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法轮大法在长春洪传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法轮功弟子,当年只有十五岁,还在上初中。当年我刚得法,就跟随母亲在长春参加小组集体学法。

当时学法的人很多,那一个小组每天大约都有二十~三十人参加,最多时能达到一百多人,大家每天晚上六~八点学法两个小时,先通读《转法轮》,然后切磋交流,风雨无阻。早晨集体炼功,辅导员每天早晨带着录音机,先到的学员把场地打扫干净,到点后大家集体炼五套功法,有老学员专门给新学员纠正动作。那时参加集体学法的同修男女老少都有,我们小组小弟子就有四个最小的才上小学,还有一个中专生姐姐学的也很精進。

后来由于搬家的原因我又换了一个学法小组,在长春一个中学附近。周六周日休息的时候大家就在中学旁边的马路上挂横幅,集体炼功洪法。

大型心得交流会与集体炼功

记得当时长春各区都开过大型的心得交流会。九八年那次妈妈也写了体会,有专门负责的同修帮助修改,然后交给总站,总站选出优秀的交流稿让同修发言。九八年在长春财税专科学校开的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我也参加了,当时去的人很多,大概有一两千,当时在台上发言的有十二位同修,其中有六岁的小弟子,有年龄很大的老同修,有干部有学生,各阶层的同修从不同角度谈了修炼后心性升华的体会,有力的证实了大法,感动了很多人。

九九年元旦,长春总站组织了在地质宫广场(今文化广场)万人晨炼,洪扬大法。当时北方的天气很冷,大家在广场整齐的排队站好,站满了整个广场,甚至广场南侧的解放大路东西两侧的马路上也站满了同修。记得当时还有一家长春电视台的记者去采访,报道了法轮大法在长春洪传的盛况。有的同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谈了自身修炼后心性提高的体会。同修们表现出的宁静,安详,平和善良,与世无争的修者风范,让采访的女记者也十分的敬慕与钦佩。此次被采访的有军人,有老教授,有博士生,还有很多在法中受益的同修。

当年长春学法的人很多,大法弟子遍布长春大街小巷,大家学法都很精進,洪法的活动也很多。每次出去洪法,大家都会挂横幅,集体炼功,有缘人看到就会入道得法。

现在还很怀念当时参加集体学法,洪法的日子。那段难忘的日子使大法在我生命中深深扎根,使我走过了以后的艰难岁月,也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回忆。

九九年“七·二零”长春省委上访

九九年“四·二五”之后形式日渐紧张。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我们听说政府听信了对法轮功的不实报道,我们准备去省委向政府说明情况。几个同修坐车一同去了省委,到那一看大法弟子男女老少来了很多人,人民大街两侧的马路上都站满了。我们几个站在省委左侧的马路上,听同修说已经有大法弟子进去向政府领导说明情况了。

当时大家想法很简单,只是向政府澄清事实,请官方不要相信对法轮功的不实报道,希望给我们个宽松的学法环境。没想到一场由江氏一手策划的对法轮功残酷镇压的阴谋已悄然实施。我们在省委等了很久也没有消息,后来看到很多车停在路边,有很多便衣往车上拽、踢大法弟子,态度很蛮横。当时很多同修被拽上了车。省委两侧的大法弟子都被他们用车拉到了很远的地方。

我和很多同修被拉到了距长春外的一个警校。我一下车就看到大法弟子整齐的一排排坐满了院子,有好几百人(可能还要多)。每车大法弟子下车后就自觉排队坐好。七月的长春也是骄阳似火,酷热难耐,同修们坐在地上没人喧哗也没人吵闹,虽然好几百人但大家都很平和坦然集体背诵《转法轮》。有的弟子去向这里的看管我们的负责人说明情况,很久也没回来。后来政府调来了荷枪实弹的武警在院门口看守我们,院外还有便衣来回走动。

