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我的一次沉痛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九年春天因疾病之苦,在他人劝说之下去大法炼功点炼功,当时五套功法还没学好,《转法轮》还没读完一遍时,身体已经发生了可喜的变化。但是很快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由于学法不深,加上对邪党历次运动整人的恐惧,就不敢炼了。但是心里知道大法好,不是邪的,觉的早晚得平反(是当时的认识,现在知道这是党文化的观念)。就把仅有的几本大法书珍藏了起来。

二零零二年底,旧病复发,身体越来越差,五六种病痛折磨,苦不堪言,这时想起了师父,想起了大法。在亲戚、同学中修炼的同修鼓励下,我于二零零四年又从新走入了大法修炼。慈悲的师父没有嫌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还管我,从新修炼以后身体很快好转。我发自内心的珍惜大法,下决心这次选择了大法修炼就一定跟师父坚修到底,绝不再放弃!在同修的帮助下,给我配齐了所有大法的书及经文,全面学法后,认识到了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责任与神圣使命,决心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同修教我发正念,自己也按师父要求用心去给亲友、给老同学、老同事讲真相,也发点真相资料,寄真相信等,很快溶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

但是,由于自己的思想业还很大,学法还不能完全入心。学法也太少,所以人心还很重,放不下亲情,也有怕心。在二零零八年秋天,有一次讲真相的资料被不修炼的丈夫给看见了,他害怕极了,大发雷霆,喊叫着要把孩子们都找来开家庭会议等,一起生活了几十年也没看见他发那么大的脾气。怕他气坏了身体,人心就上来了,就想赶快安抚他不生气,就违心的说,我以后不做了还不行吗?并象征性的撕了几份资料。当时只是想息事宁人,糊弄他的,想过后再背着他做。但是这种做法对修炼、对大法是极不严肃的,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迫害,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当天晚上学法就看不清字了,也念不成句子了,脑袋里迷迷糊糊的,什么也想不起来,走路也拖着两腿不利索了,发正念坐在那儿很长时间也想不起来该发什么。也想不起来求师父帮助。几天后同修来看我,发现我很不对劲,询问了事情经过,马上判断说这是说了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叫旧势力钻了空子了。应该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并请师父帮助。我们立即盘坐发正念二十多分钟,过后就好些了。过了几天集体学法时又帮我发了正念。交流中同修建议我,一,要郑重向家人表明自己坚定修炼的决心,声明说不做大法的事的话作废;二,要向师父认错,请师父帮助清除干扰;三,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的信师、信法。我也很认同,这样做了以后,状态好了很多。由于当时自己学法很不够,有许多法理不清,发正念力度也差,尽管我努力的去做三件事,抵制邪恶迫害,但是记忆力不好,脑子不很清醒,学法效果差的状态还是持续了大约八、九个月以后才完全恢复到正常状态。

我看到了自己在修炼上的巨大差距,魔难中开始自己都想不起求师父,没有信师、信法的坚定信念;在关键时刻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用常人心对待修炼中遇到的问题,不能用法来归正自己,等于是在关键时刻向邪恶妥协了,偏离了法才遭到了邪恶的迫害。

这是一次深刻教训。我深刻的领会了师父说的:“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转法轮》)

在同修提议下我把这件事写出来,表明自己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的信念。今后要严肃的对待大法修炼,珍惜修炼机缘。一思一念都以法为师的实修,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