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李洪志,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曼哈顿)

(全场起立长时间热烈鼓掌)

  大家好!(众大法弟子:师父好!热烈鼓掌)大家辛苦了!(众弟子:师父辛苦!)这是难得的一次大型盛会了。这次来的学员也比较多,我听说两个会场学员都满了。一转眼十年过去了,无论怎么迫害,也不过就是把大法弟子锻炼成熟了。大法弟子经过了这场邪恶、严酷的所谓考验,走过来了。无论迫害多么邪恶,你们还是在讲真相、救众生、证实法,对自己做的事情非常的明确。大法弟子没有参与常人的政治,我们对政权不感兴趣,这只是一群修炼的人。但是迫害者为了迫害法轮功、迫害修“真善忍”的这群善良民众,不惜毁掉人类的道德,宣扬假、恶、暴、色情那些人类社会最坏的东西来对抗法轮功。也就是说,虽然我们对政治不感兴趣,我们不要人手中的权力,只须有一个能够修炼的环境、有一个信仰大法的自由,就足矣了,但是迫害者也不是完全没有理智迫害,它非常清楚这群人要做好人。中共邪党政权是不叫人做好人的,从它建政那天开始就是流氓起家,一路上都是用谎言、用假的来欺骗民众,用暴力来专政,是这样建立起来的政权。一路上都是靠不断造假与暴力镇压过来的,几乎每一件宣传与打压都是假的。它的政绩是假的,它宣传的英雄人物是假的,它打击的坏人是假的,它宣传的敌对势力是假的,它树立的英雄人物是假的,冠冕堂皇的外表也是假的。世人,特别是中国人,越来越看清它的面目了。
  那么也就是说,在迫害法轮功期间,它为了迫害这群人、能够使法轮功被打倒,它就纵容那些邪恶的东西、不良的行为对抗“真善忍”这普世的价值,造成社会上这些不好的东西大肆泛滥、越来越不可收拾。这些不好的东西一成气候,反过来也危及了它自己的政权,现在它想收拾也收拾不了了。也就是说,它迫害法轮功把自己迫害倒了,现在就在这过程的最后。我当初就说过这话,最后这邪党不光彩的结局不是被人打倒,是做恶的报应、自食其果。大法弟子从你们这来讲,自己也要非常清楚、非常明确自己在做什么。一路走过来,我从来没有改变过你们修炼人的原则,所以咱们有些学员可不要糊涂、不要用人心想入非非。
  整个三界的构成、创世的当初,都是为了最后这件事情。在人类这表现是一群好人在救度世人、带动社会向好的方面转化,在挽救这个世界、挽救人类。可是在宇宙中是正法,牵扯无量无计的众生、巨大的宇宙、无量的天体,那么和人类的这点利益呀、政治啊,那点小小的东西是不可比的。但是大法弟子到常人中来做这件事情,只有靠大法来明辨是非。一入红尘就到了迷中了,所以谁也看不清真相,只能本着这部法来指导大家如何做。那么这些年的实践也证明了大法弟子学法好的就不迷失方向,无论这个社会怎么复杂、表现的情况怎么千变万化,各种人心、各种人的想法、各种能牵动人执着的与诱惑、一切表象的东西都在干扰着修炼人,但是如果真的能够遵照这部法去修,你就不会在这些假相中被迷惑。
  大法弟子嘛,这些年来我们走过的路,真得冷静的回头瞅一瞅。很多事情看上去是无序的,可是实际上都是有序的,为正法留下的最后历史一步一步的为你们而延伸。我记的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之前也是在这里开了一次大的法会,当时来的学员很多,大家现在不又都来了吗?邪恶越来越被世人看清楚。大法弟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会被世人越来越看清楚。谁正谁邪、谁好谁坏,那些莫须有的罪名、那些诽谤,都会被世人看清。邪恶流氓政权为了打倒谁就给谁制造罪名,这是它的一贯手法,现在正在一个个被揭露出来。中共历次搞的运动都在使用这种同样的流氓手法,先给被迫害者造一顿谣、媒体齐上批一顿,挑动民众情绪,绑架民众参与此事,然后把他打倒,这就是所谓的“群众运动”。这一次不灵了。是啊,宇宙正法,宇宙众神都在关注着,众多的佛道神也在参与,能叫一些恶人一时说了算?只不过是利用这个狂妄的邪党来考验大法弟子、在生死面前去大法弟子的执着心,从而使大法弟子圆满而已,把那些不能当大法弟子的筛出去,也不过就是这么一个过程。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很难看清怎么回事,那谁在这个迷中、谁在这过程中谁才知道难。我刚才说的话就是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了不起,在迫害中你们走过来了,但是有些人不要迷失了方向,要清楚自己是干啥的。
  再一个我想说一说,就是我们大法弟子在这么多年被迫害中,不断的在揭露着迫害、叫世人看到迫害中栽赃陷害的谎言,这实质上是在挽救世人,因为真正被迫害的不是大法弟子而是世人。我早就说过这话,大法弟子只不过是在这种巨大的压力、真实的生与死的考验中走向圆满的过程。历次对正教的迫害不都是这手法吗?我过去讲过,我说人类总是不记着正面的教训,老是记着负面的教训。大法弟子无论怎么苦都在救世人,各个项目中大家也都是在做这件事情。为了能够有效的救度众生和揭露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建立了很多讲真相的项目、救人的项目。有大一点的,有小一点的,有媒体,也有突破网络封锁的,也有在各个环境中、各个社会阶层中以各种形式证实法的、救度众生的,大家做的都了不起。为了能够有效的充份的发挥更好的作用,这都是大法弟子自发的组织起来的,建立了一些很有效的救人项目。在这啊,师父肯定大家,只要师父没有说你做的不好或者是没有必要,那么你就去做,把它做好。只要能救人,你就去做,不用师父一个一个的给你们肯定。
  过去的修炼人,大家知道,是以个人圆满为主要目地的。大法开传历史上这么大一件事情的出现能是小事吗?宇宙的法拿出来传给人,那能是一般的人修炼吗?释迦牟尼在世传的是罗汉法,大乘佛教是释迦牟尼不在世以后搞出来的、严格的说是变异的,也就是说,那只能修成罗汉。可是大法弟子都是天上下来助师正法的王,是宇宙要正法才有了根基这么大的大法弟子的根本原因。要被救度的世上众生也不简单,一般的生命也不配宇宙的大法与大法弟子救度。现在的世人多数是天上的生命下世做人,背后连系着庞大的生命群。那么这么大一件事情,这就不是一般修行人能做得了的,修炼的果位也不是一般修行人可及的。这件事不是过去人们所知道的那么简单。
  我讲过,过去宗教也好、各种信仰也好,还有各种修炼方式,它只是在人类奠定修炼与对各种神认识的文化。如果没有这些人、这些觉者们来奠定这个文化,现在人不懂得什么叫修炼、天上有神、什么样的神。有佛、有道,也有人们知道的耶稣、耶和华这样的神,当然还有许许多多的各种神,他们奠定了人类认识神的文化,使人在历史的过程中充份认识了神是什么样的、神是什么样的表现、什么是修炼、修炼都有哪些形式、怎么样才能修炼。奠定了这个文化之后,我今天传法就容易多了,我不用再去讲什么是神、什么是修炼,怎样能达到神的境界。很多很多最表面的东西我都不用讲了。也就是说人们都懂了、都知道了,这文化已经奠定过了,这就是历史上那些觉者下世真正的目地。而今天不是了。今天的大法弟子赶上了宇宙正法,也就是到了不管是谁说的,预言也好,或者是有能力的人们知道的一些现象、了解的一些情况也好,就是到了这一步了,大法弟子就是在做最后这一步的事情。
  每个大法弟子都了不起,他们来的层次都不一般,在人类的历史上创造了人类的文化。历史上许多有名的人都在大法弟子中,不管他是以觉者身份出现的,还是以文化名人或者是历史名将与民族的王出现,只要历史上留下他的名字,这个人就了不起。有许许多多看上去也是了不起的事情却留不下名与事迹,那就是神不叫留,一般人没有资格留,因为人类的历史本身也是为正法与证实法而成就的,留下什么文化与人的理念非同小可。人类的真实历史与目地不是那么简单的,大法弟子的修炼与救人这事的本身是与宇宙正法这件事联系着的。
