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洪芳遭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 生命垂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杜洪芳,被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出现生命危险。杜洪芳在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因她坚定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拒绝所谓的“转化”,在被非法关押的一年多时间里,遭受中共的残酷迫害。她丈夫郭云庆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被关在公主岭监狱。

杜洪芳,一九六二年出生,吉林市冶金建设公司服务公司工人。一家三口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十一年中,与丈夫郭云庆多次被中共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等,受尽了种种酷刑折磨。他们的儿子因父母被非法关押,无人照管,十一、二岁就过上流浪生活,不能正常上学读书,在社会上遭受了各种欺侮、凌辱。

据知情人讲,杜洪芳在吉林长春黑嘴子女劳教所曾被恶警将电棍插入阴道电击,迫害相当严重。

一、杜洪芳遭受的残忍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杜洪芳第一次进京上访,沿途受到各种非法盘查。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杜洪芳二次进京上访,被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杜洪芳回来后,即刻再次进京,因北京各道口封锁严密,不许上访人员进京,只好返回吉林市,刚进家门就被一直蹲坑的恶警绑架到吉林市洗脑班。二零零零年一月,杜洪芳被非法刑拘数十日。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杜洪芳再次进京和平上访,在抚顺车站被绑架,送回吉林市被非法刑拘,二零零零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关进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期间遭强行洗脑、各种酷刑,还被非法加期十个月。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八日杜洪芳被劫持在四大队,她继续炼功,被恶警于管教拿手铐吊在床头,用电棍电一阵,然后逼签字。杜洪芳回答:我没有任何罪错,不签字。恶警转身出去,进来2个犯人,一进来就扇耳光,还骂杜洪芳。杜洪芳开始绝食,恶警用一个铁器把嘴撬开,胶皮管从嘴中插入胃里,往里灌食。当时她呕吐不止,胃被盐水刺激得火烧火燎。

二零零零年五月一日,四大队组织看电视洗脑。全体法轮功学员都起来炼功,管理科长岳君首当其冲,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五月十三日,被非法关押在四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全体绝食,要求停止迫害。恶警把杜洪芳绑在铁丝床上,手脚用皮带系在床边,由一名犯人摁头,开始灌食,这时恶警管理科长岳君手拿电棍象失控一样电她的脖子和全身,这时杜洪芳的身体被电的都弹起来了。电完一阵,把皮带解开,杜洪芳下床走几步靠墙边,不一会儿,昏倒在地上。

同年十一月一日,恶警张桂梅又把杜洪芳找到管教室逼写决裂书。杜洪芳不写,张就拿电棍电,然后把杜洪芳关入了小号,把手和铁门栅栏铐在一起。这时杜洪芳的手被铐得周围都是泡,手肿的象个馒头一样,已经不能握拳头了。而且还有很多的老鼠在身上乱窜,当时老鼠几乎爬遍了杜洪芳的全身。

由于杜洪芳不改变自己的信仰,被非法加期迫害300多天。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二日,从劳教所走出来。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八日,杜洪芳再次被恶警绑架,遭恶警毒打和各种酷刑折磨,恶警拿塑料袋就捂头,捂好长时间才把塑料袋摘掉,还逼口供,然后第二次又捂头。当时杜洪芳被恶警捂的都要窒息过去了,眼前发黑,心脏就象要蹦出来一样,脸憋得很青。恶警象发疯一样,连续不断的捂三次到四次。

随后,杜洪芳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关进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同年七月,四大队放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录像,杜洪芳说:法轮大法好,自焚事件是瞎编的,编好的镜头放出来,大法弟子只是把镜头放慢了,让世人看清楚自焚过程中的很多疑点。第二天恶警刘志伟,把杜洪芳叫去,拿起电棍就电,正在这时恶警大队长张桂梅逼迫杜洪芳吃药,一拳把她的嘴打出血来。

