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六一零”头子杨松的部份罪行(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导)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抵台的湖北省中共邪党党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杨松,一下飞机即收到法轮功学员的诉状。台湾法轮大法学会指出,杨松是湖北省“六一零”办公室的头号人物,而“六一零办公室”是指挥迫害法轮功的核心系统。台湾法轮大法学会向台湾高检署控告杨松违犯“残害人群罪”及“民权公约”规定,并要求立即予以拘提侦办。在杨松的台湾行程中,法轮功学员如影随形地揭露迫害。

杨松是第三任湖北省委“六一零”(所谓的“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组长(任职期间2006年7月~目前),2006年7月任湖北省邪党副书记,此前任西藏自治区中共邪党党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2008年3月起任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自从2006年7月任湖北省“六一零”头目至今,多次召开秘密会议,策划、指挥和部署对全省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还亲自指挥2008年奥运期间、2009年中共邪党建政60周年大庆期间和2010年上海世博会及广州亚运会期间对全省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经证实被迫害致死亡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已有三千四百一十一人,而湖北省是迫害极其严重的省份,被迫害致死人数至少一百六十六人,其中武汉市就占五十五人。

杨松在湖北省任职期间的部份罪行如下:

1、督促全省“六一零”系统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6年11月9日,杨松亲自上阵到湖北省司法厅(主管监狱和劳教所)、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和监狱等地指挥迫害。据明慧网2006年10月29日报道,湖北省“六一零”秘密传达:对全省三大监狱,即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湖北琴断口监狱、武汉女子监狱非法刑满到期和非法劳教到期尚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一律不准直接回家,都由学员所在地“六一零”直接从监狱绑架到所谓“法教班”,进行所谓的学习,实质上是进行强制“转化”,武汉市江汉区“法教班”即二道棚洗脑班为省“六一零”定点之一。

湖北省“610”头目杨松(中)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指挥迫害
湖北省“610”头目杨松(中)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指挥迫害
杨松
杨松

武汉法轮功学员李军峡,一个有才华的大学毕业生,湖北省武汉市工商银行堤角分理处优秀女员工,两次被非法劳教,2006年12月底被武汉市江岸区“610”从厦门绑架回武汉,劫持在谌家矶所谓“法教班”强制洗脑;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江岸区“六一零”头目李英杰伙同犹大龚良汉等人使用不让睡觉、罚站、逼迫看诽谤大法的资料、不停写所谓“思想汇报”、“交代问题”、刺激、辱骂,还将李军峡四肢分开铐在床上长达十多天,并用小便盆给她灌尿喝等极其下流的手段进行摧残,导致李军峡精神失常,最终于2008年11月7日坠楼身亡。中共邪党媒体大肆宣传李军峡为求“圆满“跳楼自杀,进一步污蔑法轮功。

图片: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8-12-3-llijunxia.jpg

据不完全统计,其上任四年以来全省至少有3千余名法轮功学员被各地“六一零”伙同公安国保警察绑架和非法关押进行所谓的“教育转化”强制洗脑;近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不少法轮功学员在非法关押期间被刑讯逼供、酷刑折磨致伤、致残和致死。例如: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即中共举办六十周年大庆的前夕,赤壁市五十七岁的女法轮功学员郑玉玲,在绑架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就被活活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郑玉玲遗像
法轮功学员郑玉玲遗像

2、利用所谓的“反邪教协会”迫害法轮功

湖北省所谓的“反邪教协会”(实为中共邪教贼喊捉贼的非法组织,下称“邪会”)成立于2001年3月29日,迫害宗教与信仰自由。该邪会自称在湖北省“六一零”办公室的直接领导下,发动科技界的人力、物力、财力来协助迫害法轮功,用其成员的宗教或者科技身份,向国内和国际社会发布和解释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借口,并向中共当局及“六一零”系统献计献策,煽动仇恨,并直接参与包括“转化”法轮功修炼者在内的各种迫害活动。该邪会成立以来与“六一零”狼狈为奸,开展了一系列污蔑法轮功的所谓“报告会”、“展览”、“理论研讨”、“知识竞赛”等对老百姓强制洗脑的宣传活动,制造仇恨、煽动民众反对法轮功等等,其罪行累累。

