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胜利油田洗脑班恶徒张成功的罪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东营胜利油田“六一零”成员、洗脑班头目之一张成功,多年来追随中共,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下不可饶恕的反人类罪行。

张成功其人

张成功,男,1963年10月出生,祖籍山东省蓬莱县。原工作单位胜利石油管理局教育学院(现称中国石油大学胜利学院)治安保卫管理中心,家住东营市胜中社区科苑小区14号楼502室。其妻邢连敏,原胜利石油管理局教育学院体育系。

教育学院洗脑班办于二零零零年,张成功、邢连敏夫妇任洗脑班头目,二零零四年该洗脑班移至胜利油田物资供应处,夫妇俩继续任头目,卖力残害法轮功学员。

张成功是原胜利油田教育学院保卫科长,一流氓好色之徒,在有妻有女的情况下,与另一年轻女子私通,与老婆邢连敏离婚,但张与该女结婚不久,又与邢来往。邢连敏为摆脱被张玩弄后的苦恼,曾学过法轮功,并受益于法轮功。中共迫害开始后,邢被自己的哥哥与张成功合谋送到八分场胜利医院精神迫害一个月,期间邢遭受了电击太阳穴等酷刑。二零零零年邢被“转化”,遂反过来助纣为虐,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

邢连敏“转化”后,又与张成功搞到一起,并合伙开起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夫妻黑店──教育学院洗脑班,地点设在中国石油大学胜利学院单身公寓一楼。二人迫害特别卖力,张成功反复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送洗脑班、派人非法监视、窃听电话。二零零四年十月,教育学院洗脑班已经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列为首批被追查的全国各省、市洗脑班。

二零零四年,教育学院洗脑班转移到胜利油田供应处物资总库招待所一楼,张成功、邢连敏夫妇继续当洗脑班头目,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

绑架、非法拘禁

胜利油田很多法轮功学员在工作单位、家里被强行绑架到洗脑班,或劳教期满者被关至洗脑班继续迫害,期间没有任何法律程序、逮捕过程完全违法;于洗脑班中长期监管控制、剥夺身体活动自由、剥夺家属探视权、强制思想灌输,威胁不“转化”就终生监禁。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八日早上,黄河钻井钻前公司职工家属吴素琼刚出家门,就被胜利油田“六一零”人员及钻前保卫科马卫民等八、九个人用毛巾捂住嘴、眼,强行绑架到楼下准备好的车上,径直劫持到供应处洗脑班。整个过程都是张成功在幕后指挥的。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日深夜约十一点左右,四五个男女便衣在东营市西四区魏秀荣家楼下,把魏秀荣使劲按到地上,两手反铐在背后,使魏的脖子、头部受到严重伤害。将其绑架到邪恶的供应处洗脑班,锁在一间小房内。魏秀荣被抓后不能正常吃饭,吃了就吐,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摧残性灌食迫害

对非法关押的坚定法轮功学员,供应处洗脑班非法施以摧残性灌食、连续不让睡觉、注射不明药物等,致使法轮功学员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八日被绑架到供应处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吴素琼,以绝食方式抗议“六一零”恶人对自己的迫害。从她绝食第二天起,恶人张成功指挥两男(郝某某、邱某某)一女(王某某),强行对她进行摧残性灌食:先把她捆住按倒在地,坐在腿上,压住胳膊,捏紧鼻子,用拇指和食指紧抠她的两腮,使劲地抠、压、挤,并用木棒撬她紧咬的牙齿,用装有流食的注射器伸进她嘴里乱戳。就这样一天两、三次的给她野蛮灌食。吴素琼的上下门牙各被撬掉一个,其它牙齿多有松动,两腮内也被戳烂,嘴、脸都肿了起来。在灌食期间,当吴素琼因被捏住鼻子而张口喘气时,恶徒趁机将水、粥一股脑倒进她嘴里,导致她因气管、食管被呛,被灌进嘴里的食物连同血、眼泪一同从嘴、鼻、眼中喷出。其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吴素琼为抗议野蛮灌食,挣扎着,头撞在地上,立刻起了大包。当时吴素琼血压低压120,高压190,嘴角不断的流血,显然是胃出血的症状。张成功等恶徒怕闹出人命承担责任,才停止灌食,并假惺惺地于六月八日(绝食第十二天)将吴素琼送到钻井医院“抢救”。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中午,胜北社区景安物业公司法轮功学员岳国民在家中被胜利油田滨北分局恶警董宁(国保大队长)伙同胜北社区景安物业公司经理杨洪金强行绑架到物资供应处洗脑班,岳国民绝食抗议,遭灌“盐水”迫害。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日,胜利油田孤岛社区职工梁玉在工作岗位,被孤岛社区党委直接指挥综合治理办强行劫持到供应处洗脑班。梁玉绝食绝水表示抗议,五天后送到集输医院输液迫害。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七日晚,胜利油田胜中社区河滨物业公司陈秋云(原动力机械厂职工)在东利小区被非法抓捕,被秘密关押在供应处洗脑班。不法人员整夜审问,不让陈秋云睡觉。从被关押至今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陈秋云绝食抗议迫害,身体被折磨得十分瘦弱。后来供应处又秘密安排大夫给陈秋云强行注射药物加重迫害,使其生命处于极度危险之中。洗脑班一直不让家人前去看望。

