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市“六一零”、公检法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在辽宁省丹东与东港“六一零”、政法委的直接操控、指挥下,东港市公安局仅一天就绑架了十四名法轮功学员及多名家属。其中蒋晓丽现被秘密关入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王春华、王福华、邹吉令、荐桂玲、邵军五名法轮功学员被五次非法庭审。王福华被非法秘判七年,已被送进沈阳女子监狱。邹吉令被非法秘判十年。王春华被非法秘判七年半。邹吉令和王春华已提起上诉,目前分别被关押在东港看守所和丹东看守所。以下是东港市“六一零”、 政法委、公检法在这起绑架案中的犯罪事实。

一、东港市公安局入室抢劫、绑架十四名法轮功学员与家属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在丹东、东港政法委“610”直接操控下,在丹东市公安局的指挥下,东港市公安局及下属国保大队、巡警大队、交警大队、刑侦大队、新城派出所、长山派出所、长安派出所、开发区公安分局、大东两公安分局、市内社各区街道(派出所)、新农村委会、土房村委会等。东港市公安局倾巢出动,估计有一百多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内将于淑欣、王春华、蒋晓丽、刘延俊、王福华、荐桂玲、王立春、孙永勤、邵军、滕秀玲、张晶梅、邹吉令、刘淑芳夫妇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同时还将王春华的丈夫、张伟的丈夫、蒋晓丽的丈夫和小女儿四人(没炼法轮功)绑架。此次特大入室抢劫、绑架案的策划及执行作恶的总头目是东港市公安局局长王尚庆和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哈合才等人。现场指挥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头目是国保大队长王润龙、副队长林永全、指导员高峰等人。帮凶头目、主要凶手是东港市公安局及下属东港市公安局及下属国保大队、巡警大队、交警大队、刑侦大队、新城派出所、开发区和大东两公安分局正副职头目。

据东港市公安局内部自己透露:此次特大入室抢劫、绑架案,是在丹东、东港市政法委“六一零”(专门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的直接操控下,由丹东市公安局和东港市公安局合谋筹划的。他们为此还专门成立了“迫害领导小组”,自己称“专案组”。从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开始,动用大量的警力、物力蹲坑、跟踪、监控法轮功学员,时间长达五个多月。他们把此次非法抓捕这些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说成他们“执法”的大案、要案。中共恶党给他们发“奖金”五十万元。作恶头目每人分得“奖金”人民币五万元。
因害怕被法轮功学员揭露、曝光、怕被清算,作恶心虚,东港市公安局经长时间的策划,将所有参与绑架的各下属部门的人都交叉搭配、混在一起(就连他们对外公布的手机电话号码很多都是假的)。因害怕自己的恶行被百姓知道,他们将绑架时间选在早晨天还没亮的时候即4、5点钟,就像贼一样守候在法轮功学员的房门口。等学生早晨上学开门时,就像土匪一样往屋里冲。少则5、6个人,多则十几个人,一齐往里冲。进屋就将法轮功学员暴力绑架,连不修炼的家人也被暴力殴打、绑架、威胁逼供。接着就是疯狂抢劫。就连法轮功学员家的电饭锅、立柜里边的挎包、衣兜里的钱(包括零钱)都被抢走。仅这一天东港市公安局入室抢劫法轮功学员人民币现金、打印机、电脑、复印机、轿车、货车、家用电器、各种耗材等,合计人民币近百万元。以下是我们了解到的东港市公安局及下属在此次非法抢劫、绑架案中的具体犯罪事实。

法轮功学员邹吉令被绑架迫害经过

十二月二十一日晚七点左右,法轮功学员邹吉令是在东港市内吉安小区院内被恶警暴力绑架的。绑架迫害邹吉令的人: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于明亮、林永全;刑警大队的马德信、孙鹏翔、姜龙文、;开发区公安分局的王辉、白颜庆、邹吉贵。还有其他人,据说还有丹东市公安局一处的人参与绑架。

恶警将邹吉令绑架后,由于当晚在吉安小区八号楼一楼邹吉令的住处继续蹲坑一个晚上,企图绑架其他法轮功学员。22日早晨恶警们非法入室进行抢劫,抢走邹吉令的个人现金、电脑和所有的物品。电饭锅和家里所有能看得上眼儿的东西全都被他们抢走。

