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遇大法获新生,三尺讲台上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

一、幸遇大法获新生

我于一九九七年暑假有幸得遇法轮大法并开始修炼。修炼前,年纪轻轻的我在常人的名利情场中已是百病缠身。一遇热天晒,头就要疼,咽喉炎,肠胃消化不良,妇科病,经血长流不止,手生皮肤病,洗碗洗菜洗衣服要戴手套。左手腕关节一到天气变化就疼,还有香港脚。这些病,长期服药都不见效。丈夫一点也不关心我,冷眼相看,百般讥讽。那个时候,若不是不想让父母伤心,真想让车撞死算了。

寻医无门的我想从气功中寻找治疗方法,我当时的住处有法轮功学员义务传功,我抱着试一试的心买了一本《转法轮》,当时听一常人说,在众多的气功中,法轮功的场能量最强。我想:边炼功边吃药,那治病的效果一定很好。后来听功友介绍,炼这个功法可以不用吃药,祛病健身的效果同样很好,我听了不以为然,但不知怎的,看书后不久,我因太忙忘了熬药,而身体状况反而好转,等到熬药时,药锅又被烧糊了,一连两次,我想:是不是真的不用吃药了,我把药和锅一起都端掉了,一心一意炼起功来。身体终于一点一点的好转起来。任何东西都可以吃,不用戒吃了,手脚的皮肤病好了,月经正常了,头疼病也好了。这些,全靠慈悲的师父的帮我净化身体,虽然我只是一心一意炼功,观念转变并不快,但身体仍然一点一点的好起来。每过病业关时,血大块大块的往外排,当时,只有一念,“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凭着这一念,我闯过了许多关。个人修炼阶段,大法的无限殊胜深深的扎根在我的脑海中,我也度过了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两年。每天炼功,学法,日子过的充实而又有朝气,吃什么都香,做什么事情都乐呵呵的。

刚炼功不久,我那原本就因我的身体不好、性格不合而面临解体的短暂婚姻也解体了,其中,有我心性不到位的原因,更有前夫嫌弃我身体不好的原因在内。我被净身出户,多年的存款没了,共同建的房子也没我的份,我带了几件衣服和大法的书籍搬到单位的宿舍住,还背了为他和我姐贷的两万元钱的债务(每人各一万块钱),这些钱的利息是每月2%,当时我的工资每月不足六百块,身体又还没完全恢复,周围不解的眼光,若没修大法,不死也疯了,是大法使我平静而坚强的承受了下来,一直到现在,前夫都没来还当时的欠款,这些钱,在当时可买一套80多平方米的房子,六年前,我笑着把这协议还款的书撕掉了,我知道,一切皆有因缘关系,是大法让我坦然的面对这一切。

二、三尺讲台上我助师正法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而来,我一时呆住了,心里想:“大法好不好?我是不是被骗了?”我坐在花圃呆呆的坐了近一个钟头,法给我带来一切变化,自己那么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法轮大法是好的,我一定坚修到底。

我们同修从开始不敢来往,到晚上一起到沿江路切磋,到同修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同修们渐渐意识到要走出来,有的同修到北京证实法,而我这时还是怕心特重,对怎样证实法感到一片模糊。

通过学法我懂的:修炼人的一切都跟证实法有关,我利用当教师职业的方便,充份利用三尺讲台讲真相。现在的学生,学的是中共党文化那一套,学生学了这套歪理邪说之后,人变的冲动,不相信善恶有报,不孝敬父母,打架、抽烟、早恋等等,不知道传统文化的仁义礼智信,忠孝节义,一提起法轮大法,哄笑置之。刚开始,学生远远看见我,便取笑般的喊“法轮功”,听到学生喊这些话,我的心里又惊又气,冷静下来,用法衡量,我知道一切都不是偶然,我先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然后找到这些学生,与他们交谈,讲我炼功的原因,收获及法轮功的弘传情况,很多学生因此改变了对大法的认识态度,遇到我也热情的打招呼了。

讲台上,我以渗透式的方式,给学生一点一点的讲中华传统文化,结合课文,如教到孔子的文章,则顺便介绍道家。释教的一些相关的知识,讲到现代科学给环境及人类带来的极大伤害,再進一步讲现代实证科学和中国古代科学的不同,破除学生的无神论,认识现代科学的局限性,然后根据思想品德中对法轮功的毁谤为话题,举出科学技术(如电视,电影,原子弹)被不讲道德的人掌握,不仅可随意造谣,而且可挑起战争,因极具欺骗性,群众无力辨别和操纵,法轮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当局打压、毁谤的。通过讲真相,很多学生深刻认识到文革等运动的危害性及其根源,有一些学生明确表态,支持“真善忍”,反对血腥暴力,讲真相的过程是一个破除自身党文化的过程。从原先胆胆突突的讲,到理直气壮的讲,从片言只语到系统清晰的讲,在讲的过程中修去了部份顾虑心、怕心等。

其次,从生活中的小事引导学生认识什么事才符合“真善忍”的要求,在潜移默化中让学生认同“真善忍”的理,明白真相后的学生精神面貌好,学习成绩進步很快,与其他班的学生相比,成绩高一大截,上线率要高50%。

三、凡事向内找,重视发正念

修炼人只有无条件的向内找,才能提高心的容量,找出问题的症结,有力的破除旧势力的安排,重视发正念,时刻记住老师就在身边,就能开创稳定的修炼环境。

有一次,合班的老师在教室里摔杯子,大发雷霆,骂天下没有像你们这样乱的班,我听了真不是滋味。谁不希望自己的班被人说好,况且刚开学三个星期,学生行为思想还没定型,被你这么一骂真是又丢脸又难开展工作,况且学生只不过是在他布置作业时说小声话而已,何必这样大动肝火。心里难受归难受,还是要无条件向内找,一找,求名的心,想被人家说好的心,怕被说的心就出来了,我足足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剜心透骨的找自己,才使心平静下来,感到心的容量也扩大了。

通过发正念,(长时间发,整点发,有空就发)配合讲真相,周围的环境改善了,欠的债还清了,房子从一间到现在拥有两套房子。亲人也都很平安,经济状况大有好转,有的住上了大房子,这其中有他们明白真相带来的福报。特别是我大姐,按算命先生说她前年有大难,但她明白真相,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虽然生了一年的病,但最终逃过一劫,活了下来,且长的白白胖胖的;我妈今年生了一场病,她也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身体也十分健康,日子过的很开心。我们一家人沐浴着大法的洪恩,在大陆的血雨腥风中见证着法轮大法的慈悲。遗憾的是父亲和另一个姐姐现在还没退出中共组织,有待以后努力。

以上是我在十年正法修炼中的一点体悟,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差距还很大,这有待以后继续努力。无限感谢慈悲的师尊,是您,救了我,洗净我,使一个濒临绝境的人成为大法徒,“师父,谢谢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