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巴塞尔退党信息日(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一日】巴塞尔(Basel)市位于瑞士北部的莱茵河畔,与法、德两国交界,是座国际都市。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八日,来自瑞士、德国退党服务中心的多名义工在巴塞尔举办了“声援八千万勇士退出中共”信息日。信息台设在了市中心的莱茵河桥(Mittlere Rheinbrücke)头。秋高气爽的周六,逛街的游人尤其多,熙熙攘攘的人流穿行在莱茵河大桥上。路过的华人停下来听中共迫害法轮功真相,退党踊跃。

声援八千万勇士退出中共
声援八千万勇士退出中共

给华人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
给华人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

游客认真阅读法轮功真相展板
游客认真阅读法轮功真相展板

法轮功学员向路人讲真相
法轮功学员向路人讲真相

巴塞尔游客踊跃签名声援八千万勇士退出中共
巴塞尔游客踊跃签名声援八千万勇士退出中共

巴塞尔游客踊跃签名声援八千万勇士退出中共
巴塞尔游客踊跃签名声援八千万勇士退出中共

“我祝你们好运”

挂有多条横幅和摆放了多块展板的信息台不仅吸引了当地民众,更有来自不同国家的游人前来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看了、听了真相的人纷纷在征签簿上签名,声援八千万勇士退出中共。常听有人用中文冲义工们说:“你好!”

印度一家五口人,围着展板一遍又一遍地看,当义工解开了他们的不少疑问后,一家人排着队在征签簿上签名。

一对推着婴儿车的夫妇停在真相展板前。中国太太从大陆出来不久,她说自己相信这上面说的都是真的,在国内是没有信仰和思想自由的。她接了真相资料后说:那现在就帮我把少先队、共青团退掉吧,谢谢你们了。站在她身旁的瑞士先生真诚地问义工:“我能为你们做点儿什么呢?”义工指着那边征签的人说:“您在那里签名表态,就是对我们的很大支持。”他走过去排在队伍后面,不时哄着童车里的孩子。签完后,他又走回那位义工面前,郑重地说:“我祝你们好运,我和你们同在!”

入了外国国籍也需要“三退”

先后两位华人女士向义工表示,自己已经加入瑞士、德国国籍了,和参加过的“党、团、队”没关系了,不用退了。义工告诉她们,加入的时候是举着拳头发了毒誓,现在不正式声明退出来还真不行。“毒誓”的痕迹抹不掉,神佛不保佑你,只有“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才保平安。这不是迷信,是善恶有报的天理。两位女士听了后,痛快地同意“三退”了。

跨国公司白领:我再好好想一想

一位绅士模样的中年华人,迎面走来拒绝了递过去的真相资料说:“我都知道。”义工追上他问:“那你‘三退’了吗?”对方说:“我不想退!我在跨国公司工作,国内外经常走,中国这些年的变化你们知道吗?我来自上海,你看这几年建设得多漂亮!”

义工说:“上海世博园外,调集有大批武警、公安,严防之一的就是上海一万八千多家被强拆户,对被强拆户实行三级监控打压,发通告不许他们靠近世博会。访民曹义宝在世博园外逗留了一下就被抓去劳教一年,她到北京上访,被截访的警察打得鼻青脸肿的一张照片,在网络上流传,不知道你看见了没有?如果真象你说的,拆迁户都得到了妥善安置,怎么出了一大批冤民被政府防范?国际很多媒体在关注着因建世博园而遭强拆的这批上海难民的命运,希望你也关注一下,建议你多看看没被过滤的真实信息。”

这位华人脸色和缓下来说:“我知道外地、农村、边远地区,还有很多问题。”义工说:请多了解真相,这是你对自己的命运做出抉择的基础。国内央视台,大报小报、新华网,所有媒体都在隐瞒真相,曝出的一些负面消息也是因为瞒不住了,不得不报。大真相被隐瞒着。

这位华人对义工说:谢谢你,我接受你的建议,需要再好好想一想。

中共早时不许入,不想入时拉你入,现在怕你退

一位六、七十岁的中国老太太,从信息台旁边走过时,一直扭着头在看信息台四周的醒目横幅,尽收眼底后低头匆匆离去。义工走上前去问候了声“您好”,老太太回应:“您好!”义工说:“大姐,一听就知道您是从大陆来的。”老人笑了:“我听你的口音,咱们象老乡诶?可是你不能叫我大姐,得叫我大妈才对。”当老人得知站在自己面前的义工,比自己小不了几岁时,吃惊地问:“你没唬我吧?”义工讲了自己因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巨变,现在百病全无一身轻。老人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那我可要对法轮功想想了,是不是象政府宣传的那样?”

谈到“三退”,她说:“我们是专政的对象,没有资格加入组织的。”她对义工讲了一段辛酸经历:

一九四九年时,“我上学了,父母被打成地主分子整天挨斗。其实父亲是当地‘完中校长’,母亲是家庭妇女。老家有几亩地是爷爷留下来的,交给农民种粮了,父亲只象征性地收点儿薄租,因为家里不指望地租生活,父亲有官饷。

“父亲的中学校长头衔,可不象现在的脱产书记、校长。是因为父亲能干、德高望重被推举上来的。父亲在校兼好几门课,文理科都行,懂英文,城里有需要英文的事都请他去帮忙。一九五二年的一天,父亲离开家,听母亲说,他被送去修铁路了,从此再也没见他回来。我们成了“地富反坏子女”,是革命的对象。所以我们兄妹几个都没有入队入团,因为我们没资格。

“失去了父亲的工资,一家人衣食无着落。母亲被轰回老家种田,去养活自己,她干最苦的活,挣最低的工分。我们几个读书的孩子,因为成绩好,不少人说情才没中断学业。学校说:‘今后不许再提你们父亲,不许到处打听他。必须和反动老子彻底划清界限,才能给你们助学金。’我们被吓得连在家里都不敢提父亲。

“母亲告诉我们:‘你们的出路就是得好好读书,要考第一名才可能有希望,除此没别的出路,你们在这个社会上是贱民。’尽管我们几个都是学校的‘尖子生’,但是在学校里头抬不起来。我们都选的理工科专业,不敢沾文、史、哲,那会涉及意识形态、政治,自然科学比社会科学安全得多。几十年里,我们都是规规矩矩,从不敢越雷池一步,因为时常有人提醒我们: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国家大事、关心政治的事,连想都不要想,别说吭气了,领导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后来孩子们也走了我们的路,只学数理化,远离政治,他们都读到了博士。我想这也是苍天有眼,看我们不是坏人,给了我们福报。

“奇怪的是,六•四之后,我弟妹中有的入党了,当时都快退休了。开始以为共产党开明了,尊重知识,重视知识份子了。后来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是共产党面临危机、不得人心而引发很多人要退党,所以才拉我们这些老实人入党充数。你说入那个党有啥意思?现在当官的不如当年的国民党官员,人家有不少人做慈善事业,讲德性的。现在共产党的官,个个贪财,乱搞两性,社会风气都让他们带坏了,民间怨声载道啊!我要是入过党,我肯定退出去。”

老人装了一袋真相资料拎在手里,临走时指着展板上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血腥照片问:“那是真的吗?”当她听到肯定的答复时说:“如果这些真相让国内的老百姓都知道了,不用你们劝,都得退党了,共产党立时完蛋。”义工说:“所以中共怕真相,怕退党。”

老人几次道谢,说回去要好好看看这些材料。义工嘱咐她别忘了让孩子们、家里的亲朋好友赶紧“三退”,老人说:“放心吧,这么大的事,我不会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