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劝三退的根本原因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劝三退,讲真相这么多年,除了几位亲友外,我基本上没能劝退几个陌生人。每当给一个人讲三退时,我总是讲呀讲呀,谈古论今,旁征博引,累得不行,对方就是不主动说三退。所以一直以来,我认为自己根本不会讲真相,劝三退。

看到许多同修劝三退文章中总有一个环节就是:给你起个名字,我帮你三退了吧!对方点头或默许,同修就帮他三退了。每次看到同修如此做三退,我都在心中不认同,我觉得对方自己主动说“要三退”这才合格。可我很少碰到自己说要三退的人,尽管每次我都讲的方方面面,头头是道,可就差他们主动说一句要三退。我对自己很失望,同时也安慰自己说这是人自己的选择,不退算了,我已仁至义尽。后来,干脆不再劝三退了,只给人讲“自焚”是骗局这方面的真相。

可是静下来时,我还是不断的思考:自己与同修做法的不同点,到底我劝三退和同修差在哪里?多次向内找原因。有天我豁然明白了,终于找到自己的一个心,那就是:我从没有在骨子里真正的为众生负责任过。这才是我不会劝三退的根本原因。

如果真正的为一个生命负责时,我想我必然会不在意他的任何表面的显现,我会想尽各种办法去救度他真正的生命,这种办法不行,就换另一种,这种做法行不通,就换做法,这种说法不行,就换另一种更好接受的方法……。可当他不主动说“退出”时,我为什么不主动说出帮他声明呢?我为什么不朝前迈一步呢?为什么非要一个常人(一个等待救度的人)朝前迈这一步呢?想想自己劝三退时的表现:总是执拗在非要等到他自己主动说出三退。其实真正为这个生命负责时,自然就会站到他的角度思考,就会关注他们的种种顾忌。想想一个常人,不认识我,他怎么好开口说:你帮忙给退了吧!

表面看,我和同修差别在是否主动说帮别人声明,实质我是在干事、不是度人,实质上是在敷衍。只有为众生的生命真正负责,才会有更大的慈悲和容量去救人讲真相劝三退。

认识到这个问题不久,我也做到了为一个陌生人取名三退了,他本人很乐意。终于明白了“慈悲”还包涵着为众生的生命真正的负责这层涵义。看来在很多难解的问题上,我都该问一问:自己是否做到了真正为别人负责,为众生负责,为法负责?

近期所悟,不当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