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对我的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一日】我是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王影,女,五十二岁,中学教师。因为坚修大法,曾遭受中共邪党两次拘留、一次监视居住、一次劳教的迫害。在黑嘴子劳教所,我被恶警凶残的折磨。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由于进京上访,被长春市南关区公安分局法制处非法劳教一年,投入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期满后,恶警又以不放弃信仰为名给我加期一年,我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一个因为修炼大法才从躺了几年的病床上站起来的好人,以被劳动改造的犯人的身份整整迫害了两年才获得自由。

在两年的劳教期间,恶警们采用了各种恶毒的方式和强制的手段逼迫我放弃修炼。从黑嘴子劳教所走出来的人都知道,那里接待法轮功学员的第一顿杀威棒就是电棍,为了显示她们的淫威,恶警们手里几乎时时握着电棍。稍有不如意就会电棍加身,不要说看到电火花,只要听到电棍噼里啪啦的放电声,人都会不寒而栗。恶警用这个东西威胁、恐吓、电击我这个曾经因心脏病而卧床不起的人。

看到这一招没有奏效,恶警就加重了对我的迫害,让我两腿双盘、双手背后,从早晨她们上班一直盘到下班,中间不许松开、不许挪动也不让上厕所。盘过腿的人都知道,一般情况下盘一两个小时,腿就疼痛难忍,除了胀麻之外,脚踝处挤压,骨头被硌着钻心的疼,大腿的两侧就象有根筋被抽紧一样,让人禁不住要龇牙咧嘴。腰也酸痛到几乎支撑不住身体。一小时、两小时、三小时……豆大的汗珠不停的从额头脸上滚落,浑身湿个响透,由于剧痛导致心慌、气短、头晕、恶心、呕吐……只能依靠身体轻微的不停摇晃才能稍稍缓解一下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如果被恶警发现了还要连踢带骂。这个姿势是对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当恶警下班可以把腿松开的时候,这又是一大关。由于盘腿时间太长,浑身疼痛难忍,手一碰腿疼的就要嗷嗷叫喊。只好由别人帮忙慢慢把腿松开放下,半个小时后才能弯弯着腿勉强站起来,走不了路,腿好象被拉伤了一样,每迈一步,都是万分的艰苦,只能扶着墙一点一点的往前挪着去上厕所。上厕所时也得用手扶着墙慢慢蹲下去,同修拽着胳膊免得摔倒,然后再拽着胳膊扶着慢慢试探着重新站起来。

晚上上床都要别人輖上去,一旦躺下就不敢再翻身,腰、腿、胳膊一动就拉动全身疼痛难忍。即使这样,夜里的时光还是那么短暂而可贵呀,转眼之间第二天的迫害又开始了,酸痛胀麻的胳膊腿又要重新忍受比昨天更难熬的折磨。

这样的迫害持续有一周的时间后,恶警又变了新花样。给我单独换了一个地方,这是一栋新盖的六层楼的背阴的房间,东北的十月下旬已经算是入冬了,天气格外的阴冷,屋里没有暖气,刚刚抹过的水泥地面又潮又湿,墙上贴着冰冷的瓷砖,还穿着秋衣的我,进去没用多长时间就冻得直打牙帮鼓。我的身体、四肢呈“火”字形被恶警用皮带紧紧的固定到一种用稀疏的铁条编制的床上,我想这就是那些恶人叫嚣过可以让人生不如死、两天就得告饶的臭名昭著的死人床了。

我就这样被白天黑夜的扔在了这个冰窖一样的屋子里,不给铺盖,嘴唇冻成了青紫色,浑身冻得不住的发抖。头几天还允许我自己起来吃饭、上厕所,虽然心脏功能弱到没有一点承受能力,连蹲下身提裤子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都可以让我心脏乱跳、支撑不住的扶着墙大口喘粗气,然而毕竟可以短时间缓解一下痛苦。

