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8/29/10)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

  •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恶警录

  • 内蒙古兴安盟科右中旗恶警黄智全

  • 辽宁省凌源市佛爷洞派出所恶警恶行

  • 湖北沙洋劳教所的罪恶

  •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恶警录

    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历史上是中共邪党关押国民党人员的劳改队,沿袭积累了丰富的整人经验,自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后,范家台监狱有许多警察在610旨意下,直接或间接迫害过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廖元华遭受过的酷刑迫害就发生在这里。2002年范家台监狱成立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专门监区-四监区,至今有八个多年头,在这个黑窝内,采取邪恶的“包夹”制度,利用犯人监管法轮功学员,明着违反监狱法,黑白颠倒的事情成为正常。

    范家台监狱这些年来一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恶警有:

    1、肖天波:从2002年起一直担任四监区主要头目,对在此期间发生的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事件负主要和直接责任,由于他一直卖力执行610迫害政策,恶报累及家人,其母亲于06年新年期间自缢身亡,恶党为了让其死心塌地,给了他许多称谓如“沙洋十大优秀警察”等,殊不知是恶党叫其一条黑路走到底。

    2、熊祖勇:四监区教导员。其人地方院校政教系毕业,头脑中装满邪党文化思维,为人比较阴险,一直想从迫害法轮功学员上捞政治资本,作为往上爬的跳板,明文提出所谓的“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3、王雄杰:副教导员。为人兼具伪善阴狡和凶残两面性,因私收犯人贿赂而被排挤到四监区,在这里其卑劣习性得到发挥,成为肖天波心腹,主要从事洗脑迫害,曾亲自对法轮功学员刘清水、熊继伟、杨云华施暴过。

    4、沈建军:肖天波主要助手之一。2007年2月前后,琴断口监狱一批法轮功学员被转押到范家台监狱后,成立一分监区,期间经常发生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沈建军任分监区长。

    5、刘沐阳:范家台监狱分管四监区主要头目,现是政委,幕后接受610指示。

    范家台监狱长冯卫国,曾经仕途顺利,自从担任范家台黑窝第一负责人后就再也没升迁了。

    肖天波电话:13972881228
    刘沐阳电话:0724-8570006
    冯卫国电话:0724-8570010


    内蒙古兴安盟科右中旗恶警黄智全

    黄智全,男,30岁左右,蒙古族,身高一米七左右,中等身材,现任科右中旗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兼610副头目。

    黄智全从2006年调入国保大队后,迫害本地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刘桂梅、刘贵莲被非法判刑,吕凤明被非法劳教,敖永杰被非法通缉,他被迫流离失所,在四平被绑架、判重刑7年,现在吉林监狱遭迫害。刘桂梅女儿敖雪(未修炼法轮功)被黄非法拘留,取保候审一年。吕凤杰被勒索一万元现金。

    黄智全带领部下非法私闯民宅,到刘桂梅家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长期派人跟踪监控刘桂梅及女儿的行踪。

    黄智全在这五年中,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急功近利,助共为虐,给当地的父老乡亲得救设置重大的障碍,使众多的百姓因恐惧黄等恶警的迫害,不敢接受大法救人真相,失去被救度的机缘。

    曝光此恶警的恶行,也在正告那些仍然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们: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立即停止迫害,给自己留条活路。

    邮政编码:029400
    黄智全手机:13948294000


    辽宁省凌源市佛爷洞派出所恶警恶行

    自2010年6月以来,辽宁省凌源市佛爷洞新上任的所长刘景奎及指导员刘建军等,出动警察对本乡遵纪守法、信仰法轮功的公民非法抓捕、关押,敲诈勒索。以下为部份案例。

    7月1日,刘景奎、赵润江、刘建军等非法闯入曹家沟法轮功学员高桂霞家,抢走大师像、法轮图等物品,将高桂霞骗走送到凌源市拘留所拘留,之后又转送辽宁马三家女子监狱。(因保外就医现已回家)。

    7月2日上午,派出所刘景奎为首的几名警察、闯入曹家沟法轮功学员时翠娥家,当时大门闩着,恶警跳墙进院,非法闯入民宅,将时翠娥戴上手铐;口骂污言、拽着时翠娥头发推上警车。到乡派出所后,经多人劝说,勒索时翠娥3000元钱放回家。恶警抢走师父法像、法轮图等。