恶警将邹吉令绑架到大东公安分局,对邹吉令暴力殴打、吊铐、不让睡觉等,利用各种酷刑手段逼供。二零一零年三月,邹吉令及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提交东港检察院。邹吉令的家属从北京聘请正义律师为邹吉令辩护。律师去东港看守所会见邹吉令,要求核对事实,办案单位不让律师见人。后得知是因为当时邹吉令被他们刑讯逼供、酷刑折磨的身体都是伤痕,害怕律师看到他们所犯的罪行,所以才不让律师见人。直到数日后,律师再次要求去见邹吉令时,仍可清楚的看到邹吉令手腕上被手铐吊铐过的伤痕。

东港检察院负责办案的曲红玲(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马光远与东港市公安局合谋已将邹吉令非法起诉到东港法院。邹吉令的家属多次去这些迫害部门要人,均遭拒绝和欺骗。律师问东港法院哪天开庭,负责办案的刑事庭副厅副厅长李新田(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做恶心虚,以各种理由搪塞律师,就是不告诉律师准确时间。

法轮功学员孙永勤被迫害经过

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六点二十分左右,等待劫持孙永勤的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林永全、刑警韩长河与五、六名警察已经守在了孙永勤家门口,他们想乘家人开门之机,趁机而入。早晨送孩子上学,孙永勤一开门看到门外两侧和楼梯上站了好几个警察。当时孙永勤见门外一下来了这么多警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更不知他们的企图。孙永勤顺势将门关上了,并用身体把门挡住。警察冲过来逼着孙永勤把房门打开,孙永勤不配合他们,他们就从孙永勤的手里抢夺门钥匙。孙永勤手心都被他们扣破了。而后在门外将孙永勤暴力绑架。

孙永勤被他们一直拖到楼下。孙永勤大喊:“你们干什么?我犯什么法了?凭什么抓我?邻居们都来看啊,警察抓好人啦!”恶警们心虚,冲着孙永勤说:“喊什么喊?”边说边把孙永勤强行拽到车里,怕邻居们听到、看见。绑架了孙永勤之后,林永全又拿着抢去的钥匙开门,还要继续绑架孙永勤的妻子张小平,但是门他们怎么也开不开。接着,林永全等人又把张小平的公婆和父母逼来,而诱骗屋里的人开门。还威胁说:“我们可以破门而入,还可以破窗而入,我们甚至还可以把墙打个洞钻进去。”

一时间,楼下警车、轿车(伪装的警车)来来往往,蹲坑的便衣和抓人的警察越来越多,围观的群众也越围越多。面对警察土匪般的行为,围观的人群里都在嘀咕:“对一个炼法轮功的,也用不着这样啊,太过份了!”林永全等人在张小平家门口纠缠了一上午,到中午12点半也没等到张小平才溜走。并且还留下两名警察偷偷蹲坑监视,企图继续绑架其他法轮功学员。直到当日下午才将孙永勤放回家。

林永全等人绑架张小平和孙永勤已不是头一回了,二零零六年他们已经将孙永勤夫妻绑架迫害过一次了。时隔四年他们仍不思悔改,继续做恶到今天。

法轮功学员张伟一家被迫害的过程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张伟一家一直遭受残酷的迫害。二零零二年四月,张伟被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当时叫政保科)王润龙等人构陷,东港市检察院、法院与其合谋将张伟非法枉判七年,送进沈阳大北监狱(现改名为沈阳女子监狱)。张伟在沈阳女子监狱遭受残酷迫害。直到二零零三年二月张伟生命垂危被保外就医回家。此次恶行已是第二次了。以下是具体的迫害事实。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六点左右,孙凤昌的儿子开家门准备上学,一帮便衣突然闯了进来,孙凤昌当时吓了一跳。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是警察,是来抓张伟的。孙凤昌告诉他们:张伟不在家。可是他们不听,随即开始抄家。而且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一名叫林国军的恶警(体貌特征:高个,秃顶,约45岁)冲进屋里,疯狂地砸门。两个卧室的门都被砸碎,另一个卧室的门也被砸坏。屋里的家具被砸坏。屋里其它东西也被砸的七零八碎的。床上、桌子上的物品都被掀到了地上。整个房间被砸的乱七八糟。(张伟的亲人已经把房间被砸的惨景给录了像,广大世人朋友请上新浪网或百度网站,输入《丹东民警暴力执法》,就能看到孙凤昌家被砸的全部实况。)

