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正定县恶警几年来对我的迫害

写给家乡民众的公开信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我叫白敬一,河北省正定县西柏棠村人。我给父老乡亲们写这封信,不是想向你们索取什么,我只是想以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你法轮大法在中国遭受严重迫害的事实,希望你们能明白真相,以你们的良知和正义,从自己内心里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同时也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一年到头离不开药箱子,亲戚邻居都知道我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父母看到我的身体状况,也从来都不忍心让我干重活儿。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简直像换了一个人,原本弱不禁风的我变得精神抖擞,原来想都不敢想干的重体力活儿现在干起来都特别轻松,并且我还意外幸运地找到了一份很不错的工作。从此以后,我每天都沐浴在佛光中,真是其乐融融。

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事事处处为他人着想,讲究遇到问题先想自己哪里做得不对,无私无我,一切活动都是公开、自愿、免费的。对个人来说,修炼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健身,使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和平,而且能开启智慧,逐渐达到洞悉认识人生和宇宙奥秘的自在境界;对社会来说,修炼法轮功能增加社会的稳定、包容与祥和,提高人们的整体精神、生活质量。1999年7月中共迫害前,《中国青年报》、《北京日报》、《中国经济时报》、《羊城晚报》及部份省市的电台、电视台曾经都对法轮功使人身心健康、福益社会的奇效做了报道。1998年5月15日中央电视台在第一套节目《晚间新闻》和第五套节目中分别报道了国家体育总局伍绍祖局长视察长春时,广大群众修炼法轮功的盛况。

可是1999年7月20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恶党公然违反宪法和人民的意志,开始非法镇压法轮功,他们一手制造了“4•25中南海事件” 、“天安门自焚伪案”,肆意栽赃陷害法轮功,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我人生的噩梦也从此开始了。

因为自己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确实感受到了师尊的威德和大法的美好,为了证实大法,揭穿中共邪党的无耻谎言,1999年11月11日我和另一个同修一起去了北京,可却被正定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正定县看守所。直到过了一个星期,张瑞玉(政保科副科长)利用欺骗、威胁等手段逼我签下了保证书(那是违背良知的)后,才释放了我们。而单位(正定县卫生局)领导由于受到公安局恶警的压力与威胁,将我辞退。

我回到家,心中感到非常伤心失落,但当我冷静下来仔细考虑,我想到公民有上访的权利,而且中央也没有给出一个公正的结果,我不能就这样违背自己的良知去一味的退缩和逃避。1999年12月16日,我再次去北京上访,不幸又被正定公安局截回并非法关进正定看守所,同时被非法关押的还有十几个大法弟子。我们在看守所坚持炼功,看守所所长和其他狱警看到这种情况,恼羞成怒。他们气急败坏地让其他犯人给我们几个大法弟子戴背铐(就是双手背在身后用铁环锁住,使双臂距离很近,不能躺,而且用刑时间极长。两肩胛酸痛,胳膊酸痛得直闹心),一铐就是七天七夜。后来因为要去西兆通塔子口村广场批斗我们,才给我摘了背铐。给我摘背铐的一个犯人说:“以前惩罚犯了大罪的人才用背铐,一般人挨不到三天就哭闹着受不了了……这警察也真邪,不就炼炼功嘛,又没偷没抢的,干嘛这么残忍,真是造孽了,有本事去抓贪官……”

非法关押了我一个月后,他们又勒索我家人2000元,才放我回家。以后每到4•25、7•20等所谓的敏感日子,派出所(我原来所在的正定县南牛乡派出所)恶警就到我家监控骚扰我和我的家人。2001年大年三十晚上,南牛乡派出所强行把我从家中绑架到正定县党校过年,说要过一个“安全”年。被绑架来的还有几个同修,派出所的一个警察骂说:“这江泽民就不是个玩意儿,他自个儿一家高高兴兴地过年,让我们在这儿遭罪,干这缺德事……”

2001年7月7日上午,张瑞玉(政保科副科长)以问几句话为由骗我去公安局,到了办公室后,他要我构陷同修,我没答应。张东彬(政保科警员)和于立刚(政保科警员)把我带到一间休息室,室内靠墙一边是张桌子,桌子旁是一个立柜,柜里边有几根胶皮棍、木棒、手铐,墙另一边是张单人床。于立刚从柜子里拿出手铐,背铐住我的双手绑在床上,弄的我既站不起来也蹲不下。于立刚猛地踹了我一脚,问我,某某事是不是某某干的,我说不知道。张东彬一听这话,脸色大变,转身拿出一根胶皮棍,冲我大腿上狠狠地打了下去,边打边嚷:“叫你不知道,叫你不知道……”。他抡着胳膊像疯了一样,不停地使劲打在我的双腿上。

于立刚也拿起胶皮棍,并说:别的棍子打宋建敏(大法弟子)不禁打,一打下去断了几节,这个断不了”,说着就冲着我的胳膊膀子打了下去。

我顿时感到剜心的痛,几乎要承受不住,我告诉他们:不能打人,打人是执法犯法。他们根本不听,依然恶狠狠的打在我身上。就这样,他们一直打了我将近3个小时,疼得我都没了知觉,耳朵嗡嗡直响,也听不清他们说话。因为手铐拽着我(已经没力气了),只知道自己瘫靠在床边。

下午五点半左右,隽立华(政保科科长,女)过来后,他们才打开了手铐。我要求去厕所,隽立华带我去,等脱衣服时,她说:“小于他们下手太狠了,腿上都成青黑色…”我的腿当时已经肿的连裤子都不好脱了,刚从厕所踉踉跄跄的出来,眼前一黑,我就晕了过去。

