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军霞是被中共恶党迫害死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从狱中回来后,听到法轮功学员李军霞坠楼而亡的消息后,我的第一念是:李军霞是被中共恶党迫害死的。

李军霞,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家住武汉市汉口区空军医院家属院,后来在父亲去世后搬到汉口区一工商银行的家属院。九三年开始接触法轮功,九四年的六月与十二月分别参加了李洪志师父在郑州、济南、广州三市的讲法学习班。她当时给我讲述了师父给她清理身体以及家庭环境的详细感受,对师父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她有非常严重的妇科病,医生曾劝告她不要结婚,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未学法前,她把造成她痛苦的根源推到父母身上,认为父母不该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来,让她遭受这么大的痛苦。她苦,她的父母更苦:一个儿子遭遇车祸离世,女儿又是如此,父母的苦处可想而知。

学了大法后,李军霞明白这一切一切的苦与不如意,都是前世业力所致,要想脱离这苦海,解脱这一切苦难,唯有修炼,返本归真,这才是唯一出路。一人修炼,全家人都要受益的。李军霞明白这些后,按照师父的要求精進实修,每天除坚持学法炼功外,还积极弘扬大法,让更多的人得法。因为有一颗为大家做事的热心和诚心,李军霞先后担任了某炼功点的辅导员、武汉大法总站汉口分站的站长,后又到总站分管宣传工作。读到这里,请不要误认为李军霞担任了什么职务、领了多少工资,大法没有组织,完全是松散管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也没有官职,辅导员们是凭着热心自愿为大家做事:义务教功,义务辅导,不收取任何费用。李军霞在兢兢业业的干好自己的工作之余,在业余时间积极弘法,想让更多的人认识法轮功、修炼法轮功。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李军霞就把自己得法后的种种感受告诉了更多人,希望他(她)们不要相信中共的造谣宣传,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久,被一个退了休的女公安告发到公安部,诬陷李军霞有所谓的“基地”,于是,公安部不做任何调查,把这个诬告当作公安部头号大案来搞,湖北省公安厅出动一百多名武警、公安,把所谓的基地围了个水泄不通,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他们所希望的“证据”,但还是以修炼了法轮功的名义把李军霞强行绑架,并非法劳教李军霞一年九个月。可怜的李军霞的老母亲,一个人孤苦伶仃,在思念女儿的痛苦中熬过了一天又一天。其中李军霞的老母亲到看守所去看望她的女儿,被那儿的看守以所谓的“公安部要犯”的借口强行赶走。

二零零三年七月,李军霞在外地被武汉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强行绑架到武汉市的洗脑班迫害,后来李军霞走脱,被迫流落在外。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左右,武汉市“六一零”从厦门市把李军霞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没有多久,“六一零”恶人把原本身体健康、心智正常的李军霞送往武汉市的精神病医院强行进行所谓“治疗”,并且“六一零”的恶人还给李军霞的亲戚打电话,威胁他们拿钱给李军霞治病,被李军霞的亲戚们严词拒绝。不知李军霞经历了怎样的“治疗”,回来后,精神有点失常,听到警车叫,吓得直往妈妈怀里钻。李军霞的亲人看到她的两个脚脖子处有很深的两道红印痕,问她怎么回事,她吓得不敢说。这次从洗脑班回来后,一直有人监视跟踪她,没有一点人身自由,逢年过节串亲戚,还有人跟着去,严密监控着,在这种处境下,李军霞承受着极大的精神压力,度日如年,甚至度时如年。

二零零九年,被迫害的神志不清的李军霞在中共谎言的蛊惑下坠楼而亡。

李军霞由一个对生活几乎绝望的人,修了法轮功后,变成了一个健康、对生活充满乐观自信的人;中共邪党的迫害开始后,在多次无理而又极端狂妄、残酷的迫害下,李军霞由一个健康、对生活充满乐观自信的人,变成了一个失去人身自由、精神失常的人,这难道不是中共恶党迫害的结果吗?

李军霞是被中共恶党迫害死的!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现在已经到了天灭中共的时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报应之时,希望善良的人们能擦亮眼睛,从李军霞被中共恶党迫害死这个事实上,认清中共邪党的本质,赶快退出中共,能从天灭中共这一劫难中解救出来,不当中共邪党的赔罪羊;同时,那些迫害过李军霞的人们也能尽快醒悟过来,别再干助纣为虐的事了,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自己以及自己的家人也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