孙凤昌见此情景,就上前阻止,并与他讲理。林国军不但蛮不讲理,还当即招呼另外几个恶警给孙凤昌戴手铐。孙凤昌反抗他们,恶警一窝蜂的扑过来,将孙凤昌打倒在地。孙凤昌被他们打得满地打滚,满脸是血。孙凤昌从屋里爬到外屋门跟前时,又上来几个恶警,共有十几人,一齐殴打孙凤昌。领头的那个人是东港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恶警姜龙文。姜龙文揪住孙凤昌的头发,拳脚相加。孙凤昌的腿部、臂部、肋部、胸部、背部、头部等多处被打伤,软骨被挫伤。头发被扯下许多,且流了许多的血。更加残忍的是,姜龙文死死的掐住孙凤昌的脖子,使孙凤昌一口气也喘不上来。孙凤昌的二女儿看到自己的父亲眼看就被恶警掐死,急忙上前阻止,结果被恶警一拳打倒在地。致使她头部摔伤,剧烈疼痛,多日不能恢复,腿上摔了一大块青。大女儿又上前阻止,被恶警拽住胳膊,抡起来甩到一边。胳膊上摔了一大块青。

在对孙凤昌暴力殴打过程中,恶警边打边将孙凤昌的衣服扒光,仅剩下裤头。此时,暴徒们还觉得不过瘾,又把没有一点还手之力的孙凤昌摁到水泥地上,又进行新一轮泄恨式的殴打。他们用脚踩在孙凤昌的脸上,用脚乱踹乱踢他的脸。此时的孙凤昌已被打得血肉模糊,浑身是伤。

这时楼下已经来了很多围观的人,还有很多的警察。恶警为掩盖他们的恶行,叫孙凤昌将衣服套上,为了彻底揭露这些人面兽心的人,揭露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孙凤昌没有顺从他们。就这样,在寒冷的冬天,孙凤昌赤身裸体、光着脚、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暴徒们拖到警车上,拉到东港市公安局巡警大队继续逼供。直到当日下午才将孙凤昌放回家。张伟个人家的轿车和货车(价值几十万元)当时也被他们抢走,后被要回。当时楼下几十人目睹了孙凤昌被恶警打的血肉模糊、遍体鳞伤的惨景。

法轮功学员荐桂玲被迫害的事实

恶警绑架了孙永勤、孙凤昌,接着又绑架了荐桂玲。荐桂玲被绑架到丹东看守所后,身体被迫害的出现严重病态。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其下属,多次去看守所提审荐桂玲,以各种手段威胁、恐吓荐桂玲,强迫她放弃大法修炼,强迫她承认他们为迫害邹吉令而捏造的事实和罪名。还要她为此做证,否则就要把她如何如何。告诉荐桂玲:只要答应这些条件就放人。荐桂玲修炼时间短,没能识破他们的阴谋。又看到一起被抓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酷刑折磨,担心自己身体不好,承受不住,被迫顺从了他们。最后被国保大队以“取保候审”的罪名放回家。二零一零年三月,东港市公安局以他们捏造的事实非法将荐桂玲提交东港检察院。

法轮功学员王春华、张晶梅被绑架迫害经过

同在十二月二十二日约早晨七点左右,法轮功学员王春华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下夜班回家。刚一开门,从楼梯下边窜出几个警察来,他们抢先钻进到屋里,把王春华用手铐铐住,并将王春华的头按到墙上,什么不让看。她的丈夫被按倒在床上,而后恶警将王春华夫妻强行绑架到警车上。非法绑架王春华夫妻的警察其中有开发区公安分局的王辉、白颜庆、于明亮。尹高峰、孙某、任大一。
王春华和丈夫被绑架警车后,正赶上法轮功学员张晶梅去王春华家办事,看到几个警察正在里屋抄家。站在门外的张晶梅还没弄清怎么回事的时候,屋里窜出几个警察就冲着张晶梅大声喊:“法轮大法好不好?”张晶梅干脆地回答;“好啊!”张晶梅话音刚落,就被这群警察绑架,并说张晶梅是“头儿”。参与迫害张晶梅的警察其中有开发区公安分局的白颜庆、王辉、于立志、王喜东等。
王春华家中的现金和部份家用电器被抢走。

