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

  • 给蒙阴国保大队张咏家属的一封公开信

  • 秦皇岛警察放走流氓,关押无辜女士

  • 云南林业技术学院老师给领导的一封信

  • 给蒙阴国保大队张咏家属的一封公开信

    包秀芹女士:你好!

    先请你看一下来自国际互联网的消息:

    “伊淑玲,女,山东蒙阴实验中学的地理教师。但十年中共强加的迫害中,她失去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她曾经受劳教所为转化她设的连环毒计和疯人院的无端摧残,她曾被食物下毒,被野蛮鼻饲,被勒烂嘴,被当成疯子送进精神病院迫害,她被迫害失去工作、家庭。然而即使这样,张咏也不放过这一柔弱女子。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九日晚上张咏指使公安国保大队警员把伊淑玲堵截在六层楼(连储藏室)上,准备在天亮纠集大批恶徒实施非法抓捕。情急之下,这一柔弱的女子被迫抓着绳索下楼摔致瘫痪。

    当公安国保大队警员用斧头砸门入室发现空无一人时,便气急败坏的把屋里翻了个底朝天,换上新门锁,抢走电视机、影碟机和大法书籍资料等财物,悻悻而去。

    在伊淑玲摔伤致残的当天中午,年仅十二岁的女儿放学回到家中已不见妈妈的踪影,家中象遭了抢劫一般,她吓的哇哇大哭。在此后的日子里,每过一天她便在日历表把它圈起来,累计着和妈妈分别的时日,在孤独凄凉中期盼着妈妈的早日归来。

    张咏手机:13953906866,张咏之妻包秀芹手机号码13355025658”

    事实上,你丈夫的名字时常出现在自由国际互联网上。仅在二零零九年三月份短短的四天内你的丈夫就亲自参与和指使手下无辜绑架了七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使这七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和家人妻离子散,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二零零二年九月,法轮功学员滕德方在临沂被无辜绑架,你的丈夫张咏在蒙阴县岱崮镇亲自参与绑架滕德荣(蒙阴建委职工)、张德珍(蒙阴旧寨中学教师)、公淑华(蒙阴坦埠镇金钱官庄)、公茂海(老家是蒙阴县岱崮镇),张咏及蒙阴县国保大队警员体罚、毒打、刑讯逼供这些法轮功学员。公茂海,被干警打得半死,平邑县看守所都不敢收留,临沂市“六一零”公安局出面干预强行让平邑看守所接人。滕德荣,五十多岁的妇女,被绑在铁椅子上(其实是间距为几十公分宽的钢筋架),遭公安人员折磨了四天。这种折磨,令人极其痛苦。仵增建被警员打得浑身青紫,没一点好地方。

    在二零零二年九月份的冷秋季节,仵增建被扒光衣服只穿着三角裤头送进蒙阴看守所。滕德方(蒙阴县老干局职工,在临沂被非法绑架)在看守所几乎天天挨打,被打得尿血,三个月爬不起来,有半年多的时间直不起腰来,不能独立行走,靠他人搀扶;后这几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十一年至十四年,而张德珍被迫害致死;

    在二零零一年年底,山东省蒙阴县蒙阴镇东儒来村王付金及妻子和女儿先后被你丈夫带人非法绑架,仅留下尚未成年的儿子无人照管,到处孤独流浪,后一家三口都被判重刑,王付金监外执行。

    而你看到的这些消息也并没有把你丈夫几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罪恶事实全部揭露出来。

    十一年来,善良的大法弟子在血腥的高压迫害下,一直以大法“真善忍”的慈悲之心、和平、耐心的向被江氏流氓集团蒙蔽下的百姓们讲述着法轮功的真相。期待着世人能清醒,明辨真伪和善恶,不要颠倒黑白、助纣为虐,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对你丈夫的期待。

    然而,令人遗憾和痛心的是,直到今天,他仍然执迷不悟的在做着伤天害理之事,他和他的手下仍然对毫无罪过、却又心地善良的大法弟子滥施酷刑,蒙阴县被无辜劳教、判刑的大法弟子达一百七十余人次、被迫害致死四人…………

