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法轮功学员张立宏女士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张立宏,女,58岁,湖南省岳阳市巴陵石化公司退休医务人员。1997年喜得大法,在未得法前患有多种疾病。如:支气管扩张,每年要吐几次血,每次都要吐几天,有时还要住院。还有高血压、尿路感染、经常感冒。连铁椅子都不能坐,一坐就鼻塞了,就带发尿路感染或支气管扩张的毛病,上面咳下面痛,苦不堪言。再加上有时心情忧郁,遇事想不开,觉得生活太没意思,头脑中经常想死。

自从学了法轮大法以后,不到一个月时间,整个身心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性格开朗了,身体健康了,走路一身轻,对生活也恢复了信心,她从内心感谢大法,感谢师父!

1999年7月20日以后,张立宏想:是不是中央领导人对法轮功不了解?作为一个大法受益的生命,应该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她走上了进京上访的路。

1999年12月28日,张立宏和同修上京,在天安门被恶警绑架到岳阳公安驻京办。那里已关押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七、八个人挤在一个小房间,只有二个床,其他人睡地上。第二天坐火车回岳阳市,非法关押在收容所做奴工30天。驻京办的公安指使她单位驻京办的李斌交给她丈夫一张收据,勒索人民币2000元。

2000年12月,张立宏和二位同修上京,岳阳“610”和公安追她们的火车只相差半小时,七点左右她们去了天安门,广场有很多法轮功学员,也有很多便衣。有很多同修在打坐,同来的二位同修打出了横幅,张立宏使劲的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旁边有许多北方同修也在喊“法轮大法好!”一个便衣冲过来,抓住张立宏的后衣领,猛打她的头、背,并把她推到车上。一个恶警打她耳光,用脚踹,口里不停地骂,车子开到天安门派出所,那里已非法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他们在喊“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并展示横幅。

第二天,张立宏被送到了离北京300多里的平谷县某派出所,被一恶警狠狠地打耳光,用脚踢。不报姓名,不说地方的,被脱去衣服、鞋袜到外面冻(只留下内衣),然后拖进来再打,直到说出姓名、地址为止。因她们不说,第三天送往看守所。在这里她们都绝食,恶警野蛮灌食,连小孩子都不放过。有个十二岁的小同修也被灌食,小同修表现很坚定,连邪恶都被震慑了。

张立宏绝食了九天,每次灌食前都被男犯人抽耳光,用脚踢,经常挨那个高个子医生的耳光,灌食后皮管不给抽掉,要在院子里走半个小时,只有几天时间她被折磨得不象人样,当天晚上出现了生命危险,恶警怕她死在那里,晚上开车把她丢在外面就走了。她不停地咳嗽,不能说话,又老又瘦,回到家她丈夫都认不得她了。

2001年,离过年大约13天,张立宏的丈夫和儿子都要从外地回家过年了。这时江××向下施压,各省抓了不少法轮功弟子。岳阳抓了30多人。晚上九点多,岳阳南湖派出所二个所长(其中一个矮个子是所长,还一个姓胡是副所长),一个叫张立新女警,共6人,将张立宏绑架到看守所。她不去,喊“法轮大法好”。胡所长就拖她进去,并说:“你不要学法吗,到里面学去。”就这样,张立宏被非法关押。

中共无缘无故的把人抓来,不仅没有一个说法,连信息都不给。亲人四处在打听她的下落,南湖派出所的人也不告诉他们,最后托人到公安局打听才知道她被关押在看守所。那年张立宏家里的人过了一个凄惨的、担惊受怕的年。迫害十一年来,他们一家的年几乎都是这样度过的。

2001年2月8日,恶警把张立宏从监号中带出来,塞进一部车里。车里已经坐了3男2女共5人,这些人都是市法制办的,负责的叫宋主任。她说:“去哪?又耍什么阴谋?”有个恶警不怀好意地说:“带你去一个你最喜欢去的地方。”她说:“不要迫害法轮功。你们是执法单位,是懂法律的,抓好人是犯法,不要执法犯法。”车子开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才知道被他们非法劳教二年半。最后检查身体不合格,拒收,当天又被送回岳阳。

