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长时间发正念整体除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四日】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大法弟子持续不断的发正念,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大量清除。我县近几年的修炼环境稍稍宽松了,我们便放松了自己的修炼,同修们都产生不同程度的懈怠心理,从而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从去年九月到现在,共有十几名同修被绑架并非法劳教。特别是近几个月来,邪党公安更加肆无忌惮,不断的绑架、劳教、抄家、骚扰大法弟子,环境一度非常紧张,严重的影响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影响了众生的得救。

经过我们几个同修切磋、商量,首先恢复学法小组,集体学法;其次是组织全县同修长时间发正念,彻底清除本县邪恶“六一零”、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和各乡(镇)派出所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所有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干扰正法的乱神。第一次是七月十一日至十四日,第二次是七月十九日至二十二日。每天从下午二点至五点,共发三个小时。下面是我发正念时看到的和感受到的一些情况,今天写出来是希望不重视发正念的同修能够重视起来。

第一次:七月十一日至十四日

七月十一日,很多大法弟子在另外空间将整个县城包围起来,形成强大的整体,清除了很多邪恶。师父的法身和很多正法神都看着我们,没有帮助我们清除邪恶,把建立威德的机会留给了大法弟子。

七月十二日,邪恶有了准备,并有外来的邪恶生命進行支援,整个空间场都是水。同修们都在水上与邪恶交战,很多邪恶钻到水里不出来。我心想:这点水还没不过我的脚面呢!水一下子就没有了,露出了一个大坑,里边有青蛙、小蝌蚪、动物形、植物形、人形、怪物形的邪恶生命,一下子就被清理掉了。

七月十三日,我县大法弟子形成了强大的整体,很多另外空间中高层的邪恶生命一批批、一层层被清除。我一动不动的坐着发正念,那种慈悲、威严、壮观,真是惊心动魄,我体会,我达到了身神合一的状态。邪恶几次想把我的手压倒,可是还没到我跟前,就被解体了;还有几个高层的邪恶生命想把我的手扳倒,不让我的功能正常发挥,在师父的加持下,它们刚碰到我的小手指就被解体了。还差几分钟就五点了,我的人心出来了,结果邪恶钻空子,把我的佛体伤了,伤的是右背和腿。

七月十四日,我的腿盘不上了,右手也不能立掌。我就心里发正念,但心不净、走神。于是,我向内找。我看到了一个“大”字。还看见我的佛体耷拉着胳膊,被几个邪恶(执着心)困在中间,离开了整体。这个“大”字是什么意思呢?对,是“自高自大”。我悟到:是自己起了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我的心。觉的这次发正念是自己带头组织的,并看到清除了很多邪恶,沾沾自喜、自高自大。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的功能也好,你的开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如果你把大法摆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摆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超过大法了,我说你已经就开始往下掉了,就危险了,就越来越不行了。”这不正是说我吗?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不能盘腿、不能立掌,我想,就从我的汗毛孔中发吧,只见红光把邪恶团团围住,一下就把它们解体了。我又回到了整体中。我体验到了向内找的奥妙,整体力量的巨大。

第二次:七月十九日至二十二日

七月十九日,我刚开始发正念就犯困,就在屋里走动着发。过了几分钟,我盘上腿还是困,胳膊又重又胀。我又站起来。心想:谁也别想干扰我,我一定要发正念!

屋外正在下雨,我搬起椅子放在院中,盘腿立掌开始发正念。不到两分钟,胳膊非常轻松,立掌的手一动不动,我的眼泪流下来了,和雨水交织在一起。谢谢师父!是师父看到我有发正念的这颗心,帮我治好了另外空间的身体。我在雨中发了半个多小时,已经没有一点困意了,才回到了屋里,继续发正念。我看到满屋通红,清除了很多的邪恶生命和因素。

七月二十日,上午,我不小心把一大杯开水倒在了左大腿上,起了一层小泡,很疼。我悟到这是邪恶在干扰我,不让我盘腿。可是为什么能干扰了我呢?我向内找。因为这几天下午长时间发正念,我就想利用上午的时间多学法,可是学法时,来了一个平时不爱在我家串门的,又是学其它东西的人。我心里想让他走,可他老也不走,我着急、生气。心里说:“你也知道大法好,你也三退了,你又不修大法,老上这儿来干啥,耽误我学法。”他为什么不走?还不是因为我们这个场好吗?是因为这里场好,他才愿在这儿呆。我们修炼人不是为别人着想吗?唉!我多么自私呀!

