刑和毒打迫害。仅仅过了五天,2009年10月25日晚上9点半,狱方突然通知家属,黄立忠已经死亡。

黄立忠

年仅47岁的法轮功学员黄立忠,于2008年2月25日在家中被绑架,被连山区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九年,同年九月份被非法关押到盘锦监狱五监区五中队。五监区恶警在人秘科科长刘鑫源直接策划下,于2009年4月份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新一轮的迫害:电击、吊铐,毒打,4月17日到19日连续三天晚5—7点左右把法轮功学员黄立忠、张奇、赵璐、商艳明、吕秉贵、宫怀友、杨将威拉到严管队实施酷刑折磨。4月20日开始,恶警把被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又上吊铐,2009年4月20日黄立忠遭到大队长王建军等十分严重电刑和毒打,身体内脏严重受损。法轮功学员黄立忠家属于2009年10月25日晚上九点半,接到狱方通知:黄立忠已经死亡。

黄立忠的妻子是在2009年4月中旬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身体一切正常,并且精神很好。2009年5月2日,黄立忠妻子去盘锦监狱探望他时,五监区五中队管教马英称,黄立忠违纪,五个月不允许与亲属见面。黄立忠妻子要求拿出规定,马英拿不出,就说“这事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黄立忠妻子只好回去了。六月中旬,黄立忠妻子又去五监区,找到五监区管教科,又找了姓魏的副大队长,要求与黄立忠见面,又被拒绝,并说此事就是他决定的,黄立忠妻子只好又回去了。

五个月之后,10月20日,黄立忠妻子来到盘锦监狱后得知黄立忠八月二十八日已调到七监区,她到七监区被监区长(大队长)张国林先找她谈话说:“(黄立忠)经体检身体不太好,今天送到五监区病监去了,你下午去见吧。”当天下午二点多,黄立忠由一名犯人搀扶着来到接见室,黄立忠妻子说:“我都认不出他来了,面色憔悴,身体枯瘦如柴,牙齿变形,说话有气无力,身体颤抖,仅五个月的时间,好端端的一个人变成了这个样子!四十七岁的人看起来象六十多岁。”

黄立忠妻子见面时告诉他说:他们不让我见你,说你违纪。黄立忠说,说我违纪了?是他们把我电的差点死过去,后来一点点缓过来了。黄立忠告诉妻子4月20日恶警王建军等对他残酷折磨险些丧命,造成内伤、耳朵间断性失聪。并说他“遭老罪了”。黄立忠妻子想继续追问详情,被旁边病监的警察打断,这次见面大约二十分钟。当时黄立忠非常虚弱,说话吃力,身体一直颤抖不停。

仅仅过了五天,2009年10月25日晚上九点半,狱方通知家属,黄立忠已经死亡。监狱没有给家属下病危通知。黄立忠遗体:眼睛睁着、牙齿变形在外面露着,嘴没有合上,瘦得已没有人样,象个七十多岁的人,脖子底下皮肤颜色明显与其他部位皮肤不一样,右耳呈紫色,右耳膜已破。黄立忠七十多岁的老母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儿子死的如此凄惨,哭声悲痛欲绝,后来哭得昏了过去。家属提出的尸检要求被狱方以及盘锦市城郊区检察院拒绝。在中共邪党统治下的中国家属无处为冤死的亲人黄立忠讨回公道。

四、黄成遭受的严重迫害

2009年9月份左右,黄成因不放弃信仰被狱警杨冠军打他数百个嘴巴子、大队长用手铐打胸部、各种电刑(水泥地泼水、水通电)等连续折磨,导致血压升高、呕吐、肢体不灵活、口齿不清,身体开始浮肿,经常处于晕迷状态,类似脑出血症状。和法轮功学员卢广林去世前的症状非常类似,监狱在2010年上半年向黄成家属提出给办保外。黄成历经重重苦难日前才回到家中,目前身体状况十分堪忧。