    我们不知道与其结发相伴了多年的你对你的丈夫了解多少,我们不知道你对其所作所为知道多少;我们不知道作为一位女性,作为妻子,你对此会作何感想;我们也不知道你对法轮功究竟了解多少。但我们知道,人应该善良的活着;我们知道,行善会有善报,作恶会有恶报。

    历史的轮盘在反复地向人类昭示着一个最简单的法则:迫害好人的人最终都不会有好下场。

    法轮大法从来都没有教人去做什么杀人、放火、剖腹、投毒等这些恐怖的事情,也没有叫人不吃药,更没有任何政治诉求,恰恰相反,他告诫修炼的人不能杀生、要做好事、要重德、要与人为善……事实上,法轮大法只是一种提升道德、净化身心的修炼功法,只不过是因为好,所以炼的人多而已。而人们从电视宣传中所看到的却完全是当权者利用权力掌控媒体,对法轮大法进行的造谣诬陷。

    而今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亚洲:三十二国;美洲:十一国;欧洲:四十六国;大洋洲:三国;非洲:十二国),并受到世界各族裔人民的爱戴和尊敬。法轮功的书籍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法轮功得到各种褒奖数千项。

    十年的血腥镇压,不仅没能使其灭绝,反而越来越壮大,这现象本身还不能引你深思吗?即使在咱们国内,江氏曾疯狂叫嚣“三个月铲除法轮功”,并且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这样恶毒的指令下,动用了整部国家机器来镇压,但是,十一年过去了,你看到法轮功在中国消失了吗?没有,不仅没有,我们看到的却是在大法弟子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中,越来越多的世人认清了这场迫害的卑鄙无耻和惨无人道;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法轮大法及其弟子们的慈悲、纯正、神奇和伟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得法修炼了。法轮大法永远都不会被铲除,因为“真善忍”是宇宙真理,是万物生命之源。当人类没有了“真善忍”,就是走向万劫不复之渊的开始。

    江氏为了一己之私所发动的这场比“文革”还恐怖血腥的迫害不知拆散了多少幸福的家庭,害死了多少善良的生命,摧残了多少好人的身心!真相是掩盖不住的,人性也是不会因打压而泯灭的。看看这些年人心的变化吧。从面对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全世界失语,到今天,不但国外有总统、总理、议员在从道义上支持法轮功,在谴责中共,国内也涌现出了诸如高智晟、李和平、江天勇等大量的正义律师在主动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从警察恨不得一夜之间抓走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到今天,却不断涌现出为法轮功学员和家属通报消息的良心警察;从以前人们谈法轮功而色变,到今天,常常有人对大法弟子的面说:“你们是好人,我信你们”。现在面对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中共正在进退两难,骑虎难下,江泽民、罗干等三十多个迫害元凶已在国际社会几十个国家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被告上法庭,即将面临全世界正义力量的审判!

    在这场邪恶的迫害即将走向覆灭的时候,你的丈夫――张咏,却还在不遗余力的为其充当打手,无知的做恶,多可悲啊!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等待你的又将会是什么?还有你们的孩子!这些你都仔细想过吗?

    文革中的红卫兵在中共党派斗争中打着“革命无罪、造反有理”,为毛派在各地“夺权”,他们疯狂过后,就很光荣地被送到农村接受“再教育”,享受“二等公民”待遇。文革后,中共为了平民愤,对迫害好人的“三种人”进行内部清查,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畏罪自杀,有八百多名紧跟“四人帮”的公安、司法人员、军管人员,被拉到云南等地秘密枪决,家人得到的通知是“因公殉职”,很多文革中的风云人物都成了阶下囚,或者在人们的唾弃中偷生。
    再告诉你一个事实:二零零四年江泽民下台时,曾私下派人同法轮功学员谈判,要求法轮功学员不追究他迫害法轮功的责任,其交换条件是,他将枪毙一批警察为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偿命。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一直以来都是暗箱操作。你们想过没有,为什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命令由当初公开叫嚣转为现在秘密传达?不就是为了不留下迫害法轮功的证据,将来好把责任推给像你丈夫这样的警察吗?