  大家知道从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一直到现在,这一步一步我们看到了这个社会的变化、人心的变化,同时也看到人们对大法弟子与中共邪党的认识与态度。面对当年那种邪恶的形势,如果大法弟子不去做,没有人替你们做,因为人都在等着你们救。真正被迫害的不是你们而是世人。人们都看到法轮功被迫害、大法弟子在反迫害,其实反迫害是个表象,救人才是真相,揭露那个邪恶也是为了救人,因为中共邪党是反神的,也不叫人信神。无神论本身就罪恶滔天。神造了你,你不承认神?那只能被神淘汰。大法弟子在救人的过程中为了更有效的发挥作用,在各个项目中投入的精力也非常大,所以在这一点上我看到了真的是很可喜。那么也就是说,在这场迫害中,大家都在建立着觉者的威德,迫害者是在大法弟子圆满过程中的邪恶表现,真正被迫害的是世人。
  世人怎么被迫害啊?一个个不是活的挺自在的、在道德下滑的社会中活的挺逍遥的吗?大家知道,地上的人多数是天上来的,而且很多是天上派下来的代表,代表着那一方天体、那一方宇宙的众生,目地是在最后能得救。能不能得救就看这个人在世上对大法传出后的表现,因为人的表现也是背后所代表的那个宇宙生命在正法中的体现。人不会象神那样表现,到了人这个境界中,层次低了,他只能用人的表现形式表现。今天师父在这传法也不能象神一样的,只能是用人的语言来讲,用人的表现跟你们在一起,所以很多人他看不清楚。人们认为法轮功是在被迫害,其实是世人在被迫害。为什么哪?因为他在这场迫害中听信了邪恶的谎言,对法轮功有了仇恨,可是法轮功是宇宙大法在世上的叫法,大法弟子是在证实法,是救度众生的法徒,是有重大使命的,也就是说,是神的使者。如果世人心里装上了对大法与大法弟子不好的念头,或者是对“真善忍”这宇宙的根本法理诋毁或不认同,特别是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对大法说了不好的话、做了对大法不好的事情的,就会被神淘汰、销毁。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再严重,他们都是在神的路上,早走和晚走都会圆满与归位的,而真正被迫害的不正是人吗?
  宇宙有无量无计的众生、数不清的各种神。庞大的宇宙神圣无比,象释迦牟尼这个层次的神在天上多的数不胜数。释迦牟尼佛曾经用恒河沙数来形容数量之大,其实地球上所有沙的总数也无法比喻这种境界的神佛数量之多。这还是在一个境界中的对神佛之多的比喻。相比来讲,那人算什么呀!很微不足道,可是人虽低下,他背后却引申到高层生命,很多世人却是一方生命的代表。这些事在迷中的人他自己是不知道的,更不知道他真正的自己是谁,但是很多世人他背后却代表着无量无计的高层众生。那么,这么大的法、这么了不起的大法弟子来救一个普通的常人?怎么可能哪?现在这世上多数人是有内在因由的。如果一个人是巨大天体派来的代表,他代表的是一个世界或者是一层宇宙、一层天体,因为天体是一个循环体,众多的宇宙体系不管多大,它有自己的一个体系,在更高还有它的体系,更高还有它的体系,更高还有它的体系,越高越大,众生越无量无计,神也越大,生命多的更是无量无计。总体宇宙大的了不得。大法弟子救一个人,可不只是一个人的概念,会使巨大的生命群得救。反过来讲,一个人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表现就不是人的简单表现,当然人的表面不清醒会成为他与他代表的众生得救的障碍,所以要讲真相。
  我刚才讲这件事情很大,今天听法的人很多,大法弟子是没有问题了,新学员和有一些对法轮功的支持者还有家属,可能听不大懂,因为法会嘛,我是讲给大法弟子的法,只能这样讲。这就是宇宙的大法为什么会在人世上传的原因。大法弟子救什么样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大法弟子来救,才配宇宙大法来在这个世上传,就这么大一件事情。那么作为人本身来讲,人在低层次上背后有庞大的生命群,但是你在地上却是这个境界、这个层次中的普通人,就是这么一个关系。你虽然是最低层的,如果对宇宙的法犯了罪,或者是你不认同造就宇宙与无量众生的这部法,你反对他你上哪去啊?人说的死了也有个去处,宇宙中一切都是这部法造就的,你往哪去哪?这宇宙中的绝对的死亡物质都是这法造就的,反对他你去哪?比如在《圣经》中耶和华、耶稣也都讲过,说有些迫害圣徒的人,生命将在永罪永刑中,无休止的、包括一直到新造就的宇宙、整个漫长历史,犯罪者都在无休止的承受罪业中。哇,这很可怕!那可是痛苦的无止境,对宇宙大法犯了罪,那罪业就那么大。人虽然还只是人,但是人却是上界众生的代表。那么人对大法犯罪的话,他背后所代表的生命群从上到下的天体其中有无可计量的神与各类众生统统都会被销毁,因为是宇宙正法。慈悲是在大劫前的表现,正法是严格无情的。
  我这法不是讲给常人的,是给大法弟子讲的。大法弟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么也就是说,真正被迫害的是人、最根本要淘汰的是人,实质上迫害出现的目地一个是考验大法弟子,一个是淘汰宇宙旧生命,其中包括人。旧势力根本上是不让人得救的,因为宇宙中的旧势力认为宇宙不行了,众生都不行了,就应该都销毁;修炼人要严酷考验,大法弟子修不好就淘汰,世人与其他众生不能留。你们看到很多预言都是这么讲的吧,有的讲的万里剩一,千里剩一、一千个剩一个啊,也有讲十户剩一户啊。不管怎么讲,它们是要大量的销毁众生。可是作为大法在世上洪传和救度众生的根本目地,是挽救这一切,能够使救度的众生得救是根本目地,所以就是尽量的做,尽量的多救。
  宇宙的旧势力参与正法这件事情的本身就是给大法正法当了魔。大家知道,人这什么事情都是相生相克的、一正一反的。人类社会就是这样。人本身就生存在既有善又有恶的这个环境中,构成人的物质本身就有善恶两面的物质因素,所以人发脾气、无理性、狠、恶、恨、高兴的癫狂,这都是魔性;理性、慈悲、善良,这都是佛性、善性。这个世上有好人、有坏人,有善的、有恶的,天上有佛,佛就是法王嘛,也有魔王。当然都是这么对应的,一直到很高层次都是对应着,一正一负。一正一负均衡着旧宇宙的一切。宇宙中旧势力看到大法洪传,全是善的,它就制造出许多魔来,它就制造出许多魔难。这样它们本身恰恰给正法当了魔,给宇宙的大法当了魔,就是这么一个关系。
  那么也就是说,大法弟子这么多年做的这些事情都是在救人、讲真相。别看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怎么严重,那都是在神的路上,无论是先走后走都是圆满。可是作为常人来讲,他没有这机会。为什么大法弟子的生命这么特殊呢?因为是从历史的很久远的时候就奠定了这个基础,一路上大法弟子都是这么过来的。大法弟子中有当年耶稣的门徒,也有释迦牟尼的佛弟子,当然还有你们不知道的那些神与神的弟子,但是你不是真正他的弟子,你是大法弟子,要等到今天是目地。也就是说当时是跟随着这些个圣者开创过人类的文化,今天又利用着这个文化来救人。
  上次在美国首府华盛顿法会以后,很多学员听说师父要去各个项目中跟大家见面,这一下子就来了很多。(众笑)各个项目给我传来了很多请柬,各个大小项目都要找师父去跟他们开个会,(众笑)所以师父就做不到了。我刚才一番话,实际是告诉大家,你们做的都很好,不需要师父给你们一个一个的去肯定,或者是对每个人肯定。你能够走到今天,能够做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你就是在开创自己的路、树立自己的威德,你也就在完成着你的历史使命。很多事情都在迷中,即使师父去讲,也不会给你讲透的(师父笑)。所以跟大家说,都想叫我去我还真的是去不了。(众笑)但是我今天来了也不想辜负大家的心愿吧,大家总想跟师父说点啥(弟子鼓掌)。人太多了,你们可以递条子过来,我给你们解答,但是哪,你们如果是个人问题,或者是与救度众生、和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事情不相关,就别递条子了,因为太多的条子,每个人一个条子,咱们到明天这个时候也完不了。(众笑)另外一个会场你们也可以把问题递过来。
  拿过来吧,先拿过来。