恶警张桂梅操纵犹大和恶警对杜洪芳强制洗脑,整天整夜不让她休息,还强迫她看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和书籍。杜洪芳坚决抵制对她的迫害,并在每月所谓的思想汇报上都揭露江泽民犯罪集团的罪行,并在签名处每次都写“大法弟子”和自己的名字,恶警们每次月末都对她电刑折磨。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杜洪芳、郭云庆与儿子郭凤卿再次被以吉林市昌邑分局国保大队都兴泽为首的恶警绑架,杜洪芳与儿子郭风卿后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杜洪芳绝食抗议,遭到迫害性灌食,看守所恶警叫嚣:你这样不过几天可让你死。杜洪芳回言:“你们能做出来,但是不出三天全世界都知道是你们迫害死的。”十二岁的儿子郭风卿也遭到精神与肉体上的迫害。后杜洪芳与儿子被释放。郭云庆被非法判刑十四年。

被释放后不法警察并没有放松对他们的骚扰,到处查找他们,到杜洪芳亲人家中骚扰,最近昌邑公安分局给杜洪芳亲属家一张通缉令,上面写着让杜洪芳到公安接受所谓的“审查”。杜洪芳与儿子被迫流落他乡。

杜洪芳自二零零八年七月被恶警绑架后,最初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后被劫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恶党对杜洪芳的非法审判没有通知她家的任何人。

二、丈夫遭受的残忍迫害

杜洪芳的丈夫郭云庆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份第二次进京上访,十月十日被北京市公安局三间房派出所和吉林市公安局在北京市绑架,劫持到吉林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一夜,并遭强行非法搜身,第二天送回吉林市,同车送回的还有其他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三十多人。一到吉林站就被早已等候的上百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强行给每个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并强行录像。当时吉林市电视台和《江城日报》报社配合邪恶的公安部门对法轮功学员的合法上访进行造谣诬陷,并在当地电视台播放和报纸上刊载。接着郭云庆被吉林市昌邑区延江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郭云庆即刻再次进京和平上访,因北京市严密封锁各进京路口,不准上访的人进京,郭云庆只好返回吉林市,刚一进家门就被一直蹲坑的恶警再次绑架,非法刑拘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中旬被吉林市公安局非法逮捕,关押在吉林市第一看守所,四个多月后于二零零零年三月份无罪释放。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六日,郭云庆第四次进京和平请愿,十月一日上午八时许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五米多长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当时就冲上来几十名恶警把郭云庆团团围住,疯狂毒打,恶警当时已人性全无,不但十几人对郭云庆拳打脚踢,还有人从袖口中抽出长条形铁器照着郭云庆的头部猛击数十下。当时郭云庆满头、满身都是鲜血,浑身衣裤都被鲜血染红,当场昏死了过去,后在昏迷中被几名恶警抬到了北京前门派出所。当晚为了逃脱责任,前门派出所的几名恶警趁天黑无人看见之时,把一直处于昏迷状况中的郭云庆扔到无人看见的地方后逃之夭夭。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八日,郭云庆因向世人讲述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时,被吉林市昌邑区文庙派出所绑架,昌邑区公安分局的恶首、保卫科科长都兴泽下令对郭云庆当场严刑逼供,把郭云庆左手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几个恶警拽着郭云庆的两个脚脖子使劲的来回悠,长达二十多分钟,郭云庆当时疼得晕了过去。至今郭云庆的左手中指伸缩都非常困难。恶警们还用芥末面抹在郭云庆的眼睛和鼻子上,用过各种酷刑之后半夜时分把郭云庆关进拘留所。十四天后郭云庆被非法转为刑拘,关押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接着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吉林市劳教所。在劳教所,郭云庆被强制洗脑,并受到了各种各样的体罚等等,恶警因郭云庆坚持修炼大法,于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七日将他转移到了辽源市劳教所强行洗脑,施以各种折磨,郭云庆仍坚持修炼法轮功,在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释放。

郭云庆出狱后,吉林市昌邑区哈达湾派出所恶警张寿滨等人在多次抓捕郭云庆未果的情况下,又几次到郭云庆妻哥和妻妹家骚扰,并对郭云庆十二岁的儿子进行跟踪、骚扰等,致使郭云庆的儿子有学不能上,有家不能归,在外流离失所。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郭云庆、杜洪芳与儿子郭凤卿再次被以吉林市昌邑分局国保大队都兴泽为首的恶警绑架,被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警犬基地。在警犬基地,郭云庆遭到国保恶警的毒打和酷刑折磨,几次昏死过去,恶警还不肯罢休,反复刑讯逼供,郭云庆被迫害的不能走路。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吉林市昌邑区邪党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对大法弟子郭云庆非法判刑十四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0/2294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