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退“台”与推迟登“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四日】最近一周,大陆高官访台,接连被告的事轰动世界。这也算是海外法庭控诉域外政界高官最多的一次吧,一周竟达三次。在这些控告中,出现了许多“花絮”,我们撷取一二,以飨读者。

陕西省代省长赵正永于9月13日抵台,可是,一走出机场,就有法轮功正告他被告的消息。这是啥滋味,刚刚套在脖子上的花环所带来的兴奋全被这消息一扫而光。所有的录像也都显示,赵正永一听到此消息,脸色猛地一寒,表情一下子凝固在那里,面色迅速转为铁青,仓皇上车,落荒而逃。在随后的行程里,无论赵正永走到哪里,正告他被提告和呼喊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声音就从未间断过。

本来,赵正永预计9月19日到高雄访问,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临时全部取消,并于18日下午6时搭乘立荣航空飞往杭州。他临走时,没有台方官员送行,可仍旧遇到法轮功学员对他喊话:“赵正永!你不要再迫害法轮功。”赵正永铁青着脸,不发一语,快步出境。

为什么要提前离台?这还用解释吗?不用别人去告诉他,他自己就知道高雄的法轮功学员都在那等着他呢。而且高雄对他的接待单位事前已向法轮功学员表示,在知道赵正永的人权暴行后,正在考虑降低规格、不挂欢迎横幅的事宜。这还去高雄干啥?不是自取其辱吗?所以赵正永来了个鞋底子抹油——溜了。

在赵正永被控告后,中共宗教局长王作安来台也被控告了。而且在王作安接受法轮功学员送给他的诉状时,还不知是怎么回事,一个劲地说谢谢。当法轮功学员明确告诉他那是对他的诉状时,也是脸色陡变,举止失措。

这些消息不可能不传到即将于20日抵台的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杨松的耳朵里。其人曾主持湖北省“610”的迫害法轮功事宜,被外界称为湖北“盖世太保”头子,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早在杨松抵台前,机场大厅已有四、五十位法轮功学员等着送交诉状给他。而机场外面接机的台商团体私下表示,杨松等人两点多就已经到了,在机场内等了一个多小时。

这就很令人生疑了,杨松怎么窝在机场不出来?怕什么呢?外面还有迎接他的台商呢,怎么不去接受欢迎呢?显然,杨松是在考虑如何避开法轮功修炼者的反迫害诉求以及“迎接”他的诉状。可是再丑的媳妇也得见公婆啊,老躲在机场也不是事儿。可是他明知出来就会遇到什么情景,也就只好那么失魂落魄而又胆战心寒地呆着。直到确实躲不过去了,才在足足熬了一个多小时后,于三点半以后出关。

下午3点36分,杨松刚进入桃园国际机场,法轮功即刻递上盖有2点4分高检署受理戳章的诉状。这可以说是递给中共官员诉状最快的一次了。杨松面对这个诉状礼物,面色愕然,浑身的不自在。

杨松等人一出海关,法轮功学员立刻大喊:“杨松你已经被告了”、“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更令中共官员尴尬的是,在机场的大陆旅客也呼应地喊:“法轮大法好!”就在他踏上座车前,一位曾姓法轮功学员送上诉状并告诉他:“这是你的诉状!”杨松害怕地将诉状丢开,快步上车。此时,另一位人高马大的法轮功学员在车子的正前方,将“法轮大法真善忍使上亿人身心健康”的横幅拉开,车上所有的大陆官员都看到了。

通过赵正永的提前退“台”和杨松的推迟登“台”,我们看到,这些曾不可一世的人权恶棍,是多么的畏惧正义的力量。在中共极权的保护伞下,他们在大陆为所欲为。可是,当面对正义时,他们是如此的畏惧。从这个角度上看,恶党利用他们迫害了法轮功,可是他们自己被恶党害的也不轻。中共垮了台,这些迫害者的下场还用说吗?

但愿这两个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党徒能因此警醒,停止迫害法轮功,也希望这两个人在“台”的表演能给那些迫害法轮功的恶人“立此存照”,放弃作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