黄成,锦州市人,在2008年2月25日,被锦州市太和区公安分局等二十多名警察等在家绑架,当日非法拘禁在太和区公安分局。在长达18个小时非法拘禁的过程中,黄成经历了太和区公安分局恶警高宝、吴南、刘晋、王立勇、戴勇等多名警察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酷刑折磨。造成左右手全部骨折了,左脚脖子大筋裸露出来,之后黄成被非法关进锦州看守所。只因修炼法轮功,在2008年8月被太和区法院非法判黄成6年冤狱。

在2008年12月16日黄成被关进盘锦监狱,盘锦监狱因黄成伤势严重拒收,太和分局警察戴勇就说:“死都不怪你,死了找我!”当时黄成除肢体伤势外,经诊断血压已经很高了,盘锦监狱还是非法收下,非法关押在一监区二大队,当时中队长王艳光把黄成剃光头他不配合,就把他押到二楼用八根高压电棍同时电一个小时左右,电他时八根高压电棍冒出的焦糊味的青烟弥漫一屋子,并强行剃光头。

刚入狱不久因学法被恶警知道,恶警逼迫黄成说出是谁给的经文,他不配合,其中一个队长说,打他就说了,于是3、4个恶警同时电他2个小时左右,又让犯人踩他的脸,牙被踩掉两个,当时有一犯人实在下不去手了说,“我不干了,没(你们)这么整人的,我不争这份(奖赏)了。”参与的犯人换了好几个,打人之狠毒,连犯人都看不下去了。另外二楼电刑室点一个小红灯,由于干坏事心虚,恶警上刑时一般都不开灯,或开灯事先把法轮功学员戴上头套再折磨。

2009年3月末,盘锦监狱开始强制转化,管教科的杨冠军、管教科长胡晓东、李峰(科长),于中队长。犯人孟祥林、王硕(毒犯)等几个人用八根电棍同时电黄成,强行转化他,电完后他们为了不留罪证(疤痕),就把黄成脑袋戴上头套吊起来,三天三夜不让吃饭,不让喝水,最后把他放下来时大队长管凤春(40岁左右辽宁铁岭人),又把黄成衣服扒光扣在铁椅子上用电棍一会一电,还叫黄成骂人,黄成不骂,大队长管凤春就开始骂人叫黄成听,骂三个小时不重句,全是非常低级下流的不堪入耳的肮脏话,这就是中共这个流氓党培养出的狱警。在黄成困乏中打瞌睡时,他们就说黄成同意(转化)了,官队长还无耻的说:快让他写转化书,这是你自己同意的,谁也没打你。上来两个犯人拽着黄成的手强行按手印,同时恶警用电棍电手。

在这期间队长杨冠军指使犯人孟祥林等三个犯人将黄成双手扣在墙上,将他十个手指头每个手指头插一根医院用的大号注射针头,针是从指甲和肉之间扎进去的,血从针头另一端流出,有的针从指甲缝扎进又从第一指节背串出,血从针头两端流出,有的针扎进针尖被堵塞拔出后出血。惨不忍睹!至今黄成指甲盖内仍留有伤痕。

2009年9月份左右,黄成声明恶警强行按手印的转化书作废,这时胡科长拿一张纸写几个字给恶警杨冠军,晚上十点左右杨冠军打了他三百多个嘴巴子,又让中队长李峰把他带到二楼管教科反扣上,杨冠军又开始打黄成嘴巴子,有个大队长拿手铐往他胸部上打,第二天黄成就开始呕吐、头晕,看上去特别难受。在这种情况下,于中队长喝醉酒后,又开始用电棍电他一小时左右,在他身体很难支撑的情况下还要强行拖进车间苦力劳动,而于中队长酒后又扇他耳光,导致黄成再次血压升高、呕吐,心律不齐,肢体不灵活,口齿不清,身体开始浮肿,经常处于晕迷状态,出现脑血栓症状,送到监区医院继续迫害他。