弟子:《洪吟二》里“四大已风化”是什么意思?

师父:我可以给你解答,但是我觉的问题与当前救度众生的这些事情不是有太大关系。地、水、火、风就是释迦牟尼佛讲的四大,在天体的一个境界中宇宙产生的根本原因。我说清楚了啊,在一个境界中的宇宙产生的根本原因是四大,但是它不是最后的根本原因。随着天体在成住坏特性、在漫长岁月中到坏的程度,看上去是在风化解体中。

弟子:韩国大陆大法弟子想念师父。

师父:谢谢大家。这话就不用再写条子了啊。我知道大家都想师父,师父也想你们!(众弟子热烈鼓掌)

弟子:北京大法弟子越是最后越是特别特别想念您。

师父:这个我看就不念了,我挑问题念吧。

弟子:北京农大、地质大学、航空航天大学、林业大学……大法弟子问候师父。

师父:不问候了啊,因为它需要时间念。谢谢大家。(弟子鼓掌)

弟子:南昌、广东、湖南、西宁全体大法弟子向伟大的师父问好。

师父:我不念问好了,我先解答问题。我先念问题,解答问题。

弟子:全体泰国学员向师父问好。

师父:还是问好的。谢谢大家。

弟子:四川资阳、成都……(众笑)

师父:还是问好。

弟子:怎样才能尽快清除在人中形成的观念与执着?

师父:(笑)在难中、在解不开的事情当中,总是在想有什么办法。其实就是本着大法去实修,没有捷径。一个人要走向神,说咱们找找窍门,(笑)那能是实实在在修上去的吗?不行,得实实在在修才能上去。

弟子:上次美国首府法会后,很多大陆弟子认为大陆也应该无条件配合协调人,还把一些以前的站长、辅导员找出来做总协调人,而这些以前的站长、辅导员很多是一直没有真正走出来的。

师父:过去大陆那些大法弟子炼功点的负责人,其实当时不是因为他们修的好才当负责人的,是因为他们有那个做事的能力和意愿才叫他们去做的。修炼人的事得修炼人做。光看做事的能力还不行,还得看这人能不能修炼,这是永远永远都不能够改变的。
  我上次讲法时,特别加了一句“大陆以外国际上大法弟子”,中国大陆不是这个情况,所以我没有针对他们讲。

弟子:大陆精進的学员忙于讲真相救人,没有足够的时间学法炼功而遭迫害。而有的学员把大量的时间花在学法炼功上,却很少讲真相,这样的学员很多。这样的情况,什么时候才能救下足够的人?

师父:就说有的哪讲真相不学法,有的哪学法不讲真相。(众笑)这也就是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你不真的摆正这件事情,大法救人的事常人做不了,必须得是修炼人,那你就得学法修炼成为修炼人。常人做了也不算,他也没这威德。那修炼人你不去做,你只在学法,为什么学法你知道吗?是成就自己、也要救度众生。学了法是你自己得法,你光想得、光想得大法的好处?换句话讲,大法弟子被迫害,大法都被玷污,你都不站出来说句话,你配去得那个法吗?就这意思。

弟子:北欧的某些西方学员要求采用一套按日期随机读《转法轮》的方法,……。

师父:没有这个说法和做法。大家最好能有一个学法的固定时间。统一学法这是我给大家留下来的形式。但是学法要精進嘛,你要经常学,所以你才不迷失方向,才能够走正你的路,才能做好你该做的。不要改变读法的状态,就是通读,不要标新立异、独出心裁。学法挑着学、搞个什么形式学,我看是用了人心了。

弟子:我们地区有一位神韵协调人因种种原因现在不出来了,比较消沉,师父可否讲一讲?

师父:我不能给他下结论。(众笑)只要这件事情没完,大法弟子就在修炼中,就在过关中,就在看他行和不行中。我不能堵他的路。每个人都在悟,每个人都在修。你看他不出来,他自己难受着哪,也在过关。过关中人人都会这样。自己怎么样把握自己才是关键。

弟子:有同修说不相信第一负责人就等于不相信师父,对吗?

师父:这个事情我还要跟大家从新说一下。我讲的是各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或者是一个地区的佛学会的主要负责人,这个很主要。至于说这个项目中以下的、其它地区的、各个部门的负责人,这个还不是那么主要。但是作为我们大法弟子,师父既然要求你们改变状态,就应该这样做、服从管理,就应该听从指挥,因为各部门做事也是最主要负责人发出的指令叫做的。这个关系我再重复一遍啊:我讲的是主要的那些个负责人,大项目的负责人,和各佛学会的第一负责人。在这以下的具体不同的部门、在佛学会以下的各个地区的炼功点学法组,这个不是,我指的不是这个,他对整个项目不承担责任。但是哪,很多地区的负责人,各个项目以下的部门负责人,是因为项目第一负责人叫他那样做的,也要服从、去做好。真正有严重问题你倒是可以正常反映,但是这么多年形成了一个习惯,老是看不上谁的心很难收,习惯了向外找,这个状态我要给你们去掉,我要把这个东西给你们去掉,不能再这样了,这个时间已经过去了。
  以前为什么不说呢?如果一开始这样做,就会出现什么状态呢?负责人怎么说就怎么做,你们都走不出自己的路,同时那个负责人带偏了你们也不知道,而且负责人本身没有关过他也修不了。懂我说的这意思吧?这就是我前几年为什么叫你们这么做,我不提这个问题。现在负责人在这十年中的魔炼、修炼过程中,他已经过很多关、走出了自己的路,绝大多数都已经认识到了应该怎么样去做。现在我们要把这个状态改变过来。同时把习惯性的有问题向外看、向外找、向负责人看的这种心去掉。以前向外看习惯了老是看负责人不顺眼,到现在还没顺过来,(众笑)不行,还得顺过来。但是作为负责人来讲,有的做的真的是很差。很差是很差,但是主流还是好的,所以师父还在观察。

弟子:有些同修指出,我参与一个媒体的工作,又答应另一媒体的同修做节目,是否是不专心做好一件事?

师父:大法弟子咱们就是身兼多职,说我能够做好了这个又能把那个做好了,那你就去做。说我完成不了这个,我又承担了别的,那你哪个也做不好,所以这些事情自己得摆正它。中国东北有一句话叫“熊瞎子劈苞米”。(众笑)熊瞎子就是熊嘛,它劈苞米怎么劈呀?掰一穗夹在腋下,再劈一穗还夹在这个腋下,再劈一穗还夹在这个腋下,最后还是一穗。(众笑)

弟子:最近大陆某地一位很好的同修协调人突然以病业形式离世,很令人痛心。周围的同修也在反思自己的责任,但还有别的原因吗?

师父:经过这么多的迫害,走过了那么多的路,大家都知道这些事情为什么出现了。问问我们其他同修,就明白了。
  很多事情旧势力就是这样安排的。当然安排这件事的时候学员本身并不一定知道它是旧势力,那时候师父还没有提出它是旧势力。他就这样听任安排了、就这样约订下了。那时有些就以为是应该这样做哪,就签订了一些什么东西,到那个时候这就是它们迫害的把柄。那也有一些其它情况,比如很多人都在看别人怎么修,大家也跟着学,而不是走自己的路。那旧势力就会让他早走,从中看你们的心怎么动、修还是不修。因为修炼必须得是发自内心的主动去修,你真得能在利益面前、在名情中剜心透骨的伤痛中拿的起来放的下才行。那看着别人行你就行,看着别人不行你就不行了,大家都这样做,就等于把那个人推向危险,人心就在催着他走。那旧势力就会抓住理而不让他活,因为它们认为他影响了一大批的人在看他怎么做而不实修。这些人到底行不行、能不能修、真修假修?得自己修才能行。它们真的抓住这个把柄,师父也不好办,因为它们抓住了理了,它们说:你看那一大帮人,哪个是真修的?得叫他走开。所以修炼中一定要走自己的路,一定要修自己。
  当然不只是这两个情况,有些人长期对病的执着也危险。因为有人说修了大法病就好了、就有了保护伞了,我只要是進到大法弟子中了,我就不会有病了,我什么都不怕了。这是多强的人心哪?是真正实修来了吗?是把大法当作保护伞?即使开始不是这样想的,也是一个执着。
  咱们不是圆满的时候要修得执着无一漏吗?在人心上没有任何漏啊。每一颗人心都不行的,都得去掉,这都能造成一些学员的意外。经过这么多的魔难,我想很多学员都知道怎么回事了,这个不多解释了。这些问题都是你们走过的路了。

弟子:国内的一些大法弟子受迫害后走不出来,但是落后的弟子会拖延正法進程,能否请师父开示?

师父:他拖延不了,因为时间也是不等人的。师父只是一再给机会,中间的过程可以等,但是真正最后的大时间是不能拖的。

弟子:大陆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正法進程中怎样做的更好?他们让我代他们问候师尊。

师父:救度众生、讲真相,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修好自己。别搞标新立异,别搞那些小道的东西,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谢谢大家了。(鼓掌)

弟子:关于集资的法理,请师尊再明示一下。比如有的海外项目需要做,那么有的学员出钱,有的出力,这算不算集资?

