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一日】当看到师父在《再精進》中说:“我看这一切也都走在最后的尾声中了,只是很多人不敢承认这现实的一步步的展现,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要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这就是还不能够使最后这件事完成的关键所在。”我内心一震,深感内疚,早该把在大学这两年,在师父的呵护下是如何珍惜时间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的体会写出来,与在校生共勉。师父说:“目前人类的每一天都是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来的,大法弟子在人间的表现就是留给历史的。”(《精進要旨二》〈什么是功能〉)我们只有精進实修,在艰苦的环境下放下人心的执著,修出威德,让众生敬佩,让师父欣慰。

一、正念足,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救人机会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正念来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么好、你人的办法怎么高明,修的是你在对待问题时是否用正念。”(《再精進》)在救人的过程中真的是这样。正念足,师父就会给我们安排,给我们智慧。记的刚来大学时一个同修也不认识,只能去自习室看师父的讲法,但我每天坚持发正念和讲真相。军训站军姿,就长时间发正念,清除校内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空间场清理干净了,就感到自己很高大。有机会,就讲真相。虽然有时很长时间才讲退一个,但心里很感谢师父能救了众生。

有一次,在教室看完书,看到進来一个很时尚的学姐,本来心里有点不稳,但想到自己的责任,就大方的走过去说:“姐姐,你打扮的真漂亮,很像外国人。听出过国的人说外国人思想都很开放,法轮功在国外就有很多人学……你们家乡有没有人学呀?”她说:“我们那条街有一个爷爷学,他思想很正统,根本不象电视里说的。”我说:“是的,现在很多人不相信中共说的。你应该也没入党吧?”她说:“都想退团呢,感觉就是交钱!”我说:“那我帮你在网上退了吧。”她告诉了我她的名字。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容易讲退的,从中体会到讲真相中放下对自我的执著,放下个人的因素很重要。也感到我们修炼人平时纯正的表现就是解体邪恶谎言毒害的最好证据。这就要求我们在平时的生活中要时刻把自己当作证实大法的修炼人。

记的还有一次准备给一个老板讲真相,看到他那横眉冷眼的表情,就有点犹豫。但想到我们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为得救吃了无数的苦,那自私的犹豫不是我。便说:“叔叔,现在做生意挺辛苦的,我爸以前也是东奔西跑的,赚点钱还要交税,身体不好上医院又贵,幸好后来学了法轮功。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的。好多人学了脾气、身体好了,而且抽烟、打牌、喝酒,不好的习惯都改了。家庭变和睦了,对小孩教育也很好。”他象小孩一样看着我说:“真的吗?”我肯定的说:“是的。”他笑了。现在想起来我们真得放下自我的喜好和观念,才不辜负众生的期盼。

讲真相中,我还感受到真相资料的威力。一次讲真相中,他说有人把资料放在教室里,他看了还蛮好,感觉学的人还很多。还有一次,本来已和一位老奶奶擦肩而过,但感觉她是有缘人,就又回头把那老奶奶讲退了。她说她先生信这,我又跟那爷爷讲,那爷爷说他只看过一张传单,感觉很好想看书。我刚好带了书,就给他了。我跟他约好,后来又送了几本书给他。

真相纸币也是救人的好办法。一次,送给一位叔叔真相币,他说他不相信这个。我说信仰是自由的,我不会强迫你去信,但在他受冤时,你不跟着反对他,也是对正义的支持,并且人都有一个做人的道德准则,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是没错的。这时,旁边一位小妹妹拿着钱念:“心记大法真善忍,洪福常伴善良人。”并感叹道:“说的多好啊!”我又接着跟她讲,四川大地震,相信真相的人死里逃生、化险为夷,并讲自焚真相。她听的很认真。

