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同修刘凤梅的几件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三日】近期上网看到新编辑的《锦州真言》第四期,读了《法轮功学员刘凤梅遭受的迫害》的报导,回忆起刘凤梅在流离失所期间,和我们接触的两年,她那精進的修炼状态和升华的心境,发生在她身上细微小事,至今还给我们全家留下难忘的印象。

一、修口

刘凤梅于二零零一年被中共恶警绑架期间,从三楼跳下,摔成椎骨骨折;手术之后被用担架抬回家,从此她腰中留下了钢板。但这些事情当时我一概不知。

那时我连刘凤梅这个名字也不知道。和她接触以来,她从来都没提过自己的这个名字,哪的人、家住在哪、和她被邪恶迫害时从不配合的经历。直到她和我分开以后,从别的同修那,我才知道她的真实姓名叫刘凤梅,是锦州市的法轮功学员。她只有一个化名是我记忆犹新的。

大约是二零零三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经同修介绍她的化名(这里不提),我们才认识。那时看她也就三十来岁,总是面带微笑,看出来她不爱多说话。

那时我还处于独修状态,不精進,也没走出来。她常跟我说:咱得这大法修炼真是荣幸,机缘难得,要珍惜,你别看我们现在做的平常的跑跑腿,传个话、送个材料,是人都能干的来的日常生活小事,在另外空间那可是轰轰烈烈,特别殊胜的助师正法的事啊!

当时我也只是听听而已。而她做起大法的事来,真是效率高、速度快,既轻松又如意。那时,她做的每一件事,对我都是座山,感到特别的难,因那时我怕心严重,怕出去了邪恶跟踪怎么办?如遇到熟人问拿啥东西,干啥去呀?就不知如何回答了,等等,感觉出门证实法处处有危险。在她的带动鼓舞下,我开始试着走出来传材料,迈出了证实法的第一步。

我们在一起证实法期间,她从来不说起自己的过去,我也不爱唠家常,大家在一起就是做大法的事,一有时间还得抓紧学法,所以,刘凤梅这个名字及其经历我全都不知道。

二零零四年,刘凤梅帮我建立小资料点,我怕心未去,她一直扶持着我,事事做到位。一次,她一手拎着一大箱纸;一手拎着耗材配件,从楼下一路送到顶楼,大气都不喘一下。我既佩服又埋怨:“你一个女孩子家,以后可别这样做了,累坏了吧?我空手一气上到顶楼都挺费劲。”她只是笑着说:“没事,我拎这点东西上楼,就象没拎一样,我拎两大箱纸上楼都没事,我腰上有钢板,要不再多也没事。”她还说:“这东西都不是我拎上来的,都是咱师父帮着给拎上来的,我根本就没有用劲。”

她发自内心地感激师父的之情,无意中露出腰上有钢板,具体是怎么回事她并没说,我也没问。后来从网上有关她被迫害的报导中,我方知她那段被邪恶迫害跳楼,摔成椎骨骨折,腰中才留下钢板的经历。

二零零五年,她对我说:我悟到应该走回家证实法的路。我说:“那好哇!但你真的走了,我这块还真的舍不得你。你确实悟到了,我啥话也没有,也不能留你,因修炼路不同,你啥时候认为离开合适,你就什么时候走,不用给我信,我也不会埋怨你。”

话说到这了,她还真的这样做了,她走时几乎未通知任何人。我想她一是怕给同修添麻烦。二是考虑当时当地的证实法的环境、同修的安全。若一告诉,送的人肯定多,这一聚容易引起邪恶的注意。三是就是去同修间的情。她走时也没有告诉我她的真实的姓名和地址。

二、开花

刘凤梅同修和我接触半年多时,她内心就有了让我开建资料点小花的想法,可没有直说,因当时资料点紧缺,资料点的风险也大,经常被邪恶破坏,多数同修没有条件,少数有条件的又不敢想、不敢建。当时的资料都是靠几个大资料点来供应。所以,那时要找一个合适的心性到位、修炼的环境又合适的同修开建资料点这朵小花,对刘凤梅同修来讲可谓是很难的了。

刘凤梅同修看到我具备开花的条件,怕直说了,我怕心重,被障碍住,开不了。所以,就采取从法理上引导我。一次,她跟我说:“看你一家人都修炼,多好!”我便问她好在哪儿?是不是修炼环境好,少干扰?她说:“这是一方面,更主要的是,从证实法上来讲,我想今后会有大的责任承担。”我又反问她:有啥大责任承担?她说:“我也说不好,只是从责任上,有这么一点感觉。”话说到这也就过去了。我也没多想,也没往心里去。隔一段时间,她看我没有什么反应,又透话跟我说起电脑的事来,她说:“你家有电脑,这多好哇?现在一般人家很少有电脑,一是价钱贵;二是电脑属于高科技,需要技术,我接触一些同修,没有几个有的。”我未加思索地回答她说:“那是我女儿自考时要用电脑,我支持她,就出钱给她买了,也算是智力投资呗!买后,她也没用几次就撂在那了。”话说到这,我还没有往心里去,因为自己不精進,以为还是正常唠嗑,想也不想同修当时的用心。