在所谓的医院里,恶警把他手脚扣在床上,不给饭吃,插上鼻管进行野蛮灌食一个月左右。出院前被打一种红色液体的毒针,针扎上马上就没有知觉了,当醒来时没有记忆,很长时间才能恢复一点记忆。出院时看到黄成口眼歪斜、吐字不清、脸没血色、大脑迟钝,行走靠搀扶。

五、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兴城市法轮功学员张崇跃被非法判刑十年,目前被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六监区。自从身陷冤狱以来,身体状况一直不好。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其妻子去看他时,见他身体极度虚弱、消瘦,走路不稳,说话有气无力,头晕头沉,血压高达三级,高压230,低压140,饭量减少,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狱方用“认罪”做条件不放人。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刘立涛,2007年4月4日拒绝参加超负荷奴役劳动,管教大队长张国林指使恶警张天亮、恶警唐海明,用十多根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刘立涛,电了两个来回后(电棍反复充电),张国林看不见效,又命令狱医于景书用220伏电针,于景书在刘立涛的前额、人中,两脚心,两大脚趾等处都扎上针,然后通上电流,电了半个小时,使两根正负极电流在刘立涛前额冒着火花。

2009年3月31日刘立涛拒绝奴役加班,警察张宁叫犯人把刘立涛抬到管教科,用八十万伏电棍电击刘立涛两腮四十多分钟,两腮被电的鼓起两个大包,焦糊,呈黑紫色。目前刘立涛脑袋上不知何因留有几寸长的刀疤,被迫害很严重,自己帐上有钱恶警也不让买东西。

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姜波2007年4月2日被电击心脏和左脚,强大的电流将他脚背皮肤击穿,几天后左脚肿胀的高高的,伤口溃烂成一个深深的坑。姜波拒绝奴役劳动,被管教大队长张国林、恶警刘强、李峰、张宁用十多根电棍迫害四十多分钟。

凌源市法轮功学员张振学,2006年被非法关押在盘锦监狱一大队,为制止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以写信的方式劝善并揭露管教大队长张国林,管教科长吴风刚、何久龙的恶行,把信粘在一大队举报箱上,并给监狱长宋万中、张鹤前、黄永庆写信,交给大队长张国林转交给监狱长。张振学把信投入监狱长信箱、检察官信箱各一份。然而狱方仍对法轮功学员继续迫害。张振学以绝食拒绝迫害,管教大队长张国林把张振学两脚用钢筋固定锁坐在老虎凳上,用电棍电击,从鼻子插管灌食,锁在老虎凳上四十八天,张振学两脚肿的穿不上鞋,大队长张国林指使犯人徐铁辉、李志把张振学两脚悬空,担在前面的凳子上,把手背铐,并用绳往后面背,用牙刷插肋骨,把棉衣扒掉打开窗户冻。

2007年张振学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说话,警察王思深、李峰用两根电棍电近一个小时,管教大队长张国林用电棍电脖子和脸。同年4月2日张振学抗议盘锦监狱一大队的奴役,恶警张国林领着李峰、刘强、张宁三名恶警用十多根电棍从下午两点钟开始电,直到电棍没电再充电,人累了休息一会,张振学高喊“法轮大法好”,把在监舍休息的人都惊醒了。恶警刘强疯狂的打张振学的嘴巴子,脸打变形了,恶警张宁用腿夹住张振学的头跳着高使劲电;恶警李峰往张振学头上浇矿泉水,再用电棍电,恶警张国林对张振学打、骂、电,从下午两点到晚上七点钟,用八十万伏的电棍两根,其余是四十万伏以下电棍,进行残暴的迫害。他被折磨得遍体鳞伤,脸肿胀变形。