湖北省“六一零”及湖北省邪会还到全省各大专院校、科研单位和精神病医院聘请所谓精神和心理专家,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008年6月26日,武汉市所谓的“关爱协会”组织了所谓专家理事到市女子劳教所开展所谓反×教心理咨询等活动。邪会常务理事、武汉市精神病医院所谓心理专家刘小林,邪会常务理事钟书华,邪会常务理事、原湖北省中医研究院院长邵权武还对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所谓的心理咨询;湖北省邪会理事、湖北大学所谓心理学教授严梅福长期参与“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即省洗脑班)制定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策略,并发表诽谤法轮功的所谓“论文”;湖北大学教育学院徐碧波也曾被湖北省“六一零”邀请发表“论文”;长江大学所谓心理学专家张丽君,曾被荆州市“六一零”办公室,多次请她去协助做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帮教工作”。

3、举办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湖北省“六一零”通过洗脑班、劳教所和监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的邪恶经验,曾多次得到中央邪恶“六一零”的肯定。其中尤以省洗脑班最为邪恶。该洗脑班从2002年2月初一直办到现在,每年办5-6期,多的时候一年办9期,每期40天左右,非法关押20-30名法轮功学员。2008年省洗脑班由江夏区汤逊湖迁到了洪山区马湖村,新建的省洗脑班共耗费一千多万元老百姓的血汗钱,与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仅一墙之隔。

除臭名昭著的省洗脑班外,从1999年底至今仍然开办的还有: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武昌区杨园洗脑班、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和汉阳区陶家岭洗脑班等。特别是2010年初以来,杨松指使全省各“六一零”陆续重新开办洗脑班,肆无忌惮的抓捕法轮功学员,实施强制精神洗脑。

4、利用精神病院,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药物摧残

湖北省“六一零”在杨松的指挥下,除通过举办洗脑班、劳教和判刑等非法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外,还将正常的法轮功学员关入精神病院,强行使用损害神经药物进行折磨。

湖北省赤壁市年近七旬的女法轮功学员刘晓莲,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被中共“六一零”非法拘禁、关押,曾经遭受五马分尸等各种各样的酷刑。2006年4月再次被赤壁市公安局以精神病为借口将其非法关押在蒲圻纺织总厂医院精神病专科摧残。刘晓莲老人遭受了毒打、毒针注射、灌毒药丸子、高压电、男精神病人污辱等种种迫害;恶医张某某及其帮凶使用高压电击、电针刘晓莲老人4个小时、使用毒药灌食、吊针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药水10斤,致使她整个身体发黑,与黑人没什么两样;老人被毒昏了两天两夜,待清醒时已成了哑巴。69岁的刘晓莲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近十年来饱受“六一零”各种肉体和精神的摧残和折磨,最终于2008年10月26日下午含冤离世。

69岁的刘晓莲被迫害得全身浮肿、奄奄一息
69岁的刘晓莲被迫害得全身浮肿、奄奄一息

杨松和所属的“六一零”系统不但长期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灭绝式的残酷迫害,更令人发指的是,目前这样的迫害还在持续的进行着。

根据明慧网报导,二零零九年四月间,在武汉市委书记杨松和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胡绪鲲的亲自布置下,藉“两会”的名义,指挥警察绑架上百位法轮功学员;而今年(二零 一零年)由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传出的消息,指出该劳教所在省“六一零”办公室的直接指挥下,不择手段地用电棍电击、强制吃药、强制劳动,达到转化目的;年近六旬的法轮功学员郑玉玲被关押到该劳教所,仅一个月的时间就被迫害致死,手段相当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