师父:其实集资这件事情,我主要是针对中国大陆的情况讲的。在国外很少见,在台湾有个别人在钻大法弟子的空子。但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坏人很多,所以我主要是针对中国大陆情况讲的。那么在其它地区就比较少见。有一些大法弟子是合伙摊点钱搞一个什么项目,这个不算集资,没有向别人伸手去要钱,这都不算的。当然有一些做生意的和经济情况非常好的大法弟子拿一些钱来支持大法项目,那也与集资是两回事。这都是主动发自内心做的,又不影响什么,他又经济上比较好,这不算。不搞那个会员制,也不主动伸手管学员到处征集资金,谁这样做谁错。

弟子:最近有的地区学员中病业反映比较突出,有些学员就提出大家一起发正念与造成病业的生命善解。这种对“善解”的理解和做法是否正确?

师父:大法弟子是慈悲的,师父法身也在善解你们的各种善恶缘。想法没有错,但要看是否是那个情况,还是正念不足无可奈何的做法。
  有些人有病了,一修大法好了,真的好了,可是旧势力为了去你的心、要考验你行不行的时候,它还让你在你原来那个病灶的部位上有病痛的感觉,或者是有病的反应,连症状都一样,看你相不相信大法。那个时候怎么办?人神一念哪。你动的是正念,你说这都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你真的发自内心的一念,马上什么都没有。可是这不是人说一说就能做的到的,那个坚定的正念发自于你的内在,不是形式,也不是嘴说的。比如有人说,哦,师父教我们这么说,那我也这么说。可是你心里不稳,或者做给师父看,并没有达到那个境界,真的那一念出来不能撼动它,不能够击破旧势力干的事,那不行。那是修炼中产生的正念才行。
  为了叫大家能够处理好这些,我不断的叫大家真正的学法、实修,正念一强真的跟神一样力可劈山,一念就劈山,那你看它旧势力还敢不敢干什么。正念一上来什么都挡不住,所以被干扰最多的、被迫害的最厉害的多数是那些个不太精進的学员,或者是学法不经常的,学法思想在干别的事的,都会是这样。而真正那些个修的好的大法弟子真的是干扰不了,一点也干扰不了,而且正念很足,同时在帮助别人,真的是助师正法。

弟子:很多大陆学员把“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作为讲真相的必备物品,见人就发,并不深入讲真相。

师父:这当然不对呀,也不知道干啥的,给你一个吧。(众笑)他刚刚在劳教所迫害完大法弟子,你给他一个干啥?你保护他啥?保护他别出问题、接着迫害大法弟子?你得给他讲真相,让他明白了、别干坏事了,真正的把他救了你再给他个护身符。做到实处,救人不是发传单哪,给一张是一张。

弟子:大陆学员见到病重的亲人或朋友,就叫念“法轮大法好”,并保证说病一定会好。

师父:从目前大陆情况来讲,如果这个人在那个邪恶的环境中真敢念,甚至念出声来,他就会好。(众鼓掌)但是,要是在一个宽松的环境里念,不一定好使。为什么呢?是因为那是有邪恶的压力、你敢于出来说大法好,和美国这个环境中随便说不一样,上大街上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也会跟着举举手的,(众笑)没有压力。但是如果是发自内心的念大法好,那也会起作用。所以效果怎么样,那要看用心情况与环境。环境很好、很宽松、没有压力,那也得看看情况。这是见人心的。

弟子:有人在中国大陆没炼过法轮功,到国外为搞身份,到我们炼功点学了五套功法,在各种活动场所照了一些照片,撒谎向政府申请难民保护。我们大法弟子有的给家人出证明,这样做符不符合法理的要求?

师父:迫害刚开始的时候大法弟子都议论过这些事情。怎么办?我这么看:他是真的假的,这些事是政府的事,作为大法弟子没有管这事的行政权力。那他想学、他想炼功,那你说你不能教他吗?也得教他。关键是在这过程中大家要跟他讲真相,要他明白才是关键。
  通常大法弟子都很善良,那他照象就照吧、学就学吧。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一旦拿了法轮功政治避难,那么这个人对法轮功就欠下了一笔帐,从今以后他不能对法轮功做不好的事。如果做了,他马上就会遭报应,这笔帐他得还,得还到那种程度,从中国能到美国来,是借助法轮功才来的,你得还这么大份量的债。说不定犯了什么法就弄回去了,或者得到相应的其它报应。目前有些律师在办法轮功学习班,为了帮助申请难民,教人学《转法轮》。不管他什么用意,这律师对法轮功欠大了。但从另一方面讲,叫人了解大法也不是坏事。尽管人出国都是为了来赚钱、谋生,利益摆在第一位,但是不管怎么样,在这过程中对法轮功肯定是有了了解的,所以这些事我们通常都是不太管,因为管不管那是政府的事,不是我们的事,所以大家就是尽量不去结那个恶缘吧。

弟子:请问师父,在推广神韵的交流中是否应结合心性的提高而不是只谈工作?

师父:是啊。大法弟子做什么事都正念足一点,才能做的更好。当然也不能说着急办事也不管,只管学法,学完法要找的人走了,事还办不成了,那也不行。什么事情你们不能太教条。法是一定要学的,要分场合,要分时间,你们得把它安排好。

弟子:长期形成的思维和性格是旧势力安排的吗?对学法形成很大干扰,怎样彻底摆脱这种干扰?

师父:人的思维、想法,脑子中形成的各种观念,都是你长期在社会中接触各种事情过程中形成的,年岁越大积累的越多。中国大陆不好的现象现在是越来越多,你看的也越来越多。人家说中国大陆的孩子跟国外的孩子特别不一样,大陆出来的孩子什么都懂又尖滑。是啊,那个社会什么坏事都表现出来了,报纸、媒体、人的行为、说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底线,小孩脑子灌的不该有的东西就多、就比国外孩子多,他也就成熟的多。
  什么东西灌進人的思想里就存在那了。人是有记忆的。说是记忆,这讲起来好象都是观念而已,其实它是实实在在的物质。人讲话的时候,对你讲一个什么道理的时候,或者是要说服你的时候,“呱呱呱”一个劲往你脑袋里灌,就真的是向你扔东西。有的人很生气不断的反对,就是不断的在排斥。当然大法弟子对人是有益的,我们讲话本着正念,随着讲话吐出来的是莲花。可是常人在社会中形成的东西没有什么太好的东西,進入人体它就会左右人。人说眼睛看什么没关系,不愿看不看了就行了。不是,你看到了就進去了,因为任何东西在另外空间中它都可以分体的,看的时间越长進的越多。看电视、看电脑,反正是不管什么东西你看了就進。人脑子里、身体里装这些不好的东西装多了,你的行为就受它控制。你讲话,你的思维方式,你认识事物的态度,都会受其影响。
  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什么样的人,这是绝对的,不但在修炼界,在常人中过去的老人都懂。这些东西在修炼中会逐渐的排除掉。但是你说我今天修炼了,我全部都拿掉,一般情况下是不行的。为什么哪?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形成的东西一次很难都去掉,你没那么大的热量还达不到化掉它的成度,你得多次才能化掉它。你今天修的好一点化掉一些,明天修的好化掉一些,后天修的好化掉一些,渐渐的你真的能正念十足,那个热量也大起来了,就把它全都容化了。
  为什么有人说思想中的坏东西我都去掉了,怎么又有了哪?而且我每天发正念清除,怎么还会反映出来呢?怎么老也去不掉啊?是啊,你那东西也不是一天進去的,(师父笑)也不是一时形成的呀。就是这么个关系。说那是不是我叫师父帮助就都给我拿掉了?那你说这不就师父替你修了吗?那最后也不算你修的呀。不算你修的就是没修,就是修炼有漏,回天后众神一看你怎么修的?很多东西不是自己修的,没威德,没吃过这方面的苦,一路都是师父给拿下去的,那天上不收你的。你还有没还的债不行。欠什么还什么,这是宇宙的理。师父可以替你偿还一部份,可以替你清理思想中应该清理的,但是你自己必须得在修炼中修你该修的那部份、承受你该承受的那一点。对你来讲没有什么危险,但是你得认识到什么是修炼、怎么修炼。修炼中有所领悟、有提高,那才是修炼。

弟子:能否请师父讲一下“真善忍美展”的重要性?

师父:谈重要性,美展和其它项目一样,都是大法弟子在救人做的一些讲真相的项目,就是这样,和其它项目也都是一样。

弟子:尊敬的师父,弟子做媒体制作的工作。在具体的设计方面,如电视包装设计,很多东西都不是传统的,非常商业化,古代没有。如果要走一条大法弟子的路,又要符合常人的专业化,如何把握?

