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日】记得从我懂事起父母就经常吵架,因为那时我还小,母亲一直维持着这个名存实亡的家,所以我是在惊恐中长大的。后来母亲经常说要与父亲离婚,可父亲一直很麻木,从来没和母亲有过交谈,彼此形同陌路人。

母亲经常全身关节痛,还经常感冒头疼。为治病她吃尽了苦头,中药、西药、偏方等,可是病没祛。父亲又不同情她,她心情也越不好。每当她与父亲争吵后经常骑着自行车带我出门散心,我坐在自行车的大樑上经常对母亲说“和他离婚!”其实那时我才四、五岁,不懂什么叫离婚。在我十周岁的时候母亲终于和父亲离婚了。母亲说我很象父亲的性格,怎么说也不改正错误,难以管教。因此她与父亲离婚时问我:你听话不?听话就带你走。我说我听话。其实母亲明知道我不会改,她还是带我离开了家。

母亲怀我的时候经常和父亲生气,可能在娘胎里我就受到家庭环境的影响,我脾气也不好,不听话,好动又淘气。都说我是多动症,经常除了惹祸就是遭灾,他们为教育我也经常产生矛盾。家里气氛很紧张。记得上一年级的时候,上课约束不了自己,经常离开座位,借口扔废纸,也不注意听讲、玩文具等。有一次回家写保证:今后上课再也不玩笔、不玩尺、不玩本、……不玩手了。由于上课注意力差,坐不住,成绩也太差,初中毕业上不了高中,只好上中专连大专。中专第一个月就为了能“在班上站住脚”替哥儿们出气,参与群殴一个同学,被学校请家长缴罚款三百元。两个月后因为没参与打群架,被哥们儿一个嘴巴子打回家,不想上学了。

母亲为了能离开父亲,答应他不给我转学,为此母亲每天接送我上学就要两个多小时,再回来上班,料理家务,她很忙,很累。因为我不听讲,学习成绩上不去,母亲每天晚上还要辅导我功课。她一天下来筋疲力尽的。

就在妈妈身体和精力走下坡路的时候,她听说法轮功不但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还可以提高人的思想境界。为此妈妈又增加了一项炼功学法的大事,那时她每天很早就起床去集体炼功,回来还要送我去上学,她上班。晚上我和她去一个奶奶家学法,这样她更忙了。但是尽管如此,她精神状态却越来越好了。身体看上去也不那么疲劳、面容也不憔悴了,人也变得更加祥和了。不论在单位的同事还是左邻右舍都夸她比以前乐观了,而且她还经常帮助别人,主动打扫楼道卫生,为大家做好事。我知道《转法轮》书里讲了如何做好人,怎样要求自己。妈妈确实在按法的要求做。

我终生难忘的是母亲对我的教育,她对我付出的爱,是一般人做不到的。为了让我成为有用的人,在我上中专住校时,母亲经常与学校老师联系,关心我的成长。在我被哥们儿一个嘴巴子打回家,不想上学时,她背着我去电话亭给班主任打电话沟通,让老师侧面教育打我的同学,给他们自尊。经过母亲和班主任的努力,“哥们儿”主动与我联系,使我又返校上课。后来我不小心在上楼梯时扭了脚,回家经医院检查骨折,在家期间母亲又与班主任联系将我的课本捎来,每天布置作业,晚上饭后检查,当时我真受不了这种拘束,因为走不了了,又学不进去,经常与母亲对抗到深夜。半个月过后,我才不得不勉强完成作业,在我三个月回校时,同学们以为我这下可玩够了,到上课时他们才很感慨地说:你真没少学呀。

我家楼上有一个和我一般大的男孩,父母有钱,经常去赌博,不管他的学习,他经常旷课,花钱如流水。我和他认识后他常来找我玩,尤其放假更是每天都在一起。他经常拽我去饭店吃喝,有一天他带我去网吧过夜,第二天早晨才回家。他和人打架,我就拿铁棍子、拿小刀去助阵。为此母亲经常开导我,那时我逆反心理很强,听不进去劝告,她没收了我两把小尖刀。我就想法再买,藏起来。她给我缴钱补习功课,我带着书本骑上车子玩够了才回家。母亲不让我和那个男孩下饭店,我找借口出去和他上街玩。我的自行车、衣服他都借过,但从来不还。

暑假我就更自由了。母亲上班,我就主动找那个男孩去到处玩,不做功课。母亲常说我们学习不好但不能做不好的人,给社会带来麻烦。为了在假期能约束我,从我十五岁开始,母亲每年的暑假都为我找打工的地方,锻炼我,将来能够自食其力。那时父亲不理解她,心疼我,对母亲说:你就缺那点钱吗?因为我个子小,年龄小,不会干什么,没有地方要我干活。为了鼓励我打工,她背着我和一个个体老板讲她不嫌给我钱少,就是为了让我接受锻炼,看着我。我一天干十个小时或更多时间,给我三百元工资,其中有母亲一百元。后来老板跟我讲可怜天下父母心时,才告诉了我实情。

