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

  • 与河北任丘同修切磋

  • 近期和黄石同修切磋整体中出现的问题

  • 与新疆大法弟子切磋近期邪恶的挣扎表现

  • 各地同修从黑窝回家消息

  • 与河北任丘同修切磋

    近一个月来,冀中公安局连续绑架了华北油田七名大法弟子到洗脑班進行迫害,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们救度世人,怎样解体邪恶的这种迫害,谈一点个人认识,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师父在《再精進》中告诫我们:“那么也就是说,在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上不能放松,而且要做的更好,救更多的人,因为那实在是太关键、实在是太重要。人类现在不相信这些事情,不久慢慢的人类就会明白了,一切都会逐渐的明朗化。在不久的将来,世人都会知道大法弟子在救人。在这件事情上,一定要做的更好,更加有力度,那么也就是牵扯到你们互相之间要配合好。如果你们不配合好的话,真的是会被邪恶钻空子,会受很大损失。在个人修炼上,或者是我们集体的救人项目上都会有损失。”

    现在任丘出现的这种情况,是不是与我们任丘地区没有形成强大的整体有关呢?有的同修看不上别的同修;有的人协调一些事情,有的同修就在下边说这说那;有的同修背地里经常说其他的同修的不足;有的人专门盯着协调人的不足,说三道四。本人也是这样,当协调人的做法不符合自己的观念了,就忿忿不平,说的还很不好听。我们作为修炼中的人,谁没有不足呢?关键是我们那时候,没有审视一下自己,自己还是一个修炼人吗?还是一个大法弟子吗?遇事不是去默默的圆容,回想起自己的一些不好的行为时,不就是那点人心吗?非要争个谁对谁错,他做事不在法上,自己在法上。完全没有从救度众生的大局去考虑,真的是不配为大法弟子了。

    写出来有和我一样的同修交流,放下自我,去配合协调同修。让我们救人的场更强大,救人更有力度,这样的场邪恶它敢来吗?来了不就把它解体了。面对同修被迫害,我们都想一想,自己有责任吗?自己把同修的事当成了自己的事了吗?

    二、发正念的力度不够。虽然我们也24小时接力发正念,有的同修当面就说,我坚持不了,还有的同修到现在也没有坚持。同修啊,难道同修被迫害你就无动于衷吗?同修被迫害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吗?希望我们学法小组交流一下发正念的体会。放下自己,心里装的是被迫害的同修,正念肯定会发好的,这也是自己的一个修炼提高的过程。让我们的强大正念之场,彻底解体落在任丘地区空间场的邪恶,旧势力的目地不是让我们消除这些宇宙中的垃圾吗?好,我们现在也正是发挥我们正念除恶的用武之地之时。不要把邪恶看的那么大,把自己看的那么小,我们有师,有宇宙大法,有我们修出来的功能,有正神的相助,怎么能做不到呢?怎么做不好呢?一定能做好的!

    三、不要把迫害当成人对人的迫害。也就是虽然有的警察做了这不好的事,他们是受蒙蔽的,不知道真相的。想想那些直接做恶的警察的后果,他们不更可怜吗?我们要用我们大法弟子的强大慈悲,去给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

    四、不要议论谁在洗脑班怎么怎么样了,我们就要: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同修,做的好的,要做的更好,回来的同修要放下包袱,学好法,投入救人中来。回来的同修需要我们理解,需要我们加持他们的正念。做到这一点就说明,邪恶做的一点用也没有。它想不让大法弟子修成,想把大法弟子拖下去,以达到阻止我们去救度众生。但它们无论怎样都是徒劳的,都是枉费心机。回来的同修能立即回到正法中来,也是在解体这种迫害形式。


    近期和黄石同修切磋整体中出现的问题

    一直想着写此文,因执著自己修炼状态不好,担心写出来的文章不在法上会起负面作用,因此顾虑重重,写到此,才发现原来自己写修炼切磋文章的心态并不是很纯净,多少有点求名心、显示心,现在意识到了,下决心修去它,以符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来写好以后的文章。

    近年来,在我们黄石大法弟子整体中出现了一些问题。这里无意批评、指责,只是就事论事,抛砖引玉,愿大家能从中得到警示,以便我们今后更好的走正修炼路,赶上师尊的正法進程。

    本文可能写的不够全面,择其紧要简单的说两句。

    一、关于资料点的问题

    在明慧网明确提出资料点应遍地开花的要求后,这里资料点的情况并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与其它做的好的地区的同修相比,已落在了后面。这里不是说不顾现有条件盲目的建点,那些家中本来就有电脑的同修是不是应该主动学些电脑知识,自己独立上明慧网,不但对自己的修炼大有裨益,而且可以减轻资料点同修的负担,于人于己都是好处多多。

