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相桃女遭受的种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省昆山市五十九岁妇女相桃女,坚持修炼使她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十一年来惨遭中共当局迫害。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平谷县看守所、江苏女子劳教所期间,相桃女受尽了各种酷刑虐待、人格侮辱和精神折磨。

相桃女,出生于1951年5月,退休前是昆山市张浦振苏砖瓦厂工人。因为身体不好,于1995年提前退休。1996年与丈夫刘六宝修炼法轮大法以后,相桃女多病的身体很快就奇迹般康复,身心健康。夫妻同时见证了法轮大法的无限神奇与美好。从那时起,夫妻双双踏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家庭生活也更加幸福。并把自己的家志愿提供给大家一起学法,交流心得体会。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从此黑云压顶,种种恐怖迫害接连降临到这个幸福的家庭。

一、上访遭迫害

1999年7月22日,相桃女夫妻两个与当地同修一道去南京省政府上访,想以自己修炼后的亲身经历告诉政府法轮大法的美好,却无人接待,反而被抓回来。第二天,7月23日早上,他们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平时炼功的地方,已经见不到昔日一道炼功的同修,却看到朝阳派出所的副所长钱勇明带着一群警察守候在那里。

随后,恶警们便上门抄家,不出示任何证件,就象一群土匪扫荡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凡是他们认为是与炼功法轮功有关的东西都抢走,居然连打坐的垫子也不放过。

1999年10月的一天,朝阳派出所的副所长钱勇明带着四五个恶警再次上门骚扰、抄家。同样是没有任何证件,就把刘六宝绑架到派出所折磨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又用同样手段把相桃女绑架到派出所折磨了一天;分别对他们夫妻侮辱谩骂、威胁恐吓不允许他们再修炼法轮功。1999年10月到12月期间,几乎是家无宁日,钱勇明多次带着恶警上门骚扰、抄家,有一次恶警把家里的门也踢坏了。并多次将相桃女、刘六宝绑架到派出所。

2000年6月20日,相桃女与当地同修陈秀芬(2003年6月已被迫害含冤离世)等七八个人一道去北京,准备向政府讲述法轮功真相。可是,恶党早就堵死了法轮功学员所有的上访路,大家只好走向天安门广场拉横幅。上午九点半左右,当“真善忍”的横幅刚刚高高举起,“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的口号响彻天安门广场上空的时候,巡逻的恶警便衣们一拥而上,抢走了横幅,对他们一顿拳打脚踢、扇耳光的暴力殴打之后,把昆山这一批法轮功学员全部塞进警车,关进天安门广场派出所。

当时,由于从天安门广场上抓来的法轮功学员太多,派出所里已经人满为患,实在关不下了。下午两点多,相桃女又被塞进了警车,一路开了两三个小时,转送到北京市平谷县看守所继续关押。

二、北京平谷县看守所的残忍

到达平谷县看守所的当天晚上,所有被非法抓来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刑讯逼供。人已经是饿了一天了,也不给饭吃。有的人还戴着手铐脚镣就惨遭毒打,行凶者全部是下狠手,把人往死里打的,恶警用银针狠狠地扎脚踝,打人象打沙袋一样,把法轮功学员们打得从脚踝到大腿到头脸,全身处处是伤。在平谷看守所里男法轮功学员被打得更厉害。不时就会有阵阵惨叫声传来,让人不寒而栗。十年过去了,相桃女以及其他亲身经历者,想起在平谷县看守所经历的恐怖情景至今无法使人淡忘。恶警们打累了的时候,就指使关押的刑事犯继续毒打。

有一个穿黑衣黑裤的大个子男刑事犯,满身的酒气,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恶狠狠的打了相桃女一个重重的耳光之后,抓住相桃女的头发向后拉,对准相桃女仰起的脸上就开始吐,把肚子里带着酒气的污秽物呕吐在相桃女的脸上。

毒打、侮辱、用及其恶毒下流的语言谩骂之后还要“罚站”,逼着双手高高举起,只能用一只脚独立的站着。恶警就在边上看着,如果站不稳,另一只脚落地了,马上就会遭到恶警狠狠的一脚,踢到膝关节上,疼痛难忍。一直要折腾到逼着你讲出是从哪里来的为止。那天晚上一直折腾到后半夜2-3点钟才放相桃女回牢房。回到牢房里看见其他人也个个都是伤痕累累。

第二天拉出去继续折磨。相桃女被戴着手铐脚镣毒打,人被打倒之后,头重重的砸在地上,几乎昏死过去。因为不肯屈服于恶警的刑讯逼供,有一次被铐上了背铐(也被称为扁担铐。就是一只手从肩上向后,与另一只手从背后铐起来),戴着脚镣在看守所的院子里绕场两圈示众羞辱。由于手铐脚镣都铐得紧,绕场走了两圈铐子已经磨破了皮肤,深深的勒到肉里,血肉模糊。

