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市小学教师吕新书被迫害致死真相(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石家庄市孙村乡塔谈小学教师吕新书,被非法判刑八年,在河北省第一监狱(保定监狱)遭受了种种难以承受的折磨、痛苦后,于2009年5月23日凌晨3点去世,终年59岁。

吕新书
吕新书

河北省第一监狱迫害责任人看吕新书肝腹水、骨瘦如柴、脚肿(人病危时的状态)、吃不下饭,瘦弱的身子挺个大肚子,躺不下整夜坐着睡不了觉,于2008年7月19日匆忙把他送回家。家人见状,悲愤交加,紧急送医院,确诊为肝癌晚期。当时医生问:为什么现在才来?家人不得不说:这要问问河北省第一监狱。

吕新书在河北省第一监狱(保定监狱)被迫害成严重肝腹水
吕新书在河北省第一监狱(保定监狱)被迫害成严重肝腹水

一、遭公安绑架、毒打

1999年“七二零”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后,吕新书去北京说明法轮功真相,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孙村派出所20天,并且被非法抄家。孙村派出所将家中电视、录像机、录音机、炼功带、大法书、师父法像、大法资料、师父讲法带全部抄走。从派出所出来后,在开学前4-5天,被派出所逼迫放弃修炼

1999年10月23日,孙村乡政府再次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强迫学员写三书(保证不炼功等)。从那以后,吕新书被不明真相的人监控、跟踪。

2000年7月初一天,吕新书在孙村学校比赛篮球,比赛结束后,孙村派出所直接将吕新书绑架,非法关押7天;7月20日之前,又非法抄家、绑架。同年10月底、11月初,吕新书再次被绑架并非法抄家。

2000年12月5日下午两点,石家庄市公安局伙同孙村派出所到学校绑架吕新书,并非法抄家,直接将吕新书绑架到石家庄市双环宾馆内。被非法关押在一房间,被几个恶人恶警打得死去活来,另一房间的学员听到吕新书被打得惨叫声撕心裂肺,几颗牙被恶警打掉。几天后被非法关押在市第二看守所。

据知情者告知,12月6日公安对其进行所谓“审讯”时,公安拿出了早已起草好的“事实”逼其“招供”,吕新书坚决否认,遭到毒打,公安企图将他屈打成招。面对无休止的酷刑折磨,吕新书没有屈从,最后恶警不得不停止了酷刑。有同情人士透露,吕新书后来被非法羁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半边脸和眼睛依然青肿。

二、老伴遭毒打、被迫跳楼

吕新书的老伴孙香菊,目不识丁,典型的农村妇女,几乎是足不出户。就是这样,吕新书被绑架的当天,孙香菊在法轮功学员王宏斌家被前来抓捕王宏斌的石家庄市长安分局政保大队及东大街派出所一行绑架,当天晚上被三个不出示任何证件却自称是市公安局的便衣带到双环宾馆进行所谓的“讯问”。孙香菊因拒绝说出自己的姓名和家庭住址,自称是李队长的便衣指挥其他便衣实施了“讯问”:

第一个便衣上去左右开弓猛扇孙两个嘴巴子。李队长见打得不够狠,亲自上阵,竟将孙香菊扇昏死过去,待孙醒来后这个李队长用掌猛击孙的前额,孙一下被击撞在墙壁上,即刻晕倒在宾馆的床上……;李打累了,第三个便衣极尽凶残的猛力击打孙香菊耳根部,当时的孙香菊耳朵剧痛,完全失聪,造成长期疼痛不止。

在对孙“刑讯”时李队长说:“你们不是讲‘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还讲迫害你们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我看我今天出去能不能被汽车撞死!”当晚,孙香菊被关押在孙村派出所的铁笼子里面。

12月10日,孙又被这三个便衣弄到宾馆审问时,孙香菊质问便衣:你们为什么对我非法关押、非法刑讯,并要求他们出示工作证件,他们不给,也不敢。12月13日下午孙香菊再次被弄到宾馆,几个暴徒就资料的事对孙进行了审讯,看孙什么也不知道,继续将孙非法关押在孙村派出所的铁笼子里。

直到2000年12月21日,孙村派出所见孙身体被折磨的日益虚弱,浑身发抖,惟恐承担罪责,便通知孙的儿子拿10000元钱来赎人。孙家生活非常清贫,面对如此压榨,断然拒绝。孙村派出所恼羞成怒,“不给20000元钱不放人!”