    几个资料点同修都谈到了一个现状:近一年来,接转资料的同修都说只要周刊,不要或少要真相资料,其理由说要以讲为主,常人太难救了,辛辛苦苦冒着危险送的资料要么丢了,要么就撕了,还浪费资金。有相当一部份同修有一种有意无意的想法,反正我也给钱做资料了,救人的事我也参与了,只出钱做资料却不愿意发资料,就象网上同修说的,“一掷千金”并不能代替修炼。

    既然我们都知道做好三件事的重要性,那么做资料、发资料这么重要,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在实修中重视并认真实践做好呢?当然我不是说人人都要这样做,那些用手机讲真相、写真相信、面对面讲真相做的好的应该继续坚持做好(其实据我所知,采用这些方法救人的同修在发资料方面同样一直坚持着),那些讲真相开不了口的是不是应该先去发一段时间的真相资料呢,静下心多学法、多看看真相资料,一段时间后,正念足了,状态好了讲真相也是水到渠成的事了,我们不能因自己的种种人心而放慢救人的步伐。

    二、修口和手机安全问题

    这个问题可能每个同修都知道,可在实修中却多多少少有点麻木和懈怠。有同修这十年中遭受多次严重迫害,依然不把手机安全当回事,长期与别的同修手机对手机、手机对座机的对打,大家应该还记得前段时间本地同修因为座机被监控引起邪恶关注跟踪从而被抓吧?零七年资料点的被破坏、几位同修被抓被非法判刑无一例外都是表面的电话漏洞引起的,当然这也跟个别协调人在邪恶的压力下出卖相关同修有直接关系。这里不讲这个问题。希望每个黄石同修在与别的同修接触时,严格遵守明慧网上发表的《通讯安全手册》中的要求。

    修口,是师父法中规定的。可是我们有些同修就是不注意,谁谁会上网、谁谁会刻碟、谁谁会做资料、谁谁每星期拿多少资料都会不经意间泄漏给第三者,如此这般,很快就是满城风雨。在这点上,甚至个别协调人都把握不好,不能扩大范围的事情无意中就给弄的人人皆知。前两年在邪恶迫害严重的时期,可能大家都有安全意识,经过这两年在黄石大法弟子整体的努力下,恶劣环境得到了改善,应该说是件好事。我们更应该珍惜这环境,而没有任何理由松懈自满、在欢喜心和显示心的作用下泄漏同修所做的证实法的事。愿我们在做任何一件事时,都能先为大法考虑、为同修考虑、为众生更好的得救考虑。

    三、发正念的问题

    从迫害后,各地都开展了近距离发正念的项目,黄石也不例外。可是效果怎样呢?认真发正念的没几个,大部份更象常人那种拉家常、凑热闹、走过场、报到式的。所以才会发生多人近距离发正念时,三名同修被抓以至恶性抄家的事件。如果大家真的做到师父讲的“念力集中、强大,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正念》)邪恶还敢动大法弟子一个手指头吗?甚至在营救同修正邪大战的关键时刻,都有同修不但不能配合整体发好正念,自己不认真发正念清除邪恶,相反还到处找同修唠嗑,唠的无非是自己做的怎么好,显示自己。

    有少部份同修只发全球的四个整点的正念(甚至有人四个整点都没坚持做好),晚上7、8、9三个整点都坚持发正念的同修并不是很多。我本人有切身的体会,当我因故没能参与本地晚上三个整点发正念时,就觉得身心疲惫,空间场不纯净,心态也不够祥和,当然这只是本人现有的认识,仅供同修参考。说这个问题我的语气可能重了点,只是就事论事,决不是指责。

    四、协调的问题

    这是本人想重点谈的一个问题,望引起所有协调人的注意。协调人的作用,大家现在应该都有清醒的认识了。记得师父在《再认识》中讲:“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作为协调人更应该时刻谨记师父的这段讲法。可以说协调问题一直是黄石的老大难问题,诚如以前本地同修在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说的,九九年以前各片的辅导员就互相不服气,甚至对站长也是如此,总觉得不合自己的意,得按自己的意见办。迫害开始后,由于修炼证实法的需要,自发涌现了一批协调人。然而协调不好的根本情况没有得到改善,在现阶段有矛盾加大的趋势,故想多说几句。有个别协调人,在情况紧急时大伙没有通知他(她)而商量做出的决定(或者说证实法的方案),不是无条件执行,而是耍小性子以“没告诉我”为借口推诿甚至借故不上传下达,尤其在营救同修这一块表现的淋漓尽致。