    8月16日上午,刘景奎、高秀春等人非法闯入王杖子法轮功学员柴羽春家中,抢走大法书,刘景奎恶狠狠的揪着柴羽春的头发,戴上手铐,拽上警车,送往凌源市拘留所迫害。

    8月20日晚上11点多钟,刘景奎等人又一次闯入陈杖子法轮功学员王小华家中,非法绑架了王小华,抢走2600元钱,及大法光盘和书等。王小华的丈夫出外打工,家中只有她一人。王小华被他们送往凌源拘留所。

    恶警利用职权扰乱社会秩序,触犯了刑法251条,刑法299条敲诈勒索罪,243条诬告陷害罪,以及国家工作人员执法犯法滥用职权罪,渎职罪等。如不悔改,必遭法律制裁。善恶有报。目前不明真相、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之徒;屡屡遭报,不但害了自己也祸及子孙,你们要赶快悬崖勒马,赎回罪过,不要一意孤行迫害好人。为自己留一条生路。


    湖北沙洋劳教所的罪恶

    湖北沙洋劳教所除了执行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恐怖灭绝政策之外,还将其自身半个多世纪以来积累的大量整人的邪恶经验和极端残忍手段,也全都运用在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教育转化过程之中。因而与全国迫害法轮功最邪恶的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齐名,成为全国“教育转化”的一面邪恶旗帜,俗称“北有魔窟马三家,南有黑窝沙洋所”。

    为了强迫“转化”法轮功学员,沙洋劳教所一方面通过绩效考核、晋职、奖金等各种名利的诱惑,迫使劳教警察为了眼前的利益拼命出卖自己的良知;另一方面又通过立功、减期等方式,纵容、唆使那些本来就满身恶习,丧失人性的吸毒犯作为“包夹”,更加有恃无恐,胆大妄为地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无所不用其极。因此,有人将他们比作为一群“披着人皮的豺狼”。

    例如:一名武汉学员刚进“谈话室”就被邪恶的“包夹”将四肢分开捆绑在相对的两排床上,整个人横躺在监号走道中间不能动弹,另一个吸毒犯便用肮脏的牙刷刷该女学员的下身,致使其生殖器感染发炎;一位刚刚被非法抓来的五、六十岁的老太太,被恶警指使吸毒犯踢伤下身,整个下身肿的象个篮球,不能行走,不能站立,大小便困难,卧床近半个多月;一位十八、九岁小姑娘的双手、双腿被毒打变形;一位二十来岁的十堰女学员被恶人扒光衣服铐在死人床上几日几夜,致使其精神失常……

    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在经过上述所谓“入所教育”之后,接下来就是被逼写所谓的“保证书”,不签字的就惨遭毒打、电击,即使是被电昏死过去,也要拖去按手印。一旦与邪恶签了所谓的“保证书”,如果声明作废,就会遭到更加严厉的迫害。有不少坚定的女法轮功学员因不肯放弃修炼,反复多次遭受恶警的摧残和蹂躏,往往持续折磨长达六小时以上,甚至十多个小时,常常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沙洋劳教所使用高强度、超负荷的奴工和苦役,无偿的榨取法轮功学员的血汗。劳教所为了增加奴工劳力,以便进行无偿榨取,和各地公安部门都有挂钩。每当地方公安送来一个劳教人员,劳教所都要设置丰盛的酒宴款待地方上的恶警。恶警时常当着学员的面直言不讳的说:“我们这里最需要劳动力,年轻体壮的人最受欢迎。”各地邪恶“六一零”为了完成所谓的“转化率”,以便向上邀功请赏,每年都对法轮功学员下达劳教指标,往往指使各地国保大队和派出所任意绑架法轮功学员,不经任何司法程序,强行送往劳教。

    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干的是奴役活,吃的却是“猪狗食”,上级拨给劳教所的食油(本来就不多)被卖掉私分,很多劳教人员因此嘴角生疮。到了农忙季节,每天被迫干十四个小时以上超体力的农活,有时甚至高达二十二个小时以上,而吃饭最多却只给五分钟的时间,大多数学员都有过尿在裤子里的屈辱经历。

    劳教所除了对法轮功学员实行超强度、超负荷的奴役之外,还想尽各种办法对学员进行经济剥夺。如高价出售日用品、饭菜;对外设置高价“亲情餐”、“亲情包房”;每日只供应半杯开水,有时索性没有;就连洗漱、上厕所都限制时间和次数;对完不成奴役任务的学员则通知家人寄钱缴纳罚款,或从学员帐户中强行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