逼迫家人、“转化”者参与迫害

胜利油田洗脑班的楼道前后均安装了厚厚的铁门,有专人把守;关押法轮功学员的房子也安装了厚厚的铁窗、铁门;屋里三张床、一个桌子,没有什么活动空间;两个洗脑人员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不间断的对法轮功学员灌输歪理邪说。

利用“亲情”胁迫“转化”:骨肉、夫妻亲情被张成功等作为“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重要手段,洗脑班不仅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要求巨额罚款,使法轮功学员和家属承受莫大的精神压力,造成家庭破裂,又教唆家属下跪、离婚作为要挟,制造家属的仇视和不理解。以此作为“攻坚”的“缺口”,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例如胜利学院“六一零”恶徒在二零零五年初一次就绑架该学院三名法轮功学员,当时会计王汝风家里有一个上高中还不会做饭的女儿,张成功就利用这一点并以劳教恐吓、逼迫王汝风写三书。

胁迫家人参与绑架学员:二零零四年二月,刚被供应处洗脑班放回家的孔凡莲,仅隔几日,又被油田“六一零”、孔凡莲的所住单位油田汽修厂保卫科的人员、张成功、邢连敏夫妇骗去见面,遭绑架。后来孔凡莲被送往王村劳教所。令人痛心的是孔凡莲的儿子仇祝峰在“六一零”恶人的威逼、利诱、欺骗下,也参与了这场恶性绑架和迫害。

利用被洗脑的学员“转化”他人:洗脑班有计划的强迫被洗脑的学员昧着良心参与“转化”其他学员,这是洗脑手段中最残酷的一个环节,当他们清醒过来时,无限的痛悔使其对自己能否继续坚持信仰失去信心。

黄文强是胜利油田黄河钻井钻前公司普通工人,二零零零年底不法之徒通过买通手段将黄文强非法劳教。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后黄被所谓“保外就医”,而胜利油田“六一零”人员利用“保外就医”这一点,逼迫黄文强带路,把黄文强的妻子吴素琼从四川老家抓到王村劳教所洗脑迫害。黄文强被“转化”后还被逼迫充当胜利油田教育学院洗脑班的帮凶。

用“洗脑费”进行经济迫害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在胜利油田洗脑班通常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吃的饭都是从小窗递入,每天伙食也就是土豆白菜,甚至是馒头咸菜,冬天暖气根本不热,房间象冰窖一样。可是洗脑班却要按一天一百元钱的价格向被关在这的法轮功学员、家属及工作单位强行“收费”。

如胜利油田在职职工三个月的“洗脑费用”是一万元,买断人员、职工家属三个月洗脑勒索费用五千元。如果不违心写所谓“三书”还可能延长至六个月、甚至一年;也可能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直接非法劳教。据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金钱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中的双重作用》中披露,在法轮功学员被胜利油田几个洗脑班迫害的一百五十三个案例中,被敲诈勒索、非法收取“洗脑费”以及非法扣罚职工工资奖金的金额就高达一百零四万二千元。这还是按照每人五千元的“洗脑费”计算,是个最保守的数字。而洗脑班实际的非法敛财金额要远远大于这个数字。

到处教授犯罪经验

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五日,中共“六一零”办公室派十几个各地“六一零”人员及邪悟者在哈尔滨双城市邪党校开办洗脑“转化”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成功是其中之一。这伙恶人除在双城邪党校迫害法轮功学员外,又到大庆对各县市“六一零”人员进行培训讲课,传授其洗脑迫害的犯罪经验;然后在哈尔滨和平宾馆开会总结犯罪经验,中共“六一零”派一副主任坐镇。

期间,哈尔滨所属各县市区“六一零”歹徒们纷纷绑架、诱骗法轮功学员到双城邪党校和五常洗脑班,使更多的世人卷入这场罪恶的迫害中。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七至十九日,反邪教协会第四次年会在吉林长春市开,来自全国十四个邪恶之徒在大会上作报告。胜利油田的两个邪恶之徒──赵修成、张成功在会上分别作了两篇迫害报告,占报告人数的七分之一,显示胜利油田在迫害法轮功方面下了大气力,花了大本钱,也说明胜利油田迫害法轮功的程度是非常严重的。

张成功于二零零五年就被“追查国际”列为迫害打手立案追查。在此正告张成功:善恶必报是天理。无论什么人在什么情况下,所做的一切都将得到应有的报应。张成功办公室电话:0546-8554418;住宅电话0546-8819290。

恶人张成功
恶人张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