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李洪志师父救了我,救了我们全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我九八年通过同修我接触了法轮大法,那时候只知道法好,李洪志师父好,却没有实修,更不知道李洪志师父的慈悲与修炼的严肃。真正的修炼法轮功是二零零零年开始。使我内心很震撼,我知道这是一部教人向善回归人的本性的法,是教人如何去做一个好人的法。

迷失的心是见不到阳光的

由于没有经过实修,没有按着大法的标准真、善、忍去修,我还是被名、利、情带动了,被人的心带动了。初中毕业后我在本村小学当了一名代课教师,由于不想带一个成绩差的班级,我对校长提出了利益上的要求,校长也很为难,但他也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但是学校教师多,不可能只达到我一个人的满足,同事们也不愿意,闹的大家都很不愉快,我也觉的很孤立,后来再加上在情上的不顺利,父母觉的我没出息,也怪我。一时间各种压力向我袭来,我迷失方向了,我真的好累、好累。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铺天盖地的迫害大法,电视里反复播放着诬蔑师父和大法的镜头,我一眼也不看。在我心中我坚信我的师父是好人,法轮大法是正的,是好的。但我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会受到如此的对待,媒体播放的“天安门自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周围这么多法轮功学员,所有人的体会和媒体报导的完全不一样。在我们这些学员中有一个同修说,她相信大法是正的,大家要信师、信法。她是我们这儿的辅导员。那时我只有十九岁,父母怕我出事,一直很不愿意我和同修接触,更不想让我再修炼。(其实我父亲也跟我学炼功,在迫害前他们都支持我炼功)我没有听父母的话,他们说大法不好的话,我就和他们吵,我反复告诉他们法轮功不是电视中说的那样,不是那样的。那时自己一点都不善,根本不象个修炼人。父母很为我头疼,再加上自己在名、利、情方面紧握不放,遇到的一切事,一切问题都没有用法来要求自己,我还是象常人一样去对待我身边的事,最后我还是选择了逃避。我伤害了同事、伤害了关心我的同修、伤害了我的父母,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很内疚,内心也很孤独。

父亲把我送到离家很远的一个加油站打工,望着父亲的远去的背影我哭了,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自私,让真正关心我的父母、同修们失望。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整日昏昏欲睡的犹如一具行尸走肉,内心是空虚的。打工时我带着《转法轮》但根本看不進去,整日和在一块的女孩子逛街、打扮、转服装店,有时听她们说大法不好的话,我也不敢讲真相,怕她们说我是神经病,我知道我已经毁了,我不敢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我已经没有了做人最基本的底线,我已经没有了出路,我真想把酒喝下去大醉一场,永远都不要醒来。我开始害怕生活、害怕再伤害人、害怕回家、害怕见我的同修,我害怕一切。我不知道生活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在名利情中挣扎着,身心疲惫。后来加油站解体了,我只有回家,回到我原来的生活中去,悔恨和内疚使我很少和别人沟通,我不愿意找同修,我害怕见到他们。但我更希望自己能变好,能修炼,能和同修一样活在阳光中,后来一位比我小的同修告诉我:师父没有放弃你,还在管着你,是咱师父让你回来的,好好修吧。

我从新沐浴在法光中

我下决心这次一定要修好,把落下的补上。但是自我保护的心是那么的强,怕同修不相信我,怕自己说错话让同修误会我说我不在法上,内心的滋味也很难受,我明白不能再错过机会了。我告诉自己不论自己以前有多少错、有多少的不应该,我再后悔内疚已经没有用了,我得从新活过来,在大法中成长起来。这是我唯一的出路。要克制欲望、放弃追求名利情的心,要真正去修,扩大内心的容量,最重要的是得多学法。那段时间里我坚定的要求自己一定要控制自己的心,不可妄为。但也有消沉的时候,看到我周边的同修那么善良,她们做事总是考虑别人,而没有自己的私心,她们总是乐呵呵的,总是那样的让人感到光明,我真正体会到修炼大法的人不仅自己身心受益,还能给身边的人帮助,不给别人找麻烦,她们都是好人。我真正体会到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正念的力量。

再和同修相处,我不再是以前的想法,相反增加了我要修炼的信心。那段日子带我走進大法的同修,还有比我小的同修给我很大的帮助,她们没有讨厌我,她们总是鼓励我要我好好学法,多学法,遇到我不懂的她们总是耐心的帮助我。师父也在呵护着我,有时在睡梦中能听到师父叫我起来炼功,在梦中师父也会点化我,我更有信心能修好,慢慢的我变了。我的内心也充实了,自己也轻松了。我很感激我的师父,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我做的这么差师父还在管着我,师父,弟子谢谢您,谢谢您。我让你操心了,对不起师父,我会精進的。在此谢谢在法上帮助我的同修,谢谢你们!