    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风景区内发现的“藏字石”上的“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启人深思!到二零一零年八月,全国已有超过7854万中国民众在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其中包括中共党政军高层党员。

    如今,中共高官们也深知中共将亡,因此纷纷将家属、子女和财产转移到国外,随时做好外逃的准备,称为“后路工程”。那么你们的后路找到了吗?中共倒台时你丈夫何去何从?

    过去老人们讲老一辈做多了坏事,妻子儿女都要受牵连,此言不虚啊!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也不会无因降临,是报应,也是天理。被政府树为典型的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长任长霞,零四年四月十三日乘坐的汽车在路上追尾撞上了前面的车,车里其他人都安然无恙,坐在后排最安全位置上的她却偏偏被撞死,死后三天都闭不上眼。该市很多警察都知道她迫害法轮功非常卖力。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何雪健,公然强奸了两位与其母亲年纪相仿的法轮功女学员,在国际社会的干预下,被判刑八年。他现已患阴茎癌,其阴茎和睾丸全都被切除,曾三次自杀未遂,在监狱里生不如死的煎熬着。

    如今对于你来讲,无论是为了你的丈夫,还是为了你们的儿女,抑或是为了你自己,乃至为了你们的亲人和朋友的将来着想,你都应该站出来,劝其赶快收手吧!悬崖勒马,亡羊补牢尚为时不晚。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你们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关心你们的蒙阴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零年八月


    秦皇岛警察放走流氓,关押无辜女士

    秦皇岛父老乡亲们,您好!

    告诉您一个发生在您身边的真实案情。

    2010年6月25日凌晨2:40分左右,法轮功学员韩欣琳(女,36岁)步行上夜班途中,经过秦皇岛市交运里立交桥下时,突然从角落里窜出两个人。他们见韩欣琳独自一女子就心生歹意,上前就对其动手动脚要非礼(耍流氓)。韩欣琳坚决不从,边躲边跑,大喊救命。在厮打拉扯的过程中,流氓将韩欣琳手包抢了去,在翻包的过程中发现包内有法轮功物品,随即两流氓又以此威胁韩欣琳就范,否则就举报她。韩欣琳仍不从,两人见不能得逞,又怕韩欣琳告他们,索性来个恶人先告状——给110先打了电话。

    当巡警来到现场后,两流氓向警察暗示自己是绰号为“大征”的手下。巡警用眼神特别示意两流氓不要提这些。这时,韩欣琳也向警察讲自己如何遭到流氓非礼的经过,现场警察非但不听,随即却把两流氓放走,而把韩欣琳强行绑架到秦皇岛市建设大街派出所。

    到建设大街派出所后,办案警察沈永卓根本不听韩欣琳诉说案情经过,而一味逼问她是否是炼法轮功的。从凌晨3点到下午5点,警察对韩欣琳进行14个小时的审讯过程中韩滴水未进。期间,沈永卓等直接办案警察从韩欣琳处抢走家门钥匙,在没有任何搜查手续、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偷偷进入韩欣琳家中翻抢物品。

    几日后,家属知道了详情,就到建设大街派出所希望澄清事实。当家属问及建设大街派出所所长蒋卓“为什么对流氓不追究?为何非法抄家?”时,蒋卓蛮横的说“你们的话不能作为证据,如果再说就把你们拘留。”

    当家属去秦皇岛市法制处寻求帮助时,法制处处长却说:“应按《治安处罚法》处理”,但处罚太轻,这件事要特殊处理。

    现在韩欣琳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市开平劳教所遭受折磨。

    这就是发生在秦皇岛市的真实事情,也是“警匪一家”的真实写照。其实,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社会上的本份之人,时时事事都尽量按“真、善、忍”做人,他们应该受到人们的尊重。而现在社会上的卖淫嫖娼,强奸杀人才是有害于社会,有害于人民的,才应受到人民抵制,受到法律制裁的。而建设大街派出所相关人员却为一时的利益陷害无辜,你们心安吗?你们的所作所为和犯下的罪行都将被一一记录在案,以后能没个说法吗?