我找到了我的私。下午盘腿时,腿没有疼。我看到我们地区第二大魔头来了,是一条大蟒蛇。大法弟子们排成一字形长阵,把它罩住,发出强大的能量把它解体了。一会儿,又飘过来一大片“白云”,而后又化成一小片、一小片的。只见大法弟子们也三人、二人对着一小片、一小片的“白云”发出强大的能量,把“白云”解体掉了。

这几天长时间发正念,触动了很多高层的邪恶生命。它们从北边(北京)打通了一条两米多的通道,“黑气”顺着通道滚滚而来,通道四周的“黑气”、“黑浪”也一起涌来。邪恶生命太多了,望不到边。四周象黑天一样,只有大法弟子的场中明亮。我求师父加持弟子们的能量,开发我们的智慧,解体邪恶。在师父的加持下,大法弟子们个个都发出强大的能量,护法神也和我们一起清除邪恶。“法光耀寰宇!”我脱口而出,无数层邪恶生命瞬间解体了,天也亮了,只见大法弟子们发出的能量不断的向外扩散,一直扩散到几个邻县区域的一半。最后我们把清除的邪恶生命装進了四个大杯子,一个大杯子是高层邪恶生命和因素。

七月二十一日,今天我们地区的大魔头来了。它是一个圆形的邪恶生命,它化成了人形,调来了很多无形的高层生命,在它身后飘来了九十多个刚几个月大的“小孩儿”。这些小孩子组成阵势哭,不让清除它们。大法弟子们围着它们发正念,它们哭的好可怜。有的弟子被对方的招数迷惑而动了怜悯之心,发出的功逐渐弱下来。我开始背《洪吟二》中的<心自明>,当我背到“真相大显天下茫”时,小孩儿们一下子没有了,成了一大片黑气,我们发出强大的能量把黑气清除了。

随后,有一个高层生命从四个角往下流黑水,好象它以下的物质碰到黑水就会烂掉。我把黑水定住,来到它面前。我说:“你迫害大法弟子,罪大无边。”它说:“我不知道,是上边让干的。”我说:“赶紧收回你的黑水,帮助大法弟子清除邪恶,记住法轮大法好,有个美好的未来。”它说:“行。”黑水立刻变成了红色。在大法弟子的正念场中,这个高层生命归正了(它是这几天发正念中唯一一个选择归正的生命)。

发正念在另外空间就是正邪大战。这场正邪大战惊动了很多高层邪恶因素。它们调来了一个很大的邪恶天体,上面布满了层层邪恶生命和因素。我求师父加持弟子,赐予弟子解体它们的法宝和智慧。瞬间我手中就有了一个“无境瓶”,好象有形、无形、有境界、无境界、多大、多小的邪恶生命因素都能装進去。我想:你这天体在整个大宇宙中也不过是一粒尘埃。瞬间这个天体就变成了一小点,连同邪恶生命一起装進了“无境瓶”。

邪恶又从南方调来了水怪,还没走到,就被装進了“无境瓶”。从北方来声援的邪恶生命刚到,就变成了白灰水一样的东西解体了。

接着,从上面来了很多无形的生命,它们变成透明的、很小的、快看不见了的厚厚的一大层,真是无数无数。此时,我感到呼吸有点困难。但我心中有一念:“一正压百邪”。我想,我是法粒子,法能解体一切邪恶。只见所有的大法弟子聚在一起,排成一行一行的站起来,齐声说:“我们是法粒子,法能解体一切邪恶。”随着声音的发出,所有的邪恶生命因素瞬间解体。最后,很高很高层次的“私”下来了,它变成了人形,边走边说:“我体验体验这整体的力量”,它刚走到我们强大的场中,就被解体了。

七月二十二日,我们刚开始发正念,就看见层层层层“恶”的生命来了。我想,你“恶”来了,我就用慈悲、用善来解体你。随着这个意念一出,我看到自己没有身体了,只是一个光亮团儿,那种慈悲、善的力量无法形容,太美妙了。大法弟子们发出强大的能量,层层层层“恶”的生命与因素解体了。一会儿,又有伸進三界的“一只脚”,它也是层层层层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我想起师父的法:“真念化开满天晴”(《感慨》)。层层层层的邪恶生命与因素瞬间解体了。

通过这两次长时间的发正念,我看到了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是神通广大的,没有“你行啊、他不行啊;你高啊、他低啊”这个概念。当有一个大法弟子想到怎样解体邪恶,其他的大法弟子就都知道了,因为我们都有佛法神通,并且都尽自己的能力默默的配合。

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形成强大的整体,整体提高上来,邪恶就会灭尽。只有我们平时真正的静心学法、向内找,心中有法,才能用法指导我们如何做;只有我们形成强大的整体,才是法力无边的。希望同修们都能重视四个整点发正念,圆容我们这个大整体。

经同修们商量,我县决定每个星期日的下午二点至三点,立掌和莲花手印共一小时,锁定本县长时间发正念,直至邪恶灭尽。

以上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