师父:常人的工作你就只管去做,这社会的运作就是这个时代的东西。那你说过去古代没有现代社会的状态,你要完全做古代的东西它也没人买呀,(众笑)它也没有那个环境啊。现在社会就这样了,你就正常的去做,不算你的错。大法弟子不去推动它,多起正面作用就可以了。但是你在任何环境中都能修炼,修的是自己。在利益面前、在好与坏面前、在是非面前、在应该不应该面前,你怎么摆放自己,你就去实践、修。书也读了,法也看了,不断的在修,不断的在看法,那在社会中看你怎么把握好自己了。
  现代的学校学的都是这些东西,到工作环境中去做也是这些事情,这没有关系。这个社会都是这样的了,只能是你自己尽可能做好。你不工作养家糊口怎么办哪?自己生存都是问题了那怎么办哪?现在叫大家都穿上古代衣服,从现在开始都做古代人做的那些事去,(众笑)不是叫大家这样做。时代是这样一个时代了,将来人类会恢复到人类的传统上去,是一定的,绝对会的,但是现在不行。特别是在救人中,你们必须得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去救人,否则的话你救不了人。你来个特殊的,人家看你怪怪的,你讲什么别人不理解,那怎么救人哪?

弟子:怎样才能在主流社会中广泛推广神韵、效果更好?

师父:你们在实践中自己去摸索。每个地区的情况不同,每个民族的情况也不同,有的是共产社会走过来的,有的一直是正常社会,有的是经济发达地区,也有的是经济不好地区,每个人群在社会形成的文化观念也不同,所以各地区大法弟子得你们自己去做。神韵演出这件事情我不是要大家非做不可,因为它也是一个救人的项目,可是大法弟子资源是有限的,如果你们要做就一定要把它做好,否则你就别做。我不是叫全世界每一个城市都要演神韵,我是说你真的要做你就一定要做好,否则就别做。
  有人觉的,我们今年神韵挺好,没赔,他高兴了,可是神韵赔了。你知道神韵一年得几百万的消费,那这钱从哪出啊?大法弟子都知道把神韵请来可以救人、可以做这件事,那你不为神韵负责也不行啊。神韵为各个地区的大法弟子开创条件、做救度众生的事,但是你们也得给神韵创造条件哪。要做你们就切切实实的做好,特别是这件事情是师父直接领着神韵在做了,所以你们哪个地区做的怎么样,问题会非常快的就反馈到我这来了。

弟子:现在很多大法弟子的孩子都被常人中的东西迷住了,应该怎么办?

师父:是啊,这个社会就是大染缸。现在这个社会就是和大法弟子在拉人,甚至于大法弟子的孩子也是在这个环境中,不好的东西在往下拽人。如果孩子不能修炼,或者是没有好的环境,真的是抵挡不住。可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又这么大,我们不但救度世人,身边的人也得救啊。

弟子:请师父讲一下“希望之声”和其它媒体项目的关系。

师父:这个没有什么特殊关系,都是大法弟子办的项目,本着一个共同的目地——救众生。全力去做,做就把它做好,否则的话就别做。你做不好哪,那个邪恶还看你笑话,还会给大法弟子抹黑,带来不好的影响。所以大家无论做什么,真得认认真真的。
  你们在证实法中走过的路,所有的一切都在历史上有记载。你们成就的东西,神在给你总结,师父的法身给你总结。精华的东西拿出来就是你的路,就是你的威德,就是你建立那个世界的东西。释迦牟尼证悟的是什么?“戒、定、慧”,大家都知道,这就是他的修炼、包括在人世间四十九年传法所得。那么每一个神都有自己的证悟,那是他在宇宙大法中证悟到的,证悟中成就着自己,也在开创他自己的世界。每个大法弟子你自己做的那一切都有神在管,都有神在总结。

弟子:新唐人的总部广告销售人员要求记者无偿为一些公司拍工商新闻。

师父:无偿拍新闻。如果是要搞好关系,或者是有什么商业上的互惠,这是可以。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无代价的去做也没啥意思。通过这件事情去讲真相救了人,我也不反对。如果没有什么那为啥做去?条子是这么提的,我也得这么解答。

弟子:弟子悟不好,这对新唐人媒体的品牌有影响,还是记者应尽量配合、帮助销售人员用这种方式接触潜在客户?销售人员是否应尽快提高专业水平、独立去拉广告?

师父:新唐人有很多事情真的是得做的好些。你们看看神韵咋做的,不能谁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开会不解决实质问题不行啊。其实这些具体事我根本就不想管,修炼中那是你们要走好的路,可是你做不好真的是会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造成很大的影响、不好的影响。

弟子:我们做的项目从没有问过师父,项目正处于关键时刻,但是协调人之间意见不能统一、矛盾很大,使项目受阻。

师父:那就按第一负责人的想法办吧。以前很多事我看都是存在这问题,你们就是这样跌跌撞撞往前走,摔的一个跟头接一个跟头的。但是我希望大家摔跟头之后要吸取正面教训,不要老吸取反面教训。吸取反面教训就是用人心在想问题,把自己变的狡猾、圆容,那就变坏了。什么是坏人,我跟你们讲过吧,那狡猾的人是坏人。心地善良、没那么复杂的思想,那是好人。要正面想问题,摔了跟头要从修炼人角度上找原因:我哪做的不对?用法衡量衡量,你才能吸取正面教训,真的能这样去做一定会好。大家都这样做了,我就不信那项目做不好。就是没有向内看、没有正面吸取教训,就是没有象大法弟子那样讨论问题。

弟子:选择大法项目时考虑最能发挥自己所学之长、最有利于自己修炼提高的项目,而不是听各个项目负责人的游说,算不算错?因为他们都要有些能力的弟子做全职,而我认为还是做常人工作最能接触到主流社会有影响力的常人。请师父开示。

师父:“选择大法项目时考虑能够发挥自己所学之长”,从救人的实际情况考虑没问题。你说我是电脑专家,我去拉广告。当然你说拉广告我也有这个本事,那也行。就说咱们所学所用的在救人中能起大作用当然好。自己考虑在常人工作中救人能发挥更好的作用那当然没错。这些事情都很简单,决定怎么做就怎么做好。有些项目负责人,因为缺人缺的厉害就使劲拉人,管你干啥的,反正能上我这来就行了。(众笑)路你们自己走,摔了跟头我也不说话,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就好了。

弟子:由于人手缺乏,不同的项目在竞争、抢有限的人员,而不是更好的配合。

师父:急缺找合适的人一时也找不到,赶紧拉一个人先做起来。我知道这也就是眼下你们遇到的困难。这些矛盾我也在观察。

弟子:请问师尊,在越南当前的政治下,也要向大陆讲真相吗?

师父:如果大法弟子在一个特殊的政治环境下,你能够做好身边的事情,也是可以的。没有那个环境和条件,就不要硬做。当然我讲了,中国大陆的人很多都是不简单的,因为各个国家历史上不同时期的王、和上面下来结缘的那些个层次高的都转生到那去了。你别看现在的中国人都被中共邪党糟蹋的不象样子了,人的行为、思维、作派呀,都很不象样子,但是那个来源确实是不简单,很可能都是有你们各个民族的王在那里。这些事情大陆大法弟子也都全力在做,你说你有条件可以做,没有条件不要紧的,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包括中国大陆各个地区大法弟子,都在做。

弟子:为了救度非洲的众生,目前哪个项目最合适?神韵、新唐人、大纪元?

师父:(笑)哪一个成熟了做哪一个。你说咱们办新唐人成熟了,那你就去办。没有条件还不行。大纪元成熟了那就办大纪元。不在于什么项目合适不合适,一是看条件具备了没有,二是大法弟子切实的为众生考虑。

弟子:大法资源宝贵,如何让全体大法弟子珍惜大法资源?

师父:是啊,很多学员哪,你叫他赚钱他不会,可是花钱却非常顺手,(众笑)多少钱都敢花,花的非常顺,不计后果,不考虑这钱是哪来的,也不管你以后怎么样,没有责任心。这样的做法,神都愤怒的在看着这样的人。糟蹋大法弟子资源就等于也是在干扰破坏大法。就这么多资源,你消耗了,真正能救人的却没有。

弟子:正法已走到最后,东南亚国家还不能举办神韵,心里很着急。请师尊加持我们不放弃希望。

师父:这倒不一定非得神韵去。大纪元、新唐人等媒体办的好讲真相同样有力度,而且其它项目的力度也很大。大法弟子都能起到应有的作用,我想也是你们做好了。不是神韵去了才算救度众生的。神韵只是一个项目,因为专业性很强,国际性的这样一个艺术团体达不到国际艺术水平那是不行的,所以我在把握。

弟子:大陆高层与低层人士对法轮功都有一定了解,但中产阶级却往往回避和视而不见。应如何针对这部份人?