王春华的丈夫被拉到开发区公安分局录口供。警察对其威胁、逼供,构陷王春华。直到下午才将其放回家。

王春华和张晶梅与其他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一起被拉到丹东振兴区医院,强行“体检”。张晶梅因体检不合格于次日放回。王春华与其它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进丹东看守所。东港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利用各种酷刑手段逼供,并说王春华是“重犯”,要给其重判等等,并以此为由不让任何人接见王春华。

丹东看守所的恶警与其合谋,唆使刑事犯人殴打、折磨王春华。内部传出消息:王春华被迫害的下肢已经不能走路。目前,东港市公、检、合谋,以完全捏造的实事与罪名将王春华非提交东港法院。家属从北京为王春华聘请了正义律师为其无罪辩护。

法轮功学员蒋晓丽被绑架迫害经过

同在十二月二十二日约早晨六点多钟,一帮警察(其中有大东公安分局的邵文东参与)在蒋晓丽正准备送孩子去上学的时候,夺门而入,将蒋晓丽绑架,同时开始抢劫。抢走电脑、打印机、磁带复录机等。蒋晓丽的丈夫和不到十岁的小女儿也被绑架到大东公安分局录口供,孩子受到严重惊吓和刺激。以下是蒋晓丽的小女儿豆豆叙述自己一家人被迫害的过程:

“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上六点五十分,我推门去上学,走到门口,一伙人闯入家中与我撞个满怀,他们二话没说便疯狂地抢了起来。他们拿走了我家的师父法像,大量的大法书籍,两台电脑,其中一台是我爸爸单位的,一台打印机,一台磁带复录机,若干光盘、磁带。他们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后,把我们一家人带到大东公安分局。

我爸爸在四楼被逼供审讯、我妈妈蒋晓丽在三楼被逼供审讯。后来,妈妈被拉到丹东白房看守所迫害。与妈妈一起被抓的还有我姑奶奶王春华。

孩子的呼吁:我呼吁全世界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们及所有善良人士一起维护正义,唤醒良知,救救我妈妈吧!”

二零一零年一月,蒋晓丽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秘密送进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年幼的小女儿天天都在呼唤妈妈回来。我们希望孩子的声声呼唤,能够唤回那些迫害者的良知,能够早日让孩子与妈妈团圆。

法轮功学员滕秀玲遭绑架迫害经过

十二月二十二日晨,东港市公安局开发区公安分局的六名恶警来到东港市前阳镇红旗村法轮功学员滕秀玲家绑架滕秀玲。红旗村治保主任也参与其中。到早市去卖菜的人说,三点多钟就有一辆车在滕秀玲家附近停着,车里坐了不少人。村民们说,半个多月了,这辆车就一直在这个地方转悠。滕秀玲由于惊吓,当即被迫害得抽风。恶警将滕秀玲强行抬上警车,拉到丹东振兴区医院,强行“体检”。该医院见其病情太危险,叫恶警将滕秀玲赶快拉走,恶警们却说滕秀玲是假装的。医生非常气愤,叫恶警签字、写保证书,否则坚决不收。恶警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才将滕秀玲放回家。

滕秀玲被非法绑架的同时,家中的电脑、打字机、耗材等全部抢走。滕秀玲被迫害得不省人事,滴水未进长达12天。当滕秀玲醒过来之后,恶警又接连不断的去骚扰,滕秀玲因多次受到惊吓,再次病倒。

法轮功学员刘淑芳遭绑架迫害经过

同在十二月二十二日,早6点左右,有三辆面包车拉有二十个警察,停在法轮功学员刘淑芳家楼下警。察疯狂地敲门,刘淑芳和她的丈夫当时都在家。但是一下子来了这么多警察,不知何故,所以没敢给开门。而后警察开始撬钢门。来人之多,敲门和撬门声音又那么大周围的邻居都跟着惊慌失措了。恶警撬了一上午,长达4个多小时才把门撬开。刘淑芳当即吓得突发心脏病,她丈夫也吓得半死。恶警冲进屋里,刘淑芳和丈夫俩人当时已经不行了。恶警无奈,只好将两人送市医院抢救。刘淑芳和丈夫俩人住院多日后被放回家。