送到牢房里的饭,里面也被掺入很多粗粒的沙子,还有一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垃圾,看了难受,实在没办法吃下去。为了抗议这种非人的折磨,相桃女绝食五天抗议。绝食期间惨遭野蛮灌食,被人按住手脚,用粗管子灌食,因为被捏着鼻子,无法正常呼吸,险些灌入气管而出现生命危险。

三、勒索、劳教迫害

相桃女等人从北京被劫持回昆山,在火车上也被昆山的恶警们铐着手铐的。回昆山以后就被关进昆山看守所一个月。接下来当地“610”的黑头目管祖兴及手下“610”的恶警,和政保科黑头目李冬林及手下政保科(现在的国保大队)的恶警们继续迫害。

从北京回来后不久的一天,“610”和政保科的恶警们背着相桃女夫妻俩,到相桃女工作的单位张浦振苏砖瓦厂,骗走了一千多元钱,也没有留下收据,说是警察到北京抓人的飞机票等全部费用都要相桃女本人承担,要求单位把钱先交出来,然后每个月从相桃女的工资中扣除。单位的领导从来也没有听说过,世界上居然还有警方抓人却要当事人自己出钱的事!在威胁恐吓中,单位领导无奈,也只好把这笔钱交出来。

相桃女从昆山看守所回家还不到两个月,又遭绑架,时间是2000年9月18日下午,朝阳派出所的副所长钱勇明将相桃女骗到派出所之后,市公安局“610”的恶警孙明便把早已准备好的劳教一年的通知书拿出来了。

随后相桃女被劫持到江苏省句容女子劳教所。在狱中,相桃女拒绝转化,又被加刑三个月,到2001年11月18号才释放回家,期间女儿结婚也无法参加女儿的婚礼。从劳教回来以后,相桃女还曾两次被送到洗脑班迫害,一次是在昆山当地,一次是在苏州市上方山洗脑班。

四、劳教所令人难以想象的邪恶

被非法关押在句容女子劳教所期间,相桃女受尽了各种酷刑虐待、人格侮辱和精神折磨,劳教所邪恶下流程度都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被逼着强迫观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片,不让睡觉连续不断的进行长时间洗脑。被逼着写与大法决裂的文字、要求写出什么不再修炼的“声明”等等。当时有专门从北京来的人做“转化”,用花言巧语的歪理邪说蒙骗、误导人转化,要每个人签名。当相桃女等22名法轮功学员明白过来这是不对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同时郑重声明签字的事情作废。2000年12月4日这天22人宣布集体绝食,抗议洗脑迫害。拒不配合监狱对付法轮功的一切恶行:拒绝穿囚衣、拒绝挂给犯人编号的牌子,拒绝继续洗脑、拒绝每天长达十几小时奴工苦役、…………。

酷刑虐待随之而来。恶警首先把这22名声明转化作废的法轮功学员分开,分别进行惨无人道的刑讯逼供。

当相桃女把囚衣脱下、牌子摘掉扔到窗外时,4-5个人一拥而上,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把人打翻在地,双臂扭到背后继续打。抓住相桃女的手,就把手指拼命地向上扳,有几根手指头险些被折断,疼痛难忍。那天从早上七点开始一直打到夜里10点多,主要是恶警吴干事(连云港人)指使普犯打,谁打得狠就会得到劳教所的信任、表扬和减刑。为了讨好劳教所的恶警能够获得减刑,这些人便兽性大发,个个出手无比凶狠,把相桃女打得浑身是伤,肺部疼痛了一个多星期,因呼吸困难,夜里全身疼痛得无力翻身,无法入眠。劳教所里对法轮功学员不停的变着花样殴打、用极其下流的语言谩骂侮辱。折磨人的手段花样繁多,其惨烈和下流程度一般人无法想象。

这次绝食前后达50多天,在接近两个月的时间里,相桃女等22人被粗暴地强行灌食一个多星期,凡是不配合的,都被更加粗暴的灌食。弄得嘴巴,鼻子鲜血直流。险些灌入气管窒息,几次差点出现生命危险。最后,相桃女等四人坚持抵制迫害,维护着自己圣洁的信仰。

有一天,5-6个人恶人把相桃女拖到厕所里,按住相桃女的手脚,用一根棍子伸到厕所里挖出来一堆粪便,就要往相桃女嘴里塞。相桃女拼命挣扎反抗。恶徒们找来一张纸,把师父的名字写在纸上,就开始强行扒掉相桃女的裤子,企图把写有师父名字的纸塞进裤裆里。于是相桃女更加拼命的反抗挣扎,决不让恶人得逞。接下来就是一阵更加凶狠的毒打,把相桃女打的全身上下伤痕累累,人也变了模样。据同修回忆,酷刑折磨后被送回牢房时候的惨景,同监室的人吓得都不敢看。