师父:现在中国大陆的所谓中层绝对不是中国的主流社会,它只不过是个利益阶层。当初迫害法轮功之前,真正的中上层主流社会的人一半以上在法轮功里边,是邪党把这个主流社会的人推向了对立面,现在造就了一批腐败份子当它的社会中坚,所以那个社会才腐败的挽救不了。当然这些人本身是可以救,关键是他们敢不敢听真相。

弟子:台湾现在的环境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还是旧势力的安排?

师父:这么说吧,旧势力当然有它的安排,可是大法弟子要是做不好,对你个人就是个修炼问题。一个地区的大法弟子没做好,这一个地区就会出现人心带来的麻烦、学员中人心带来的问题。那要是更多的大法弟子在台湾地区在哪一个问题上没做好,那就会影响了那个地区的环境。当然我不是说台湾大法弟子没做好啊,有些事情是旧势力在干扰,比如当初大法弟子没有蓝绿之分的人心,今天情况会更好。一开始我就在不断的说这个问题,我就看到了这个问题的后果,可是有些学员还是党派的人心重于修炼,人心就是难去。

弟子:请师父开示,目前马来西亚很多大法活动都受到方方面面的干扰。是我们修炼有漏、没协调好,还是其它问题?

师父:有外在原因,中共流氓的干扰,这是肯定的。比如北美地区神韵的演出它就干扰不了了,因为各个剧场互相之间他们自己都通气了。它干扰,我们学员去讲真相。那剧场也会打电话问上一个演出过的剧场,说他们到底演的怎么样?节目到底怎么样?那上一个剧场告诉他非常好,说什么什么样节目。他说那为什么中领馆的打电话来干涉?为什么有的人冒名发电子邮件、匿名的人打电话来、写信来说怎么怎么样?上一个剧场的人说我们也接到了这些东西。这剧场和剧场现在都知道中共这些特务、中领馆干的这些事。
  我想其它地区,大法弟子你是做神韵主办这件事情的,你是不是真下了功夫去做了?尤其欧洲啊,你们年年这么赔,我在考虑还去不去了。你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们得认真对待这件事情。耗的人力、物力、财力都很大,那为什么你们不把它做好哪?要不就别做了,做其它项目还能做的轻松一点。

弟子:神韵演出之后,有更多常人要来学法轮功,我们是否要更多的组织室外炼功和洪法?

师父:有人学的话我们就组织啊,大法弟子咱们不就是要救人吗?

弟子:我们地区有一次在放映真相电影后,一负责人拿着盛钱的箱子挨个去叫学员赞助。

师父:“当地负责人拿着箱子挨个叫学员去赞助”,谁干的谁把那钱退回去吧。

弟子:有些学员觉的这方式违反师父有关集资的讲法,拒绝给钱,但也有不少学员捐了钱,据说当时就收到了四千多元。但是事后学员都议论很多,难有定论。恳请师父答疑。

师父:我就给你这么答了,谁收的谁送回去。

弟子:推神韵,悉尼佛学会在全澳的网络学法会上让大家出钱为台湾学员来澳洲凑培训的旅费,是否合适?

师父:这些事啊,师父不做的你们都别做。很多事情啊,你们真得想一想了。

弟子:海外法官做出正义裁决,但却被邪恶迫害,起到不好的影响,这是否与弟子什么心有关系?怎样才能做的更好?

师父:大法弟子做了该做的,旧势力看到影响太大、对邪恶的震慑超过了平衡,它就要捣乱。但是很多事情也不那么简单,大法弟子正念十足,或者是我们真的是应该这样做了,神也在做、也在帮。两方面原因都有。

弟子:同修之间的间隔是如何形成的?如何消除?

师父:人心互相碰撞,不向内找,都用人心想问题,你看不上他,他看不上他,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间隔,就合不来了,跟常人一样嘛。用正念去看问题呀,都想自己哪没做好,真的自己做好了,那对方也会看到变化,他也想自己哪没做好啊,能这样就不会出现间隔。消除间隔也是一样,同修一部法,都是一样的缘份,有什么放不下的向对方真诚交换意见、接受别人指出的不足,那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弟子:请问师父,推广新唐人、大纪元等媒体,与讲法轮功真相之间,怎么把握比较好?

师父:推广大纪元、新唐人本身也是在讲真相,做媒体推广中接触的人就是讲真相的对像。就是你和人接触的时候就可以讲真相,具体情况怎么样把握,在工作过程中积累经验。接触的人怎样,就怎么样去讲吧。

弟子:本地只有两三个学员,请问在当地考量是否办神韵的过程中觉的人力非常不足而有顾虑,是不是属于正念不足?

师父:只有两三个学员当然是人力不足。不过也事在人为,人多少不属于正念的问题。但是有的地区就两个学员,两千多人的剧场办了两场,满满的,就这样的事情这几年真的是不少。有的情况是看你怎么去做了。你真的要做,想做那就认认真真去做。也有的人说我人员不足,找常人来帮助做,或者找一个常人公司代理做。不行,做了就失败了,就赔钱,为什么哪?证实法、讲真相是大法弟子做的,不是常人做的,他没有那威德,再大的公司也不行。你不懂,叫他们在业务上出出主意,或者是做一些广告,这都没有问题的,你们自己把握主动才行。

弟子:当我们接触到发正念少或过关的同修时,会感觉身体不舒服,有时自己状态也不好。

师父:有些感觉并不一定是真的。比如说大法弟子修的非常好一个人,可是修的再好他也是人在修,只要这个人还没有圆满之前,他都有人身上的东西,都有人身上业力的存在,哪一层都有。恰恰你碰到他在提高过程中、在消业,在消这些东西,那个时候你碰到了,你说哎呀一身凉气或者有黑气,这人修的太差了。不是,修炼人消业时是在转化业力,别人只是感觉那个场而已,对别人没有什么不利,而且消业者是在提高的过程中,可是他恰恰修的很好。
  目前有的人能看到一些情况,看到的都是层次非常低的情况,都看不到真相,看不到修炼好的情况,只能看到没正完法、没修好的一面。就象我刚才讲的,释迦牟尼看到的宇宙最高形式是四大,地、水、火、风。构成四大的东西是什么?地、水、火、风的最根本是什么?因为宇宙都不行了、开始败坏、风化了,可是它却不是更大宇宙的最根本,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层次中单一的一个小宇宙体系的根本。宇宙巨大无比,这么大的体系无计其数,谁知道最大的宇宙最后是什么哪?谁知道大法弟子做的这一切的最后哪?谁知道大法弟子那些个修好后的不叫看的那些真实情况哪?就连师父替众生消业的时候都在难受,我的身体都会被搞的很糟,层次有限的、看不到真实情况的人那时候看到我,是不是也觉的师父很不行哪?可是我在替众生承受罪业,包括能看又看不到真相的人。
  有些人天目开了反而不好修,旧势力会在天目开的状态安排难、安排关。尤其被小道干扰着的,觉的自己怎么样了。啥也不是,把自己误在其中不出来,神神叨叨的。而真实的情况修炼的人一定不让看到,特别是开着修的,就让你看到给你安排好的那些你应该看到的,就不让你看到那些你不应该看到的,因为你还在修。你要真不修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我都一再讲了,我说真实情况谁也看不见的,因为它不象这个旧宇宙还在历史过程中的情况表现,现在没有了。大家知道过去历史中宇宙不管哪个境界出了问题,不行了要淘汰,就会有大劫小劫的,那都是在旧宇宙的过程中的事情,因为建立这个宇宙的时候是从头到尾同时建立,同时都有了,只是众生在其中表现,生命在已有的路上从头走到尾,象剧本都有了、人只是从头演到尾,只是巨大的天体中有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空间,身在一个慢的空间中能看到快的空间生命的一生、一世,只须一瞬间,甚至可把那个宇宙的过程都看的到,因为它同时都在那了。它都是同时存在的,是时间间隔了不同的时空、不同时间环境,可是现在不同了,是因为宇宙要正法,宇宙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不行了,全都完了,而过去好的同化从组、不好的都解体了,而全新的一切对于旧的宇宙与生命而言是绝对没有连系的,旧宇宙的生命不能成为新宇宙的生命就永远也不会知道新宇宙是什么样子。也就是说,只要旧宇宙中有你,新宇宙什么样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当今世界上不管多高的神,只要没正完法的,都不会知道的。除了正法者,其他谁也不配知道,因为宇宙再高的神都在面对正法,都在正法之前被考验着行和不行、留与不留。特别是低层次中开着修的,比起这些什么也不是,人心一起作用就会神神叨叨的,执着心强了就会神魂颠倒,不知自己是咋回事了。

弟子:请问天国乐团在欧洲重要吗?