    在明慧网公开发表了明慧编辑部《继续走好大道无形的路》这篇文章的情况下,还有少数协调人不顾其他协调同修的劝阻,一意孤行,集合很多同修在公众场合(某某公园),大声交谈、学法、炼功,据在场同修讲,当时就感觉附近有便衣偷听关注。

    希望所有组织张罗参与此次公园集会的相关同修都能看看《明慧周刊》第433期中的明慧编辑部《继续走好大道无形的路》这篇文章,静下心来,向内找找自己,以法为师,归正自己,不做与救人与师父交待的三件事无关的杂事,珍惜师父为救人为大法弟子修炼而延长来的宝贵时间。


    与新疆大法弟子切磋近期邪恶的挣扎表现

    文/新疆大法弟子

    近期听到一些新疆同修被陆续绑架至乌鲁木齐洗脑班的信息,我想和新疆大法弟子交流一下对此事的认识。

    之前我是从两位同修的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他们对我说的时候的神态都很沉重,我能感到他们心里承受的压力,从他们口里得知新疆乌鲁木齐市“610”组织所在辖区从7月15日起举办三批为期40天的邪恶洗脑班,目前已经有十几人被绑架了。我想借此机会和新疆同修切磋一下师父的讲法:“我早就说过,中共邪党什么也不做还好点,它们一干什么事就是丑事、就是败事。”(《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我认为这正是一个讲清真相,发正念除恶,让首恶现世现报的好机会,据悉在绑架刘红和吕志祥夫妻时,银川路办事处张姓书记(电话0991-4320857)与华联社区书记曹淑霞(电话13139676516)狼狈为奸,竟敢在上午11点的光天化日之下,公然绑架守法公民,平时想撕开他们伪善的面具,还找不到实例,这回邪恶都凑一起了折腾,正是给我们一个集体发正念清除邪恶,锁定首恶分子现世现报的好机会,既然邪恶找上门来让我们清除它们,那我们新疆全体大法弟子就都施展出能力来,让它们见识一下大法的威严与无边法力。

    另外据悉,有些弟子因为不配合邪恶绑架,而选择了离家出走,我个人的认识是,如果心很正的话,不必离家出走,我认为离家出走也是配合旧势力迫害的表现。我认为旧势力的迫害是造成大法弟子离家出走的元凶,我们必须从根本上否定它们的安排,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方式,这个道理就象写炼和不炼的道理一样,根本上这些它们恶徒不配让我们表态炼不炼,更不配让我们在被绑架和离家出走之间选择。我们必须全盘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新疆大法弟子们,我个人认为,目前发生的“610”办洗脑班的事情正是清除邪恶的好机会,也许正法接近尾声,连旧势力本身也想把这些邪恶烂鬼们聚集在一起等我们清除它们,别害怕别退缩,承担好我们每一个人对应的空间场的正法责任,彻底清除邪恶,别把邪恶的这点表现看重,我们是新宇宙的保卫者,邪恶只是旧势力自救表现的牺牲品,真正可怜的可悲的是它们。

    希望新疆全体大法弟子,重视起集体发正念,新疆的整体形势与我们每个人有关,我提议新疆大法弟子在每晚12点时发20分钟的正念,彻底清除自身承担的空间场和其它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尤其针对这次“610”办“转化班”的首恶们,用功能锁定其现世现报,这也是挽救这些行恶的人别再助纣为虐,对其背后的邪恶生命更是毫不客气的清除,既然它们敢找上门来,就让它们见识见识大法的威力。新疆大法弟子们,让我们在这次除恶中一起兑现各自史前的誓约吧!


    各地同修从黑窝回家消息

    黑龙江双城五家法轮功学员陈子文已于8月18日回到家中

    广东乐昌法轮功学员郑福祥七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劳教,因身体不合格,于八月十八日从省二所安全回家。

    四川省南充市法轮功学员胡周秀于2010年8月24上午已回家。

    重庆潼南法轮功学员邹宇已回家。

    湖南怀化鹤城区法轮功学员唐清英8月24日回家。

    陕西商洛市商州区张粉英已回家。

    山东昌邑法轮功学员徐爱芝已于2010年8月18日被家人从黑窝接出。

    湖北宜昌市法轮功学员祖学珍遭绑架,现已回家。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张德富、王玉贵从沙河子洗脑班回到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