四、五天后恶警看我还不决裂,干脆就不再让我起来吃饭,甚至上厕所的权利也被剥夺了。二十四小时捆绑在床上,一分一秒不让缓解。吃饭有普犯喂,大小便由犯人给接,用那种不知从哪弄来的肮脏的大盆,硬硬的塞到臀胯部位,腰和臀部被高高的顶起来,根本就便不出来。再加上不活动,几天以后就吃不下饭,身体虚弱、精神恍惚、反应迟钝。同时浑身酸痛麻木就不必说了,更难以承受的是胃肠长时间的持续不断的痉挛,因为本身已经被紧紧的捆绑着,不敢喘气,甚至眼珠都不敢错位,每痉挛一次会使全身剧烈的抻拉,而这种持续不断的痉挛疼的我大汗淋漓痛苦至极。

恶警们不仅没有停止对我的迫害,反而给我野蛮灌食,为了增加我的痛苦,恶警用鼻饲。直径五毫米左右的胶皮管被以粗暴的方式插入鼻孔经过咽喉再到胃里,鼻子里的肉本身就嫩,插入后很快就水肿充血,恶警还要使劲的往里捅,致使胶皮管横冲直撞通过嗓子眼时,感觉好象一个硬树枝卡住一样,又咽不下去、又没办法自己拽出来,很难受很难受。有的法轮功学员就是被这种野蛮灌食迫害致死。

灌的主要是浓盐水,也有玉米糊。这种迫害对身体的伤害极大。四肢捆绑着,几个人把我的头死死的按住,整个的一个人被恶警控制的快要窒息了,任凭恶警野蛮和粗暴,自己没有一点点挣脱缓解痛苦的能力。每次灌完,满脸都是喷溅出来的鼻血、食水和黏液,每次灌完,都折磨的死去活来,当同修看到我被迫害的惨象都忍不住失声痛哭。而恶人们却没有一丝恻隐之心,哪怕恶警还有一点点良知,都不会忍心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变本加厉的摧残自己的同胞。

由于反复多次灌食导致鼻腔破裂肿痛而再无法灌食时,恶警又想出了个阴招,把管子插进去之后不再拔出来了,这样一个大管子长时间的在身体里一半、外面一半耷拉着,致使嘴闭不上,一直张着,口水黏液顺着嘴角往下淌,又没人给擦,再加上从胃里返出来的食物腐烂的恶臭味弥漫在周围,好人都给迫害的像癫痫病人,看起来形象呆傻,这个时候那些恶警就来指责羞辱,这种灌食对胃的伤害极大,虽然看不到出血点,但很快就开始便脓血,拉了几天之后浑身虚脱、呼吸微弱、血压极低、奄奄一息。

恰巧又赶上月经期,没有卫生用品,脓血就和经血都便到裤子里,狱警不让上厕所还恶狠狠地说:“溻着!”这对于已经被迫害的伤痕累累的我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可是没办法就只好溻着,下身被经血和脓血浸泡得又红又肿、又疼又痒让人抓心挠肝的难受,还不能动不能挠,那滋味真是生不如死。即使这样,灌食和捆绑也没有停止。期间有时意识丧失,邪恶的大队长来叫喊些什么我的头脑没有一点反应,快要被摧残成植物人了。

到后来松绑时,腰好象断裂,感觉有钢锥在剜一样的疼,不敢碰也不敢动,更不敢用力的喘气和咳嗽。如稍不小心就撕心裂肺一般疼。腿已经没有一点知觉,胳膊被严重肌肉拉伤,火辣辣的不敢动,20多天之后才敢伸开。

十几天的酷刑折磨使我九死一生,在备受煎熬后总算拣了条性命。邪党想要消灭我的肉体摧毁我的意志,把我往死里整,这就是她们所鼓吹的“春风化雨”的转化。可她们做梦也想不到“真、善、忍”的理念早已深入我的骨髓,即使把我一片片撕碎她们也改变不了我。

这只是冰山一角,在我被劳教的七百多个日日夜夜,身心的摧残和迫害的惨烈是用语言表述不尽的。

迫害虽然已经过去几年了,但那痛楚的感觉仍然感同身受,身体上还留有当时被迫害的不良反应。这样惨无人道迫害的理由仅仅是因为我要做一个好人,我要坚持我的信仰。我时常回忆起当初的惨烈,震惊于那些害人者的灭绝人性,今天把它曝光出来,希望善良的人们认识这邪恶,让邪党统治迫害好人的人间炼狱早日土崩瓦解,还信仰一片自由的天空。

参与迫害我的恶警: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大队长:关微、张桂梅,狱警:袁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