师父:只要救人中需要就重要,不需要的时候就不重要。需要天国乐团在救人中发挥作用时就重要,不要偏激的去理解,师父说了天国乐团救人重要,你就天天啥都不干了练号。那不行。大法弟子啊,需要的时候你就去做,不需要的时候,其它项目忙,你就去做其它项目,就是这么一个关系。

弟子:天国乐团可否在神韵演出前去那些城市演奏、让那里的民众知道法轮功?

师父:在西方社会不需要。我是把神韵作为一个独立的、世界一流艺术团体推出来的,千万不要搞的象市场似的。我不需要你们去打前阵,另外空间的事我一个人就做了。(鼓掌)
  当然了,是想让那里的民众知道法轮功,想法是好的,但是不要这样做。不需要非得告诉人家神韵艺术团是法轮功的,大张旗鼓的去搞那个。我不回避这种关系,我也不去有意的这样做。大家知道,倒退三、五十年,在全世界人信仰宗教几乎是百分之八十以上,甚至有的艺术团的人全团都信仰天主教或者基督教,从没听他到哪演出都先说“我们是基督教来演出”、“我们是天主教来演出了”。有这么说的吗?就是被全世界公认为魔鬼的邪党政权下的演出团也没有先说自己是其党的演出,那为什么我们就非得说哪?这不是歧视吗?是,现在有对法轮功迫害的问题,可是我不回避这个问题,我也不想主动的放在口头上。别被旧的势力控制的人带动。我做事可不象你们那样容易不稳。

弟子:三大媒体与佛学会的关系到底怎么摆放?在工作中如何理顺?

师父:三大媒体,包括其它项目,你只要是当地的学员,就要和佛学会之间有一个协调关系。如果佛学会有什么活动的时候,找你你要去参加,大组学法等等许多事情,不忙的情况下你要去参加,但你说我实在太忙,那当然也理解,也没有问题。作为一个学员来讲,你毕竟是当地的学员。媒体是学员自发搞起来的,我也不能叫你非得归佛学会管,因为佛学会他只管修炼。作为你个人来讲,你是个修炼的人,你必然在当地的佛学会的协调之下的。就象我跟你们之间的关系,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有一个项目要做,说你就是那个项目的,不用我这个当师父的管了?不是,你还修炼嘛,师父还得管你呀,就是这关系。

弟子:台湾所有学员都把集体学法称为“读书会”,是否合适?

师父:不太合适。你们要严肃的对待大法修炼,不要起那些个标新立异的名词。我不说出来的词你们都不要去随意用在法上,特别是旧有宗教和其它常人的一些个东西,或其它修炼形式也不要随意拿来就往大法修炼上套用。有些东西还是有信息的、容易被不好的东西钻空子的。

弟子:师父讲要配合协调人,有些学员认为就是按协调人的安排去做、就等着协调人的安排就行了。没有安排事情去做时,自己不主动找事情去做,救度众生不主动。

师父:协调人安排的事情是有事需要的时候才安排,他不能每天老给你安排事情。当然,没有集体活动的时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事情自己要主动去做啊,这些事是不能等着协调人安排的。我只是讲了协调人和学员之间的关系。

弟子:我是芝加哥中国城讲真相的学员。请问师尊,我们在讲真相、劝“三退”时,在点上发大纪元报纸合适吗?

师父:有些媒体他不想什么事情先把法轮功摆在前面,法轮功大纪元,法轮功新唐人,法轮功什么什么。有些学员他非得这样做,你不需要这样做。其实你不讲人家都知道,很多人都知道大纪元是法轮功学员办的,可是你们知道吗?所谓有人说不把法轮功摆在前面如何如何,这是邪党特务在煽动的话。为什么老拿着去说?你们想过没有?倒退几十年,很多媒体,包括老板到员工,都是基督徒,没有谁干什么都先说我们是基督徒,怎么怎么的,我们是天主教徒、什么时报。(众笑)他们会这样做吗?不怪吗?怎么就不觉的怪哪。
  当然我不是说这个学员啊。就说我们现在人手有限,既发这个报纸又发那个报纸,同时又要劝“三退”、讲真相,这是个问题,我也不能够说行和不行,你就自己把它做的好一点吧。报纸一般你把它放在超市,你只拿着真相资料去劝“三退”好了,这比较合适。主办媒体的学员想使大法弟子办的媒体都立足于社会,成为一个常人社会的正常媒体才好。大法弟子办媒体,可信度高讲真相的力度会大。老是用不适合的办法做,可能会给人不正规的感觉。报纸本身是站在不同角度上讲真相,和直接讲真相不是一个角度,所以要把握好。

弟子:我有常人朋友对我说,他们来到美国后,在街上遇到向他们讲真相的大法弟子,一上来就讲“天灭中共”等,他们接受不了,反而有了抵触情绪,给以后听真相造成了障碍。我想是否可以改变方式、循序渐進、不简单行事?

师父:是这样的。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啊是要注意方式,因为什么思想境界的人都有。特别是中国人,被中共邪党灌输了党文化式的思想方式、用词、人的行为方式,它都在邪党的那个文化圈子之内了,甚至于有的中国人骂邪党都是在邪党里骂,他不是真的认识了邪党。所以我说大家要理智的去做,不要只做表面,你想救人就用点心,不要做的太肤浅。
  “天灭中共”是修炼人看到的最后结果,你不要把它当作讲真相开板就来的话。真的告诉人家是咋回事了,你再讲邪党做恶多端、天要灭它,这都可以。你还没给人家讲真相你就来个“天灭中共”,他还真的是不知道咋回事,认为你在“搞政治”。

弟子:飞天艺术学院在台湾设立分校,有学员认为是针对大法弟子的小孩招生。请问师尊飞天艺术学院在台湾设立分校的目地是什么?

师父:针对大法弟子美国一个学校就够用了,不需要办那么多针对大法弟子的学校。其实哪,你也可以不叫飞天。都是大法弟子在做,为何不针对社会去做、把常人的子弟招進来对他们讲真相,把他们救了,多打开几个窗口,这样就不会耗费大法资源。所以我希望各地办学校你们都要办成立足于常人社会的学校,更多的接触常人社会,救度更多的人,不要办成大法弟子的。

弟子:本地区同修间,就神韵专业化和强调正念的关系,意见一直冲突不断。可否请师父再一次明确两者的关系?

师父:不矛盾。是修炼人要专业化,不是常人做大法弟子的事。关键是做事的态度,为什么而做。讨论事情时谁在里面老是呛呛来呛呛去的,谁在耽误着做事,谁就有问题。师父不只是说神韵这个问题,其它问题也是这样。有什么可呛呛的?就去做吧,实实在在的去做。作为大法弟子看到哪方面没做好,自己主动把它做好。在会议中讨论事情时谁老是在那里顶牛,以意见不稳妥、考虑不全面为由把事情给顶黄了,谁就有问题。有些事情不需要讨论的十全十美,只要你们去做、在做的过程中把事做好。你说你意见很好,要救一百个人,你不去做就没有用。能救一个人,谁去做了那就是威德。

弟子:请问师父,在媒体目前需要资金时,是否可向常人做小额募捐,赞助公司的活动?

师父:媒体募捐这是没有关系的,因为它不是大法弟子或佛学会募捐,也不是修炼上用。修炼大家知道,不需要钱。作为媒体,本来就是一个立足于常人社会的公司。你们办的媒体,不是大法办的媒体,这我早就跟你们讲了,是大法弟子办的媒体,立足于常人社会的。大法没有媒体,大法就是修炼。那既然是常人社会的媒体,和常人社会的公司一样的形式,那有什么问题啊?没有问题,尽管去做。常人也需要赞助,那你也去搞好了,这个不存在问题。不能在学员中搞赞助。

弟子:神韵在旧金山湾区三个城市上演,唯有旧金山出现较大的亏损。下一次巡回在旧金山演出,在财务上出现比较大的压力,我们理解是要优先把旧金山做好,把周边城市暂时放下。请问师尊这么理解是否对?

师父:这些具体怎么做你们自己考虑吧,在哪演师父都不反对,就是不能赔。有的人说我们做主流了,就多用钱打广告。不是说票的价值高了你的广告费也得上去,得占用那么一大部份,不是那个概念。不要按票的价值和总收入的百分比大手大脚的花钱,就象以往那么做就行。常人的百分比在我们这不灵。这是救人,神都在做,大法弟子的状态很主要。主办演出也是修炼,配合好,接触人要讲真相,众生在等着救度。

弟子:纽约天国乐团现在有很多乐理知识学习,还要考试,是否耽误时间?

