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次遭迫害 辽宁抚顺女教师魏明华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第一中学教师魏明华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一日本应到年龄退休,但清原一中和县教委以她不放弃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为由不给办理退休手续,以她不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为借口不给开资、也不准上班。去年由于没交取暖费,供热公司下了停止供暖。

十多年来的迫害,使这位女教师身心疲惫、难承重负,在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下午含冤早逝,年仅56岁。

魏明华的丈夫李文松,十年来被非法关押累计达七年之多;在迫害发生之初就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三年九月又被非法判刑六年,被辗转关押于沈阳大北监狱、辽阳铧子监狱、大连市监狱遭折磨和奴役;出狱后被非法开除工作。

魏明华生于一九五五年八月二十一日,系抚顺市清原县第一中学高级教师。魏明华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后,身心得到了净化,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对学生更加关怀,她所教的学生学习成绩明显上升,是学生和家长普遍公认的好教师。她不仅课讲的好,而且对学生耐心。许多学生家长都说:把孩子交给魏老师,我们放心。

一、上访被劫持、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发动了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的迫害,控制媒体铺天盖地的造谣法轮功,逼迫中国大陆民众表态不炼法轮功。作为一名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学员,魏明华对中共当局的做法十分的不理解,她知道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教人如何做好人的功法,这么好的功为什么就不让炼了呢?为什么要这样造谣污蔑呢?于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八日魏明华去了北京上访,履行公民的合法权益,到北京有关部门去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从北京回来后,魏明华被清原一中校长毕淑华、中共邪党书记付伟训斥一顿,他们还立即通知了教育局的纪检书记石宝砚,石宝砚在临走的时候,告诉清原一中校长毕淑华给她们办洗脑班。当时魏明华的丈夫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家里面的老人和孩子无人照顾。魏明华被劫持在洗脑班,由于不放弃修炼,在办班的十五天里不准回家,吃住都有校长、主任、工会主席看守着,无一点人身自由可言,并被勒索罚款一月的工资和奖金。学校收保证金两千元(当时给她们的是以魏明华孩子的名字的存折),教委也收了两千保证金(强迫她们保证以后不进京上访)。魏明华多次去教委要求返回非法收取的保证金,教委的纪检书记洪兆臣一直主管迫害法轮功,魏明华多次找他,他不但不给,还说要没收这笔钱;有时还说“做个条往上缴”,直到现在这笔钱也没有还给魏明华的家属。

二、深夜遭警察入室绑架、丈夫被劳教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五日二十二时十分,清原县公安局的警察徐金荣、孟令光人等突然闯入魏明华家中,非法抄家。当时这三名喝了酒的警察敲、砸魏明华家的门(邻居都能听到砸门声),孩子给开了门。三名警察凶恶的闯进家后,穿着皮鞋就往卧室里闯,然后就开始到处乱翻。李文松问他们干什么?他们说要搜查法轮功的资料,其中一个警察还要把地板撬开。翻完后立即抓起李文松家电话就打,向县公安局副局长肖龙汇报,之后把李文松和妻子一起绑架。

据悉,当晚十一点多,不法警察以抄家的经过需要签字为由,将魏明华绑架到县公安局,当时签完字大约零点了。警察又把她劫持到清原县大沙沟拘留所非法关押。被绑架的第二天,县公安局又通知魏明华孩子所在的学校,强迫孩子到县公安局去核查。

魏明华被非法关押了三十六天。她丈夫李文松被非法关在清原大沙沟看守所三十多天,被中共邪党以家有法轮功书籍等借口非法劳教两年。

三、上课时遭绑架、劳教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下午三点十五分,正在给学生上课的魏明华被校长毕淑华打断而叫到校长办公室,当时抚顺市公安一处两名警察,清原县兴隆派出所警察朱忠华共三人在场。其中一个说兴隆派出所要传唤问魏明华点事情,警察对魏明华说:“上课也不行,也得去。”

当时魏明华要把放在教室里面的教学用书拿回来。魏明华刚走两步的时候,两个警察上来一下把魏明华劫住就往出拖。当时鞋子也拖掉了,她的头发也被弄的散了。从三楼(校长室)一直拖到学校的大操场,衣服扣子也被扯开了,裤子、袜子、脚脖子都被磨破了。学校师生们亲眼目睹了这一切邪恶的场面。

当时清原一中校长毕淑华(现已退休)、书记付伟、副校长李国军三个人帮助抚顺公安一处的警察抬起魏明华扔到了小车里。开车司机对魏明华说:“你他X的真拗,要是不看你是老师,就得给你铐上铐子,等到地方时我整死你。”