    以上就是建设大街派出所警察的办案行为——对受害人提出的重要案情非但不予取证还枉判受害人。他们才是在真正的犯罪: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包庇罪、渎职罪、非法入室抢劫罪等。相反,越来越多的正义律师依照中国的现行法律,在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洗冤。他们得出统一的结论:“修炼法轮功在中国是完全合法的”。因为所有中国法律条文没有一条明确规定“修炼法轮功是违法的”。相反,印证出,谁迫害法轮功谁就在犯罪!

    古话说的好:“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不论时日长短,不论天涯海角,当正义到来时,作恶的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希望作恶之人能幡然悔悟,弥补所造成的损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

    基于为受害者伸冤,基于让秦皇岛的父老乡亲及时了解真相,我们特曝光此案真相。让老百姓们心中有数、明辨是非,利用各种方式援助无辜之人也是在行“大善之举”、伸张正义之为。

    秦皇岛法轮功学员


    云南林业技术学院老师给领导的一封信

    文/周模芳

    各位领导:

    常言道:相遇是缘。正因为这个缘,多年来埋在心底的话想跟你们说一说,所以写了这封家书(我是把你们当作我的亲人,所以叫家书)。希望你们抽空看一看,珍惜我们这份缘吧。

    一、法轮大法好

    我是一个气功爱好者。社会上只要有一种新的功法出现,我都会去涉猎一番。一九九四年在一位老大姐的介绍演示下,我了解了法轮功,在那轻盈飘逸的动作吸引下,我跟着炼了起来。在叠扣小腹时,我的劳宫穴涌出了阵阵热流,我被这极强的气机荡漾着,走进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

    喝了二十多年烈性酒(一次能喝七到八公两)的酒瘾戒掉了;专抽阿诗玛牌香烟的瘾戒掉了,争强斗狠的脾气几乎没有了;从做一个好人开始,专心修炼法轮大法。最终由一个极重名、利、情的人变成了一个能时刻为他人着想的炼功者。

    随着修炼的深入,我发自心底的呼喊出了肺腑之声:“法轮大法好!”

    二、迫害开始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这个历史不会忘记的日子,江泽民在极度妒忌之心驱使下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诬陷迫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被公安“专车”请到了派出所,在没有任何证件出示和宣布下,我被劳教了一年。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清晨,昆明市官渡国保冯军带着一伙人冲进了我的家里,在被他们拍摄和抢劫了一通之后,请我随他们去证实一件事后承诺准时送我回来上班。就这样一去我就被丢进了官渡区看守所,之后又被转到西山区看守所,在看守所一共被非法关押了十一个月。

    三、如此检察官

    二零零三年四月份,对我实施庭审前一个星期,我在西山区看守所被关押的号子门打开了,只听狱警叫道:“周模芳接见!”出了号子门,看见两个穿制服的人在四合院草坪上招手:“到这里来!”草坪上摆了三个小凳子,我们都落座后,那俩人开口介绍了:“我俩是西山和官渡的检察官,来看看你。老先生你已经进来半年多了,我们想看看你的态度,想劝你改变一下观念,别一条道走到黑。你只要改变了观念,点头同意就行,我们不要你写什么三书,马上给你办取保候审回家!”我立马接话:“二位免谈!从你们的话中就看出中共的弹簧法律是儿戏,我点点头就可以免去牢狱之灾,摇摇头就会继续被迫害,你们法律的天平何在?公正何在?我做好人,按真、善、忍修炼何罪之有,一个真诚、善良、忍让的好人,你们要叫他转化到什么地方去?转到假、恶、斗上去吗?我修炼后烟不抽了,酒不喝了,不和人争斗了,一家人和睦了,这不就是社会所需要的吗?你们不是睁着眼好坏不分了吗?一定要将好人转变成坏人,请问你们良心何在?道德何存?”听我说完,两个检察官都沉默了,一点声音都没有。一分钟后,两位检察官说:“既然这样,那你就等着开庭吧!”随后我被带回了号子里。