回来后,非法关押在刑警大队很臭的黑屋子里,一个星期后又非法关押到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天天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窒息邪恶”。恶警所长李某打完老年人后,心里还有点不舒服,因为他以前也是个老师。那黄教打了一个老人后,手疼了很长时间,后来就不打人了。向公安局反映,公安局的人威胁说要判她们的刑,她们还是照样天天喊口号。

后来她们悟到牢饭不能再吃了,快三个月了,开始绝食。恶警要男犯人灌食,用扳手将嘴撬开,往上抬,灌一次牙齿就拉松了,张立宏被灌得口腔内有好几块黑瘀块。有一次差点被灌死了,那个饼干都没完全化,堵在口里,鼻子被犯人捏着不松,手脚都被犯人抓着,她感到要窒息了。她现在一口牙齿都是松动的,掉了不少,东倒西歪的,连脸都变形了。

2003年6月29日,张立宏和二名学员到汨罗李家段发放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诬告,绑架到李家段派出所,一块500多元的表和100多元钱被恶警抡去。第二天汨罗610的来了,和派出所的周波一起刑讯逼供,她们不报姓名遭毒打,被打得吐血、屙血,下午送湘阴看守所,张立宏绝食反迫害18天,出现生命危险,被单位保释出来。

2003年11月25日晚上,汨罗国安大队长吴育新、杨定球,刑警大队长杨正秋三位恶人、巴陵公司保卫科长谭成、岳阳市楼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蒋超等人,从前凉台翻入张立宏家将她绑架。非法抄家。抄了几千元现金,一部4000多元的手机,还有装修房子的发票。张立宏的丈夫从外地赶回,要求给他一个说法,最后把一部份钱和发票拿回来了。张立宏又被绑架到湘阴看守所。她绝食28天,恶警把她拖出去打针,用绳子绑着,她不肯打,姓许的医生就用穿着皮鞋的脚踢她头上,头上都踢出了几个包,出现生命危险后送湘阴人民医院抢救。

被抓后的第六天(她们一直绝食),汨罗市“610”和看守所教导员胡建军对她们非法提审。几天后,汨罗县法院来了三名年轻女法官,汨罗市610也来了,还有检察院的。他们将法庭设在插着氧气、输着液、躺在病床上无法动弹的三位法轮功学员病房内,对她们非法审判。一位女法官毫无人性地说:“现在面对三个死尸开庭。”

谬翠被非法判刑六年;张立宏、章兰辉被非法判刑4年。她们向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中院开庭维持原判。

农历11月25日,离过年还有四天,她们被劫持到湖南女子监狱。在这人间地狱,首先第一步就是在转教队强制洗脑,强制转化。由两、三个犯人夹控:强制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和书籍;不让睡觉、在眼睛上抹风油精、花露水、用三根尼龙绳打结做成鞭子专抽眼睛;站军姿,坐小凳;打、骂、吊、铐,让你生不如死,度日如年。工作犯为了减刑不择手段的折磨法轮功学员,狱警为了提升、为了奖金不顾良知的威逼法轮功学员(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监狱、劳教所可以得到一万元的奖金)。

第二步强迫她们做奴工。不配合邪恶就加高任务,别的犯人做30斤,张立宏做55斤,冬天5点多起来经常到晚上2、3点才结束,不做完不准睡觉,剥蚕豆,水里都结了冰,用手捞蚕豆,粒粒都要在刀上切,手指尖经常切得流血,肿大流脓。恶警李玲每天安排张立宏很重的劳动量,做到晚上1-2点还做不完,经常挨恶警的骂和夹控的骂,不准出门,有段时间不准睡觉,罚站,坐的是牢中之牢,每天晚上逼迫她们洗脑,使张立宏身心受到很大摧残。

张立宏从监狱回家后辨不清方向,稍微走远一点就不知道回家的路,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迫害导致:迫害致生命垂危;
迫害类型:非法关押;绑架/劫持;毒打/殴打 ;手铐/脚镣 ;体罚 ;高强度超负荷劳动;加期(延期)/超期关押;长期不提供食物或者不提供充足食物;非法判刑;非法提审。


责任单位及恶人:
岳阳市公安局:蒋超
南湖派出所:胡所长、张立新
湘阴县看守所:胡建军
岳阳610办公室 宋主任
岳阳市看守所:李所长,黄教导员
湖南省女子监狱(长沙女子监狱):
汨罗刑警大队:杨正秋
汨罗市国安大队:杨定球,吴育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