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法轮功学员高兴芳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六十五岁的重庆法轮功学员高兴芳,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一年中,三次被绑架,身心备受摧残。下面是高兴芳自述被迫害的部份经历:

一、二零零一年七月第一次被绑架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及江、罗犯罪集团利用国家媒体造谣污蔑师父和大法,利用国家暴力专政工具疯狂镇压法轮功,我心如刀绞,决心助师正法,维护大法,救度众生,兑现自己的誓约。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我在泸州石桥坝的公路上粘贴手写的真相传单,被石桥坝四个警察毒打,抢夺了我的真相资料和浆糊,将我绑架到石桥坝派出所,后又劫持到泸州看守所,我就炼功,一个五十多岁的警察用生铁手铐加螺帽把我铐住,并加铐120斤重的脚镣迫害,非法剥夺我的信仰自由,不准我炼功,并敲诈我200多元现金。第二天警察到我家里非法抄家,想发点黑财或找所谓证据,结果无所获,就习惯性地顺手牵羊把我的手表和身份证抢劫了去。

二、第二次被绑架后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一日,我在重庆渝北洛碛太红公路给一个老年人发资料讲真相后,被其儿子----据说是村长,骑摩托车追上拦截我,我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马上掏出手机报警,洛碛派出所的梅所长和张永海所长绑架了我。我喊:“法轮大法好!”警察用擦车的烂布塞我的嘴,我用力挣脱,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就把车门关上,不让公路上的人听到。将我劫持到派出所后,一个女警察把我全身衣裤剥光侮辱迫害。晚上四个青年警察监控不准我睡觉。第二天将我劫持到渝北区看守所。推进监舍后,三个女羁押嫌犯把我衣服全部脱光,其中有两个是吸毒犯,一个卖淫女叫马红,用大脸盆舀水不停的从头上往下倒、往下身冲,还强行叫背监规。我不配合,两个吸毒犯就打我,一个用拳头打背心,说是给我吃“补药”(背母),一个用拳打前胸,说是吃“穿心莲”。我不配合邪恶说出姓名和住址,警察就想尽各种办法折磨,并把我绑架到洛碛去游街示众侮辱我的人格,其阴谋不得逞后,就强迫做奴工:折头痛粉纸盒,以此为借口,一个不标准就罚1000个,就这样没完没了的迫害。

同年八月,邪党公安机关以“江维”的姓名就非法把我绑架到重庆女子劳教所劳教二年,被强制做奴工:每天早晨五点起床,到晚上十点才睡,每天要包70-80斤糖果,完不成任务不准睡觉,罚站军姿,或面向墙壁坐小凳,双脚并拢,双手放在两膝上,恶毒的包夹常以坐姿不标准为借口,从后面狠狠的毒打我。

每月要点验查铺。查铺时将全监舍床上用品打乱,严令五分钟内整理好,并将身上衣服脱光搜查,做上下蹲,即使家人来接见也如此迫害。邪恶之徒真是坏事做绝。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有:高定、晓燕、代文娟、谭青月等。

三、第三次被绑架并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六年八月的一天中午,荣昌县公安局伙同许家沟派出所和居委会恶人邱玉霞、周正平、周万明等七、八个人强行闯入民宅抄家,抢走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和一些真相资料,抢劫去我仅有的800元生活费。三个警察把我光脚拖上警车,绑架到荣昌派出所。

第二天,永川公安局“六一零”(中共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重要成员邓光奇、罗进把我劫持到永川西大街派出所,警察罗进非法对我刑讯逼供,他用硬抄本和拳头毒打我的头部、面部等处,共打我70多次,警察手打累了还说:“要是有根棒棒就好了!”当时把我全口牙齿都打松了,大牙被打掉两颗,脸被打肿象面包一样。三个警察还抬起我的脚去踩师父的像。警察罗进还用穿皮鞋的脚踩我光脚的左脚大脚趾。

之后又把我劫持到永川戒毒所,孩子给我的钱全被监舍吸毒犯强行拿去买烟抽,有多少钱全部买完。在戒毒所被迫害二十多天后,又被劫持到永川看守所。

九月我被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不准我坐凳子,关我“小号”(禁闭),罚我站军姿。我不配合邪恶,坐地上,警察赵媛媛、吸毒犯邓丽就毒打我,我喊“法轮大法好!”一会儿来了一群警察恶人,有的打我,有的用手捂我嘴,有的用手铐把我铐在铁栏杆上。邪恶还强制叫看王治刚和宋剑锋这对邪恶夫妇写的诽谤大法的书、以及一些欺骗世人的录像。还强制做奴工:做电容器的小零件,以及绣花,手都被高强度长时间劳动迫害得变了形。有一次警察指导员刘某叫包夹强行买一份回锅肉,十元钱只买了两片肉,我不要,警察刘某体罚我站,警察陈雁彦辱骂我一通后,把我拖出去曝晒。

重庆女子劳教所参与迫害警察:高红、陈雁彦、赵媛媛、韩斌、胡晓燕、贾珍、刘指导、韩露、谭青月、杨德珍、高定、蒲秀群、曹四等。

二零零八年从黑窝回家后,当地居委会恶人丁祥享、冯德芳经常到家骚扰。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期间,冯德芳、丁祥享还跑到永川找西大街派出所警察到我女儿家来骚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