法轮功学员王立春遭绑架迫害过程

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王立春开门送孩子上学。刚把孩子送出门,六个警察就冲进屋里来,并趁机把孩子关在门外。三名恶警以公安局副局长哈合才和国保大队长王润龙要找其谈话为名,不由分说就把王立春带走了,另有三个恶警同时非法抄家。王立春的父亲当即吓的心脏病发作,被送进医院抢救。王立春被绑架到东港市公安局,哈合才、王润龙等人对王立春逼供,强迫王立春配合他们构陷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遭王立春严词拒绝。王立春因此而被关进丹东看守所近一个月才被放回家。

王立春的母亲、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江志秋,于二零零九年八月被东港市公、检、法合谋构陷、非法枉判四年半。现被关在沈阳女子监狱迫害,王立春就是因为替母亲申冤而被哈合才、王润龙等恶人报复。

法轮功学员刘延俊遭绑架迫害过程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东港市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抓捕,刘延俊是其中之一。这是刘延俊第三次被非法抓捕。刘延俊第一次被非法抓捕是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刘延俊去北京上访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抓捕,之后被非法判刑六年。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刘延俊病危被保外就医放回家。刘延俊第二次被非法抓捕是在二零零四年五月,东港市公安局又与沈阳女子监狱勾结,再次将刘延俊送进监狱。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刘延俊第三次被非法抓捕。那天早晨六点多,刘延俊下楼时,被等候在楼梯上劫持刘延俊的五名警察拦住,从刘延俊的手里夺走刘延俊家的门钥匙,又抢走刘延俊手里给亲属写的私人信件,而后非法闯进刘延俊家中疯狂抄家。刘延俊被强行推进屋里。刘延俊当即被迫害得心脏病发作,下肢不灵。领头的恶警趁刘延俊倒在床上之机,给刘延俊非法拍照。刘延俊所看的大法书籍、资料和所用的mp3等东西均被他们抢走。刘延俊被抬上警车,拉到大东公安分局。然后,这些警察又一次驱车返回刘延俊家中非法抄家。到底在刘延俊家另外做了什么手脚,无人知道。

有一名年轻恶警辱骂法轮大法,并当着刘延俊的面随便捏造事实,当即被刘延俊揭露。当日下午五点多,刘延俊被送回家。刘延俊被送回家后,国保大队及其下属又令四、五个警察把守刘延俊家楼梯口,看着刘延俊。同时监视去刘延俊家的人。

长期以来,东港市公安局一直花钱收买不明真相的人监视刘延俊,一直在找机会构陷迫害刘延俊。街道派出所的片警于世杰多次叫刘延俊家的邻居监视刘延俊,并说谁举报刘延俊,就给谁“奖励”。这次绑架刘延俊是于世杰引路。桥东社区大海小区居委会也叫刘延俊家的邻居监视刘延俊。

从二零零零年至今,刘延俊工作被开除,身份证、户口本被抢走无一归还。刘延俊被剥夺了最基本的公民权利和生活来源。东港市公安局追随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达到了不遗余力的地步。

法轮功学员王福华被绑架迫害经过

十二月二十二日同一个时间里,一群警察非法闯进王福华家,开始入室抢劫、绑架王福华。去王福华家绑架王福华的警察知道姓名的有三人。其中两人是新城派出所的恶警:一个叫高海龙,另一个叫张建。还有一个王国强,经过核实,王国强是东港市长安派出所的指导员。恶警抢走王福华家打印机、耗材若干、现金一万五千元(七月二日在法庭上王福华亲口证明)。王福华被非法关进丹东看守所。在看守所里,王福华被迫害的出现严重病态,他们不但不放人,丹东看守所还多次向王福华的丈夫索要医药费。王福华的丈夫到处借钱给王福华拿医药费。与此同时,东港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办案人员以各种卑鄙手段强迫王福华承认他们捏造的事实,并且欺骗王福华家人。强迫王福华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若不放弃修炼,就要给其重判,还要王福华的女儿停止上学等等,威胁王福华,强迫王福华在他们伪造的“保证书”上签字,遭王福华拒绝。

