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锦州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以下是辽宁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的案例。

1、修法轮功祛病做好人,徐慧平遭非法劳教二年,受尽折磨

徐慧平,女,39岁,原辽宁省锦州女儿河纺织厂职工。1996年12月11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曾困扰她多年的心脏病、风湿通过修炼都不翼而飞,脾气暴躁的她平时在家里说一不二,家里家外无人敢说不字,学法轮大法后,整个人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家庭和睦了,家人都十分感谢大法,是法轮大法改变了她。

2005年10月31日,徐慧平被葫芦岛塔山派出所所长王英构陷,被非法抓捕,拘留了11天后,于2005年11月11日被非法教养两年,送到沈阳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徐慧平为抗议非法关押绝食三次,遭到恶警强行灌食,强制穿犯人的衣服,强迫洗脑,狱警、包夹不让她睡觉,不让上厕所,又把她关在冷库、厕所、走廊体罚。后期强制她干活,徐慧平不听从他们的指使,多名男警就对她拳打脚踢,她的脸被打得变了形,家人在探望时竟然认不出她来了。徐慧平在后来的一次抵制迫害中,遭到恶警的又一次殴打。曾有两次恶警搜走她手里的法轮功师父的经文,徐慧平再遭毒打。在刑期将满时又强迫她按手印、照相。

2008年8月,锦州女儿河派出所恶警黄波以不许进京为借口,对徐慧平的家人进行电话骚扰并恐吓家属,给家属在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2008年9月锦州女儿河派出所恶警黄波和锦州重型机械厂的龙德祥以检查外来住户由,再一次到徐慧平家进行骚扰。

2、机械厂干部修炼法轮功重拾生活信心,曹策屡遭非法拘禁、劳教、酷刑折磨

曹策,男,49岁,大学学历,原锦州重型机械厂干部。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体弱多病,在病痛的折磨中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与希望。修炼后,多年的病痛神奇般的消失不见,让他重拾了生活的信心。

1999年7月22~30日,锦州女儿河派出所警察逼迫曹策写不修炼、不进京的保证书。锦州重型机械厂保卫处张汉良逼迫他交出法轮大法书籍。

1999年9月20~30日,曹策因去北京讲真相证实法轮大法好而被非法抓捕,被带回锦州太和公安分局,警察王国祥非法勒索其随身携带现金的约700元后,又把他绑架到拘留所,期满后又转到洗脑班,威逼写保证书并被勒索现金2000元。

2000年2月锦州女儿河派出所曹长文、重型机械厂居委会主任张秀兰等,非法抄家殴打并绑架曹策到街道,后又转到锦州女儿河派出所,在派出所时又一次进行了严刑殴打,并在腊月二十四晚上冰冷的雪夜被恶警强行扒光衣服(只留短裤),用手铐把他铐在派出所院内铁栏杆上,让他在雪中站立体罚。后来曹策又被转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恶警的指使下,在警察指使下,几名犯人一同殴打他,并用火烧其手指、针刺身体的多处部位来逼迫他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

2001年3月曹策被锦州女儿河派出所所长赵小明,副所长李文武,恶警邵恒、石刚、曹长文等8~9人绑架到锦州看守所,并非法抄家,强行拿走家中价值5200元的电脑。

2003年4月21日晚曹策和另一同修在家无故被非法抓捕,并被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和家庭电脑。而且被非法劳教两年。在非法劳教期间,二大队队长白金龙、杨平伦、李松涛、张家斌、院长于海斌、副院长李凤林在所谓的转化中指使犯人和其他恶警对曹策实施电击、殴打、体罚等严酷迫害。强迫其转化并交纳2万元的保证金(一年后家属要回)。

2007年~2008年,锦州女儿河派出所恶警黄波多次骚扰并威逼写曹策所谓的保证书。

由于恶警对其的多次迫害,给其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其儿子也因此而辍学。

3、焦万会多次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遭电击、灌食等酷刑折磨

焦万会,男,47岁,锦州重型机械厂职工。于1996年2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改掉了多年抽烟、喝酒、打麻将等恶习,固执暴躁的脾气也改变了,家庭和睦,邻里朋友看到他的变化都觉得法轮大法好。

1999年7月,锦州重型机械厂保卫科张汉良、吴海平强迫焦万会交出大法书籍并强迫写保证书。

1999年9月,焦万会因北京讲真相证实法轮大法好的过程中遭到非法抓捕,被带回锦州太和公安分局,警察王国祥非法扣押他随身携带的现金约360元后,威逼焦万会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并非法勒索现金2000元。

