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高僧洗冤,得神灵解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唐朝武则天时候,恒州鹿泉寺僧人净满严守戒律,品行高洁。谁知正邪不两立,庙里众多贪馋懒散的和尚感觉如芒在背:出了这么个天生穷命的呆和尚,我们还有什么名气,还有什么供养,难道全庙都跟他做苦行僧不成!他们嫉恨之下,思来想去,唯有把这个呆和尚除掉,并让他名誉扫地,才能一解自己心里咬牙切齿之恨,二扬自己表面冠冕堂皇之貌。

“万恶淫为首”,犯色戒是和尚最大的污点。那帮打人专打脸的歹毒和尚深知这一点,就在这一点上大做文章。他们首先精心炮制了“物证”:把一幅画偷偷藏在净满房间的经匣子里,并故意锁得严严实实。画上画着一个美女坐在高楼上顾盼多情,净满在楼下色迷迷的弯弓射箭,分明是净满在投递情书勾引良家妇女。然后他们又炮制“人证”:教唆净满的不肖徒弟到朝廷去构陷净满,自称最熟悉净满,能披露净满“打着高僧幌子奸淫妇女”的“内幕隐情”。这两把捅向净满的刀子刀刀取命,武则天接到“举报”后顿时勃然大怒,将净满逮捕下狱,并命令御史裴怀古负责此案,一旦查实净满劣迹,立即诛杀欺世淫僧。

裴怀古却没有草草了事,而是深究案件的根本,最终发现净满实属被人诬陷,就果断释放了净满,并反过来惩治诬陷净满的和尚。武则天听到裴怀古上奏的判决结果后,又惊又怒,惊的是判决结果完全出乎自己意外,怒的是自己亲自定性督办的御案居然被裴怀古翻案。武则天不由得脸色大变,厉声责备裴怀古执法不公、宽纵罪犯,要卫士拉他下狱治罪。裴怀古却坚持判决结果不肯改变。

李昭德在一旁打圆场说:“小臣认为,裴怀古审案粗枝大叶,请陛下命令他重审。”裴怀古激愤地高声说:“陛下颁布的法律没有亲疏之分,普天之下应当遵守同一标准。陛下为何要让小臣诛杀无辜的人,来违背陛下关于法律的圣旨?假使净满真有违法行为,我又怎有脸宽纵他?小臣只根据法律公平执法,以求不冤枉好人,不滥施刑罚。就算这样做招来杀身之祸,我也不后悔!”武则天心里明白了,就放了裴怀古。

裴怀古后来担任阎知微的副使出使突厥和亲。突厥劫持了使节,胁迫阎知微做“南面可汗”,又逼迫裴怀古接受伪职。裴怀古不肯投降,说:“与其毁节而生,不如守忠而死,请你现在就把我的头砍掉,我决不躲避。”在生死关头,突厥竟然没有杀他,将他囚在军中。突厥南下入侵赵州、定州时,裴怀古趁机逃脱。然而裴怀古一向体质瘦弱,受不了路上骑马奔驰的辛苦,后面追兵就要到了,裴怀古却不能骑马。裴怀古就虔心祷告上天,但愿自己死也要死在南方大唐的土地上。

裴怀古逃得精疲力竭,在路上歇息的时候睡着了,梦见一位样子像净满的僧人,给他指路说:“可以从这条路走。”裴怀古醒来后就跟从梦中指示走,避开大路追兵,在山谷中辗转跋涉,最终到达并州边境。当时并州长史武重规纵兵行凶,手下随便杀人冒充战功请赏。巡逻队看见裴怀古来了,急忙把裴怀古抓住。在他命悬一线之际,有一个士兵突然惊呼:“这不是裴御史吗?”裴怀古得以安全返回大唐。裴怀古接连逃脱大难,当时人们都认为这是因为裴怀古坚守节操、为高僧洗冤昭雪,因而得到了神灵的护佑。

(据《新唐书》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