还有一次,买东西,旁边有很多人,真相纸币已经用完了。我不知道该怎样讲,就在心里求师父帮助。突然,看到有人在看钱,说好多钱上有法轮功(写的话)。我说:“是的,我也收到过。听我老师讲,香港很多人学,还蛮好。”他旁边的人说:“看那写的也是蛮好的。”我说:“中共只知道欺压好人,文革后还不是很多人被平反。老百姓生活贫困,它却不管。它如此做恶必遭清算,看到网上现在有很多人退党,免受其恶报牵连。”就这样我很自然的就讲了真相。那时感觉师父时刻都在我身边。

后来与一位保洁阿姨讲真相,她说,学校旁有人学,并把我带到同修家。但同修当时在另一地做生意。一次,想去他做生意的地方找他,人没找到,但却意外的发现旁边的中学有很多人来参加艺术高考,我就利用我是艺术生,以关心的口吻讲真相。

第二学期一次从爸爸那里回来,不知在哪一站下,心想一切都由师父安排。便安心的与邻座讲真相。讲完真相下车,刚好碰上高考人山人海,又是一次讲真相的好机会。还有一次去另一学校找同修学法,刚好在那一站下,又碰上高考的人群,内心无比激动。师父看到我们有救人的心,就给我们安排好了一切。

一般与同学讲,我从历史角度谈中共的残酷;从学习压力大而又学不到实质的东西,应试教育把人都给奴化了,出来工作又难找,但有关系有钱就好找,从而讲到腐败;还讲自古以来没有哪朝哪代是长盛不衰,而共产党不同的是要我们向它宣誓把生命交给它,所以只要我们自动退出它,站在正义的一边,将来它遭报时我们可以说没有加入它,而且这是最和平的过渡到没有中共的自由社会;从环境污染、道德下滑,讲到信仰问题,并讲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却遭到残酷的迫害,但他们仍坚持理性和平的向人们讲述真相,他们是中国人精神复苏的希望。有时从最近的假新闻讲“自焚”真相,并启发他们思考:若真象它们说的那么恐怖,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学?为什么西方发达国家没有象中共那样残酷迫害?为什么中国文化在国外反而受重视?为什么中共在历次运动中想镇压谁几天,就能镇压下去,而镇压法轮功十一年了,不但没有镇压下去,却传遍了一百一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因为真善忍是普世价值。一般我不用灌输的形式讲,而是交流的语气,让人觉的你真的是希望他多了解真相,为他好,而没有其他意图。因为现在很多人的戒备心很重,往往表面敷衍。要想打开众生的心结,要让他体会到我们的善,而愿说心里话。但不要执著于结果。

记的有一次与同学讲完真相后,他说他不管这些。但在一次与另一同学讲时,他说那位同学在他们寝室也讲了,他很赞同并要退团。我从中深感讲真相也是内修的过程。如对方不听,是不是我们学法少不净心,有人举报说骂是不是去爱面子的虚荣心,别人斜眼冷看是不是去完成任务的心,或急躁心、求名利的心导致缺少智慧,讲出的话没有穿透力打动不了人心,无法展现法的威力。

以前我也是内向胆小,但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说:“人的执著,干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观念,都是必须去除的。对于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除去这些人心的执著与观念的改变就那么难吗?如果一个修炼的人连这些都不想去除,那么修炼人的体现是什么呢?”是啊,一个宇宙的保卫者为了众生可以舍尽一切。那就让我们乐观的放弃人的不好的、为私的、名利情色气,救度更多的众生吧!