后来她又与我唠起当地资料来源的问题:紧缺,要想从根本上解决,就得走师父提出的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路。我说:“今天我算真的明白了你以前跟我说的责任和电脑的话来,咱电脑现成的,女儿又会电脑,你给张罗一台打印机,小花不就开了。”我当时埋怨她咋不早说,她又笑了说:若早说这花能开吗?我也会心的笑了,说的也是。

二零零四年的下半年,我家资料点这朵小花顺利的开了,当我这朵小花真的能为大资料点分担资料和安全,又能担起大的责任时,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此时,刘凤梅同修才对我说:“我早就有这个想法,你知我那时有多急,但我不能让你看出来,也不能让你不成熟,不在法理上明白而急于开花,那样的话,花是开不长久的。因资料点可不是短期行为,必须慎重。”她还说:“因刚建,我有责任带你走一段,以后,你一定要走资料点独立运作的路。”就这样,我这朵小花一直平稳的开到今天,这里边有刘凤梅同修从法理上给我打的坚实的基础,更有她帮我实修,从而走向成熟之路。

三、节俭

刘凤梅那时才三十来岁,作为女人在这个年龄段,正是讲吃穿,爱打扮的时候。可她始终是那么样的俭朴。接触她之后,我老看她穿一两件衣服,并且有些还是过了时的。开始,我以为流离失所环境的限制,或者是因修炼了,把爱打扮这颗心都修没了的缘故。

有一回,我女儿看她总是穿那被淘汰、早就过了时的服装,心里不是滋味,心想自己穿的那么好,姐姐穿的那样差,于心不忍,便硬是将一件衣服给她,她说啥也不要,我女儿急得要哭了,此时,我说了刘凤梅两句,她才勉勉强强的收下。

过一段时间,我女儿看她只穿过一次,后来就再也没有见她穿,这我女儿心里又不平衡了,跟我说:是不是那衣服不好,她不穿了?我说:那也不一定。哪天她来,你不会问问。一天她来了,正好赶上我女儿在家。我女儿说:“姐!小妹送你的衣服是不是不好?我只看你穿一回。”她忙回答说:“那可不是,我穿上了,她们都说好,还问我今天怎么舍得花钱买这么贵、这么高档的衣服呢。我只说是同修送的,就过去了。打那以后,为了少说话,另外我也舍不得穿,所以就叫我放起来了。”我女儿听了深受感动。

刘凤梅同修不仅在穿戴上俭朴,而且在用钱上,特别的节省,从不乱花大法项目的一分钱,而且还经常默默的往大法的事情上搭钱。我后来知道,她手中用于购耗材的钱,都不下五位数,但她从外地進耗材的路费,从不从大法项目的钱中往出拿,有时买小件十块、八块的耗材的钱都是自己往里搭,我给她估计一下,她往大法项目上搭的路费钱和小件耗材钱,一年下来,都得千八百块。

四、吃苦

刘凤梅为了为证实法,搞好协调,保障耗材的供求,更多的救度众生,她不怕吃苦,也乐于吃苦。她常说:“修炼人吃苦才能修炼,这起码的一点你要做不到,你就甭想修炼了。”她要求自己,无特殊情况一定坚持三到位,即:主动协调到位;耗材進送到位;打印机维修到位。(这三到位在当时资料点少,又是新建,是切实可行的,而且只能这样做)

那时的三到位说到底,就是多付出,多花时间,多耗精力。她经常是一天过去,只吃一顿饭。饭菜的质量,那更可想而知了,多是咸菜或是非常省钱、省事,省时、已经好做的。有时白天时间不够用,她还还得占用晚上的时间。一年过去了,可她都不知什么叫“休息”。常人说的“废寝忘食”用于她身上,那是再恰当不过了。

她深知:自己是个修炼人,即使证实法的事再紧张,也不能不学法,所以她经常学法放在夜晚,一学就学到半夜,她体会只有学法不断,修炼状态就好、正念才足。

所以,在助师正法的修炼路上,刘凤梅同修吃的苦,可以说是够大的。如今,她被邪党锦州市太和区法院非法构陷枉判十三年,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着残酷迫害。

当我看到《锦州真言》第四期的文章中最后写到:二零一零年五月末,刘凤梅的丈夫去辽宁女子监狱看望刘凤梅,监狱方告知:刘凤梅正在被关小号(迫害)。二零一零年八月,刘凤梅的儿子去监狱看望刘凤梅,回来后痛苦地说:“我妈妈已骨瘦如柴,腰内的钢板若再不取出就要面临瘫痪了,”我落泪了。我的那么好的同修,竟被中共邪党迫害成这个样子。

刘凤梅同修,因忙于救人,你我难得相见,也就没有相见。后来你被绑架,又被枉判入狱。我时常想咱们一起助师正法的那一幕一幕。刘凤梅同修,切记师父的教诲,向内找去执着,解体迫害。作为你的同修,我为你正念加持,用神通解体邪恶,让同修你和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尽快闯出魔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