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劝三退中修炼和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八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想把我做三退的经历和感悟写出来,与大家分享。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有常人工作,同时还得做协调工作,时间很紧,只好利用上班前、下班后去做三退。到双休日,就全身心的投入做三退当中。三退过程中有苦、有甜,也遇到过危险,有时还有一些不理解的人,讽刺我是精神病,甚至说一些更难听的话。但是一想到那些得救了的生命,心里就觉得很踏实。

开始做三退时,由于各种执著心,我一周只能退几个人。随着各种情况的出现,我的心性在一次次的磨炼中,也得到了升华,逐渐的放淡和去掉了各种执著心,而慈悲心也在不断的增强。这样从开始有顾虑、缩手缩脚、挑人讲,一点点修到可以面对更多众生去讲。从每天退十几个人,三十几个人,五十几人,到后来每天能退八十几人,一百多人。我悟到,做三退的过程,也是我的心性進一步提高的修炼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在这样的环境中,充份暴露出隐藏的执著心,一点点的修掉它,磨掉它。师父就会把更多的有缘人带到我面前。我们提高上来,也就有更多的众生得救了。

下面我说几个三退中的例子。

有一次,我遇到一个不会说话的人,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见到我,就象遇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上来握住我的手就不松开。我问他:“你有事吗?”他用手比划着,我一看他不会说话,心想这怎么讲真相。他急得一个劲的比划着。我问他能不能听见,他点头。我对他说:“我说对了,你就点头。”我问:“你上过学没有?”他点头。我问:“你戴过红领巾没有?”他点头。“那你拽我就是为了三退吧?”他点头,急得“啊啊啊”的。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给你起个名叫“平安”,把邪党少先队退了。他流露出激动的目光,紧紧握住我的手。这深深地打动着我的心,他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他明白的一面多么希望得救啊。他离去后,我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真的感觉到大法弟子的责任。

还有一次,我给一位教师讲真相,她认真的听。我告诉她,我炼法轮功十多年,没打一针,没吃一片药,身体非常健康;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的人在炼法轮功。中共恶党怎么迫害大法弟子,我怎么被非法劳教;我还告诉她预言,人类的劫难,三退的重要性,告诉她法轮功李洪志师父对每一个生命都那么珍惜。她听着听着,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大法弟子的真言,修炼人的慈悲,深深的打动了她,解开了她的心锁。最后她顺利三退。

有一次,我遇到一个人,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跟我说:“你就不怕我抓你吗?”我意识到可能他是警察,我继续讲到:“即使你是警察,我也要给你讲,无论你是干什么的,你也得得救啊。我师父讲过,即使是特务,也会救度的。”他说:“我真佩服你们法轮功。”我又问他是不是党员,劝他三退,他答应了。在谈话中我明白了他是安全局的。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没有危险,他也被救了。

我在三退过程中也遇到过危险,在师父慈悲的加持下,我都成功走脱了。

二零一零年八月的一天晚上,快七点钟了,我和一同修一起去讲真相。当退到一百多人时,我想再讲一些,凑够一百五十人多好啊,可能这一求数量和好大喜功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们遇到俩青年,我刚一开口讲,他们出手就给我一拳,原来他们是警察,非要打电话把我们送公安局去,怎么讲都不行。电话打通了,我一看不能拖延时间,就顺手使劲一推同修,把她推出二三米远,同修借此走脱。警察一看知道我的意思,就喊:抓住那个女的,别让她跑了。这时我死死抓住警察,又上来一个警察,把我摔倒在地上,让我松手,我就不松,争取给同修走脱的时间。不知把我摁在地上多长时间,警车来了,又来了四个警察,把我拽到车上,拉到派出所。我及时地归正自己不纯的念头,放下一切执著与怕心,并跟他们讲真相。警察不让我讲,并说我有前科,我说那不是前科,那是对我的迫害。他们一看我这么说,就不问我了。我就坐那发正念,发了半个小时左右,我就睡着了。晚上快十点钟了,警察让我去取笔录,还让我签字,我不配合他们,警察说:那你是拒绝签字了?我说对。他又说:那你拒绝签字,你回家吧。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闯出了派出所。

劝三退的路是坎坷的,但遇到坎坷不灰心,修炼人就要把“吃苦当成乐”(《洪吟》〈苦其心志〉)苦中有我们的乐,这乐就是收获和提高。当然讲得顺了,退得多了也不起欢喜心,真正扎扎实实修好自己。其实只要把“做三退”当作己任,摆正基点,在这个过程中修自己,就会越做越稳,越做越好,因为我们按师父要求的做,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路一定会越走越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