醒来时已是7月9日了,我发现自己在一家小诊所的床上,白天人来人往,由于我腿上盖着单子,身边还有好几个警察看着,人们都好奇的往这边看。我忽然听到一个声音恶狠狠地说:“醒了,如果醒不过来,就把你从四楼扔下去,然后说你是跳楼自杀……”又一个声音说:“如果有人问,就说是发高烧烧的。”我看了看那两个人,一个是于立刚,另一个是胡军。因为在诊所太显眼,到晚上的时候,他们就把我抬到了正定县人民医院库房。我自己一个房间,每天都有两个保安在门口守着,还有几个警察在屋里看着。他们怕我“不配合”就用手铐把我铐在床头,强行插胃管给我灌药和浓盐水,一边的小护士看到后都吓得哭着跑了出去,岁数大点的护士看不下去,也不帮他们,都出去了。

7月19日,我刚能走,张东彬,张瑞玉就把我从正定看守所转到了新乐看守所。到新乐后,那的警察看到我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就问我怎么弄得,听我说是正定那边打的后,就当着张瑞玉的面说:这得登记,不是我们打的,是正定干的。张瑞玉在一旁假笑着试图掩盖。还有一个新乐警察对我说:“你们那真狠,把一个小姑娘打成这样,你放心,我们这儿不打人。”

几天后,张东彬,隽立华来提审时,张东彬当着隽立华的面打我的脸。隽说:“你要实话实说,我们就不打你了,只要你承认,就放你回正定。”我赶紧大喊:快来人啊,正定警察打人啦,警察打人啦……”张东彬吓得一愣,慌忙拽我,隽立华一看新乐警察来了,忙说:没打,我们只是吓吓她。新乐警察严肃地说:“你们有证来提审可以,人是我们看的,我们得保证人没事,在正定怎么着我们管不着,但在这里打人不行。”

8月20日,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非法劳教我三年,张瑞玉还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不需要上诉,上诉也没用,我们想怎么判刑,怎么劳教,都随我们意。

后来,我被非法劳教,恶警把我押往石家庄女子劳教所,2002年4月9日,在劳教所,三中队队长乔晓霞罚我站在南墙边,天气冷再加上正定县政保科恶警打的伤,我晕了过去。等我醒来时,双腿瘫软无力。40多天后,被鉴定是肌肉萎缩,劳教所不得不放人,保外就医。

回家后不久,我坚持炼法轮功,腿渐渐能动了。正定“610”还是隔三差五来骚扰我和我的家人,并且威胁我说,要把我带回劳教所继续服刑。我只好离家,从此被迫流离失所四年。

2010年8月10日,正定县城关分局在胡军的唆使下,上午9点半左右,城关分局西柏棠警员邢金虎,马宝存,崔X,窦X,以了解我的近况为由,闯进我家中,我不让他们进屋,他们就强行跳窗打开屋门,进屋后就开始翻箱倒柜,最后搜走所有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还抢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DVD一台、卫星接收器一套、移动硬盘一个、MP4一个,还有手机等物品。当看到这种情况,我发正念求师尊保佑,趁他们不注意,离开了家,被迫再一次流离失所。

现在,我有一个4岁的儿子和一个将近70岁的婆婆在家,无人照顾。儿子整天哭闹着要找妈妈,丈夫也整日精神不振没心思上班,全家乱作一团。由于公安局的非法搜查和迫害,让我有家不能回,再次给我和我的家人造成巨大的伤害,尤其给年幼的儿子带来无法弥补的心灵创伤。

其实,还有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像我这样因为信仰并修炼法轮功而遭受迫害,在十一年来,透过网络封锁报道出来的迫害案例中,至少已经有3397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折磨致死,此外,至少六千人被中共操纵法庭非法判刑,至少10万人被中共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投入劳教所。他们中有教师、医生、工程师、工人、国家干部、农民,是来自社会各个阶层的主流民众。只因信仰“真、善、忍”,难以计数的人被劫持到洗脑班强迫放弃信仰。这是过去十一年来最大的人权灾难。

父老乡亲们,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我不忍心看到你们被共产邪党的谎言所蒙蔽,更不愿意看到你们同即将灭亡的恶党一同遭殃,你们也不用害怕,现在全国退党,退团,退队的人数已超过八千万,共产党灭亡在即。虽然我承受如此大的痛苦,但是我依然无怨无悔,我要把真相告诉你们,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我祝愿你们拥有美好的未来。

在这里,我还要正告正定县公安局,城关分局,及以胡军为首的正定县610办公室,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停止助纣为虐的迫害行为,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无条件偿还我们的所有物品。我们共同生活在这一片热土上,都是乡里乡亲。我们相信你也原本纯朴,你也天生良善,你也和我们一样很清楚的知道,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并没有伤害任何个人及社会,但是中共及江氏集团却迫使你们执法犯法,直接或间接的将那么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审判,使他们身体和精神上遭受双重摧残,甚至失去生命。也许你很无奈,也许你认为,只要眼前能拿到工资,生活的好就行。可是现实真是这样吗?全国各地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的事例屡见不鲜,各地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也已经成为潮流。这些说明了什么,对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迫害也都是在迫害自己啊,都是触犯法律的犯罪行为,你将来怎么办呢?你和我们一样也有父母弟兄、妻子儿女,你现在的行为不但会害了你自己,也会使他们遭受不幸和痛苦,希望你三思而行。为了你自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悬崖勒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