母亲专门在她单位附近给我找打工的地方,为的是可以抽空看看我在不在。我那时只知道挣了钱是自己的,可以受自己支配,所以开支回来钱也花光了,但是母亲从来不责怪我,只是提醒我挣钱不容易,买些有用的东西。她为我连续三年暑假找打工地方。包包子、穿羊肉串,复印、做牌匾,给干休所浇花等等。到第四、第五年我就利用自己所学专业找地方打工了,而且第五年我将我的劳动所得六百元分成四份。我、父亲、母亲和姥姥每人一百五十元。他们没有想到我能有如此的巨大变化,会尽孝心了。

在一次暑期打工中,我和另一个打工的大学生发生口角,他比我大,我打不过他吃了亏。为了讨回来,在我干满一个月后我就利用他午休不防时到他宿舍用脚踢他的头,我以为可以跑掉,没想到他爬起来追上我,把我打的眼睛充血、眼眶青紫,象个熊猫眼。他本想再干一个月,这样领导知道了不会让他再干了。领导让双方家长都来,母亲到时看到我一副惨状,不动声色。询问事情经过,我自知理亏什么也说不出来。领导和他本人配合着,问他哪里不舒服,他说头疼。母亲对我的伤势只字未提,关切的问他还有什么症状,并且批评我这样做后果很危险。她向领导承认没有教育好我,一定及时医治,如果因为对方头疼不能继续打工他下个月的工资由我出,好让我接受教训。并且将家庭电话、单位电话都留给了对方,如果有什么变化好和我们联系。到医院后,医生为他开了药并且要给他进行CT检查,他只是拿了药没有做CT,他说先吃药,观察一下再说吧。

我和母亲回家去,那天天气很热,我还带着伤,母亲在路上为我买了桃子。我犯了错误,有什么脸面吃桃?我说别买了,看病都花不少钱了。她说记住这次教训,以后不要再犯就行了。她对我的关心使我当时一个劲的说:以后我再也不给你找麻烦了。后来母亲每天给对方打电话问候病情,几天后的周日她又亲自带上水果等东西看他。并且见到领导,领导讲对方母亲也来过了,听说我母亲一直没有推卸责任,放心的走了。他本人对我母亲说:其实那天他也没有那么严重,他踢我头,他太狠了,我只是心里不平衡。当他看到母亲的大度、善良时他就不忍心让我们孤儿寡母再花钱为他检查,不然的话真的不会饶了我。到我开支那天,母亲嘱咐我利用自己的工资给他买东西表示道歉。他对我说:你母亲真好,你要象她那样就好了。从那以后我再没有打过架。

记得有一次我和妈妈去超市买东西,回来的路上她发现收银员少收了她一条秋裤的钱,她马上返回送回十几元钱。当时我很有感触的说:我将来有了孩子就教育他当年你奶奶就是这么做的。母亲听了很高兴,我知道她为我明辨是非而高兴,为她辛勤的付出得到的回报而自豪。

记得一次我很有感触的对母亲说,这几年您太不容易了,我不听话,我爸跟您过不去(母亲教育我,我不服就跑父亲那去,母亲让我跟他,可父亲又不要我);单位不理解,还整您(因母亲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迫放弃了晋升职称、提前内退),您太不容易了。母亲当时激动的说:你终于明白了,这比我吃什么都香。

现在我已经大专毕业在一家国企搞技术工作,妻子是我的同学,她当上了教师。母亲和邻居都说如果没有法轮大法,儿子不会有今天(我家楼上的男孩后来因拦路抢劫送了劳教五年)。母亲面对不懂事、不服管教的孩子,没有放弃;面对社会的压力,没有低头,因为她知道法轮大法是教人要做比好人还好的人,无私无我的人,是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还好的人。所以她堂堂正正的做人,给我、给她的周围的人事事处处都做出了榜样。

我十七岁时才明白了我的母亲是怎么的不容易。那时在非典期间,我们在学校都不让出校门,平时一周回一趟家,可那时一个月也没回家了。老师要求我们给家长写封信,我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可在闲暇时间经常想到母亲,我开始反思自己在家的种种行为。有时自己都骂自己,为什么那么不懂事。我知道母亲对子女的爱是无私的,我扪心自问自己对母亲的爱又有多少呢?我不理解母亲的辛苦,不能和她心平气和的聊天,有时母亲只不过多说我几句我就火冒三丈。我作为儿子真的没资格说的出我能真的明白母亲的辛苦和大公无私。那时我不知道我的将来怎么样,可是我知道有了母亲的关爱我很幸福。所以我在信中向她道歉,我说:为了我,你不知花了多少心血,流了多少眼泪。在这里我向您说一声:妈妈,谢谢您,您辛苦了。儿子不知道自己能为您做什么,现在唯一能为您做的就是好好学习,争取用学习成绩来报答您对我的无私的爱。我们语文课学习了写诗。虽然我写的还不是很好,但是我还是想用诗的形式来表达我现在的感受:

有风吹过的地方,就有您的爱滋生。
有水流过的地方,就有您的爱流淌。
人生的路漫漫长长,您的爱无限宽广。
您就是我成长的阳光,您就是我飞翔的翅膀。

这是我的处女作,献给了我的母亲。

有时母亲因为什么想不开时,我都会说,修炼人还这么小心眼儿?这时母亲很欣慰的向我表示她没有做好。她为我的改变而开心。我也祝母亲能功成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