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守心灵的纯朴

读《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三日】从小我就是个单纯的女孩子,长大后对人际关系是一窍不通。而且由于正直,还得罪了单位领导,在做常人时就吃了大亏,受到很大打击,从此对仕途名利淡了心。

修炼后,虽然年龄在增长,对人情世故依然懵懂。我对同修看的很神圣,从来认为大家都是很真、善、忍的,对常人的一套根本不懂。慢慢的我陆续听到同修对我评价是为人处事不行。有个同修当面给我指出缺点:“我认为你为人处事比较差些……”,然后我和另一个同修不再合作后也对我说:“你常人的这门课没学,缺了社会的这门学问……。”他们在常人中相对来说都比我条件好,都比我有钱。对我说的时候都很意气风发的样子。我也一时有点茫然了。

这二人都是我在修炼上倾力相助的人。我后来才知道A是利用我帮他做事,一边和他做证实大法的事,一边以此福份来换取常人中的名利,让他能赚更多的钱,他和我合作的那一年多里,生意非常好;而B接近我的目地是骗取我的信任,让我教他技术,然后才暴露出他的真实意图。那时我很纳闷,怎么会有这样的修炼人?!感觉在大法弟子中怎么会有这种事。?师父点化我只要对他的任何话都做到不动心,他自然就退去了。是啊,我教他技术并不求回报我什么,他甚至不会对别人说我的好话。这有什么呢?我只是做我该做的。其实对他们的想法与做法我早就知道,甚至他们下一步的打算我都知道。但我还是选择了帮助他们,总以为都是在不断的修炼中,会越修越好的。

吃了这两次大亏后,我沉默的时候更多了。真诚与信任在人中是奢侈品。“对人,你信任得了吗?对人,你真诚得起吗?”我也在问自己。我不再对别人吐露自己的事情,不再让别人对自己的心思一览无遗。而原来的我是个喜笑悲哀都挂在脸上的人。

我并没有灰心,这样的事发生在我这里一定有我要修的,在面对他们的诸多谎言时,师父在我学法时一再的点化我要宽容!是的,小时候老师带着一个被我说哭的同学向我父母告状:“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眼睛里揉不得一粒沙子。”是的,这同学是撒谎了,我当着很多同学的面把他说哭了。现在我很后悔。

由于没有真修,A和B,一个长期名利情不去,色欲心不去,招来了狐狸附体。另一个状态也不太好。

在同修中也是因为我不懂人情世故,被旧势力钻空子起到了间隔我和同修的作用。很简单的一件事,中午快吃饭了,我就告辞回家,同修就一定要留我吃饭,我推辞,同修还是再三挽留。我就留下来,但吃饭时同修又不是很乐意了,说话还有点呛人。有时总踩这样的陷阱,听别人说的言辞恳切的,一到做时两样。我总觉是不是自己年轻啊,次数多了,渐渐也总结出来,哦,他们只是客气的,那就坚决不在同修家吃饭,水都自带。其实有很多同修都是被迫害过,绝食过很长时间的人很多,对吃饭填饱肚子实在不看重,有时不吃都没什么感觉的。同修之间还是不要这样客套为好。

这种尴尬的事多了,什么过河拆桥、敷衍了事、看重地位、嫌贫爱富等等,经历很多打击后,我明白了都是人在修,对别人的期望高了,也不切实际。不管怎样打击,都没有动摇我要真修的心。师父一直在鼓励我。现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出来了,看到最后师父说:“我是最不喜欢那个只会说、不去做的,我也不喜欢那些狡猾的。我喜欢那些纯朴的、脚踏实地的。也希望大家在这么多年的修炼中,从正的方面增长智慧,不要在处世上、为人上收获太多。”我流下泪来,我也不再茫然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