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新经文《再精進》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反复学习师父新经文《再精進》,深感正法形势又進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形势喜人更逼人,师父在盼着弟子们赶快跟上来,我们必须精進精進再精進,兑现自己的誓约,完成自己的使命,给师父交上一份完满的答卷。

学习新经文,反省自己,我最深刻的体会有以下几点:

一、不能用人心去理解法

师父讲了项目负责人不能撤换的法,我感慨颇深。我们一般学法总爱按照人的观念和习惯“思考”: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有的同修还爱抠字眼,对师父讲法中的词句,進行这么理解、那么理解,大家还都觉的他法学的好,当事人也认为自己对法理理解的深。

学了新经文,同修问我有什么体会,我说我最明显的体会之一就是:不能用人心去理解法,人心理解不了大法。

为什么这么说呢?师父这次讲了项目负责人不能撤换的原因,师父要不讲我们谁能想到呢?即便是一个在常人中绝顶聪明的人,打开他作为常人的所有的智慧,也绝对想不到撤换一个项目负责人竟然会牵扯到宇宙中那么大的因素。我深深感到:法的内涵真是太高太深了!他绝对不是人心能够理解的了的。

只有放下一切人心,不带任何人的观念去学法,才能在法背后的佛道神的点悟下明白自己所在层次应该知道的法理。这个道理,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讲到过,我也知道这个理,可是也只是表面的知道,并没有象今天这样在心里真正明白了,真正深切的感受到了。我们不能再象以前那样去用人心思考大法了,那样很容易邪悟,要放下一切人心去学法,溶于法中,才能正悟到法的内涵,真正提高上来。

二、做大法的事,要知难而進,绝不能半途而废

师父关于项目负责人不能撤换的法,虽然是针对大陆以外的国际大法弟子讲的,可是法理是贯通的。学了之后,我就在想:我们大陆大法弟子所做的大大小小的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也不能半途而废,或遇难而退。很长时期以来,一遇到邪党“严打”或什么敏感时期,我们这里就会有人说:最近形势紧张,发真相资料的事暂停一停等等之类的话,造成了很大的漏洞,于是邪恶就钻空子,时不时的就放出一阵风来,最近形势又紧张了;或者公安又新调来了一个邪恶头子,新官上任三把火;或者最近“严打”,满街都是便衣,等等。其实邪恶搞形势紧张,就是冲着我们的人心来的。所以所谓的“形势紧张”之时,虽然正是邪恶猖狂之时,但也正是我们大法弟子可以将其正用,用来集中消除邪恶、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好时机,我们应该更加理智的去做的更好,而不是停下证实法的脚步给邪恶让出一条路,等邪恶过去之后我们再做。邪恶一猖狂,我们就停步,那不等于被邪恶镇住了吗?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给了我们宇宙间最伟大的荣耀,到处找邪恶、灭邪恶还来不及呢,怎么能给邪恶让路呢?

三、从内心深处坚定的信师信法,义无反顾的把师父叫做的事做到底、做好。

师父叫做的事我们就去做,这一点大家都很明确;而师父叫做的事就一定能做成,一定能行得通,这一点,我觉的我们似乎都不大明确。怕心、顾虑心,遇事向外求不向内找等等,都是不信师信法的表现。(怕心等人心的表现,和理智的智慧的救人,本质上是不同的。)

就包括找回昔日同修、不落下一个弟子这样的安全系数很大的事情,也同样存在是靠人的力量还是靠法的力量这样的问题。大陆有不少昔日的小弟子,因为父母被绑架、被抄家、本人被施压以及其它原因脱离了法,迷在常人中了。我家的小弟子也是这样。在叫醒他的过程中,我由希望他能成神,跟师父回家,到希望他能做个新世纪的人,不被淘汰掉。最后却想,就跟别人一样对待,实在不行淘汰就淘汰吧。我在邪恶的干扰破坏面前节节败退。

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后我就在想:这不等于半途而废了吗?自己没做到,那是自己儿女情太重,自觉不自觉的总是用自己人的观念想一些常人的办法,用常人的方式比如奖励、惩罚,或用人情劝导等等办法,而不是靠大法,用正念来解决问题。邪恶时刻都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就在我们的人心处下手,企图干扰我们,進而毁掉小同修,而我们自己却在不自觉的用人心向邪恶让步。离开了大法,离开了师父给我们开通的大路,自然解决不了问题。

一点浅悟,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