2001年1月锦州女儿河派出所曹长文、重型机械厂居委会主任张秀兰闯入焦万会家意欲非法抄家并抓捕焦万会,焦万会机智走脱。

2001年4月,锦州重型机械厂党委书记王令炎,车间书记陈志光、王俊洲对焦万会进行人身攻击,逼迫他写保证书,并威胁焦万会如果再炼法轮功就让他退出中共党组织。

2005年10月29日,焦万会与另一法轮功学员到葫芦岛市塔山乡老官堡村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人诬告,村长张宝林通知了葫芦岛塔山派出所。派出所恶警用皮带头毒打他,焦万会被打得遍体鳞伤,下颚脱落。之后派出所又劫持两人到葫芦岛市齐屯拘留所,7天后转到葫芦岛看守所。2006年1月10日焦万会被葫芦岛市连山区法院非法判刑3年,关押在锦州南山监狱后又转到盘锦监狱。由此而被迫无法从事正常的工作,同时停发了工资。在盘锦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二大队队长何军曾用电棍殴打电击焦万会。为抗议这种非人的迫害,焦万会绝食3个月,绝食期间恶警何军强行对其灌食,并指使犯人于明、王涛殴打焦万会。期间造成焦万会肾脏功能衰竭,在这种情况下盘锦监狱称:死也决不放人。并说前些日子在这里已经死了一个炼法轮功的,没人负责。

2008年6月,盘锦监狱恶警韩炎以焦万会不参加重体力劳动为由,又一次用百万伏的电棍电击,当时恶警郝××也用电棍电击焦万会的脖子、心脏等处,对其身心造成了的极大伤害。

2010年7月20日左右,焦万会的女儿到女儿河派出所帮助爸爸办理户籍证明,开始派出所警察不理,最后到办户籍的女警察黄静那,黄静一看是法轮功学员焦万会办理证明,马上给派出所恶警黄波打电话,黄静把孩子的手续撇出来说:“等着吧。”

4、闫冬梅

闫冬梅,女48岁,锦州重型机械厂职工,于1997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患有心脏病、胃病、腰疼,修炼后病状神奇消失,身体和正常人一样健康。

1999年7月末,锦州重型机械厂保卫处张汉良、吴海平逼迫法轮功学员闫冬梅交出大法书籍炼功带并逼迫她写不修炼的保证书。

5、徐桂秋,

徐桂秋,女,45岁,原锦州重型机械厂职工,于1996年2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体质较弱,修炼后身心健康。

1999年7月末,锦州重型机械厂保卫处张汉良、吴海平逼迫法轮功学员徐桂秋交出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并逼迫她写保证书。

6、张环

张环,女,45岁,锦州重型机械厂职工,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体弱多病,严重时每月200多元都要花在治病上,修炼后身体恢复健康。

1999年7月末,锦州重型机械厂保卫处张汉良、吴海平逼迫法轮功学员张环交出大法书籍并逼迫她写不修炼的保证书。

1999年重型机械厂工会组织职工在所谓“相信科学反对×教”条幅上签名并强迫张环也签。

2008年7月锦州女儿河派出所恶警黄波等5~6人到张环家非法抄家。

7、柴井华遭勒索、绑架

柴井华,女,44岁,原锦州重型机械厂职工。1999年7月20日后,锦州重型机械厂车间书记刘志强(已故)勒令法轮功学员柴井华交出法轮大法书籍;厂保卫处也让柴井华填写表格,要她对法轮大法表态。

2000年9月份,柴井华打印法轮大法真相资料被复印社诬告,被女儿河派出所刘峯义等人骗到派出所,所长曹永吉对柴井华进行勒索,8、9个小时后才被放回家中。后女儿河乡何春发、金厂堡村书记王明昌、妇女主任于秀梅、太和区水利局张文祥等人上门对柴井华母亲丁素梅(也是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严令不准进京。此后,金厂堡联访人员任丰夫妇也曾对柴井华、丁素梅进行过监视。

在柴井华的姐姐柴井学(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流离失所期间,葫芦岛市龙港区的马清波 、“610”葫芦岛锌厂“610”的刘希良等人上门对其父母柴德仁、丁素梅进行2次骚扰。

