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法轮大法必受益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这里,我把当年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几个因善待大法而受益的事例写下来,与大家分享。

事例一

二零零三年,我因向世人讲真相被恶人绑架。记得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被绑架到离家一百多公里的B市看守所。当时有一个叫珍珍的大姐很热情地把我招呼到她的身边,并告诉我:“这里的牢头很坏,专门欺负新来的,你到我这里吧。”我那时什么也不懂,都是她帮我打饭、做卫生。后来知道珍姐是在这里呆的时间最长的一个,她是因经济纠纷案而进来的。她说在我来之前她曾结识了七位法轮功学员,她说她喜欢和法轮功学员在一起。

那时,我们除了应付奴役劳动外(看守所非法榨取我们的劳动力),我每天教她识字、写字。她是个文盲,但她很勤奋,我背大法《论语》、《洪吟》时,她也跟着读,到最后还抄下来,写了满满一本,我们还传给其他号房的人看,大家一起背。后来有人泄密,狱警就来查房、搜身,是珍姐把这本珍贵的本子藏了起来,使恶警落空。她很有正念,她喜欢听我讲真相。三个月后我们含泪而别,而我遭到又一轮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六年,当我走出魔窟时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去看看这位可敬的珍姐。当我知道她的案件得到纠正时,我热泪盈眶。是大法给了她福份,是因为她善待法轮功学员而受益。

事例二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一大早,我和几位同修驱车前往省城信访办讲真相。当时走的很匆忙,没有把大法的有关资料放好。晚上,我接到大姐的电话,说恶警要来搜家了。我顾不上什么,马上打电话给我舅舅,请他无论如何帮我把师父的法像、书籍、资料保护好。当晚八点多,我舅舅按我的要求小心翼翼地把师父的法像等藏在自己家最安全的地方,当晚十点多,恶警搜查我家时扑了个空。

我舅妈早年患偏头疼,当头疼得严重时,都得用拳头去击打,用头去撞墙,前后花了不少的医疗费也无济于事。自从我舅舅保护了大法资料后,舅妈的偏头疼一天比一天好转,舅舅说:“很奇怪,她现在什么药也不吃了,头也不疼了,而且还能帮忙带孙子,做家务,这是以前没有过的。”

事例三

我二姐一家都是常人,虽然他们未修炼法轮功,但有正念,在中共疯狂迫害的十年中,为了安全,我经常把真相资料放她们家,有时她也帮助传递。在我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她们一直把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等保管的好好的。

二姐一家是做买卖的,每天一大早由外甥驾车到周边乡镇去跑。我外甥的开车技术不是很好,我二姐常说,要是没有师父保护早就出问题了。有一次她们一家人开车到了悬崖峭壁的路上,正好遇到二部车同时开来,我外甥违章行驶,竟开到中间,眼看就要被二部车挤扁在中间的时候,有一股力量把他的车稳稳地拖住,只被刮了一点油漆,车上的人、物安然无恙。

这些年来,二姐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大法护身符每天带在身上,他们一家事事顺畅,生意兴隆,日子越过越红火。二姐每次碰到我就说:“是大法保佑了我们一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