我以前有扁桃腺发炎的毛病,每到春秋两季,总是会反复的发炎,总是得输液打针吃药,发炎的时候水都喝不進去的,说话也发不出声,咽唾沫都不敢咽,真是活受罪,父亲说等到下次再发炎,就到医院把它割了算了,怪折腾人。二零零一年的暑假里,扁桃体又发炎了,我明白我是修炼大法的,这不是病是消业。师父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转法轮》)我知道师父是帮我净化身体。就这样过了几天我的嗓子好了,就连声音也比以前清脆多了,以前每到考试前复习的时候由于讲课多,嗓子总是疼,到现在十一年了,我的扁桃体一次也没有发炎,我的嗓音再也不哑了。是师父帮我治好了困扰我多年的病。

师父救了我们全家

我儿子一岁多的时候拉肚子并且发烧,一天比一天严重,最后拉的都是那种带脓团的,就象浓鼻涕一样。我也很着急,也不知道给孩子读法,孩子的爷爷奶奶也不愿意我那样做,我也没有办法了,只好带着孩子到县城的一个诊所看,医生说好治,不过得十天半个月,我只好听医生的,医生说不能让他吃别的东西,只能喝小米油。接下来就是输液,小孩的针要扎在头上,很不好扎,每次都要扎很多次才能扎上,孩子后来看到那个医生拿着东西过来,就哇哇大声的哭,看着很是心疼。半个月过去了,孩子还是老样了,半个月的小米油喝的孩子受不了,医生还说是吃别的东西吃的了,所以不好治,医生说不要吃别的东西,就好的快。可是又是几天过去了,孩子还是那样子。钱也花的不少,孩子也受了不少的罪。

我决定还是带孩子回家,回来后,我给儿子读法,让他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后来连我自己都不记的孩子是什么时候好的,什么时候开始大口大口的吃饭的。后来孩子消业的时候我就读法给他听,平时我学法读出声,让他听,今年他已经八岁了,长的虎头虎脑的,学习也不错,孩子平时也是按法的标准去做的,当别人打他他不还手时,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师父讲:“打你一拳,你也不吱声,一笑了之,过去了”(《转法轮》)。我知道平常的小孩是做不到的,因为他是大法小弟子,他懂的做人的真正标准。现在每天他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别人都羡慕他身体好,那么棒,我总是告诉他们是因为我们修炼了法轮功,是师父救了我们。他告诉我说别人总说咱家吃的好,其实咱还没有别人吃的好。孩子说的是实话。现在的孩子们都补钙,还有补什么的,吃饭这样补那样补,可儿子总是和我们吃的一样,我告诉他是因为我们有师父有大法,我们修炼了大法才这么棒的。

我的丈夫没有真正的修炼,只是偶尔和我一起炼功,上动态网,他也爱听我给他讲大法弟子修炼的故事,从无神论到现在信师信法、相信善恶有报的道理,他也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他也在大法中受益。去年十月份他在地里用拖拉机犁地,在用搅拌儿发动车的时候,由于车不好搅,他用了很多次也没发动开,在最后一次发动的时候,由于用力太猛,搅拌儿一下子滑了,搅拌儿头的尖头一下甩進了下眼皮,他当时说:我的眼不行了,出了很多血。我坚信他没事的,我让他念“法轮大法了好,真善忍好”,后来我才发现他那道伤口不大,但是很深,眼睛里全是红的,伤口离眼珠只有一厘米。第二天早上伤口已经结疤了,他说只差一点点我就是瞎子了。我说这是师父救了你,你应该谢谢师父,他说我一定会记在心里的。他也没吃一粒药,现在一点伤疤也没有。丈夫也说他现在变化很大,不再象以前那样,买东西时人家多找钱不想退给人家,现在不会那样去做了,以前总是觉的自己挣钱少爱占小便宜,不愿意吃一点亏,特别是单位的东西总爱沾点光,他说现在知道了不能那样做了,虽然别人不知道,可自己还是伤害了别人,自己也失了德。就在今天他到超市购物多拿了几个小塑料袋子,儿子不愿意他这么做,他说我也没想到这是占便宜,以后我除了正常购物外,不会多拿的。

前几天一个老同学到我家来,她说:我和你一样大,你房子也有了,孩子这么好,丈夫对你也这么好,他人还是恁善良,如果我丈夫有他的一半,我也不会是现在这样了,我觉的你比我强。我告诉她是因为我们家修炼才有这么多的福报的,我们全家是沐浴在法光里的,有了师父有了大法,我们家才有今天的日子,十年来我们全家没有吃过一粒药,光医药费我们家省了多少钱,你说大法的威力有多大,你说我们家能不好吗?日子会差吗?她说从你们身上我看不出一点想自焚的样子,反而觉的你们家人都好。我告诉她大法的美好,全世界人都有修炼法轮功的,我给她讲了大法是受迫害的,我们的师父是慈悲的。她也相信,只可惜她还没有三退。

我全家在师父的呵护下,在法光的沐浴下,受益的事例太多了,这十年来大法的神奇的事也太多了,“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我一直想向明慧网投稿,总觉的自己修的也不好,没有同修们精進,在证实法上也做的不好。但是我在大法修炼中真的是身心健康,和以前比已经是脱胎换骨,我也想让更多的世人了解大法的真相,不要被中共邪党的谎言所蒙蔽,为自己也为自己的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如有悟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正。在最后的时间里我相信我会做好。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