孙村派出所面对日渐虚弱的孙香菊,在没有找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非法并超期关押的孙香菊放回了家。

孙香菊回家后,仍不断遭到市公安局郊区分局孙村派出所的骚扰,老人不敢回家,到处流浪。

2001年1月16日,市公安郊区分局孙村派出所又来骚扰,并想无故抓人,适值孙香菊在家,没有开门,派出所就派人在门外守了一天,1月17日下午派出所守候的人已经失去仅有的一点良知,疯狂砸门,孙香菊不愿无故被他们抓走,被逼无奈从五楼跳下,造成骨折,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

三、王宏斌遭受的折磨

法轮功学员王宏斌2000年12月5日在家无端被抓,被关进东大街派出所。据善良人士提供消息,12月6日王宏斌被带到双环宾馆,被公安强行填写“监视居住”。公安对其进行所谓“审讯”时,拿出了早已起草好的所谓“吕新书的口供”逼王宏斌“招认”曾经给过吕新书三张光盘。

王宏斌断然否认了这些编造的所谓“口供”。警察们便开始毒打王宏斌,又给其上了背铐(两手一个从肩上过去,一个直接背过去硬用手铐铐一起,据说是对付重犯人用的)。接着他们逼王宏斌在地上连续站了三天三夜,不许睡觉,不给饭吃,并对他恶言辱骂。王宏斌听到吕新书在隔壁房间的惨叫声。

在王宏斌承受着巨大的肉体和精神折磨,极度痛苦疲惫之际,他们再施诡计,企图骗供。他们拿出一张所谓“吕新书的口供”,不给王宏斌看却读给他听,说什么“9月份王宏斌去塔谈村装交换机时给的光盘”,而且还说“在吕的办公室给的”,煞有介事地宣读的所谓“事实”更让人认清他们的谎言。9月份塔谈学校的办公楼还未建好,吕新书后来的办公室当时还是民工宿舍,何来“在吕的办公室给的”。

三天的折磨,公安一无所获后,第四日他们又倒打一耙,说王宏斌绝食,打电话叫来120进行强制灌食……

王宏斌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石家庄市劳教所遭受过种种的精神和肉体迫害。长期不让睡觉(不放弃修炼就不许睡觉)。有一次他熬不住睡着了,竟然被管教指使犯人用打火机将指甲连根烧掉;还有一次被管教单手吊铐在窗户的铁栅栏上,双脚离地。三天三夜不让下来,旁边有管教指使的犯人拿棍子看守,只要脚一挨着墙,就被敲打脚腕子。王宏斌于2003年10月9日被迫害致死,终年39岁。

四、吕新书被非法判刑八年

吕新书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零四个月后,被非法判刑八年,于2002年4月11日转到鹿泉监狱;两天后(4月13日)又被转到河北省第一监狱(保定),每天被强迫到所谓“教育楼”看诽谤法轮大法的录像资料。

监狱由专门一名副狱长分抓迫害法轮功。教育科里边还专门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小组,组长由教育科一名科长担任。各个监区的主管一、二把手,对监区分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专包,分别指定为一、二把手的主抓对象。各分监区的监区长和指导员都有各自的任务:要亲自去挑拣包夹人员;对包夹人员布置包夹任务;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亲自监控。安排专职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包夹的刑事犯,一般都是4~5个人,包括一个小头目,多的有6个人,不等。阴暗处安插耳目,这些人:监视法轮功学员;监视包夹人员,看他们是不是卖力。

监狱对参与迫害的人员的威逼利诱,鼓励迫害的措施:如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分监区教导员可长一级工资,犯人可记功一次(减刑3个月)或表扬一次(减刑2个月)。如在一年中,包夹过程中没有出现“事故”(指法轮功学员炼功和看大法资料和传抄大法资料,以及和其他犯人谈大法的事,随便的和其他人接触),包夹小组成员就可以得到记功一次,相当于减刑三个月。

在河北省第一监狱,吕新书一直被不明真相的恶警、坏人指使六、七个杀人犯监控;不让学法、炼功,致使吕新书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身体出现了严重的浮肿,不能睡觉。

2008年7月19日,监狱怕承担责任,将生命垂危的吕新书送回了家。家人立即将吕新书送去医院抢救,最终医治无效,2009年5月23日含冤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