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家属写“保证”一事,向内找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三日】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说:“我希望大家摔跟头之后要吸取正面教训,不要老吸取反面教训。吸取反面教训就是用人心在想问题,把自己变的狡猾、圆容,那就变坏了。什么是坏人,我跟你们讲过吧,那狡猾的人是坏人。心地善良、没那么复杂的思想,那是好人。要正面想问题,摔了跟头要从修炼人角度上找原因:我哪做的不对?用法衡量衡量,你才能吸取正面教训,真的能这样去做一定会好。”

读到这一段,我猛的一惊。在不断反思和向内找的过程中,认识到我对待这件事情的背后反映出“狡猾”的念头正在我心中滋长。我今天把它写出来,灭掉它!

最近本地区六一零又叫嚣什么三年强化“转化”,给我公司施压,公司领导看到公司炼法轮功的职工都是好人,也知道我炼法轮功要一修到底,所以也不来找我,为应付交差,就给我家属讲:“最近市里施压,公司受压很大,叫你家属就在家里炼不要到社会上去炼,你就代写个保证吧”。家属是常人,以为这样做是保护我,于是给公司领导写了个信拿给我看,我一问才知上述情况。

我说:我们修炼人靠师父、靠大法、靠正念,你不能写,写了的话对后果是要承担责任的,搞不好反而会招惹来麻烦,当时她也同意不写了。才过一天她又要写,我又告诉她:这几年为什么六一零不敢上门?就是因为过去找我(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三年都曾来找过),我都完全照师父讲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去做。堂堂正正告诉他们:“我这个药罐子炼法轮功后,再也没進过医院,这么好的功法我要坚修到底的。”他们从我这也没得到过一个字,后来再来,我根本就不理他们了!所以现在才变换了手法来找你,你也一样不要理它!

可是怎么也说服不了她,她还是要写。这使我很烦心。当时既担心写了对大法起负面作用(当地邪恶正在办洗脑班,怕这个“保证”被拿到洗脑班上去被恶人利用),又担心写了会对她自己造成恶果。心想:她怎么就不明白呢?无奈之下,我想:你常人爱干什么,干什么,我也管不着!但人的情又上来了,怕她犯错,所以又给她讲:“你执意要写我也管不了,反正不是我写的,可是那个‘炼’就得写成这个‘练’,否则就要犯大错(心想:如果写的是这个‘练’,大法弟子一看,就会识破是造的假,不会造成负面影响)。”因家属读过《转法轮》明白这一字之差的内涵,所以就在保证书上写:“保证今后不到公司内、外去炼功”,落上我的名字交出去了。

从字句上看不出大问题,又不是我写的,所以我也没往深想,更没找自己。晚上做了个梦,:梦里我端起茶杯一动,水就向四周飞溅光了。我奇怪的翻过茶杯查看,原来杯底四周都有孔眼。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看护着我、点化我:漏洞多了,快找自己呀!这才使我警醒,我错了。

第二天中午一位同修来家,我就把此事给同修“曝光”了,当时我给同修说:常人被逼得这样做(是他们在选择未来)那是另一回事,关键是在这件事上我动了人心!动了人的情!认可了邪党文化一级骗一级的那一套!又顺水推舟了!修炼十多年了邪党文化流毒还那么深、人的情还那么重,我真感到惭愧。很对不起师父的苦度。同修听完与我一起切磋、发正念、共同除恶,又对家属進行了劝善,告诉她,“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一概不要理睬,更不能按照邪党的逻辑去应付,否则会越陷越深。越不理会他们,反而他们无从下手,也就不会再来骚扰”。果不其然,她说交去时还叫她再代写“三书”(当然没写)。 家属也明白上当了,答应到此为止。(注:家属明白真相后,应叫家属写“郑重声明”以消除影响。)

其实这件事也不是偶然的。因为最近邪恶看到我参加了大法弟子整体发正念,在师父加持下解体了一个邪恶洗脑班,邪恶害怕了,就利用我有漏变换着手法来干扰,想让我闹心,阻扰我们救度众生并進行所谓的考验。我悟到这是冲着我有漏来的。幸得慈悲师父一路呵护,即时点化,使我即时向内找、归正自己。

我赶紧发正念(那两天夜里一、两点钟都在发正念):清理自己空间场的一切不正因素,解体旧势力安排的还在运作的一切机制。那不是我,那是后天形成的观念,有漏也不允许来干扰。全盘否定家属写的“保证书”,把底稿也销毁,杜绝它起负面作用。

学了师父《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我一口气读完,认识到我对待这件事情的背后反映出“狡猾”的念头,必须去掉它,内心才平静下来。

我们一定用法来衡量,遇事進一步从修炼人角度上找原因,不断精進,做好大法弟子该做好的三件事,修的执着无一漏,最后满载而归随师还,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