相桃女等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里面受酷刑折磨,已经集体绝食抗议50多天的消息被上网曝光以后,昆山610和国保居然把上网曝光揭露恶党罪行的法轮功学员劳教了两年!也送到了句容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

还有,在大夏天太阳最毒的时候,相桃女等法轮功学员被拉出去曝晒。还要在太阳底下走正步,练操、跑步。真是恨不得一直到把人折磨到中暑昏倒才开心。特别是大冬天最冷的时候把人拉出去,放在大风口的地方罚站,吹着西北风受冻。这也是劳教所最喜欢使用的手段。相桃女在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经常是不允许睡觉的,白天黑夜的连续罚站,两条腿一直是浮肿的,肿得连鞋子都穿不进去了。还有,就是一天到晚“罚坐”,罚坐在一个很小的小凳子上不许动。一直要坐到屁股疼痛得连碰也不能碰的程度。还有就是长时间“罚蹲”,蹲得相桃女双腿发麻,头昏眼花。特别是在绝食期间,人没有力气的时候,被强行拉出去跑步。这些都是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普遍使用的手段。

五、丈夫刘六宝遭受的迫害

相桃女的丈夫刘六宝,1949年11月17日出生。退休前与妻子同在一个单位工作,也是张浦振苏砖瓦厂的工人。刘六宝曾经是一名武术爱好者,年轻的时候,曾经在江苏省武术比赛中,获得过很好的成绩。据说是一个在业余组的散打比赛中取得过名次的人。熟悉刘六宝的人,都知道他在修炼法轮功之后脾气性格变得越来越好了,完全没有了以前遇到冒犯,就想要动武比个高低的心了。家庭生活也更加幸福,大家都知道他是个特别疼爱妻子的好丈夫、女儿的好爸爸。

当朝阳派出所的副所长钱勇明带着一群恶警,第一次上门抄家的时候,刘六宝就平静地告诉他们:“我可以做你们的教练了,要动武,你们几个也不是对手。法轮功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功法,你们不能这样不计后果的疯狂迫害好人。”面对邪恶无比的恶警多次上门骚扰行恶,以及爱妻相桃女遭暴力殴打的惨况,刘六宝从来没有与行凶者动手,也没有要报复这些恶人的念头,这就是一个过去的习武之人修炼法轮功以后的境界。

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遭遇到当地“610”和国保疯狂的迫害,多次上门骚扰,多次被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1999年12月份接近年底的一天,天气很冷,下着大雪气温骤降,刘六宝被绑架到朝阳派出所罚坐冷板凳,被冻了一天一夜。在2000年相桃女被劳教迫害期间,610和国保的恶警责令单位里派人上门来,长期在家里看着刘六宝。

十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迫害还在继续。凡是中共认为“敏感”的日子,他们夫妻两人还是被610和国保、朝阳派出所、长江派出所的人上门骚扰、跟踪监控。

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罪行罄竹难书,尺幅之间十多年的恶行多得难以一一写清。在昆山市,相桃女是法轮功女学员中遭受酷刑迫害最多、也是最惨烈的一个。还有哪些受迫害情况没有曝光出来,以及行凶者的真实姓名等情况、仍然需要知情者继续补充。


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单位和部份责任人名单:
昆山市“610”办公室
管祖兴(原“610”的黑头目,主要凶手)、恶警孙明、沈平、
陶小玉(现“610”的黑头目)、
昆山市国保大队(原来的政保科)
原大队长:李冬林(主要凶手)
现大队长:冯益
现副大队长:俞惠兴(李冬林手下的主要打手)。
国保大队部份成员:沈平、孙明、熊继继、庄鸣华、王晓、俞新民、朱阿四、杨林荣、陆益华、王焱、张云南、徐颐。
昆山市朝阳派出所
副所长:钱勇明(主要凶手)等其他参与迫害的恶警
昆山市长江派出所
昆山市看守所
负责女监房的姓赵的年轻女恶警(张×霞)
昆山市公安局
昆山市政法委
昆山市洗脑班
苏州市上方山洗脑班
昆山市朝阳街道
昆山市朝阳社区、居委会参与迫害的恶人
江苏省句容女子劳教所
所长:牛忠萍
副所长:许平、韩晓喜
教导员: 张蕾
三大队大队长:蒋冬梅
洪鹰、周英(因迫害法轮功积极被提升为队长)
指使刑事犯打人的吴干事(连云港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