师父:很多乐理知识要学?不是这样吧?目前不可能专业化,证实法需要做的事情很多,明白了就行,也不需要你成为一个专业的天国乐团的成员。大法弟子是身兼多职的。做每件事情的时候,大家都想把它做的好一点,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一定要斟酌轻重,斟酌轻重。

弟子:法会和小会不能录音,可是悉尼的神韵项目学员还是录音,反复传给学员。

师父:我领你们开的会没指定谁录音,谁录了音你就是在做乱法的事。你怎么能这么做呢?不是已经早就说过这些事了吗?谁这样做了,把私自录的音像资料交到当地佛学会吧。

弟子:印尼大法弟子配合不好,请师尊指点。

师父:我觉的很多事情还是做的很好,有一些配合不好的,我也想在修炼中你们渐渐的会配合好了。

弟子:请问师尊,做常人新闻天天在污染中,是否每天都要用意念排排污染?能否将污染减到最小?

师父:不用了。你们看到什么都是在污染中,只要多学法就行了,加上每天正常的炼功时间,学法时一定要思想集中,真正实修就什么问题都解决。

弟子:有的人“三退”是出于面子随口答应大法弟子,而非出于真正认识邪党的本质,这种人也被救度了吗?

师父:人发自内心的一念,这个人就能被救度。有碍于面子随口讲一讲的,这种情况要看,敢讲就是对大法无恶心,敢退就是对恶党没好感。当然嘴说心里有反对思想的另当别论。神都看的见。其实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一个是你们做事要扎实一点,不要做表面的事,弄的人家不好意思才说的做法不行。但是我知道,绝大多数不是碍于面子。而且从现在的正法形势和人类的变化上看,变化都很大了。中国大陆的人比中国大陆以外的华人变化的还大,国外的华人反而怕上什么领馆了,还真被小特务吓唬住了。国内人都在大张旗鼓的骂中共邪党也不害怕,在国内中国人被邪党控制着你怕,身在邪党控制之外你还怕它,怎么一点骨气也没有?这种人的心理状态不是奇怪吗?

弟子:师父最近一直要求大家学习常人的管理和经营经验。现在管理层也想推行一些管理方法,但有的同修还是不太乐意,并说“无为而治是最高境界”。(众笑)

师父:什么借口都能说的出来。(众笑)哪个公司是无为而治啊?你说大法弟子办的公司跟别人不一样、就能无为而治,我不相信。你没人心了你就是神。你不是人在修吗?那人在修你没修好的人的部份不还是跟常人一样吗?你还有没去掉的心,只是修炼人是好人、境界高,如果你不抵触管理、没有这些争强斗胜的心、互相的不协调,真的都能向内看、向内找,是比常人媒体要好管理,而且效率会非常高。可是现在做不到这一点,就是这些人心搞的,反而效率不高。

弟子:中国大陆、海外各地的大法弟子,海外各讲真相项目的大法弟子,纷纷借此法会之际,向慈悲伟大的师尊问好。

师父:谢谢大家。(鼓掌)刚才很多问候师父的条子我没念,会务组拿过来的又把很多问候的条子拿掉了。不管怎么样吧,师父知道大家的心,师父也非常想念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和全世界各个地区的大法弟子。(众弟子鼓掌)正法必成,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众弟子鼓掌)当我在做这件事情的当初,那些神就告诉我,说你做的事情将来人都会看的见。我说怎么看的见?他们说人会看到天上的星星解体、天体的变化,人会看到这些事情和你是有联系的。这一步一步会来的更近,原来天体没出现这么大的变化,现在越来越逼近了,用普通的望远镜都可以观察到天体的变化了。人类形势也在变化,对大法的认识,也象开了窍似的开始渐渐的发生着,就象冰在溶解一样在变化。不久的将来,人们真的都会对法轮功与大法弟子刮目相看,事实真相也都会放在人们面前。那个时候人们会看到大法弟子才是救度他们的唯一希望,所以大法弟子必须得做好,你们真的是身负使命,你们真的有这么大的历史责任,所以一定要做好。
  大家知道,为什么从迫害以后進来当大法弟子的很少?就是因为旧势力已经卡住了,没有特殊情况下,没有我特殊需要,都進不来的,因为旧势力的理是考验已经走到最后了,最严酷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到了迫害的后期,考验的最险恶的环境已经过去了,安排的坏人很多都死了,没有那种环境了,再進来的已经很难树立大法弟子应有的威德了,所以它们就使劲的控制着。大家知道前一段迫害很严重的时候人们害怕迫害或对大法不理解,進不来。现在揭露迫害的真相满天下,环境也宽松了,为什么还难走進来?就是这个原因。
  救众生的事情就得你们做,不但要做,大家一定要做好。不是给师父做。说是救度众生,也不全是为他们做,是为你们自己而做。因为你救度的那些众生,包括你讲真相的那些人,很可能那些生命将来都是你巨大宇宙中的某一部份的众生。你在圆满你自己,你在成就你自己,你没有这些你也当不了那个王,你也完成不了你的使命,你也树立不了那么伟大的威德,就是这么一个关系,所以你们必须得做好。不要再停留在互相总是争论来争论去的状态中,脚踏实地的、踏踏实实的、象个大法弟子一样的完成好自己该做的事。无论做任何一个项目、任何一件事情,不做你就不做,要做一定要做好,有始有终。不然的话在历史上怎么给你记载你浪费的这些时间?哪一件事没做成,那一件事就是失败。不是说这件事情非得按照你的想法做,成功了你才能树立威德,是你在配合本身怎么动的念,配合做事中怎么做的,这才是修炼的过程。工作中念很正、不忘自己是修炼人,不忘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完成自己该完成的部份,那就是你树立威德的过程,那就是你修炼的过程,那就是你大法弟子在完成你历史使命的过程。很多事情就是大法弟子配合完成的,有很多事情是大法弟子独立完成的。你们碰到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很可能每一件事情都是在历史上安排好就是那样的,所以不要小看了你们做的事情。每一件事情看上去都象常人的事情一样,无足轻重,可是在另外空间里却起着巨大的变化。
  就是因为在迷中,不让你们看到真相,你们看不到自己做过的事的神圣,你们有人的一面,很难树立起那正念,因此你们兴奋不起来,还得在艰难中做好,能够走过来才了不起。如果谁都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伟大、了不起,谁都去做。谁都看见神活生生的在你面前,他什么都不要了,豁出来了神怎么说就怎么做,谁都会这么做,这没有威德,这不是修炼,迷也破了,什么也不算了。就是在那迷的环境中,看不到真相,看你还能不能修、能不能走到最后、能不能修成。一个地上的人要成神就那么难,一个地上的人上天就那么难。
  历史上虽然很多人在修炼,其实从来都没有人修成的。我过去给你们讲过,那都是副元神,真正的主元神还在世间轮回着。就包括释迦牟尼的人体本身,老子、耶稣的本身,都在大法弟子中。历史上积攒的威德足以使他们圆满,其他大法弟子也是一样,足以使你们圆满,所以我经常说你们的圆满不是问题,救度众生这个重大使命才是最大的问题。能不能完成这个使命才是关键,成就自己不是目地,过去已经树立了那个威德,你才配当大法弟子。
  师父不想多讲了。谈问题的时候师父的语气硬了一点,但是总想叫大家能认识到吧。语气虽然重一点,但是我想大家毕竟不是刚刚走入大法那么样浅白了吧,所以说重一点有些可能帮助你们解决实际问题有好处。当然有很多问题可能大家还没有提到,那么多人也不太容易递上那么多条子来,以后有机会师父再讲。就说这么多吧。(众弟子热烈鼓掌)
  今天说这么多,不知道大家领会的怎么样。很多事情也不一定说的那么圆容。参加大法弟子交流会中的有很多修炼不错的,大家更切合实际的去看看别人怎么修的,自己怎么样能够找出差距来,能够通过这次大会促使自己能够提高,把它作为一个动力。咱们的法会不能白开,大家知道,这么多大法弟子从世界各地赶到这里,机票钱就是上千万。我们没有这么大的资金可以随意的这么浪费,我们必须得在这次法会中有所收获。大家切切实实的在修炼上下下功夫,别流于表面,不要人心那么多。在师父的眼里,你们的一思一念哪,你们的一个举动啊,我都能看出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我是最不喜欢那个只会说、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欢那些狡猾的。我喜欢那些纯朴的、脚踏实地的。也希望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从正的方面增长智慧,不要在处世上、为人上收获太多。
  谢谢大家,就讲这么多。(众弟子热烈鼓掌)



简体字A4版:  PDF文件
简体字Letter版:PDF文件
正体字A4版:  PDF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