二零一零年三月,东港市公安局以其捏造的事实与罪名,将王福华非法提交东港检察院。为此,家属从北京聘请了正义律师为王福华无罪辩护。

法轮功学员于淑欣被绑架迫害经过

同在十二月二十二日早晨,十几名警察闯进于淑欣家(多数是大东公安分局的),警察一进屋就把于淑欣摁倒在沙发上,将于淑欣非法绑架。于淑欣居住的小区片警肖某也参与其中。于淑欣被恶警非法绑架时突发心脏病,身体出现非常危急状态。恶警将于淑欣绑架后,先后被拉到大东公安分局,又拉到东港拘留所。接着于淑欣又被八名恶警拉到丹东振兴去医院去体检。医院诊断她于淑欣病情危急,不能继续关押,丹东看守所见于淑欣病情太重拒绝收押于淑欣。东港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以王润龙为首的说什么也不放人,令国保大队的徐永和在“生死保证书”上亲笔签字,将于淑欣强行送进看守所。后因于淑欣身体状态危急,看守所一再要求退回,东港市公安局才将于淑欣放回家。

于淑欣当时被拉走以后,留下来的八个警察(他们自己透露是大东公安分局的,还有丹东市公安局派来的)疯狂抄家。抢走电脑、打印机三台。还有于淑欣女儿工作所用的电脑一台(后被要回)。于淑欣家立柜里所有的包里和衣兜儿里的钱(至少有几千元)全都被这八个警察给偷走了。因在他们抄家的记录中没有抄钱的记录。于淑欣找到公安局要求他们归还抢走的钱、物,他们拒不承认自己偷了于淑欣家的钱。抢走的其它东西也没归还。

在此次绑架之前,于淑欣多次遭受东港市公安局及其下属的非法抄家、罚款、拘留、洗脑等迫害。这是他们第四次非法绑架迫害于淑欣。

法轮功学员邵军被迫害经过

同一天遭恶警入室抢劫、非法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邵军。恶警抢走邵军家的电脑、打印机等。邵军被非法关进丹东看守所。二零一零年3月,邵军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提交东港检察院。

而就在他们非法入室抢劫、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同时,东港市内发生了一起特大凶杀案。人已被凶手砍死在床上,接到群众报案,东港市公安局却没有人去抓捕凶手。因为他们把全部精力都用在迫害这些善良无辜、天下百姓公认的好人身上。

二、合谋构陷 五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

东港市公、检、法合谋构陷法轮功学员。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五日至七月二十二日,东港法院连续五次非法开庭,非法庭审王春华、王福华、邵军、荐桂玲、邹吉令。王春华、王福华和邹吉令三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分别从北京聘请了六名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五日、二十七日,东港法院以捏造的事实和罪名分别给荐桂玲和邵军非法开庭。东港市政法委“六一零”不仅操控,而且亲自跟到法庭。其中的一个人威胁荐桂玲的家人说:“不要找法轮功的人来。态度不好,就给送丹东去”(意思是再把荐桂玲抓进丹东看守所)。因无任何法律依据和事实证据,不得不将两名法轮功学员放回家。

七月一日、二日上午,东港市法院以完全捏造的谎言与罪名,分别非法庭审东港法轮功学员王春华、王福华。

法庭外,警车、警察、便衣到处都是。一看就知道是作恶心虚。国保大队副队长林永全把门。不让法轮功学员与王春华和王福华的亲属入庭旁听。旁听的人都是“六一零”、公、检、法自己的人。另有一部份是街道的人,合计有几十人。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家属也只准进去三、五个人旁听。

法庭内,四名律师分别为王春华、王福华两位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四名律师以充份的法律依据和事实证据,将他们伪造的事实、捏造的罪名,依照法律,一一驳回。律师们一身正气,辩护有理有据,令在场旁听的所有人折服。律师们明确指出:中国法律不禁止法轮功。

律师在为王福华辩护时明确指出:中国法律没有禁止法轮功,修炼法轮功是个人的自由和权利,任何国家机关和司法机关不得以任何理由禁止。

律师还指出:王福华通过修炼法轮功获得了身心健康,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同时积极向他人介绍、宣传法轮功祛病强身的效果,让大家都来学法轮功,做好人。王福华的行为不仅没有危害社会,相反是造福于社会。
法庭上,法官、公诉人满口谎言,视法律为儿戏。仅举两例:

1、东港市公安局及下属非法入室抢劫,抢走王福华家一万五千元钱,而公诉人曲红玲只出示一千元钱(面值一百元、五十元、二十元、十元不等)。王福华立即纠正她:“你说的不对。警察抢走我家的钱属实是一万五千元钱。”律师立即追问公诉人:“到底是多少钱?”公诉人曲红玲却说:“此事与本案无关。”韩庆芳律师立即警告她:“法庭要以事实为证据。”公诉人曲红玲无言以对。公诉人曲红玲在法庭上如此公开耍无赖,在场旁听的每一个人无不感到惊讶。

其实没什么可惊讶的,被中共恶党用钱收买来迫害法轮功的人都是这个德行。从另一方面讲,因为是抢劫嘛,钱都已经分赃了,她也确实拿不出来了。

庭审过程中,那位所谓的审判长李新田连续几次逼迫王福华承认修炼“真、善、忍”有罪。王福华说:“我修炼法轮大法,只是为了祛病健身,做一个好人,我没有罪。”

王福华否认他们捏造的事实,审判长李新田却逼问王福华:“你为什么要翻供?”王福华回答:“我违心的签字,是因为怕你们找我家人的麻烦。”韩庆芳律师警告法官:“精神威胁也是刑讯逼供”。

通过王福华与这位审判长的对话,无疑证明王福华遭他们逼供、威胁是属实的。

2、公诉人曲红玲指控王春华在他们捏造的所谓事实材料上签过字。对此,在场的人听到王春华是这样解释的:“我签过一回字。当时的情况是这样:我只有小学文化,他们写的字我看不明白,他们念给我听。只有两三句话,听后我觉得与我没有关系,就签字了。其它那些话是他们(指办案人)后来自己添加的。”中共对法轮功十一年的打击迫害本来就是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邪骗就是中共恶党的本质。

庭审过程中,从开始到最后,律师一直要求公诉人当庭拿出给法轮功定为教的法律依据,公诉人曲红玲拿不出任何依据。律师要求法庭应宣判法轮功学员无罪,立即释放两名法轮功学员。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使审判长、公诉人哑口无言,只好宣布休庭。

他们中有人走出法院大门时,对被警察拦在法院门外、不能入庭旁听的人公开说:“炼法轮功是合法的!”

在法庭上,人们看到王春华被迫害得身体已不能站立,只能坐着。

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八点三十分,东港市法院第五次开庭,又以完全捏造的事实与罪名非法庭审邹吉令。旁听的人照例都是公、检、法、“六一零”自己的人和他们安排前来为壮胆、捧场的人。法轮功学员及社会其他任何人都不许入庭。邹吉令的家人也只进去四个人。

在法庭上,邹吉令彻底揭露了东港市公安局强迫邹吉令承认他们捏造的事实,操控其下属对邹吉令酷刑折磨、刑讯逼供的罪恶事实。邹吉令当庭把自己的衣服掀开,所有在场的人都看到了邹吉令身体上因受酷刑折磨而留下的处处伤疤。人们清楚的看到法轮功学员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而遭受的残酷迫害。

两名辩护律师以雄辩的事实和充份的法律依据,把东港市公、检、法为迫害邹吉令而合谋捏造的事实与罪名彻底驳回。同时指出所有参与迫害邹吉令的人必须追究其刑事责任。

听了律师辩护的人都明白了:真正应该接受审判的不是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而是所有那些绑架、起诉、庭审法轮功学员的执法犯法者和制造这场迫害的首恶、元凶。近期法轮功学员在讲真相时,有的世人朋友就告诉法轮功学员:“法轮功的真相我们都知道,北京律师都来给辩护,炼法轮功是合法的。”

在律师无懈可击的辩护面前,那些所谓的审判长、主审法官、公诉人无言以对。三次非法开庭均以休庭告终。

东港法院在宣布休庭后,秘密将三名法轮功学员判重刑。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王福华被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第三监区五小队;王春华、邹吉令提起上诉,仍被分别关押在丹东看守所和东港看守所。家属再次为邹吉令聘请律师做无罪辩护。

