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王淑贤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我叫王淑贤,一九五零年出生,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有胃病、腿疼病,修炼后真是无病一身轻啊!我只有小学四年级的文化,《转法轮》都读不下来,而修炼不长时间,我能通读所有大法的经文。可是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我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

我曾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被警察绑架,之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佳木斯市西格木劳教所遭恶警迫害。以下是我被迫害的经历。

一、被劫持至看守所和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我和法轮功学员苏丽杰去北京证实大法,在佳木斯通往北京的列车上,被恶警绑架,下车后,我们被劫持至佳木斯驻北京办事处。办事处人员把我身上仅有的几百元钱都抢去了。一月二十三日,我和苏丽杰被劫持至佳木斯看守所。那是腊月二十八,家里人都跟着我上火,都没有过好年。

我的丈夫被“六一零”勒索八百元钱,把我又劫持至洗脑班。在洗脑班里迫害了我二十三天。

二、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一日,我和其他五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去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松江乡新民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到松江派出所,晚十一点左右,几个恶警连拉带拽,把我们六人绑架至松江派出所。

恶警不让我们睡觉,坐了整整一夜。一天一夜,不给我们饭吃,不给水喝。十二日,身体极度疲惫的我又被闫宏斌等恶警非法审讯了几个小时。我被折磨的心力交瘁,又累又饿。

十二月十二日夜,我被绑架至佳木斯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吃的是黑米面窝窝头,喝的冻白菜汤,一点油都没有。在看守所劫持了十八天。

十二月十九日我被劫持至佳木斯市西格木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三年。当天被劳教所的恶警李秀锦、于文斌、王秀荣非法搜身,我被强行脱下所有的衣物,赤条条的站在那里,只穿一条内裤,她还掀开我的内裤看,对我简直是莫大的人格侮辱。李秀锦叫嚣的说:“你们法轮功传单上说我是恶警吗?我就是你们说的那个恶警李秀锦。”我衣服上佩戴的法轮章也被抢走。

而后,我又被五六个恶警围攻,逼迫我写所谓的“转化书”,五六个恶警象抓小鸡一样抓住我,按着我的脑袋,我一动也动不了。她们使劲拽着我,将我的大衣扯掉,并且还污言秽语的骂我,王秀荣用手猛力的捶打我的后脑勺。于文斌抓住我的手,将我的手里塞上笔,强行的让我写所谓的“悔过书”。

第二天,又强行让我按手印,我要看看纸上写的是什么,刘亚东不让我看,逼迫我在纸上按手印。

半年后的某一天,又要所谓的“升级”,让我签字,我拒绝后,李秀锦对我破口大骂。

劫持到劳教所后,不到一个月,我被强行做奴工,挑豆子,编汽车靠垫,挑冰棍杆,从早上七点到下午四点。

有一次,让我们背劳教所的教规,我不配合,站在那里不背,恶警李秀锦和高小华,强迫体罚我们六七个法轮功学员,逼我们站了好几个小时。

二零零七年,高杰等恶警,强迫所有的人写“保证书”,保证遵守劳教所的规章制度。我们六七个法轮功学员拒绝写保证书,被强迫罚站。恶警高杰问我为什么不写保证书,我说,凡是保证书我都不写。高杰高声辱骂我。最后,让两个包夹抓住我的手写的,高杰恶狠狠的用拳捶打我的后背。

我还见到了法轮功学员王玉娥被迫害的经过。王玉娥不背监规,恶警高杰将王玉娥连推带拽到办公室,用手铐打王玉娥,王玉娥的脸、牙、胸前全是血,为了掩盖她挨打的罪证,恶警赶紧让她将衣服脱下。王玉娥的脸打的又青又肿,呼吸困难。第二天,王玉娥与恶警高小华说要看病,高小华不让王玉娥看病。王玉娥乳房上都是青的,胳膊也抬不起来。

二零零八年,法轮功学员王雅君拒绝写作业,被上大背铐,铐在柱子上。王雅君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就用胶布将她的嘴封上。把她双手铐到暖气管子上,二十四小时,上厕所也只给解开一个手铐,拿个桶,让她解手。就这样铐了她半个月。

我丈夫因承受不住压力,在我被劫持至劳教所半年后,跟我离婚,是恶党把我的家给拆散了。婆婆一直在我家,由我侍候她,我被迫害不久,婆婆因为过度的悲伤也去世了。是这个邪恶的党害的我家破人亡。

劝告那些仍在为中共邪党卖命的警察,“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为了你和你家人的平安,快快善待法轮功学员,挽回你造成的损失,弥补你的罪过,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