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郎会群遭劳教迫害 走路困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潍坊市的郎会群,六十多岁的人了,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九年三月竟然被中共绑架并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郎会群遭受了种种折磨,牙被打坏打掉,被迫铺块木板在地上躺了五个多月,至今身体没有恢复,腰直不起来,脚肿得穿不上鞋,腿肿得不能打弯,走路困难,牙疼的吃饭困难。

二零零九年三月五日上午八点多钟,郎会群在潍坊东站12路车停车点给一名叫徐爱君的女青年讲法轮功真相,她听得很认真还提了些问题,突然她的手机响了,她说等一会儿再讲,接完电话,她继续听郎会群讲。几分钟后来了两辆车,从黑轿车里下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黑胖男子,边从上衣口袋掏证件边说:“我是警察,你跟我走。”郎会群问为什么,他说:“你在宣传法轮功,已经给你录音了。”那个女的随即从呢子大衣里掏出手机,接着上来两个男的将郎会群强行绑架塞到了另一辆面包车里。徐爱君是潍坊高新区宝通街派出所雇佣的,家住沟西镇河南头村。

宝通街派出所张国昌上报潍坊高新区公安分局,中午潍坊高新区分局治安大队长与另一瘦高个男的强行把郎会群带到分局。随后治安大队长带着张国昌等七人到郎会群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明慧周刊》、神韵晚会光盘、师父法像、法轮章、mp3一个、VCD一台、吹风机一个、现金四千多元、工资卡、放钱的手袋、电话本,八百多元的手机,五十多元的真相币,钢笔等物品。当时家人不让抢钱,恶警扬言写有真相,家人据理要没写字的,恶警诡称以后再给,至今未归还。张国昌拿郎会群的工资卡经多次催要,又托了人,被扣去六百多元才给。

在公安分局,郎会群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第二天上午强行带郎会群到医院查体,经查有高血压,就把郎会群关到一个宾馆四天四夜,不准睡觉,昼夜轮番诽谤大法,分局一个头目叫嚣:“我要你死,你就活不成”,把郎会群女儿、嫂子弄去录音劝说。

三月十九日上午,郎会群又被带到分局,被强行验血,照相,扬言不配合就拘留。随后被关在潍坊看守所非法拘留一月,四月十八日被送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在王村劳教所,郎会群每天五点被叫起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十二点甚至近下半夜二点才让睡觉。不准洗脸洗澡洗衣,一连六个星期;六月天,浑身出汗,臭得不能闻。每天被强行转化,逼写三书,被关到厕所里罚站,六十多岁的人前后罚站十多天,腿肿得不能打弯;不准大小便,拉到裤子里不准洗,查出心脏病还要罚站,站不了坐下就被拽起来。郎会群盘腿坐在地上,副大队长沈红秀气急败坏的扬言要送管理科(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因郎会群发正念,不穿监服,一大队四班的队长李文劈头盖脸的打郎会群,把牙都打活动了。李月与申冉使劲踩郎会群的脚踝骨,郎会群自己的衣服被强行收走,逼穿监服。

十二月四日晚上,郎会群突然心脏难受,呕吐,一躺两个多月,找劳教所放人,劳教所要医院证明才放人。郎会群喊“法轮大法好”,被劳教所政委王军下令管理科科长陈素萍,一大队队长张燕,副大队长李月铐在窗户上,四个男恶警手拿电棍咆哮道:“严管室很长时间没用了”,在严管室一男恶警一拳把郎会群的下牙打中,当时打下一个牙来,两颗牙被打进去。陈素萍用两块毛巾堵郎会群的嘴,毛巾上都是血,恶狠狠的揪住郎会群的头发,用胶带封郎会群的嘴,当时吃不了饭。郎会群要劳教所给他治牙,李文说甭想,副大队长沈红秀说喊也没用。直到回家也不给治,至今吃饭困难。

郎会群每天被关在一个屋子里不让出屋、不让说话,有四个多月没洗脸没洗头没洗衣服,吃喝拉撒都在屋里,大热天不让敞门,房内臭气熏天,脚烂的淌脓淌血不敢走路。

郎会群刚被绑架关押的消息上网曝光后,张国昌给郎会群家人打电话骗郎会群家属到派出所,说郎会群的事上了网,威胁要把郎会群家人带走,家人说:“走就走,反正没法过了”,恶警没法只好放了郎会群家人。

六十多岁的郎会群,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多次遭受迫害。在二零零七年五月底的一天晚上郎会群在家中看书,突然闯进一个三十岁左右醉汉谎称找一个姓蔡的,郎会群说没有此人,这人走后,郎会群从里面把门反锁,十几分钟后七八个人翻墙闯入,强行录像,生拉硬拽把郎会群塞进警车,胳膊,手被拽的青一块紫一块的,随后非法抄走大法书籍,两个mp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