二、魔难中成熟

在讲真相中,我由开始的几个星期退几个,到后来几个小时退十几个,没有以前那么多的人心,但却渐渐的放松了正念。一次,去另一学校发资料觉的很好发,生出来干事心,被人发现。想到上次堂堂正正的把收的资料要回,于是抱着侥幸的心与管理员讲真相,但他不听,并打电话把我带到保安那里。我默默的发正念,并向他讲真相,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但仍然说:“这事他也做不了决定,只能压到最低,不去派出所,但要去警务处。在警务处他们问了很多问题,我想起了师父说过不要配合邪恶的法,就只是讲了一些真相。后来经过一番折腾,没有得到它们所要的,一个很凶的恶警打了电话。一会儿来人把我用车强行拉到了派出所。

现在很后悔为什么当时没用正念制止邪恶行恶。在派出所我一言不发,不断向内找。师父说“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我找到了这段时间学法不入心,没有象以前那样在路上也在背法和发正念。炼功迷糊,导致不能充份发挥功能的作用。由于上星期讲退一百多人,想到这星期还要去怎么样做,自高自大,生出强烈的干事心,没有象以前那样正念对待,认识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证实自我的心使我想不到这是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没有了那种神圣的责任感,自己跌了跟头也毁了众生。上次要资料时,是完全为众生不犯罪与珍惜资料,要用来救众生,而这次多是为自我解脱。与同修相处自以为是,非要等到碰壁才知道找自己。还有很重的同修情,特别是在异性同修面前有表现自己的色欲之心,潜意识有感受所谓的人间温暖的执著,迷失了自己回归的路与救人的责任。想到这些觉的自己太对不起师父了,没有好好利用师父赐予我的智慧。于是心里对师父说:“弟子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彻底解体旧势力的安排。”下午一警察对我说:“待会儿国保要来我们这里处理这案子,看你还是学生,只要你说你是哪个学校,有人来保你,你就可以走。但你不说,就凭这资料就可拘留或判刑。”我心想你说的不算,便借机与他讲真相。由于急于出去后来还是用了人的办法,说出了我的名字和学校,老师就把我接回去了。由于没有完全正念否定,现在都觉的痛悔。

后来老师要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出这事,我说:“一定。”心想我一定做好。系里领导也找我。他说:“听说你成绩很好,做人很正直。法轮功修身养性你学,我们不管。但不要去宣传。”并用情来开导要我写“保证”。我知道我不能被这带动。我说还考虑一下。后来又找了一次,我违心的说尽量吧,但心想我一定要尽量做理智。校领导也找我谈了一上午,他说:“听你们系里老师说蛮喜欢你,但你说不到几句就开始讲法轮功,看来真的如此。我准备了两天,在你身上毫无作用,但你一定要口头‘保证’,不然我不好交代。”我心想这次绝不妥协,心里请师父加持。僵持几分钟后,找他办事的博士说:“信仰是自由的,我上大学时也有人学,你不要怕。做不到不承诺是好样的。”领导说:“那你先去吃饭吧,你是我见过的最难转化的一个。”就这样,我还是做我自己该做的。

就在我感到有压力时,我认识了大我一级的同修,并且是老乡。于是我们一起配合,在湖边、教室食堂、草坪讲真相,星期天去广场讲。晚上一起在楼顶炼功学法和发正念,并面对面发神韵晚会光盘。就在欢喜之余,有同学把光盘上交了。校领导说:“对你的态度已经受到上级的批评。你不用狡辩是不是你发的,随便叫四个人都有认识你的。你在校期间可不可以不发?”当然我没有老师说的那么好,学校有二万多人,而我讲退不到两千,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太远。我说:“老师,那你好好看一下,他是宣传中国传统文化的,很精彩。”后来我写了一封信,我说:“希望中华大地能正气回升,人人善待。制止这场浩劫,我们人人都有责任的。”他说他明白了我们是在揭露迫害,而不是与政府作对。并送给我一本书,说:“很佩服你如水一样柔和,却有着水滴石穿般的意志。”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其实讲真相只要带着慈悲与善念去救人,师父就会赐予我们智慧。只要有耐心、恒心、善心、信心、真心,保持正念持之以恒的去做,就一定会做好。希望所有在校的大学生同修都能做好三件事,不要放松,不要被假相所迷,抓紧救人、抢人。大学轻松,但溶入法中更幸福。

一点认识,不足之处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