事实上,所谓“休庭”也是事先就预谋好的。因为这些中共的公检法部门非常清楚对法轮功的迫害从一开始到今天,根本就没有任何一条法律为依据;从一开始他们就是靠编造谎言、耍流氓实施的。他们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判刑都是秘密的、见不得人的。所以休庭对他们来说,已不是什么法律程序,而是他们为了掩盖罪行、逃避正义审判的一个阴谋。用律师的话讲,法院已经被中共“六一零”给绑架了,他们只不过是“六一零”操控、利用的工具而已。不但在量刑、定刑上他们说了不算,就连办案过程、庭审过程也都是被“六一零”一手控制的。而且还有丹东中级法院在背后插手、指挥。法律成了一纸空文。

以上迫害实事,只是东港市公、检、法、政法委“六一零”这十一年来对法轮功学员所犯罪行的冰山一角。

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邹吉令、王春华、王福华的具体责任人(不完全统计):

东港市委书记 于洋
东港市委副书记 孙成利、钟振福
政法委副书记 钟振福(610)、宋小河
东港市检察院检察长 王颖兰
检察院公诉科长 马光远
检察院检查员 曲红玲、 邵天雯

电话区号:0415

姓名、职称 手机 办公电话

东港市法院院长孙敬明 2277555,7171999
主管副院长宁伟 13942587528 2277577
刑事厅长辛吉辉 13941574609 2277501
刑事副厅长李新田 13019807219 2277521
法官(办案人员)刘文国 15041515757 2277502
法官(办案人员)韩贵元 13704955586 2257532
书记员单小艳
主要责任者
姓名、职称 办公电话 宅电
东港市公安局局长王尚庆: 7561666 7134666
手机:13904151666 (2178566 )
主管迫害法轮功副局长哈合才 7149715 7129002
手机:13942501777
姓名、职称 办公电话 宅电 手机
国保大队队长王润龙 7144608 7121087 15841578799
国保大队副队长林永全 7144608 7102638 13942531638
国保大队指导员高峰 7144608 13704955516
国保大队科员任大一 7144608 13942523322
国保大队恶警徐永和 7144608 7147189 13942501917
大东分局局长宋诗和 7187515 7180699 13898511777
开发区分局局长孙晓峰 7136111 7772868 13941567111
开发区分局教导员王建华 7103138 7126660 15941584158
开发区分局副局长安运刚 7191029 7126819 13942515099
开发区分局副局长管晓东 7563277 7142978 13942501234
开发区分局副局长尹高峰 7112997 7777289 15941588111
开发区分局副局长高俊平 7191027 7145656 13050324666
开发区分局恶警王辉 7137943 7573636 13841523636
开发区分局恶警王喜东 7112996 7133242 15842569099
开发区分局恶警于明亮 7112996 7162917 13841531238
开发区分局警于世杰 7137943 7148398 13470497525
大东分局恶警赵鹏 7188831 15841511265
大东分局恶警肖永强 7188831 15141531333
大东分局教导员张凤斌 7178078 7134777 1351502777
大东分局副局长郑大东 7122680 7557557 13942571817
开发区分局恶警邹吉贵 7191031 7560757 13841533555
刑侦大队队长徐林 7141928 13942586513 15841591599
刑侦大队恶警马德信 7141971 7141117 138415661
刑侦大队恶警孙鹏翔 7141922 7763358 13194152588
刑侦大队恶警姜龙文 7141921 7141775 15841501877
交警大队教导员都杰 7592929 13941581666
交警大队副队长于立智 7136370 6618198 13898511006
交警大队副队长池风利 7123385 7198599 13604954868
巡警大队队长高福厚 7189709 7142231 13304157157
巡警大队教导员于雪东 7188815 7138066 13188389188
巡警大队副队长解运贵 7189609 7571966 1390495587巡警大队副队长马积坤 7188816 7126538 13941551661
长安所副所长白颜庆 7972110 13841571110
长山所副教导员王国强 7871289 7141989 13842501102
新城派出所恶警高海龙 7110205 15841514355
新城派出所恶警张建 7110208 7125700 13841521066

注:参与迫害的其他人、暂时没被曝光的人还在继续调查核实当中。
恶警张建 警号60194
恶警高海龙 警号604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