就这样大约晚上八点,魏明华被绑架到抚顺市公安一处迫害。同一天,抚顺公安一处的恶警通过抚顺电力公司清原安装处(李文松的工作单位)把她的丈夫李文松骗到单位非法绑架,后来非法判刑六年。

经过几天的时间,抚顺公安一处并没有找到魏明华的什么“证据”,就对魏明华非法劳教,于五月二十六日和二十八日两次送往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皆因身体体检不合格而拒收。魏明华于二零零三年五月三十日保外就医回到家里。当时抚顺公安一处非法收取各项费用:有保证金六千元、管理费一千一百二十五元、十天的伙食费一百三十元、体检费四百元。

四、丈夫遭酷刑,被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下午一点多钟,抚顺国保大队伙同清原公安局,到李文松的工作单位清原电力安装处,让单位的书记曹志书给李文松打电话(其实他这样做是协同恶警构陷大法弟子),叫他马上到单位来一趟。当李文松到单位的时候,六七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是抚顺市国保大队(抚顺公安一处)的人,他们让李文松到县公安局去,李文松说不去,在单位的楼下这些恶警蜂拥而上,对李文松拳脚相加,费了挺大的劲给他戴手铐。当时围观的人都看到了他们的恶行。

李文松与其他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被从清原县公安局直接劫持到了抚顺小白楼(公安一处),当晚抚顺公安一处的恶警进行刑讯逼供,有三个警察一起迫害李文松,一个姓郝的和一个叫腾跃的出手狠打左右耳光,左耳朵当时就被打的失聪好长时间,至今耳朵还有透气的现象,听力下降。

当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四个恶警把李文松拉到一个大院深处,好象是刚刚维修过的房子,地砖和墙上的水泥还没干,手背铐着、戴上脚镣,头上给套上一个丝袋子,把李文松按到地上,头上加了把椅子,让他动不了。当时四个恶警就是他们内部常叫“工作狂”、外号“德国的盖世太保”的关勇、刘平和、张涛,还有个年轻的不知道姓名。他们对李文松的前胸、两肋、小腹、小便、大腿内侧猛烈的拳打脚踢,一直打到他昏死。当李文松醒过来的时候,他们就逼问,李文松不理。那个叫刘平和的说给他上老虎凳,用重物压着李文松的膝盖和小腿,连拎带撬往脚底下垫砖头,把李文松折磨的死去活来的。他们怕把李文松折磨死了承担责任,还写了一个遗书,拿着在李文松的眼前晃来晃去说,你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就说是你自己不想活了,在他们写好的遗书强行按上李文松的手印,还对李文松说:如果你死了就通知你单位和家属说你是自杀,还上网。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五日清原县检察院的有关人员滥用职权、枉法渎职,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进行追诉,非法对李文松起诉,参加陷害的清原县检察院人员有检察员范东凤、徐清文。九月二十三日清原县法院对李文松非法庭审、判决,在审判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非法对李文松判刑六年。

五、工资被停发,迫害在持续

魏明华于二零零三年五月三十日保外就医回到家里,对她的迫害并没有结束。清原满族自治县监察局给予行政开除留用察看一年处分,从此清原一中停发了魏明华应得的工资及一切费用。

当时因丈夫被非法关押,魏明华承受着经济、精神等各方面的压力。魏明华多次为工作问题找当时的教委主任孙忠孝、纪检书记洪兆臣,他们说不是他们处理的,要去找上边,还要610的同意等等来推托不予解决。

李文松被辗转关押于沈阳大北监狱、辽阳铧子监狱、大连市监狱遭折磨和奴役,2009年5月19日被非法关押期满出狱时,清原县政法委和“610”串通监狱还想陷害李文松到抚顺抚台山庄洗脑班。在李文松出狱的前一天他们委派的人就到了监狱,妄图直接把李文松送去洗脑。在亲朋好友及同修的强烈反对下,经过一些周折使邪恶的迫害计划破产。

魏明华的早逝给家人带来了巨大痛苦,她的老母亲身心受到的伤害更大。

魏明华的早逝与参与迫害她的清原县教委孙忠孝、洪兆臣有直接的关系,请问你们刁难、迫害魏明华的种种行为受谁的指示、按照什么文件执行的,这一切都是你们参与迫害的罪行。几年来你们这样参与迫害又得到了什么呢?中共邪党以卑鄙的手段胁迫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知法犯法、执法犯法,利用手中权力迫害守法的好公民,你们这样助纣为虐、充当邪恶的打手,残酷镇压本国的善良民众,天理不容啊!如果你们现在不珍惜这为自己赎罪的机会,迟早是会受到法律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