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迫害,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一年四月三十日晚上,大约八点钟,我正在家里学法,忽然听到敲门声。我问是谁,回答说是老师来看望学生的。正巧,那天外孙腿磕烂了,在床上躺着。我刚一开门,他们就一起挤進来了,还有两个穿警服的,大约六七个人。说我炼法轮功,要带我到“学习班学习几天就回来”。我拒绝他们的无理要求,我说我不去,便开始讲法轮功真相。

这样,僵持到十一点钟。后来,两个女的硬是把我从五楼架到一楼。我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把我塞进车里,拉到了洗脑班。过后才知道那是朝阳宾馆。

到了洗脑班,有两个女的过来,说是为我服务的,其实是看管我的。他们开始做我的所谓“转化”工作,想让我放弃大法。此后就不断的有人做我的转化工作,我坚信大法和师父,根本就不听那一套。我依然给他们讲真相,慈悲的善待他们,希望他们了解大法、认同大法,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我虽然身陷囹圄,失去自由,但我相信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在心里对师父说:“请师父加持,一切由师父说了算。”

过了几天,他们上边的人来检查。我还是我,就是不转化。他们不甘心,又把所谓的“专家”找来,他们不停的读邪悟文章,放邪悟录像。我说这都是假的,就把身体转过去,背对他们,心里不停的背法、发正念。他们不停的变换着花招,可就是转化不了我。他们企图用亲情击垮我,把我的家人和娘家人找来,在我面前大哭大闹,说我太自私,不顾家……面对这些,我仍然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不动心。在那里连夜间都不准插门,他们随时都可以進来,一天一次“例会”,汇报情况,真是度日如年。

大约过了十七天,因为我不转化、不签字,他们就把我送到了拘留所,我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在拘留所里,我被迫穿上了号衣“马夹”,每天早晚都要站队受训,心里难受极了。六十好几岁了,他们还这样对待我。上下午都有放风时间,可以在院里坐坐,但有监控器,还有警官来回看着。我就利用这短暂的时间主动的找警察拉家常,在谈话间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大法的好处,他们也都乐意接受。我还主动找其他被拘人员说话,说话间就把慈悲留给了他们。他们感到了关心和温暖,接受了做好人的道理,对法轮功有了正确的认识。他们都乐意听我讲,并表示出去以后按我说的做一个好人。看着他们一张张年轻的脸,我慈悲的泪水流了出来,他们都是邪党文化的受害者。

我在那里处处以大法的风范要求自己,注意一言一行。他们知道修大法的都是好人,改变了对大法的不好看法,从而有了正面的认识。两个星期过去了,所里让我签字回家,我坚决不签,是家人代签的。

回到家一看,师尊的法像、《转法轮》、两个MP3,还有大法资料、电脑已被拿走(电脑已还),罚单位(学校)一万元。他们这样有意挑起民众仇恨大法,敌视大法弟子。在这期间,家人受到方方面面的压力和威胁,加上平时受媒体的毒害,对我看管非常严,甚至走一步跟一步,我没有一点自由。身处这样的环境,我真是痛苦极了。正如《洪吟》中所写“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师父在法中讲到:“如果你真能放下生死、什么执著都不存在了,它还存在越来越不行吗?还存在让你转化吗?还存在让你这样那样吗?”(《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所有的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心促成的。平时学法不入心,学法时丢字错字,拿到书就困,有时书从手中掉下来,发正念不按时、倒掌,有时就迷糊过去了,炼静功也睡觉,怕心重,真相资料等靠要,发真相资料不注意安全,讲真相不到位,有分别心,不修心性,不向内找,求安逸,没有开创好家庭环境,平时做大法的事都背着他们的。找找自己,竟有这么一大堆问题和执着心,真是太危险了。修炼是严肃的,决不能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给大法抹黑,拖正法的進程,给救度众生带来负面影响。目前我们面对的环境,正如神韵歌曲中所唱:“法徒经魔难,毁的是众生。”

证实法救众生的时间很紧迫,我们赶快抓紧时间学法,去掉各种执着心,开创好家庭环境,赶快走出去,救度众生,不辜负师尊的苦度和众生的期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