2004年5月20日晚,锦州市太和区分局李局长、杨国军、杨立春、郭某等多人把柴井华绑架到锦州太和公安分局,当晚被非法送至锦州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天三夜才被放回,并非法强行搜走法轮大法书籍。

8、张银遭绑架、骚扰、抄家、勒索,非法劳教

张银,男,60岁,辽宁锦州女儿河乡金厂堡村法轮功学员。于1996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大法后不长时间患有多年的中耳炎就恢复了听力。严重到开刀手术也没治好的坐骨神经,也不翼而飞了。身体健康的像四十多岁的人。

2001年女儿河派出所警察曹长文闯进法轮功学员家里,问其还继续炼不炼法轮大法,张坚决地回答道“炼”,就这一句话,警察就开始非法抄家,抢走了家中比较贵重的香炉碗,并把张银强行送到拘留所关押了15天,还勒索了400元钱。

2003年5月13日,女儿河派出所曹玉等6、7个警察非法闯进张银家并强行抄家,翻出法轮大法书籍和明慧资料,随即给张银戴上背铐,非法关进拘留所5天,接着被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多天后,又被送到教养院。派出所警察对其家人说教养一年,到教养院才知道是二年。在教养院被恶警杨延伦毒打了一顿,整天让坐在小板凳上,还威逼恐吓他写保证书,一年半后张银回到家中。

9、七旬接骨世医赵成杰遭绑架受酷刑,正念反迫害

赵成杰,男70岁,辽宁锦州女儿河乡前白村法轮功学员。于1995年12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大法前患有三种病:先天性心脏病、长期胃病及关节炎。修炼后一两个星期这些病症都神奇般地不翼而飞了。而且在性格上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以前家里总是拌嘴声不断,严重的时候俩口子都吵着要离婚,修炼大法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他就听大法师父的,找自己,看自己是否做到了“真、善、忍”,家庭和睦了,再也没有以前的拌嘴声了,取而代之的是朗朗的读大法的学法声。他家是远近闻名的祖传接骨世医,修炼大法后,他待患者如亲人,农村人都苦,有要求少给钱他都爽快答应。有一家姓何的,股骨胫骨折,治疗期间不吃药了,但腿还瘸,他又白给了九天的药,直到全好。他大舅子用同样的药治需要上千元,而他只收三四百元。

1999年7月,江××,急火攻心,丧心病狂,要迫害大法。赵成杰和其他四名法轮功学员于2000年12月在锦州铁合金挂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江××必受历史审判”等横幅,为此被绑架到葫芦岛金星镇派出所,在看守所期间被严刑拷打,其中一个同修受到了叫什么“书童背剑”的刑罚。后又把他们转到当地女儿河派出所,一个年轻警察,左右开弓大打出手,开始打其中一个女法轮功学员嘴巴子。后来只有一人花了很多钱被保出去,余下四人都被送到了教养院继续迫害。

2008年7月30日下午四点,何三家村片警杨云刚和杜姓警察,非法闯进赵成杰家中,抢走一台未开封的液晶电脑、二个卫星接收器(大锅),翻出《九评》和真相小册子等,立即拨通电话招集更多的恶警来到赵成杰的家中,其中有所长张久义。赵成杰问:“你是张久义?”张久义答道:“你认识我”,就这样立即把赵成杰装进警车,将他绑架到派出所,并把他戴背铐看着。之后把他送到了锦州太和公安分局,关在一个四面没窗的房间铐在一个铁椅子,戴上扣在铁椅子上的手铐,拴上脚镣子审问,问他《九评共产党》和小册子的来源,赵成杰不说,四个警察轮番上来打嘴巴子,还用电棍电,据说这种电法比普通的电棍还要狠毒,他们把两根铜线绑在赵成杰的左手二指和小指的指根部位,因他坐的铁椅子胸前是小铁桌子,可能一般人被电要向下撞头,他们就在铁桌子上铺了厚厚的毯子,之后还是一直问其到底说不说。赵成杰坚决的回答着:要命一条,永远也不说。赵成杰心里求师父加持,让他们电不着,结果他们一次比一次加大电流,电击了四次,也没电着。后来进来四五个当官的,其中有人说:“你看你那些九评”,赵成杰说:“九评哪句话不对啊?你要是没看拿本回家看看。哪本小册子不都是叫人学好的,学真、善、忍的。”警察又说:“你们法轮功的有病不让吃药。”赵成杰回答道:“你这个说法不对,炼法轮功的没病,谁没病花钱买药吃啊?你没病,你去花钱买药吃吗?”恶警无言,最后都灰溜溜的走了。