    四、枉判五年

    五月一日刚过,我被送上了法庭。在开庭前三天律师接见了我,给我的名片上是这样写的:“云南省尚同律师事务所,吴汉林律师。”此律师是云南省法律援助中心为我指定的,接见时他问了我三个问题:“一、我翻看了你的卷宗,你是请的起律师的,为什么不请?”我回答道:“对法轮功的迫害现在是政府行为,你敢给我做辩护吗?”律师又问:“二,我翻了你的卷宗,按他们定的三百条政策,你这个是三至七年的罪,你有何看法?”我答:“我自己最清楚自己,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如果开庭的话,我会为我自己做辩护!”律师最后问:“我被指定当你的律师,你需要吗?”我答道:“律师为我辩护不被迫害的话,我愿意接受你的辩护,但是我是无罪的,什么减轻罪行的辩护我不需要。”

    到开庭的时候,律师为我辩护说:“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七条‘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讯问、质证,听取各方证人的证言并且经过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法庭查明证人有意作伪证或者隐匿罪证的时候,应当依法处理。’同时,取证人应是二人以上,但翻遍我当事人的卷宗,所有材料都是一个人取证的,据此,我的当事人罪名不能成立!”律师还没说完,审判长张兆龙迫不及待的发话了:“行了!照你的辩护,我们得当庭放人了?不予采纳!”律师望向我,两手一摊,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我安慰他说:“吴律师,你尽力了,中共特色的法庭就是这么的不讲理,无法可言!”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法庭上竟出现了这么儿戏的一幕,就这样,我被枉判了五年,投进了云南省第一监狱(这里是关押国际毒犯、死刑犯的监狱,全是各国的大毒枭、毒犯)。

    五、中共特色的监狱

    在省一监的五年劳改中,“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设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派人进来强制转化我三次,都被我严词拒绝。我不仅不放弃修炼,还通过讲真相,让被他们转化了的法轮功学员清醒过来,从新修炼,因此监狱“六一零”把我从普管二大队(那里非法关押着六、七个法轮功学员)调到严管十大队。此严管大队只有我一个法轮功学员。在严管大队我被迫害得头发白了一大半,血压上到二百以上,心脏病、脑血栓、全身浮肿等十多种病被迫害了出来。在这种情况下,监狱说:“你转化吧!转化就给你办保外就医,否则只能拖到刑满。”我坚决否定迫害,不走他们转化的路,坚持到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才回到了家中。回家后,我被单位告知已经被开除了工职。就这样,我的一切都被中共邪党剥夺了。

    六、必须立即停止还在继续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九日,原单位保卫处将我从省一监接回家以后,由各级“六一零”和国保、户籍所在派出所、单位保卫处约我谈话并告知,从现在起,到什么地方都要报告他们,更不能离开昆明。我说:“那不是从省一监小监狱出来进入大监狱了吗?”他们说:“没办法,这是上面的规定。”从此只要是所谓的敏感日我都被安排值班,尤其是奥运那把火烧到昆明来时,那几天我该是休息日都被安排做了值班。火烧来的那一天(我事后才知道)由单位纪委书记、“六一零”组长郝传松和我聊天两到三小时,那把火离开了昆明,郝书记才离我而去。

    在我准备回四川看望亲人的过程中,被强迫退了两次机票、一次火车票,最终仍未能如愿以偿。那两天有两辆标有公安字样的面包车和十来个穿便衣的人守在出校门的必经之地。我和老伴买菜都有人跟着。

    今年端午节,我一家到外地旅游,这本来是公民的自由,无可非议。就因为我和老伴是炼法轮功的,就惊动了省里七个部门,层层施压,致使单位领导也受到了无辜牵连,女儿也被单位几个部门找去谈话。

    你们知道吗?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一年来,从来没有任何一条可以依据的法律,所以中共和江泽民一伙对法轮功的迫害完全是非法的。事实证明,法轮功不仅没有被迫害倒,反而洪传到世界上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和地区。江泽民、罗干等迫害元凶已经在多国被以反人类罪、酷刑罪起诉。这是天意,人只有顺天意,才能躲劫难,才会有光明的未来,历史将再一次证明善恶有报是天理!

    周模芳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