盘锦监狱给法轮功学员酷刑用的铁椅子。铁椅子是在一块铁板上,全部用螺纹钢筋焊成的椅子,人坐在上面,胸部和大腿被两条8公分左右宽的铁片捆绑,两手被两手铐扣在椅子腿上,两脚被连体的两个圆形的螺纹钢筋锁住,共5道锁,只有头能动,屁股只能坐在三根钢筋上。所谓坐在“椅子”上,实质是坐在三根钢筋上,臀部很快就硌破,颈椎、腰椎、尾椎也不同程度损伤。长期被迫坐在铁椅子上,由于全身被铐住,只有头部可以活动,双手、双脚、双腿很快水肿一直达到大腿根,肿得象馒头,在大夫的建议下才被松绑缓解一下,之后马上又扣上。被上这种刑罚时不准睡觉,刑事犯人24小时轮流值班监视,一低头闭眼就捅醒。冬季不准穿厚衣御寒,扒光身上的棉衣裤,夜间开窗户、开风扇冻。不允许说话、恶警怂恿刑事犯打骂,人身侮辱。夜间不准大小便,白天限制小便次数。

盘锦监狱办公大楼非常豪华,可监舍里却无比简陋,三层监舍旧楼到下雨时从楼顶一直漏到一楼。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和犯人一个月只能洗1—2次脸。不给吃饱饭,还要超负荷劳役,无论法轮功学员和刑事犯人完不成任务就被上刑,24小时连轴干活是常事。一有上边检查时,就把被迫害得伤残的法轮功学员强行塞到猪圈里蹲着,检查完时才让回监舍。监狱打预防针时,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和刑事犯人强制排长队,由犯人给扎,扎针是穿着裤子扎,不用消毒棉签,一个监区的人只用一个针头扎到完。

在监区内大队长、中队长、恶警就是土皇上,他们对法轮功学员和刑事犯人可以随便打骂、瓜分钱财,有一个朝阳的法轮功学员40多岁,被迫害成重病,监狱让家属拿很多的一笔钱,家属没有,恶警就以假善面目找法轮功学员谈话让出钱,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向家里要了3、4万元给朝阳同修治病,结果绝大多数钱都被恶警拿走了。法轮功学员被打成重伤送医院,所有费用由被打者支付。监区还规定各监室一周必须花300元钱买监狱的东西,否则就惩罚:例如以检查为由恶警把号内买的食品和日用品强行扔掉,迫使你再买,一次性盒饭要50元钱一盒等等。恶警还抓住刑事犯人想早点出去的心理,寻找能为他们所用的人:找黑社会的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贩毒的因有钱向他们勒索钱财,并拉他们入中共邪党,现在已有好几个毒贩加入了其党。看来可笑,其实不然,现在中国民众都在觉醒,退出邪党,它感到极其恐怖、孤单,只好到监狱人渣中寻找同类妄图得以苟延残喘。

以上所述只是盘锦监狱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全部内幕的冰山一角,更多的迫害都被封闭和正在发生着,迫害法轮功学员已持续十一年了,在过去的十一年中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一直不间断的向参与迫害者讲述着真相,并以大善大忍的胸怀救度那些被中共邪党蒙蔽的对法轮功学员行凶者和不明真相的世人,过去十一年来发生的一切足以让人们看到法轮功的纯正和善良。中共对这样一群最善良的民众的迫害,不仅毫无法律依据,不仅是严重的违法犯罪,而且从道义上讲根本就是伤天害理,天理难容!所有参与迫害的中共党徒以及政府中的人员,如不立即停止犯罪行为并尽力弥补给法轮功学员造成的损失,都必将受到法律的审判、追究和制裁,同时他们更会受到天理的报应和惩罚!

过去十一年来发生的一切已经把善与恶如此清楚的展现给世人,所有有良知的人都会做出正确的价值判断。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声援和支持法轮功学员,抵制和谴责中共迫害。我们希望更多的人,尤其是可贵的中国人,都不要辜负法轮功修炼者在遭受迫害中还在向您讲真相的无私付出,珍惜这宝贵的机缘,在善与恶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退出并远离“假、恶、斗”的中共邪党,认同“真、善、忍”,为自己选择美好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