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姑妈话投稿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八日】九月十日下午,远处七十多岁的表姑妈(同修)来了,恰逢今晚这里大组集体学法,我与表姑妈坐三轮车,走了几里路,到大组参加集体学法。

集体学法一个半小时后,就学《明慧周刊》关于投稿的文章,切磋投稿的事,姑妈也在静静的听着。第二天早上,我们象以往一样,交流修炼的事。

“一年一度的网上法会征稿了”,我重复昨天晚上的话题对姑妈说。
“时间走的太快了,转眼就一年过去”,姑妈说。
“正法已经進入尾声,在目前这种特殊时期,召开这次法会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我说。
“那当然。”姑妈说。
“你投稿吧?”我问。

姑妈好象感到我问的突然,我看的出来,她基本没想写稿。我想,昨天晚上才谈到的事,姑妈怎么若无其事,不动念呢?还需要引导啊!

我又说:“应该写吧。”
“我不知道有什么可写,不知道写什么,不知道怎么写?”姑妈这么说,这话好象是不写稿的理由依据,此话不对呀,是一种对法在最后这一层对自己的要求的不负责任的说法,是心性不到位的表现。

我说:“姑妈,修炼十多年了,在遭严重迫害的环境中,风风雨雨走过来的这段艰难岁月里,师父对我们的苦度,倾注着师父的慈悲、关怀和浩大佛恩。您回顾一下,本体的转变,心性的提高,家人的受益,这不是修大法得来的吗?您不拿出来证实法吗?您儿子,媳妇外出做生意,扔下一个出生一个月的婴儿给你带,为了救众生,您背着婴儿,带上奶瓶,尿布,与同修同行,下乡挨家挨户讲真相救人;为了资料点做资料,为了讲真相,出门坐车的费用,您卖掉在生活艰难的情况下都不甘心卖出去的一个个金戒指,您不把这些通过修炼大法境界升华后,慈悲救众生的壮举拿出来向师父回报吗?!”

听我这样说,姑妈接话;“还有,一次出去讲真相,刚進入村头,六个青年在赌博,一齐站起来,瞪着我们……还有,在情的割舍时,想到师父讲法……”

姑妈谈起来好多,真是写不完啊,我就帮姑妈写了提纲,让姑妈自己去写好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