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修炼法轮大法 发作性睡病不治而愈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一日】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身体出现了一种不正常的现象——贪睡,后来才知道这种病比较罕见,叫做发作性睡病。

随着时间的推移,病情越来越严重,每次上来困劲儿就感觉自己的大脑被一层东西笼罩了,尽管我痛苦的挣扎,控制自己不去躺下睡一会儿,也是意识模糊,什么也做不了,而且发作频繁、没有规律。有时一家人正在吃饭时,一桌子丰盛的饭菜,我会因为犯困把饭碗掉地下;有时骑自行车犯困不是和别人撞上就是自己摔沟里了;有时走路上来困劲就闭着眼睛走,摔跟头也是常事;上课、写作业,就更不用说了。随着学习任务越来越重,我的精力明显跟不上,学习成绩直线下降。晚上我的睡眠质量并不好,经常是一个梦接一个梦的,还有故事情节,醒来来后十分疲劳。我有时自己都分不清楚哪些事情是真实发生过的,哪些事情是梦境中发生的了,整个人精神恍恍惚惚的。白天只要上来困劲儿,除了马上睡一会儿以外,别的什么也做不了。后来不只是精力不够用,身体其他方面也出现了异常:遇到激动或刺激性的事情腿就发软,眼皮发沉,舌头经常性的在外面吐漏着(听家人说的),有点象痴呆似的。而这些当时我自己并不知道。

面对学习成绩下滑我有心无力,更让我彻底的绝望的是医学根本无法医治。而父亲始终认为我不是有病了,而是不愿付出辛苦,在逃避学习,因此他对我出现的病症采取了很多办法:说服教育甚至打骂。内心的痛苦,又得不到理解。在极度自卑、绝望后,我变得叛逆、怨恨,甚至是仇恨父亲对我的所作所为。我开始自暴自弃,任凭父亲怎么逼迫我。只要他一说我,我干脆不学习直接躺床上就睡,越不希望看到的我就越是干。脾气暴躁,靠骂人发泄、甚至是打人。母亲和姐姐又劝说不了父亲,只能陪我一起哭。母亲背着父亲带我去医院检查,结果中医、西医都看了,也没有明确的说法,只诊断为嗜睡症,开了谷维素、维生素B12等调节神经的药物。后来又采取了针灸、汤药等方法,也没什么效果。大姨还找了驱邪的人帮我看过好多次也没什么变化。后来,母亲在《健康报》上看到了类似我得的这种病的一篇文章,病因不清,治疗方法也没有,在医学领域也尚在研究之中。如果再发展下去就是痴呆!当时我真是痛苦。

九七年母亲和姐姐走入了大法修炼。看到母亲和姐姐自从炼功、学法后简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乐观健康,无论父亲再怎么发火她们也不生气,有时我还会为她们打抱不平,而她们却乐呵呵的不往心里去。我当时还有些不理解,她们就建议我看《转法轮》这本书。书我也有看,可是每次拿起书来一看我就困得倒头就睡,下一次再看书的时候不知道间隔了多长时间,以前看过的内容都没有印象了,所以每次看都是从头开始第一讲,当时只是停留在知道这个功法好的认识上。这一拖就是一年呀!

九八年暑假的一天,我还在睡觉,就听见咚咚的声音,迷迷糊糊的半睁眼一看,本来刚要发火,看到母亲和姐姐正在打坐,而母亲整个身体象要启动的发动机一样,左右摇摆,然后渐渐的离开了床,起空了。我当时困意全无,很惊讶,但又不敢吱声,担心打扰了母亲。这时又想起了自从开始看《转法轮》这本书,一晃一年过去了,而我连一遍都没有看完,真是惭愧。于是我下决心,说什么也要利用这个假期时间通读一遍。看书的时候还是困,为了克服困,姐姐就告诉我大声的读,她在旁边听着。随着通读《转法轮》,使我明白了许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道理。当我认真的去通读时,发现李老师讲的每个问题都是那么吸引我,我从没有怀疑过师父所讲的各种自己连听都没听过的事情。当我知道了师父讲的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的法理后,我从心底发出一念,我也要按照这个标准要求自己的言行。而且这一念越来越坚定。就这样,几天的时间我就通读了一遍《转法轮》,感慨很深。

没想到奇迹在我身上就发生了。晚上睡觉做梦清晰的看到师父从我的头顶拽出去一个怪物,头有些象鸵鸟,脖子上有三根红蓝绿的粗血管,梦中看到师父与其对话,让它离开我,而这个怪物不干,后来师父把它的三根血管剪断了。还有一次梦中看到天上有两个会飞的类似蜈蚣一样的一节一节的怪物,我很清晰的知道它们是兄弟俩,控制我的身体很久了,当时师父也是与其对话,告诉它们不能在我身体里呆着了,可是它们也是不干,师父就把它们处理掉了。随后的几天时间里,只要我一闭眼,就看到自己的身体任何部位都会往出冒白色的小肉虫子,两头都带尖的,粘糊糊的,很恶心人的,它们只要一出头,我就抓住它把它们拽出来摔死。这些虫子在我身体里窜来窜去的,有时候感觉到钻到心脏部位痛得我实在难忍,我就把眼睛睁开了,只要一睁开眼,什么都没有了。紧接着如果马上闭眼,又会出现上面说的情形。母亲和姐姐告诉我这是师父管我了,因为我产生了要修炼的一念,师父正在给我净化身体呢!之后,我真的神奇般的精神起来了。

我学习的是护理专业,在实习的过程中,母亲开始还担心我的精力跟不上容易造成医疗事故,没想到我的精力越来越够用,还能随着实习老师值夜班,这些对于我来说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功法我都还没有学会怎么炼呢,李老师就给我净化了身体。折磨我多年的发作性睡病不知不觉的就痊愈了。

前几天,我在浏览网页的时候,看到了“猝睡症”这个热门名词,打开看了一下详细内容,竟然就是我修炼以前得的那种病。现在受到这种病折磨的人群越来越大,而且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了,这种病在医学上仍是不治之症。发病原因尚在推断分析中,治疗方面,需要患者常年服用神经兴奋剂才能勉强维持工作、生活。看到这些,我真是太幸运了,因为我得到了法轮大法,没有师父和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

现在的我,完全象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学习而不需要服用任何药物。不但发作性睡病痊愈了,以前的鼻咽炎、胃炎等疾病也都消失了。还有我在得病期间形成的自卑、多疑、妒嫉、怨恨、急躁、打人骂人等等不良的心理和恶习全都在大法中得到了归正。我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对父亲的仇恨消失了,相反我明白了正统人类应该尊老敬老,对父亲十分孝顺。我所接触的人都说我是个世上难找的好人。

自从九八年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至今已有十多年了,我经历了和平时期以及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时期,曾经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绑架、非法劳教、甚至遭酷刑折磨,一路走过来,从未后悔当初的选择。没有师父、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现在的一切,是师父给了我一个全新的人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