由于有些弟子来得很早一天没吃东西,晚上有的同修出钱去附近的食杂店买来纯净水和面包分给大家。由于水和面包有限,有的同修饿了也舍不得吃,把食物分给了其他人。我们在那里被关了很久,大概到了晚上十来点钟,同修们觉得不能在这里被动等待,大家就在认得路的弟子带领下摸黑互相扶助着走回了长春市内。当时大家白天顶着烈日在地上坐了一天,很多同修滴水未进,也没吃饭,按常理推断我们应该很疲惫,根本走不回去。但事后大家回忆那天晚上同修们感觉十分精神,身体非常轻松,不但丝毫不觉累,晚风徐徐吹来还觉得非常舒服。

就这样我们摸黑走了大约两个多小时回到了长春。到达省委已是下半夜了。同去的几个同修商量先回一个同修家休息明天再来。也有很多同修没有离开,一直在省委门前等到天亮。

第二天也就是七月二十二日,早晨天未亮我们就来到了省委。和我们同来的还有两个小弟子都在上小学。我们来到省委后看到了很多连夜赶来的外地同修,我们决定就在省委附近等着。后来人越来越多,七月二十二日白天的时候省委周围已是人山人海,外地同修也来了很多。但大家都非常有序的站在马路两侧的人行道上,为过路的行人留出了通道没有影响交通。后来警察,武警在省委前的马路上拉起了警戒线戒严,当天的警察也比前一天的多了很多。有穿便衣的警察来回在马路上走动,拿对讲机指挥着,气氛一下紧张了。大概上午八、九点钟警察又象昨天那样想把大法弟子赶上车拉走,同修们有了昨天的经验谁都不上车,手挽手互相拉着,警察看同修们谁都不动,就连拖带拽,连踢带打一个个强行把同修拽上车,被他们拖上车的同修有的打开车门往下跳,有的手扒着车门不上车,警察就三五个人强行把弟子抬上车。

面对警察的粗暴,同修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前面的同修保护着后面的同修,大家手挽手,肩挎肩形成一层层人墙,大声制止警察的野蛮暴行。后来警察要把被推上车的弟子强行拉走,同修们情急之下冲过警戒线,趴在马路上形成了一个人山,挡在车前。当时的场面壮观震撼,连警察也为之震动。

后来同修们还是被警察强行驱赶上了车,这次我们被带到南岭体育场。一下车我看到整个南岭体育场(长春最大的体育场)里几乎坐满了人,说不上到底有多少弟子。同修们还和昨天一样不吵不嚷席地而坐,我当时看到很多前一天和我在一起的同修。大概中午的时候,一个青年男同修象是个大学生笑眯眯的边走边对我们说:“看天上有什么?”我们猛的抬头,很多同修不由自主的失声叫道:“师父!”

当年七月二十二日长春碧空万里,很多南岭体育场的同修都看到了天上师父的法身,一时间群情振奋,很多人流下了眼泪。事后和我同去的一个小弟子说他当时看到师父法身坐在莲花上看着下面的弟子。

到了下午我们被警察用车拉到人民广场附近的一个小学里。在一个教室里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子接待了我们。他假惺惺的安抚了一下我们的情绪,简单问了我们几个问题还没等同修说完就匆匆走了。后来大家又坐到操场上,此时天空飘起了绵绵细雨,温柔,舒缓。有开天目的同修后来说那是天上众神为大法弟子赤诚的护法之心而流下的敬佩的泪。

七·二零之后大陆风云突变,中共开始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镇压。大法书籍被销毁,数以万计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酷刑折磨,更有的被迫害致死甚至被残忍的活摘器官。

但这一切的残酷迫害都没有挡住大法弟子对大法的坚定正信,更没有挡住法轮大法在世上的洪传。至今法轮功已洪传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和地区,大法弟子遍及五洲四海,法轮功及其创始人受到各国褒奖。这场对正信的无耻迫害也必将很快结束。当历史走过这一页,世人会看到大法的伟大,会永远记住今天大法在世上洪传的伟大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