过半夜,一个小警察说:“老爷子,不问你了,你睡觉吧。”说完后就睡在了门口。赵成杰在师父呵护下挣脱了手铐,打开了脚镣,翻出高墙,又回到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正法洪流中来了。

10、王贤无辜遭绑架、抄家、勒索

王贤,男,近60岁,辽宁锦州重型机械厂退休职工。于1996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大法后变得更健康了。在工作中处处为别人着想,与同事和谐相处,家庭中也更加的温馨了。

2004年7月20日下午,在王贤不知道为什么就被锦州太和区女儿河派出所恶警绑架,强行带到女儿河派出所,警察问他是否修炼法轮大法,当晚又把他就被带到锦州拘留所,并非法关押了15天,不许家人接见。一些恶警还到王贤家中非法抄家,将多本大法书籍抢走。并且每隔几天都要去王贤家中骚扰,给家人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家人实在承受不住这种压力,无奈花了几万块钱送礼,才把王贤弄回家中。

11、黄玉贵多次遭骚扰、勒索

黄玉贵,女,60多岁,辽宁锦州重型机械厂商店退休职工。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大法前患有全身性的浮肿、静脉曲张、心脏病、常年咳嗽、胃不好,严重时吐血,失眠眩晕症,一身的病痛生不如死。修炼大法后百病全无,一人得法全家幸福。全家人都知道大法好。别提多高兴了。

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以来,女儿河派出所所长曹长文找到黄玉贵,询问 “四·二五”上访的事,并逼迫黄玉贵写下保证书,禁止去北京。曹长文还非法扣留了黄玉贵的身份证。

1999年10月末,曹长文先到达街道,居委会主任马曼华给黄玉贵打电话询问是否继续炼法轮大法,如果还继续炼就必须交二千块钱,还得去太和区党校(洗脑班),打电话的当天下午五点,曹长文和另一警察孔凡佳来到法轮功学员黄玉贵家只要说炼就要带走,把黄玉贵带到太和区党校,后来让写决裂书,又非法勒索二千元才被放回家中。

重型居委会主任马曼华和刘海茹7.20后让黄玉贵交大法书籍,黄玉贵向她们洪法,介绍了法轮大法是如何的美好,学法修心和大法的神奇,无病一身轻的美妙。

2000年曹长文又一次去了黄玉贵的家中,又威胁家属代写不炼法轮大法的保证书。

12、修炼法轮功去酗酒恶习,张学忠被非法劳教二次,受警察殴打、酷刑折磨

张学忠 ,男,53岁,辽宁锦州女儿河乡腰汤村法轮功学员。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脾气暴躁而且嗜酒如命,经常醉酒就耍酒疯。学法修炼后,不知不觉就戒掉了酒瘾,而且脾气也改好了,家庭更加和睦了。

1999年4月25日后,因张学忠在同修家看师父讲法录像遭恶人诬告,被绑架到锦州女儿河派出所勒索了1000元,至今未还,未留下任何收据,当时派出所所长是曹长文。

2000年8月15日晚9点,张学忠在虹螺岘贴大法传单被恶人诬告,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被四个恶警轮番打了三个小时,用胶皮棍子打,开水往头上浇。打时让他跪在水泥地上持续跪三四个小时,还以书童背剑的刑罚铐了张学忠一个多小时。8月16日在女儿河派出所,恶警和另一姓刘的恶警又一次打了他2、3个小时;刘臣疯狂上来掐他的脖子2次,一直到他快没气了才松手,同时非法抄了张学忠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和资料。后来把张学忠送到教养院被非法劳教3年。

2002年7月女儿河派出所与女儿河乡共十多人,封锁张学忠家的前后院,把张学忠非法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了10天。

2004年6月10日,张学忠被腰汤大队邪党书记郑文兴举报,下午来了女儿河派出所十多个警察把张学忠绑架还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又一次被送到教养院,被非法教养二年。

参与迫害遭恶报的事例

2004年腰汤村选举,法轮功学员张学忠没选村书记郑文兴心目中的人,郑文兴气恨在心,第二天就恶意诬告张学忠,警察就把张学忠绑架了。

自从郑文兴诬告了张学忠后就得了直肠癌,十多天就卧床不起了,不到两年就遭报死了,当时才52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